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毒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寧國府,寧安堂。

    世襲三品爵威烈將軍賈珍高坐大紫檀鑲青白玉靠椅上,腳下踩著腳榻,不俗的面相上滿是威怒。

    大燕開國初,太祖高皇帝汲取歷朝勳貴必腐化成國蠹之教訓,革新大燕勳貴承襲之法。

    開國世襲之世勳貴爵,代代降襲。

    便有功勳極高可世襲罔替者,門楣雖不墜,然爵位依舊要降襲,除非後世子孫爭氣,立有大功,否則,五世之後,祖宗餘蔭耗盡,終要改換門庭。

    譬如賈家,賈珍雖只襲三品威烈將軍的爵,但卻住在國公府邸!

    按照前朝,爵位降減,其他一應規格都應依禮降減才是,否則就是僭越,這可是大罪過。

    而蒙太祖高皇帝聖恩,功高世爵傳承雖也降等,卻可保門第不墜。

    縱只三品爵,也可維持國公門楣。

    有此門第相襯,與尋常的三品爵相比,賈珍尊貴何止百倍?

    若是他勤於王事,好生做官,立下功勞,就能提升爵位。

    相比於其他人以命搏爵,又容易許多。

    只是,太祖皇帝雖雄才偉略,思慮深遠,本是想讓世勳國戚不要覆前朝舊轍,一味享福墮落,想以此法逼武勳子弟上進,卻奈何生於富貴鄉之子弟,仍舊醉生夢死者多。

    賈珍雖只是三品爵,可有國公府打底,地位之尊貴並不遜色尋常侯伯多少,又正值壯年,至少還有數十年的富貴。

    且就算傳至下一代,也仍有數十年的富貴,因此他哪裡會有半分危機感?

    每日裡依舊享福受用,不可一世。稍有違心不快,就恣意打罵懲戒,

    此刻,賈珍看著跪在堂下戰戰兢兢的兒子,怒聲罵道:“沒用的混帳東西,連這點子小事都辦不成,要你何用?真真該死的畜生!”

    賈蓉聞聲心驚,忽又想起之前賈薔之言來,愈發心亂如麻。

    他也發現,自打他成親後這一年來,他這老子愈發看他不順眼,哪裡是在看兒子,分明是在看仇人。

    可是對他媳婦秦氏,卻比親女兒還要關愛幾分……

    賈蓉雖然心裡驚怒恐懼,卻不敢流露出分毫,因為在這座寧國府中,其父賈珍就是唯我獨尊的天王老子!

    壓下心中的驚怒,賈蓉閉上眼豁出去磕頭道:“老爺,薔哥兒死了心不肯回來,兒子一個人又不能綁他回來……”見賈珍面色更怒,他又忙道:“不過薔哥兒說了,前兒之事他絕不會對外信口開河,只要咱們約束好府裡的下人,就沒人會知道。兒子同他說,縱然要出府掰扯乾淨,他也得回來給老爺磕個頭才是。誰曾想,他說他亦是寧國正派玄孫,他太爺爺也是寧國公嫡子,分家時有一分不薄的家業。那份家業他也不去想了,只當這十年來他的嚼頭。”

    原本以為賈珍會愈發暴怒,一直閉眼等待著沐浴雷霆的賈蓉卻發現上面安靜的嚇人,他悄悄睜開眼抬頭看去,見賈珍面色鐵青的坐在那,心裡一動,小心翼翼道:“老爺,要不……要不兒子帶幾個小么兒再走一趟,定能把薔哥兒給‘勸’回來……”

    賈珍卻哼了聲,道:“既然他死了心出府,我們又何必強留?強留沒用,他在外面活不下去,自會回來求我!”

    賈蓉小聲道:“老爺,薔哥兒如今穿著麻布衣裳,兒子去時,他正用沙壺煮白粥呢。”

    賈珍聞言一怔,這等情形顯然大出他的意外。

    說起來,他還真不是一個一味追求男色的,否則也不至於等賈薔這麼大了,才動心思。

    只是當下世道,凡達官貴人多以好男風為雅事。

    不止他,便是隔壁府的賈璉璉二爺,不也養了幾個清秀的小廝在書房以便隨時出火?

    西府的鳳丫頭那樣好妒,等閒不讓賈璉沾染女人,身邊的房裡人打發的乾乾淨淨,只留一個平兒也是常年看得摸不得。

    可王熙鳳卻從不理會賈璉書房裡那些小廝,一來生不得孩子,二來爭不得寵見不得光,所以賈璉身邊很是養了幾個兔爺兒。

    可見當下並不以男風為恥,世情便是如此。

    所以,賈珍偶爾也會動起龍陽之興。

    但他更多追逐的,還是女色。

    卻不想前兒夜裡,也不知怎地,就是看著賈薔越看越覺得顏色出挑,甚至覺得國公府裡除了那位相貌絕色的兒媳婦,再無一人能與賈薔相比,這才動了凡心。

    若他果真得手一次,或許也就撂開了。

    畢竟在他心裡,滿滿都是那道禁忌的身影……

    誰想如今竟成了求不得,這讓在寧國府裡予取予求恣意多年的賈珍如何肯心甘?

