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白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神京西城,榮寧后街,一座年久失修的二進破宅內。

    手糊的紅泥小爐上,一隻圓口沙壺咕嘟咕嘟的翻湧不休。

    淡淡的米香瀰漫,賈薔輕搖手中的蒲扇,小心的掌握著火候,既要保證粥要熬熟,又不能太大火,糊了壺底。

    只是沒等沙壺裡的米粥熬熟,忽聽門外庭院傳來一道“吱呀”開門聲,未幾,一十七八歲貴公子模樣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入目處,是這年輕人身上的寶藍色暗紫紋雲紋團花錦衣,賈薔頓住手中木勺,側眸問道:“蓉哥兒,你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寧國府世襲三品爵威烈將軍賈珍之子,賈蓉。

    看著賈蓉原本俊俏的面上仍未消退的紅稜子,賈薔眼睛微微眯了眯,臉色再凝重三分。

    賈蓉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目光避開賈薔那一雙清眸

    不過想起他老子方才啐他一臉的唾罵呵斥,賈蓉不得不強撐著麵皮,賠笑道:“好兄弟,你這是做甚?打小和我一般在國公府裡錦衣玉食長大的,何時踩過庖廚的地兒?如今用這破瓦煮粥不說,連穿的都換成麻布的了……何至於此啊?”

    賈薔聞言,面上淡漠,沒有迴應什麼,只因太噁心,也太后怕。

    前日他若是再晚來片刻,怕就難逃賈薔最初的命運了……

    賈薔,原叫賈強,本是地球上一名尋尋常常的紡織工程大學研究僧。

    前夜裡正在實驗室連夜做畢業課題,沒想到眼睛一黑,再睜開,就成了紅樓世界裡的賈薔。

    賈強原好讀閒書,尤好讀紅樓,所以對於賈薔並不陌生。

    他熟記得此人的出身來歷:“原來這一個名喚賈薔,亦系寧府中之正派玄孫,父母早亡,從小兒跟著賈珍過活,如今長了十六歲,比賈蓉生的還風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親厚,常相共處。寧府人多口雜,那些不得志的奴僕們,專能造言誹謗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什麼小人詬誶謠諑之詞。賈珍想亦風聞得些口聲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與房舍,命賈薔搬出寧府,自去立門戶過活去了。”

    前世時,賈強也好奇過,那些不得志的奴僕們,到底造謠誹謗了什麼?

    是賈蓉和賈薔結了“金蘭相好”,還是賈薔和賈蓉的媳婦好上了,成了焦大口中那句“養小叔子”的小叔子?

    曹公在紅樓中並未透露分毫……

    如今穿越過來,他才終於弄明白。

    

  

    不想被賈強穿越附身清醒過來,駭然之下,一腳踹翻了沒防備的賈珍,一路亡魂狂奔,奪路逃出了寧國府。

    也託他前世被祖父強逼著站了十年樁,練過幾年拳,雖身體沒帶來,可感覺還在,不然的話,怕是難出國公府……

    再聯想前世讀紅樓時的一些猜想,對發生在這具前身上的事,也就有了印證:

    難怪前世賈薔會愛上唱戲的齡官,一個趙姨娘口中的“娼婦粉頭”,賈探春口中“不過阿貓阿狗的玩意兒”。

    林黛玉更只因史湘雲拿齡官和她比了比,就慪個半死,深以為恥。

    不是探春、黛玉不尊重人,只因千百年來,戲子之名,本如妓子。

    故而才有表子無情,戲子無義之比。

    賈薔原是個“外相既美,內性又聰明”的貴公子,難道見識還不如幾個內宅女人?

    他又怎會愛上一個小戲子,還費盡心思只為博取齡官一笑?

    正常來說,以他的身份被他看中,不霸王硬上弓便是十世善人,用些手段威脅利誘弄到手才是正理。

    如今看來,卻是事出有因……

    畢竟,一個無父無母“殘花敗柳”的少年,和一個“阿貓阿狗般玩意兒”的戲子,豈不正好一對?

    好在,賈強的及時到來,未讓這大慘事發生……

    不過,賈薔如今面臨的局勢,也並未好許多。

    賈珍承襲寧國爵位,又為賈族族長,即便當下是一個名叫大燕的陌生朝代,但既是封建時代,宗族勢力便必然是當前社會的根基力量。

    一族族長之權勢,對於他這樣一個小弱男,著實難以反抗……

    “好兄弟,還是隨我回去吧。老爺說了,當日吃醉了酒,什麼也記不得了……本想給你遮蓋遮蓋,不讓你著了涼,不想驚到了你。如今他也不怪你,你好好跟我家去,其他的事一概不究。”

    賈蓉擠著笑臉,藏起尷尬勸說道。

    賈薔明眸更冷,看了眼賈蓉後垂下眼簾,道:“蓉哥兒,前夜裡你未聽他之言攔截於我,此事我記在心上。但是寧國府,我卻是不會再回去了。”

    賈蓉一聽急了,跺腳道:“好兄弟,既然你還念我的好,好歹幫我一回如何?今兒要是請不回你去,我也活不成了。平日裡他如何管教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哪裡是打兒子,審賊都沒那樣狠的。”

    賈薔搖頭道:“你回去告訴那人,就說前夜之事,我不會對外多言半句。只要他能管控好寧國府眾小廝下人的嘴就好,至於寧國府,本不該我去,這裡才是我的家。”

    賈蓉見他好話說盡也無用,有些惱道:“薔哥兒,老爺好歹也養你這一場,就因為前夜一場誤會,你就撕破面皮忘了養育之恩?”

