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眾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聽聞賈薔之言,賈寶玉還在呆滯中,只是怔怔的看著剛才還如野獸般發狂,這會兒又變得溫潤如玉的賈薔。

    至於賈薔所說之言,他並沒有更多的領悟什麼,畢竟,他今年才十三歲。

    只是納悶,怎好端端的打起來不說,還要驚動什麼勞什子步軍統領衙門……

    然而他不明白,旁人卻明白,一個自外面匆匆進來的中年奴僕連忙上前,賠笑道:“小薔二爺快莫生氣,你本是主子,代寶二爺教訓一個奴才原是應分的事,哪裡還要驚動東府大爺,更別提什麼步軍統領衙門了,沒得讓人笑話咱們賈家治不了家事……今日之事我也看的明白,都是茗煙他們幾個小狗肏的胡亂蛆嚼,打死都是活該的。小薔二爺若是覺得還不解氣,我再捶他個半死,回頭稟告老爺太太,治他個大罪如何?”

    賈薔聞言,側眸看了這中年奴僕一眼,認出此人正是賈寶玉身邊的長隨,也是賈寶玉奶媽之子,極得賈政夫婦信任的李貴,便道:“既然如此,只要寶二叔不記我的過錯就好。”

    賈寶玉先看了眼被李貴打發人趕緊抬走的茗煙,見茗煙不復平日裡的頑皮喧鬧,一張臉慘不忍睹,目光也呆滯著,就搖頭道:“今兒既是茗煙自己犯了口舌,那也怨不得你惱他。若是讓珍大哥哥知道了,許還會生我的氣……”這般想來,倒將茗煙捱打一事撂開了,反而有些好奇的問賈薔道:“薔哥兒,你怎穿成這般了?”

    賈寶玉對賈薔的印象其實很不錯,認為其外相既美,內性也十分聰明。

    今日見其氣度,愈發以為不俗,便想要親近。

    茗煙雖是他的親隨,可到底只是一個奴才罷了,又不是女孩子……

    就聽賈薔道:“寶二叔,我今年就要十六了,雖然祖上亦是寧國嫡脈,但畢竟從高祖起就分了家,如今已長大成年,不好再寄居寧府,所以便搬了出來,自立門戶。”

    賈寶玉聞言有些驚歎,他對東府事並非一無所知,這兩日也隱約聽茗煙他們渾說了些什麼。

    但現在看看賈薔身上的細布輕衣,與過往的綾羅錦衣截然不同,周身氣度看起來也是不卑不亢,清清淨淨。

    顯然,和所傳謠言不同。

    若賈薔果真遭了殃,又怎會連夜出了寧府?怎會落得如此清貧的境地?

    可見,他如今仍舊冰清玉潔……

    咦?也不知怎地,他就想到了冰清玉潔這個詞……

    正這時,大夥看到賈瑞攙扶著夫子賈代儒進了院落,眾人不再多言,一股腦的進了學舍內,開始讀書。

    因筆墨書本皆放在族學,賈薔方不虞連書本都缺少的窘境。

    只是,書本雖在,賈代儒的教學方式卻仍和記憶中的一樣,領著諸學生將今日所授之課搖頭晃腦的讀了通,又按集註照本宣科的講解了番,接下來便是讓學生們自己去學,他眯著眼睛養神。

    所謂先生領進門,修行靠個人,無過於此。

    不過賈薔原也沒指望他能教出什麼新意來,在紅樓中,賈代儒唯一可取之處,就是對後輩管教嚴厲。

    族裡讓他來掌管義學,或許取的就是這一點。

    除此之外,賈代儒連個舉人的功名都沒考中,當了一輩子的老童生,平日裡也是八病九痛的,沒什麼精力教學,就連掌管學堂,也多由其孫賈瑞代勞。

    不過賈薔沒想到,他沒指望賈代儒,賈代儒卻“指望”上了他……

    “賈薔……”

    顫巍巍的嚴肅聲音自前傳來,賈薔雖納罕,卻仍站起身來,應了聲:“先生。”

    賈代儒看著他顫巍道:“族長說你有志於學,傳話讓我好生管教。老夫問你,你入學也近十年了,讀書讀到哪裡了?”

    賈薔一邊在心裡揣測賈珍之用意,一邊答道:“回先生,學生粗讀完四書。”

    賈代儒聞言,哼了聲,他雖年老體衰,對於教學之事有草草敷衍之心,但學舍內有無讀書好苗子,哪些是真正讀書的,哪些則是虛掩眼目混日子,他心裡還是有數的。

    賈薔這類紈絝浮子,也敢大言不慚說讀完《四書》?

    不止賈代儒,便是學堂內其餘數十學員也大都目露譏笑,賈寶玉失望的暗自搖頭嘆息……

    賈代儒“唔”了聲,不置可否的問道:“既然讀完了四書,那我且問你……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下一句,是什麼?”

    賈薔未作思考,便清聲答曰:“楫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賈代儒白眉微微一揚,似乎有些詫異,道:“又該如何註解?”