    得聞養了十來年的紈絝公子居然自己煮粥,著實出乎他的意料。

    不過賈珍能穩坐族長之位,也是有幾分手段的人,他想了想道:“你去尋族學裡當夫子的太爺,告訴他……”

    賈蓉聞言面色微變,急道:“父親,是讓太爺開革了薔哥兒嗎?”

    賈珍啐口罵道:“該死的畜生,你又知道什麼?那薔哥兒和你是一路貨色,慣會賞花頑柳,他先搬出府,再開革他出族學,族裡不定有什麼誹言謗語?痴蠢之極!再說,開革出族學,還不趁了你們這起子畜生的意了?想的倒美!”

    一通臭罵後,又道:“你去告訴太爺,就說我說的,薔哥兒不好讀書,惹了我生氣。如今雖鬧脾氣搬出府去,學裡那邊也不可放鬆了管教。旁的不說,一月之內,先將《四書》講明背熟,要是背不熟,就要太爺嚴厲管教。”

    賈蓉聞言徹底震驚了,也對他老子的手段愈感恐怖……

    自忖若這樣的法子落到他頭上,他必是生不如死的。

    因為對於他和賈薔這樣的紈絝子弟,讀書和喝毒藥差不多。

    他成親後總算脫離了苦海,可賈薔至今還在族學裡呢。

    若是開革出族學,對他們來說反而是一種解脫,所以賈珍才說他想的美。

    而要一個月內將《四書》講明背熟……

    這是要將人逼瘋啊!

    賈蓉腦海中已經想到,賈薔正拿頭拼命撞牆的可怕場景……

    至於破罐子破摔不學?

    那就正好坐實了賈珍對賈代儒的說辭,賈薔不好學,還忤逆族長,叛出家門。

    真到了那一步,那賈薔的生死,也就完全在賈珍一念之間了,連西府老太太和兩位老爺都不好插手。

    念及此,賈蓉遍體生寒,為賈薔的命運擔憂……

    正這時,他忽聽到上面傳來怒吼聲:“該死的畜生撞客了不成,還不快去!”

    賈蓉聞聲一個激靈,忙躥起身來,往外跑去。

    不過剛一出門,又忙頓住了腳,看著眼前人眼神中滿是猜疑,壓著聲音冷聲問道:“你來做甚?”

    只見一身著緞織彩百花飛蝶裙裳的絕色少婦帶著兩個丫鬟正要進門,看到賈蓉從裡面跑出來,也受了一驚。

    少婦正是賈蓉妻子秦氏,她目光隱隱有些不自在,卻還是睜著幽幽美眸看著賈蓉,輕聲道:“太太剛傳話說,老爺想用些冰糖蓮子羹,命我溫潤了送來。”

    賈蓉聞言面上怒氣一閃而過,冰冷的目光裡滿是厭棄猜疑,本想說幾句話,可聽到身後漸近的腳步聲,他面色一白,只能強忍著心中的屈辱,目光如刀的剜了妻子一眼,匆匆離去。

    身後,秦氏幽幽弱弱的美眸中,目光如怨如泣,聽著身後沉沉的步伐靠近,眸光中隱隱透著恐懼……

    ……

    后街舊宅。

    花費了一天半,賈薔終於將破舊的家宅初步收拾停當。

    日已西斜,坐在庭院那株老槐樹下已經頹敗破碎了一半的石凳上,賈薔思慮起以後的路,該怎樣去走……

    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取得自保之力呢……

    ……

    PS:因為疫情被封在樓上出不了單元門,暫時不能提籤,所以暫時一更,不過馬上就能出去了,提籤後就一天兩更,上架後一天三更,存稿還是有一丟丟的,所以大家不用擔心,這本書的更新肯定是上本書的爸爸……

    也是好奇,我特意凌晨兩點才發的書,中午過的審核入庫,你們是怎麼發現開新書了的?!給大佬們跪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spottylee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1
spottylee
發表時間 2021-03-31 14:05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小編看到時已經更新至最新章回囉~請再看看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贅婿
作者 憤怒的香蕉
武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金遼相抗,局勢動盪,百年屈辱,終於望見結束的第一縷曙光,天祚帝、... (馬上閱讀)
180
拜師九叔
作者 西瓜有皮不好吃
不知道怎麼寫簡介,就不寫了吧,EMMMM..................... (馬上閱讀)
180
史上最強贅婿
作者 沉默的糕點
(已完本)穿越異世成為財主家的小白臉贅婿,因太廢物被趕出來。於是他發奮圖強,找一個更有權有勢絕... (馬上閱讀)
180
乃木阪之幻畫
作者 我想拱白菜
在這漫長的畫卷之中,是否能找尋到再見的意味呢 (馬上閱讀)
180
洪荒關係戶
作者 清風小道童
簡介:白錦重生三清成聖之前,並且被通天收為弟子,強烈危機感的白錦開始展開自己的求生之路,巴結師...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