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個刺兒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九月的驕陽炙烤著大地,滿是細土的操場上,被一群奔跑追鬧的學生弄得塵土飛揚,盡管秋老虎的熱度仍然逼人,但這些正值十、四五歲的孩子們似乎渾然不覺,在那被陽光照得發白的空地上盡情地發泄著過盛的精力。

    “老龍,下節是三班的電腦課,你玩兒去不?”唐銀一邊說著,一邊一把搶過從籃框上彈回來的球,將小個子包柏擠摔在滿是細土的球場上,隨后很是“瀟灑”地拍了拍手里的球,一個原地跳投,那只已經完全被磨掉了表皮,基本上已經變得和地上的土一個顏色的冒牌“斯伯丁”籃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然后在早已沒了球網,只剩下一個鋼圈的籃框中晃了幾下后,掉了下來,旁邊觀看的幾個男生發出了幾聲怪叫。那個被擠倒在地上的包柏也不生氣,笑著罵唐銀道:“你X的撞死我了!”

    “靠,包子你死一邊兒去,別給我雞雞歪歪的!”唐銀見那摔在地上的包柏指著自己笑罵,一邊罵著一邊抬腳踹去,不過包柏個子小也靈活,這一腳卻是沒踹上。唐銀虛張聲勢地追了幾步,見那小子跑得像個兔子,一會兒的功夫已經跑出去四、五十米,鉆進了學校里的小賣部,站在原地笑罵了幾步,重新又回到了“球場”上。

    “去啊,反正下節是體育課,新來的那個李老師就會去校長那兒告狀,我都習慣了,沒事兒。對了銀子,上回我找著一個特別好玩兒的游戲,一會兒咱們一塊兒玩兒。”張海龍接過從籃框里掉下來的球,隨手一拋,卻是沒進。看著那彈到一旁的籃球,他也懶得去揀,轉身向唐銀招了招手,兩人一前一后向小賣部走去。

    “啥游戲啊,不就是掃雷啥的,我都玩夠了。還是畫畫好玩兒,我產節課還給包子畫了個王八,可好玩兒了。”唐銀雙手插著褲兜,一步一搖,不時將地上比較大的小石塊兒踢出老遠。

    “不是掃雷,是打仗的,可過癮了,有兵,還有坦克車,特別過癮!”張海龍興奮地說著,看那樣子恨不得現在就去教室里玩兩把。

    兩人邊說邊逗走進了小賣部。

    小賣部是一個一間半的小平房,一進門兩個木頭柜臺,透過中間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擺的東西,一面是文具,一面是零食。里面靠墻擺著一個用木頭打的貨架,上面擺著各種各樣的零食和飲料,一進屋,里面漂浮著一股由泡面和辣條(一種香辣小食品)混合而成的味道,還夾雜著少許的劣質煙草的味道,幾個一看就不老實的學生,正貓在角落里抽煙。

    老板娘是一個個頭不高的中年婦女,體型略胖,看到這幾個人進來,顯然是很熟悉,笑著說道:“你們幾個不好好做操,又跑這兒偷懶兒來啦,一會兒看韓校長來了不收拾你們!”

    “哈,嬸兒你不用嚇我們,校長今天上午去鎮里開會去了,才沒功夫管這兒呢。”張海龍一邊大聲說著,一邊從黑了一圈兒邊的褲兜里掏出了一團皺皺巴巴的鈔票,從里面挑出一張兩塊的扔到柜臺上。

    “來包紅梅。”張海龍說著,一屁股坐在旁邊的一張長條凳上,那里正坐著的幾個聊天打屁的學生,見狀紛紛往里讓了讓,仿佛很是畏懼張海龍。

    唐銀后進來,看到貓在一旁正喝著汽水的包柏,臉上壞壞一笑,又撲了上去,兩人一陣打鬧,把個小賣部折騰得雞飛狗跳,那些進來買東西的學生卻對此習以為常,該買什么買什么,仿佛是早已習慣這一切似的。

    操場上的高音喇叭響了起來,里面傳出體育老師朱飛濤嚴厲的聲音:

    “各班體委整隊,以二(2)班為基準,向中看齊!”

    隨著這句話,操場上響起了一陣細密的腳步聲,同時,還未經過硬化的、滿是黃土的操場上揚起了一陣漫天黃塵,透過小賣部那滿是灰塵的玻璃,可以看到九個班的學生站成了一個還算整齊的方隊。

    朱飛濤那嚴厲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稍西,立正!全體都有,以二(2)班為基準,呈體操隊形,散開!”

