第一章 蠻龍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弇州,九州之一,位于正西,又曰并土。

    弇州東南角,有湖寬七萬里,長十八萬里,名曰蠻龍。

    蠻龍湖很大,大到生活在湖邊的人往往不自覺的將蠻龍湖稱之為海,在蠻龍湖之中,有一座名為蠻龍島的小島,此島不大,長寬不過二十余里,但卻是蠻龍湖中唯一與蠻龍湖同名的島嶼,至于為何獨獨此島名曰蠻龍則早已不可考。

    而就在不大的蠻龍島西南角有一座二十余戶百余人的小漁村,平日里,漁民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祖祖輩輩都過著遠離塵世,與世無爭世外桃源一般的日子,不過今日一早,全村百余口天剛亮便齊聚到了村頭的那棵數十米高的古杏樹下,這樣的情況對于這座平日里似乎永遠不會有變化的小漁村來說,百十年也不見得會出現一次。

    “長老,昨晚島南面的湖上是怎么了,電閃雷鳴的響了大半晚,是不是湖里又來了什么妖怪。”

    說話的是一名四十余歲的中年男子,他話里的長老則是現在靠坐在古杏樹上的一名白發老者,而此人不但是蠻龍島的長老,也是小漁村內的私塾先生,據說年青時曾經外出闖蕩過幾十年,后來才帶著妻兒重新回到島上。

    白發老者望了望蠻龍島南面,也就是昨天出現奇怪天氣的方向,之后斷然的搖了搖頭,“我們蠻龍湖有湖神護佑,哪來的妖怪!”

    蠻龍湖有湖神是古老相傳的傳說,而且也確實有這么一回事,不但白發老者,就連尋常的中年漢子也都見到過,因為這蠻龍湖神每隔十來年便會出現在湖面上一次,每每到了那時,鄰近島上的漁村漁民們便會駕著小船,帶著祭品到湖中祭祀。

    “那昨晚又是怎么回事?天上可是連云都沒有,那么大的月亮就掛上天上,哪來的雷?”

    一時間,坐于古杏樹下的村民們不由都議論了起來,就連平日里調皮慣了的小屁孩們也一個個乖巧的坐在各自父母的身邊,似乎都被昨天那響徹云天的響聲給嚇到了。

    就在村民們議論紛紛時,古杏樹上端忽然傳來一個驚異聲,“咦,老二,你仔細看這里的小鬼,好像一個個都有些古怪。”

    聲音不大,但卻似乎就響在樹下村民們耳邊,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投向了古杏樹頂。直到這時,他們才發現居然有兩名陌生的黑袍中年男子盤腿坐在他們頭頂的古杏樹頂部。

    一見有人居然可以坐在樹葉之上,絕大部份人都驚呆了,不過那名被稱之為長老的白發老者卻是被嚇到了,沒等村民們從驚奇中回過神來便連忙起身沖著樹上兩人倒頭跪拜了下去。

    “小老兒叩見兩位上仙。”

    一見白發老者跪下了,特別是聽到白發老者所說的一番話,周圍驚呆的村民們也終于回過神來,連忙跟著跪拜了下去。

    在九州之上,上仙其實并不是真正的仙人,而是對修真者的一種敬稱,不過對于普通人來說,修真者完全就已經等同于仙人,所以見到修真者時的跪拜差不多已經是普通人最正常的反應,這對于在外闖蕩過數十年的白發老者來說,自然不會陌生。

    就在村民們跪拜之時,一個白衣男子忽然詭異的出現在了村民們身后的位置,而此人顯然不是之前村民們在樹上看到的兩名黑衣中年男子。

    白衣男子一出現便從人群中攝出了一名十來歲左右的男童,而緊接著他就發出了一聲驚呼,“純火靈根!”

    隨著這一聲火靈根,跪著的百余名村民周圍忽然多了十數條身影,這些身影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差不多所有人剛一出現便從人群中攝出了一名少年,包括之前盤坐在古杏頂上的兩名黑衣中年男子,也都各自從樹下人群中攝出一人。

    “純金靈根!”“純土靈根!”“純水靈根!”“純木靈根!”“純火靈根!”一時間,差不多所有出現的身影在抓過一人之后都發出了這么一聲驚呼。

    隨著驚呼過后,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人群中還剩下的數名少年男女。

    “住手!”就在所有人都想向人群中剩下的少年男女動手時,一名蒼老的聲音忽然在空地上方響起,而一聽這個聲音,所有人的動作都不由停了下來,不過差不多所有人都下意識的緊了緊各自抓在手中的人兒。

    “娘,爹!”被眾人抓在手里的少年男女們似乎終于從驚嚇中回過魂來,一見自己被陌生人抓在手里,一個個都嚇得大哭了起來。

    這些少年的父母似乎也急了,起身就想沖上前去奪回自己的兒女,不過卻被白發老者死死的攔了下來。

    “各位上仙,能否請你們放下手里的孩子,有需要我們村的地方各位盡管吩咐就是。”

