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汙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進學。

    毫無疑問,這是一介白身且不能得到家族餘蔭的人最好的進階之路。

    大燕開國已近百年,朝廷距離最近的一次大戰,也已超過三十年。

    所以,想靠搏命謀取富貴,幾無可能。

    經商自然可富,但富而不貴,只能是權貴嘴邊的一盤肥肉,別人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

    唯有讀書進學,才是改變身份的最佳途徑。

    若是能憑藉同年、座師等關係結成一張人脈大網,一個即將落敗的寧國府又何懼之有?

    當然,賈薔也知道進學之難。

    尤其是在這皇城順天府,競爭之激烈更勝他處。

    但他所求者又非是狀元,更不是什麼三元六首,甚至不是進士。

    只要一個舉人的身份,讓他等閒不會被官府所難,讓他有一個至少可以同縣太爺平起平坐兄弟相稱的身份起點,就足夠了。

    有此身份,許多事做起來,也就方便的多。

    不過讓他一個工科生去學四書五經,去做八股文章,又著實讓他有些撓頭。

    幸好他有前身的記憶,雖然前身本身未必背得下《四書》,但如今他以瀏覽的方式觀看過前身的記憶後,卻基本上能倒背如流,也不知這算不算是金手指……

    畢竟,四書加起來也不過五萬多字。

    而讀透四書讀的卻不是四書本身,是朱子所注的《四書章句集註》,這才是千百年來的經學鉅著。

    再加上歷代大儒之註解,多少老童生皓首窮經,讀一世百年也不曾讀透。

    不過賈薔看著腦海中原身留下的清晰記憶,他覺得,只要他不去追求三鼎甲,單求一個生員和舉子的身份,應該不算太難。

    狀元聽起來風光無限,可賈薔記得,自隋唐設立科舉制度以來,至今誕生的近六百名狀元中,能位列宰輔者,不過區區四十多人,連一成都不到。

    讓賈薔埋首十年二十載,去博一個狀元的名頭,且先不說能不能博得到,就算到手,了不起也只是一個六品官員,入翰林院觀政養望,卻不知還要多少年才能出人頭地,那時他已過知天命之年了。

    性價比太低。

    穿越一場,卻讀一世八股,何苦來哉……

    所以,進學的壓力不必太大,先取個秀才功名,再設法取個舉人的名頭,夠用就好。

    不過這些都是幾年內的事,計劃是如此計劃,能否如願且先努力。

    成固然好,實在不成再尋他途,只是會艱難許多罷。

    但他能重活二世,還有什麼會更艱難?

    眼下最重要的,首先是要清清白白的活下去。

    還有,自寧府逃出來,他身上帶的銀子已經不多了……

    ……

    翌日清晨。

    即使這已經是來到這個世上的第四天,賈薔仍舊津津有味的細細品鑑著路上的每一處景和人。

    前世在影視中看到的古代風華,在此刻都顯得那樣的微不足道。

    少了太多色彩,也少了太多真實的生活氣息。

    西城已是整座神京城除卻中央皇城外最貴之處,然而除卻幾條大道外,街頭巷尾其實多是沙土鋪路。

    路邊隨處可見生活垃圾甚至是糞便,牛馬騾子的皆有,人的也有……

    而且,並非所有的婦人都在遵守不得拋頭露面的陳規,這些規矩也似乎只有讀書人家和豪門權貴才如此。

    對於尋常百姓來說,活下去,才是生活第一要素。

    所以一路上,賈薔見到不少婦人和姑娘裹著頭巾挎著籃筐,來去匆匆。

    也有不少女子,在街邊鱗次櫛比的小攤位亦或是門面內,幫家裡的生意買賣做活計。

    有的穿著樸素,卻也有綾羅綢裳的。

    其色彩之鮮豔,在陽光下竟有些耀眼。

    這一幕幕,無一不告訴賈薔,他所處之境,非是離奇夢境,而是真實的世界……

    賈薔在路邊小攤上吃了碗芹菜雞肉餛飩,用了五文錢,又花了兩文錢買了兩個炊餅,按照前身的記憶,邊吃邊觀景,一路來到賈家義學。

    “喲,這不是薔哥兒嗎?你這是什麼打扮?”

    剛到義學門口,就看到了一個近來不怎麼常見的“熟人”,此人好大一顆腦袋,舉止粗枝大葉,自馬上下來,隨手將韁繩丟給身後隨從,笑呵呵的看著一身細布素衣的賈薔問道。

    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賈族姻親之家,薛家獨子薛蟠,人稱薛大傻子。

    年前薛家舉家北上,落腳賈家,年不過十五的薛蟠被賈政打發到族學裡“進益”,進益是真沒見進益多少,倒是和賈族一些混帳子弟攪和的菊花朵朵開……

    好在他也不是真傻,知道什麼樣的人能招惹,什麼樣的人不能碰。

    至少賈族正派嫡脈子弟,他從來都是以禮相待的。

    賈薔雖父母雙亡根底不壯,但一來是寧國正派玄孫,二來又有賈珍溺愛賈蓉匡扶,再加上本身生的極為出挑,所以薛蟠雖親近些卻也不敢造次。

    賈薔淡淡道:“薛大叔,我馬上就十六了,所以前兒從寧府裡搬出來單獨過活。”