    “蹬蹬蹬~~~~”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張海龍透過那扇玻璃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些學生們笑著、叫著散開,很快排成了體操隊形,離這里最近的初一(1)班,那個學生甚至已經站到了小賣部的墻根。

    向外瞄了瞄,確定教導主任沒有在后,張云海撕開了那包“紅梅”,抽出一根點上,隨后又扔了兩根給唐銀和包柏,幾個人開始瞎聊了起來。

    這是青崗村中學的普通一天,正上初二的張云海、唐銀和包柏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日子。不喜歡讀書,又舍不得校園里的自由自在,他們就這樣在這里一天天地混著日子,偶爾打打小架,欺負欺負漂亮女生,他們是老師和校長一看就頭疼的“問題學生”,好在自小從大山里長大,他們雖然皮點、壞點,倒還沒有像城里那些壞學生一樣壞得過份,只不過,在大山里,這樣的孩子被大人罵一句“沒出息”是免不了的了。

    青崗村是馬店鎮三所中學中最為偏遠的一所,馬店鎮大半是山區,位于最北方的青崗村更是顧名思義,整個村子都被一道道山崗包圍著,從這里到馬店鎮,要走一條二十多里的碎石路,不要說汽車根本進不來,就算是摩托車也要小心翼翼地開才行。

    青崗中學就坐落在大山腳下,一棟墻皮已經掉得差不多的兩層教學樓,就是青崗村最高的建筑物了,這里是馬店鎮北十三個村子里的“最高學府”,四百多的學生每天就在這里學習、生活。閉塞、艱苦的環境造就了這里的落后,眼看著二十一世紀已經邁入了第一個十年,互聯網已經鋪天蓋地了,可這里,才僅僅在半年前,由于和縣里的三中結成了幫扶對子的關系,用上了人家淘汰下來的二十多臺破舊的“二手電腦”。即使如此,那些之前只看過電視,玩過“小霸王”的孩子們,還是如同見了新大陸一般,對每周兩節的電腦課盼得不行。

    像張云海這樣只知道玩的學生,自然對這種新鮮玩藝兒興趣更大,一向拿曠課不當回事兒的他們,每周兩節的電腦課卻是每次必到,不過他們對那個新分配來的電腦老師講的那些“復制”、“粘貼”什么的興趣不大,倒是對那些紙牌啦、掃雷啦迷得不行,每次四十五分鐘的課都不夠他們玩,還要占上課間的十分鐘。而現在,他們更是經常逃課去電腦教室玩兒。不過這樣做的危險性比較高,一但被老班發現了,肯定免不了一頓狠狠的批評,弄不好還要被踹上幾腳,好在這三個人都是皮慣了的主兒,對這些也不在乎。而且他們班上除了那個厲害的老班是本村人,敢和他們這些搗蛋學生瞪眼睛外,其他的幾個老師都是新分配來的,對他們的威懾力也不夠,管得淺了不管用,管得深了家長不干,也確實是挺為難。

    張海龍看著那些在操場上比劃著體操的學生們,心里默默數著做到多少節了。當他聽到“整理運動”最后一個八拍結束的聲音響起時,立刻起身來到了小賣部的門口,只等著體育老師朱飛濤說“解散”。

    “全體都有,以二(2)班排頭為基準,向中看~~~~齊!”

    一陣啪啪的腳步聲再度響起,操場上煙塵四起,四百多學生的方陣再度被淹沒在黃塵中,顯得頗為壯觀。

    “稍息,立正!向右看齊,向前看!”朱飛濤整了整隊,隨后點名批評了幾個做操做得不好的班級之后,一聲洪亮的“解散”從他那大嗓門兒中傳出,登時,四百多名學生作鳥獸散,雜亂的腳步聲伴隨著一些男生的怪叫,再度充滿了校園。

    “銀子,包子,快走!晚了就沒地兒了。”張海龍一邊說著,一邊猛地掀開簾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向著教學樓拔足狂奔。在他身后,唐銀和包柏兩人一邊追著一邊大聲笑罵著。

    “老龍,你X的慢點兒跑!”

    “校長回來了,叫你呢!”

    兩人的調笑絲毫沒能阻擋張海龍的腳步,他看到二(3)班的學生已經拿著板凳朝樓上走了,馬上“噌噌噌”幾大步,率先跑到了電腦教室里。

    一下撞開那扇白鐵皮包著的門,張海龍第一個跑進了教室。

    “慢點兒!門都被你撞壞了!”教室前面,一個穿著白襯衫,身材瘦削的年輕男老師皺著眉頭喊道。

    “老師,都是他們在外面推我!“張海龍說著,裝著對門外罵了兩句:

    “銀子,你X的差點把我推摔了。”一邊說著一邊找了個看上去好點的電腦坐了下來,熟練地按下了電源。

    學生們一股腦地涌進了教室里,凳子相撞的聲音如同放鞭炮一樣熱鬧。

    看著這亂哄哄的場面,林鋒嘆了一口氣,隨手關掉了剛玩到一半的魔獸爭霸,將手里那支已經快抽完的白沙摁熄在用鐵罐頭盒做成的煙灰缸里,清了清嗓子說道:“所有人按照上節課的分組坐好,不要說話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夢遊諸界
作者 十九層深淵
  張旭發現自己入夢時,可以行走諸多世界,還可以把諸多世界的東西帶出夢境。   於是,張旭牛b...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