    聽了白發老者的這番話,除了其中一名灰袍老者依言將手里的女孩放了下來之外,其他人反而不約而同的將手里的孩子抓得更緊了一些。

    被灰袍老者放下的女孩哭叫著投回了自己母親的懷抱,之后灰袍老者看了看四周,這才向一臉緊張的白發老者開口道:“我是弇州東南正道聯盟的執法長老,昨日因追捕一名魔門妖孽這才偶入貴島,老丈無需擔憂。”

    一聽對方是正道修真,白發老者這才長長的噓了口氣,之后向灰袍老者拱了拱手,道:“不知上仙來自哪座仙山?小老兒曾在歸元仙山外門修行過十五載。”

    “歸元山?”灰袍老者沉思了一會,不過顯然他想不起弇州有這么一處仙門,“你們誰知道這歸元山在哪?”

    十余人大多搖頭,過了好一會一名看上去二十余歲的美貌少女才帶著一絲不確定開口道:“好像我們九環山有一名三代弟子在一個叫歸元山的地方開了一座道場。”

    說完,美貌少女轉頭向白發老者問道:“你學習的入門功法是不是叫千劫百轉!”

    白發老者一聽這名稱,連連點頭,當年他在歸元山學的確實就是這叫千劫百轉的功法,不過可惜他沒有修仙的天分,修了十五年也不過修完兩百劫,最終只能黯然離山,最終落葉歸根回到這蠻龍島上。

    “那你可知這十七名孩子的靈根是怎么一回事?為何你們島上一下子冒出這么多單一屬性的純靈根,而你們其他人卻全數沒有靈根!”說到這里,灰袍老者又仔細的打量了一番空地內的所有人,再一次確定除了十七名十余歲左右的孩子之外,其他人都沒有靈根,其中也包括那些幾歲的幼童,這實在是一件稱得上千古未有的怪事。

    “靈根!”白發老者修了十五年的仙,雖然沒有修出什么名堂,但對于靈根這東西卻是絲毫不陌生,一聽自己島上居然有十七名孩子有靈根,白發老者差點就欣喜得直接昏了過去。

    一見白發老者這般神情,灰袍老者暗暗的皺了皺眉頭,之后隨手揮出一道銀白色的光球沒入白發老者的眉頭。

    白發老者只覺忽然間精神大振,體內原本已經開始枯竭的真元忽然之間又一次活了過來,而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多少懂得一些的他便連忙向灰袍老者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后才開口道:“回上仙,這些孩子為什么會身具靈根我就不太清楚了,小老兒修為有限,無法探出靈根。”

    灰袍老者皺了皺眉頭,之后似乎回過頭跟周圍的修仙者們交談了一會,不過空地上的漁民卻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灰袍老者的目光才再一次投向白發老者,“八年前你們島上發生過什么奇怪的事情嗎?”

    空地上的所有不滿二十歲的孩童中,擁有靈根最小的是一名看上去非常可愛的十歲女孩,而無靈根年歲最大的則一名八歲的男孩,由此可以初步斷定,之所以造成這種奇怪情況的原因應當是八年前。

    白發老者聽了這話先是一愣,但他顯然是有些不怎么明白,開口問道:“上仙,這靈根不是說除了修煉種仙功法之外就只能是天生的嗎?”

    他也曾修行過十五年,雖沒有什么成就,但卻也學到了不少的修仙常識,其中這靈根的形成就是其中之一,而據他所知,靈根這東西應當來自父母,也就是天生,至于后天所得則只能稱之為偽靈根,而更多時候,偽靈根根本不能被稱之為靈根,只能說是修仙途中一種取巧的手段,而且,后天取巧所得的靈根在修行過程中難于先天靈根者萬倍。

    “靈根確實大多是來自天生,但卻也并不是不能后天獲得,只是后天獲得的途徑實在是千難萬難,所以不為眾人所知罷了。”

    對于兩人之間的對答,所有人都聽在耳中,這時之前說話的那名中年漢子忽然在一旁開口道:“上仙,九年前大旱時,我們蠻龍島上確實發生過一件怪事,我記得那天我回來時看到這幫小毛孩正在搬一只磨盤大的白色大龜。”

    “大龜?”所有人的好奇心立馬被提了起來,包括白發老者,顯然他是第一次聽說這事,“一只什么樣的大龜,為什么我從來沒有聽你們說起過?”