    薛蟠聞言,便知內裡必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只是他也清楚豪門是非多,便是他自己家裡就不素淨,所以也懶得去探究別家之事,因而混作不知,樂呵呵道:“好,有志氣,爺們兒就當如此。你雖還不如我,因為我十二三就開始頂立門戶,你如今才這樣,不過也是好的。你等著,改明兒我送你一副大禮,喜慶高樂一番。”

    賈薔微笑謝過,薛蟠見他如今氣度比往日那般更出眾幾分,笑道:“咱弟兄間,不說外道話。”

    說著,倒是將輩分也略了去。

    二人一起入內,方至廊下,見四個小么兒肆無忌憚的在廊下頑鬧,時而鬼鬼祟祟的嘀嘀咕咕一陣子,時而發出陣陣驚歎的笑聲。

    “真的?!”

    “那可了不得了……”

    “不然東府珍大爺憑甚養他,且比對小蓉大爺還好……”

    “哎喲,小聲點,來了……”

    賈薔認得這四個小么兒,是西府鳳凰公子賈寶玉身邊的四個貼身小廝,一名茗煙,一名鋤藥,一名掃紅,一名墨雨。

    其中最得賈寶玉信重的,正是此刻隱隱帶著挑釁、嘲笑目光看著他的茗煙。

    說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在賈族,親長身邊的奴才賈家晚輩的確都要敬著。

    用他們的話來說:莫說是長輩身邊伺候的老陳人,就是長輩身邊的阿貓阿狗也得敬著,方是大家高門裡的禮數規矩。

    茗煙是賈寶玉身邊的親近奴才,而賈薔是賈寶玉的侄兒輩,真照賈家的規矩論起來,賈薔還真不能將茗煙如何,否則便是不敬賈寶玉這個二叔。

    所以,生性淘氣的茗煙不似其他三個小廝那樣,被人發現背後說壞話撞了正著而感到心虛尷尬,反而敢挑釁的看著賈薔。

    以奴欺主的刺激感受,讓他心中格外痛快。

    只是他肯定沒想到,一個被趕出寧國府自此毫無跟腳的人,會視賈家那些規矩如狗屁。

    在薛蟠看好戲的目光下,賈薔面色淡然步履均勻的走了過去,不疾不徐。

    然而就當茗煙以為他會乖乖的屁都不敢放一個的走過去時,卻見賈薔在路過他時忽地頓住了腳,而後毫無徵兆的猛然出手,一把抓住他的頭髮,另一手緊握成拳,狠狠一拳砸在他的鼻骨處。

    這出其不意的出手,一下就將茗煙給打懵了。

    這還不是最狠的,賈薔根本不給其他三個小廝反應的機會,動作凌厲的單手拽著已經懵然的茗煙,用他那張沾滿鼻血的臉,狠狠懟向了一旁的遊廊柱子!

    “砰!”

    “砰!”

    “砰!”

    不知撞了多少下後,其狠辣將一眾賈族子弟和賈寶玉的其他三個小廝嚇的不知所措,卻是神經粗大的薛蟠回過神來趕緊上前,一把抱住了賈薔,大聲勸道:“好兄弟,好兄弟,快鬆手……快鬆手吧,天爺咧,再打……再打就他孃的要出人命了!”

    賈薔這才鬆開手,任由滿面血汙已看不清人面的茗煙癱倒在地,隨後掙開了薛蟠,輕輕理了理皺褶的細布衣衫。

    在數十雙飽含驚嚇的目光注視下,又一步步走到學堂門口方向,在一頭上戴著束髮嵌寶紫金冠,齊眉勒著二龍搶珠金抹額,遍身錦衣華服的圓臉少年面前站定,微微躬身見禮道:“寶二叔,茗煙與人妄言汙談,背後造謠編排於我,言辭汙穢腌臢之極。我憤怒之下,失手打傷了他。茗煙是寶二叔身邊的梯己人,我為寶二叔的晚輩,本不該動手。你看,此事是上報到東府治我一罪,還是直接使人去步軍統領衙門叫人,來拿我問罪?”

    賈寶玉:“……”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spottylee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1
spottylee
發表時間 2021-03-31 14:05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小編看到時已經更新至最新章回囉~請再看看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贅婿
作者 憤怒的香蕉
武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金遼相抗,局勢動盪,百年屈辱,終於望見結束的第一縷曙光,天祚帝、... (馬上閱讀)
180
我的超級英雄不可能這麼混蛋
作者 是貓不是狗
在超級英雄遍地的世界裡,沒有系統不是什麼大問題。 但如果這裡的超級英雄一個比一個混蛋,那就是大... (馬上閱讀)
180
我綁架了一個外星文明
作者 向南向東看
4級碳基文明帕傑羅人,正準備通過空間維度的試驗跨入第5等級文明時,意外發生了。 全體帕傑羅人的... (馬上閱讀)
180
帝霸
作者 厭筆蕭生
  千萬年前,李七夜栽下一株翠竹。   八百萬年前,李七夜養了一條鯉魚。   五百萬年前,李七... (馬上閱讀)
180
天唐錦繡
作者 公子許
穿越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兒,但是當房俊穿越到那位渾身冒著綠油油光芒的唐朝同名前輩身上,就感覺生活...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