    賈薔聞言,略想了想,答道:“此言君子恭遜不與人爭,惟於射而後有爭。然其爭也,雍容揖遜乃如此,則其爭也君子,而非若小人之爭矣。”

    賈代儒與舍內寥寥幾個聽懂之人聞言紛紛側目,儘管這只是四書集註上的標準答案,但賈薔能如此條理清晰通順的背誦出來,還是出乎他們的意料。

    頓了頓,賈代儒再度開口問道:“大學中有言,意誠而心正。而何為意誠?何為心正?”

    賈薔這次也沒多做思考,因為《大學》經一章,傳十篇,加起來不過五千字,前身縱然於求學一道毫無興趣,卻也畢竟讀了十年書經,或許背不住,但有印象。今賈薔取其記憶,卻是很難出什麼差錯。

    他聲音清正持穩,答曰:“所謂誠其意者,勿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所謂正心,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程子曰:‘身有之身當作心。’”

    賈代儒聞言,沉默了稍許,顯然賈薔的表現出乎了他的預料,手中的戒尺竟沒了用武之地……

    或許他仍想提問些,可身體精力實在不濟,只能作罷。

    見此,課堂內諸多賈族子弟或是賈家姻親子弟們,無不目光詭異的看著賈薔。

    先是這位浪蕩紈絝公子脫去了綾羅華服換上了尋常士子寒服,已讓眾人大吃一驚。

    又將詆譭他的茗煙暴打到滿頭是血,幾乎打死,讓大家驚畏莫名。

    誰知當下居然還變成了好學的好學生了?!

    這世道是怎麼了……

    然而賈薔卻未理會許多,待賈瑞攙扶著賈代儒離去後,他站起身,拿了一本《孟子》,也隨之離了學堂。

    賈薔身形剛消失在門外,學堂內便炸開了鍋。

    因許多人見賈薔與薛蟠一道前來,因此便圍到薛蟠身邊打探消息。

    一喚金榮者,面帶諂笑道:“薛大爺,這賈薔到底是怎個回事?看起來怎像是撞客了?”

    又二人名喚香憐、玉愛者也圍了過來,聲音嬌啼,道:“薛爺,今兒可真奇了,賈薔怎成這般模樣了?”

    薛蟠是個愛熱鬧的,見這場面他哈哈大笑著將香憐並玉愛一起摟在懷裡,各香了口後大剌剌道:“薔哥兒今年快十六了,我跟他說,是爺們兒就要自立門戶,光靠別個活著不算好樣的!像大爺我,十二三起就開始支撐我薛家的門戶了,在金陵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哪個不誇我一聲薛門好兒郎?他就算跟我比不了,也該長進些。這不,總算他還是個懂事聽話的,如今果然從寧府裡搬了出來用心進學了。糯子可教,真是糯子可教!”

    聽他這般說,學堂內的學子們頃刻間散了一大半。

    胡扯你孃的蛋,孺子可教都不會,還在這裡吹大氣!

    不過這些人也多隻敢心裡腹誹兩句,他們縱然姓賈,也惹不起這個呆霸王。

    唯有寶玉笑道:“偏你愛亂說,又說不準。那是孺子可教,怎成了糯子可教了?”

    薛蟠大覺掃興,沒趣的哼哼道:“管他是孺還是糯,有甚鳥相干。對了寶玉,前兒我遇到馮紫英了,他說要在錦香院請咱們一回東道,讓我邀你一遭。你去不去?”

    寶玉連連搖頭道:“老爺才發話讓我多讀幾日書,哪敢亂逛……”又問道:“薔哥兒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瞧他好似變了個人一樣。”

    薛蟠嘿了聲,然後瞪著寶玉笑道:“你莫以為我老薛真是呆傻,我就不信你沒聽說什麼,猜不出幾分名堂!嘿!你們東府那位,還真是……嘖嘖!”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spottylee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1
spottylee
發表時間 2021-03-31 14:05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小編看到時已經更新至最新章回囉~請再看看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人在大唐已被退學
作者 張圍
李正在長安因為太笨被趕出書舍,很多人都覺得他是一個不正常的人。 當他解開了九章數術,破解... (馬上閱讀)
180
從拔出石中劍開始
作者 飲馬流泉
艾力轉生平行世界,此地血脈顯聖,強者為尊,東方屹立著大唐帝國,西方則處於日不落帝國的統治之下。... (馬上閱讀)
180
拜師九叔
作者 西瓜有皮不好吃
不知道怎麼寫簡介,就不寫了吧,EMMMM..................... (馬上閱讀)
180
未來天王
作者 陳詞懶調
末世時期戰死的老軍團長,重生為末世結束五百年後的新世紀小鮮肉(?)…… “每當我腦子裡... (馬上閱讀)
180
我要做秦二世
作者 獨愛紅塔山
戰國之世,天下大爭! 這一刻,一個偉大的帝國將要建立,這一刻,這個帝國也危在旦夕。 在這個蒼茫...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