    中年漢子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們這蠻龍島周圍最多的就是大龜,如果不是當時我見那大龜長得有些奇怪,我也不會記在心里,再說,若不是剛才上仙問起,我都快把這事給忘了。”

    “九年前蠻龍湖有過一場大旱?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灰袍老者這時忽然奇怪的問道。

    面對灰袍老者的這個問題,白發老者連忙接口道:“回上仙,九年前我們蠻龍湖確實有過一場大旱,當時湖里的水整整降了近三丈,不過這場大旱只持續了不到半月。”

    蠻龍湖位于弇州的東南角,以弇州之大,一地的大旱,特別是像蠻龍湖這本就多水的區域大旱自然不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加之時間短,那場大旱除了湖邊的漁民,自然沒人在放在心上。

    這時灰袍老者的目光忽然投向了人群中一名十八歲左右的少年,也許是因為他年歲有些大的原因,搶奪靈根少年時,他是僅有的兩名沒有被攝出的身具靈根者,“小伙子,你應當記得當時的情況吧!”

    少年今年已經十八歲,他當然記得當時的情況,只見少年向灰袍老者以及場邊的所有修仙者施一禮,之后才開口道:“九年前的情況晚輩確實還有些記憶,當時因為大旱湖水退得很快,島邊很多大龜都沒能及時的隨水退走,所以我們便開始幫這些大龜們搬家,其中最大的就有那只大白龜,我記得那只大白龜雖然不是那些大龜中最大的,但卻是最沉的,我們十多人都搬不動,最后只能一點點的把它往有水的地方推,我們推了整整三天才將它推進水里。”

    “你還記得那只大白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嗎?”灰袍老者想了想之后緊接著問道。

    少年聽到這個問題,先是仔細的回追憶了一番,之后才開口道:“具體什么模樣我已經記不清了,不過我記得那只大白龜的嘴很大,另外它嘴邊還有好幾根像鯉魚一樣的長胡子。”

    說到這里,少年頓了頓,但就在眾人沉思時,少年緊跟著又開口道:“另外還有一點,那只大白龜眼睛很大,頭上還有兩支角。”

    “龍子霸下!”聽完少年的最后一句話,包括灰袍老者在內的所有修真者差不多都異口同聲的驚呼出聲,一時間所有人望向島外湖水的目光都帶上了一絲驚懼之色,似乎他們口中的龍子霸下就在島外的湖水中一般。

    “既然已經把情況了解清楚了,那這十七人我們各派分一分吧,我天劍宗就收兩人吧。”說完,灰袍老者一招手,先是將之前放回的那名女孩重新攝回到自己身邊,之后又將剛才述說大白龜的少年攝了出來。

    灰袍老者動作剛完,那名來自九環山的美貌少女緊跟著開口道:“我九環山也需要兩人。”說完,她又從人群中攝出了一名年歲稍大的女孩,加上她之前攝到身邊的女孩正好是兩個女孩。

    這一行修真者中,顯然以這兩人地位最尊或者是靠山最大,當兩人挑完之后,剩下的十三名少男少女才由剩下的修真者分配,整個過程非常快,畢竟之前差不多每人身邊就已經搶到了一個,如今剩下的最多也就是重新換一換各自需要的靈根屬性。

    分配妥當之后,灰袍老者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正一臉激動的白發老者,“老丈,這些孩子由我們帶走不知各位同意不同意。”

    挑都已經挑完了,灰袍老者這簡直就是典型的馬后炮,不過不僅僅是白袍老者,就連這些少男少女的父母親人也一個個都是滿臉激動。成為仙人,對于這些普通漁民來說,這簡直就是做夢都不敢想的好事,他們自然不可能反對。

    “各位上仙能看上這些孩子那是他們的福份也是我們蠻龍島的福份。”

    灰袍老者微笑著點了點頭,不過當他看到其中幾名哭哭啼啼的女孩之后卻不由的皺了皺眉,想了想,灰袍老者非常干脆的道:“你們把各自的孩子帶回去交待一下。他們這一走少則十余載,多則數十上百載,甚至還可能永遠也不能再回來,我們在這里等一個時辰。”

    對于即將離別的親人來說一個時辰很快,一個時辰后,十余道身影帶著蠻龍島上的少男少女們直接破空而去,不過就在他們離開沒多久,白發老者忽然驚呼道:“糟了,我們忘了冷云那小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下雨天

1
下雨天
發表時間 2012-11-10 23:09
評分

不看可惜!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7568_22_44-m
不朽凡人
作者 鵝是老五
  在這裡,擁有靈根才能修仙,所有凡根注定只是凡人。

  莫無忌,只有凡根,...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極品鏡仙
作者 馬一角
  一面可以升級,并能隨著升級增加各種功能的古銅鏡,和一個穿越者的組合能夠達到什么樣的境界?是...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通天大圣
作者 蛇吞鯨
  鐵拳無敵,雙錘橫天!   穿越之后的小豹子,只拿該拿的,只做該做的。   絕不去擔那太重的... (馬上閱讀)
Sys_21_8-m
殺天
作者 策虎橫刀
  秦胤本是大夏帝國皇室普通子弟,沉迷武技時獲得一段奇遇,從此這個廢材一發不可   收拾,練神...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玄壺
作者 魚楽
  來新書吧!!   一個很好看的故事,看看又何妨?   《仙魚》!!!   下方有鏈接!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