    賈薔嘴角泛起一抹譏諷,道:“賈蓉,你莫非忘了,我也是先祖寧國公的正派玄孫。爹孃老子沒的雖早,卻也留下了一份祖業。如今卻只剩下這破宅一座,其餘的家俬業當都去了哪裡,莫非是憑空沒了?”見賈蓉一下紅了臉,他微微搖頭道:“那些東西我也不要了,只當這十年來我的嚼用。不過往後,卻不必再提什麼養育之恩。”

    寧府自寧國公賈演始,傳至第二代京城節度使一等神威將軍賈代化,賈代化又傳第三代賈敬。

    只是這賈敬一味好煉丹修道,早早將世爵傳給了第四代賈珍。

    這是寧國公府襲爵一脈,然而寧國公賈演當初所留有四子,除卻襲爵的賈代化外還有三人皆寧國嫡脈。

    賈薔之高祖,便為其中之一。

    見話已說到這個地步,賈蓉自知已絕無可能將賈薔帶回去,看著這個打小一般長大的弟兄,嘆息一聲道:“罷了,我也不多說,左右回去好挨一通打便是……只是好兄弟,往後你自己多保重。老爺怕不會就此作罷……你若有什麼難處,可來尋我。別的沒有,幾兩銀子的嚼頭總還能有。”說著,從袖兜裡取出荷包,想往外掏銀子,他知道前夜賈薔驚慌失措的從寧府逃走,卻是沒帶多少銀子傍身的。

    賈薔卻仍攔道:“蓉哥兒,不是我有意和你劃清界限,不接你銀子。只是往後咱們兄弟若還來往,傳回寧府你必難得好。你父對你動輒啐罵羞辱,我不願連累於你。”頓了頓,稍猶豫了番,又道:“蓉哥兒,還有一言我本不該多說。只是咱們打小一起長大,不說出來,我實在心中擔憂。去年你已成親,本是大好事。可這一年來,我冷眼旁觀,瞧你那爹對嫂夫人,實不像公公對媳婦的做派……唉,言盡於此,總之,你多多小心吧。”

    賈蓉聞言,如遭雷擊,臉色一會兒變紅,一會兒變青,時而猙獰,時而沮喪,終究只成頹喪,一言不發的轉頭離去。

    待賈蓉離去後,賈薔才起了身,先將沙壺取下,仔細火塘走水,然後才走出房門,看到賈蓉的身形消失在破門之外。

    他輕輕嘆了口氣,哪怕他做到這個地步,可只要他一日擔著這寧國正派玄孫的身份,待大廈傾覆之時,他就難逃離牽連厄難。

    著實可恨可惱!

    不過,不幸中的萬幸,至少他保住了清白,不會成為千古穿越客中調侃的那位。

    至於接下來怎麼辦,如何應對無恥賈珍接下來的絆子,他還需籌謀之。

    唯一慶幸的是,賈家不只寧國一府獨大,西邊還有一座榮國府。

    那邊無論從爵位還是輩分上,都能壓制住寧府,不然他現在早就跑路多時了……

    因為若非忌憚事情鬧大傳到榮府耳中,惹得一應長輩著惱,賈珍今日怕就不是派賈蓉來哄,而是直接讓下人來拿人了。

    既然有他忌憚的,那就有了可趁之機。

    念及此,賈薔折返回屋,就著沙壺將粥吃盡,收拾乾淨後,又開始打掃起屬於他的這座二進小宅來。

    工科狗出身的他,親手蓋一棟古宅他力有不逮,可簡單修整一座舊宅,還不算難事。

    拿著昨日就從耳房尋出的一把舊斧和爛鑿,賈薔一邊“叮叮噹噹”的拾掇起來,一邊慢慢梳理腦海中前身的記憶……

    無論如何,他要在這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裡,先活下去……

    ……

    PS:嗯,又開始了,我們重新上路,滴滴!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spottylee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1
spottylee
發表時間 2021-03-31 14:05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小編看到時已經更新至最新章回囉~請再看看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策行三國
作者 莊不周
重生孫策,雄霸三國。 一夢醒來,成了小霸王孫策,親爹孫堅正在襄陽作戰,命懸一線。 爹要救,... (馬上閱讀)
180
天唐錦繡
作者 公子許
穿越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兒,但是當房俊穿越到那位渾身冒著綠油油光芒的唐朝同名前輩身上,就感覺生活... (馬上閱讀)
180
穿越八年才出道
作者 茗夜
穿越八年,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們相處! 但是,換來的卻是離婚! 那我…… 攤牌了。 (馬上閱讀)
180
大宋第一狀元郎
作者 日日生
  靖康前夕,大宋歌舞昇平,汴梁春風糜爛。      穿越到一個遠近聞名的守正君子身上,楊霖... (馬上閱讀)
180
拜師九叔
作者 西瓜有皮不好吃
不知道怎麼寫簡介,就不寫了吧,EMMMM.....................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