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預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海龍,這林鋒和李玲今天這么不給你面子,非得好好收拾他一下不可!”斜靠在學校外面的白灰墻上,唐銀接過張海龍遞過來的香煙,點著了熟練地吸了一口,隨即撥了一下額前那絡被染得焦黃,已經擋住眼睛的頭發,有些發狠的說道。別看這唐銀平時在這三人里是最喜歡搞笑的一個,不過搗起亂來可絲毫不讓老大張海龍,雖然剛剛在校長室里被韓鐵柱收拾的時候,他一臉痛心悔過的樣子,可剛出了校門,馬上換了一副樣子,這樣熟練的演技,絕對是長期和校長老師“斗爭”的結果。

    “操,這事兒沒完,兩個新來的小X老師,也“海龍,這林鋒和李玲今天這么不給你面子,非得好好收拾他一下不可!”斜靠在學校外面的白灰墻上,唐銀接過張海龍遞過來的香煙,點著了熟練地吸了一口,隨即撥了一下額前那絡被染得焦黃,已經擋住眼睛的頭發,有些發狠的說道。別看這唐銀平時在這三人里是最喜歡搞笑的一個,不過搗起亂來可絲毫不讓老大張海龍,雖然剛剛在校長室里被韓鐵柱收拾的時候,他一臉痛心悔過的樣子,可剛出了校門,馬上換了一副樣子,這樣熟練的演技,絕對是長期和校長老師“斗爭”的結果。

    “操,這事兒沒完,兩個新來的小X老師,也敢在這兒整事兒,非得給他點兒厲害瞧瞧!”張海龍狠狠地吸了一口煙,眼睛瞥過那些騎著自行車回家的學生們,但凡有人接觸他的眼神,無不露出懼怕的神色,不敢再看,扭頭快蹬幾步離開。看著這樣的情形,張海龍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剛剛在校長室里受的氣也消了些。

    “就是,不能讓他好過了,咱們哥兒仨啥時候受過這些小老師的氣!張哥你說吧,怎么辦!”小個子包柏附和著說道,眼里閃過一絲狠色。這三個人里,他的年齡最小,瘦小的身材怎么看怎么不起眼兒,不過這孩子蔫壞蔫壞的,平時表現得不顯山不露水,真打起架來絕對敢下手,有股子狠勁兒,前段時間幾個人在鎮上,就和馬店鎮中的幾個男生干上了,包柏把其中一個男生的小手指都打折了,后來雖然家里賠了人家兩千塊錢,還狠狠收拾了他一頓,不過這小子絲毫沒有收斂,反而打起架來下手更狠,學校的學生有時候怕他都多過怕張海龍。

    “你們倆過來,聽我說,咱們今天晚上……”張海龍把兩個人喊過來,低著頭和兩人商量了一陣,唐銀和包柏兩個人不住地點著頭,不時發出一陣低聲的壞笑。

    “我操,海龍,你們仨兒在這兒干JB啥呢,又沒干什么好事兒吧。”三個人正聊著,旁邊一陣摩托車的轟響,一輛黑色的錢江125停在了三人旁邊,騎車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一件花襯衫敞著扣子,精瘦的身材,胸口處紋著一只張牙舞爪的猛虎,一頭長發完全染成了黃色,嘴上叼著根“黃山”,滿臉痞氣。

    “喲,李哥。”

    “李哥好。”

    “李哥”

    看到這人到來,三個剛才還一臉狠色,商量著怎么整林鋒和李玲的無良學生,立刻換上了滿臉恭敬的堆笑,張海龍習慣性地想敬顆煙,不過看到對方手里那根“黃山”,伸到衣袋里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

    這人叫李義,是青崗村第一號pi子,因其在家里排行老三,人稱李三兒,平日里游手好閑,不務正業,和鎮上那些大pi子們聯系得很緊,沒事兒經常打架,靠著收學生保護費和打架混些收入,學生們看到他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只有張海龍這三人和他走得很近,偶爾還幫著他敲那些學生們點兒小錢,分些好處。

    李三兒可是真正的pi子,對于像張海龍這樣的壞學生,李三兒就是偶像,看到偶像前來,幾個人自然是一臉恭敬崇拜。

    “干嘛呢?”李三兒漫不經心地問道。

    “沒啥事兒,李哥。”張海龍可不好意思把上午的事兒說出來,對于他來說,這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哦,沒事兒打兩桿兒去,正閑得慌呢。”李三兒說著,吐出嘴里的煙頭兒,重新把摩托車打著了火,狠狠地轟了兩下油門兒,特意摘掉了消音器的排氣管子,立刻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

    聽著這刺耳的轟鳴聲,張海龍、唐銀和包柏三個人,臉上卻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大哥相邀,三人怎敢不去,張海龍立刻笑著說道:“行啊,張哥你先走,我們哥仨兒馬上就到!”

    “行,我在村頭小買部等著你們。”李三兒說著,左腳支地,車把一歪,狠狠地轟了下油門,隨即離合一松,錢江125原地劃了個半圓,猛地竄了出去。

    “靠,真帥!”看著那留在地上的半圓型印子,張海龍羨慕地說道,隨即一腳蹬開自己那輛破舊的二八自行車,有樣學樣地左腳支地,雙手用力一掄,“哧”地一下,居然也像模像樣地在地上劃了一個不算太圓的印子,隨即猛蹬了幾下,嘴里“嗷嗷”叫著朝村頭的小賣部駛去。

    看著張海龍離開,唐銀和包柏兩個人也立刻推起了自己的自行車,快速追了過去。

    村頭的小賣部是青崗村唯一的娛樂場所,這是一間東西朝向的三間平房,里面是小賣部,賣一些煙酒茶糖之類的日用品,外面用帆布搭了一個棚子,放了一張臺球桌,主要是為了吸引人用的,收費也不貴,5毛錢一桿,這里是那些男生們放學后最喜歡來的地方之一。

    張海龍三人到這里的時候,李三兒已經來了,原來正在玩兒的兩個男生見到李三兒來,哪里還敢繼續打下去,有些畏懼地和李三兒打了個招呼,其中一個男生就把球桿兒遞給了李三兒,而當張海龍到那兒的時候,另一個男生也把球桿兒遞給了張海龍。

    球桌上剩下的球已經不多,兩個人的水平都還可以,李三兒沒事兒的時候總是泡在這里,水平更高一些,把黑8打進去之后,又掏出一根“黃山”點上,隨即說道:“老規則,一塊錢一桿兒。”

    張海龍一邊熟練地把球從六個袋里掏出來,一邊笑著說道:“行,李哥你先開。”隨即拿起球桌下面的三角架,將散在球桌上的球按照花色排好,又將白球拋了過去。

    此刻,邊上已經聚集了好些學生,這些學生大多數都是青崗中學的,還有一些高年級的小學生和社會上的一些人,顯然李三兒的水平是比較高的,看著李三兒和張海龍打球,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一股很興奮的神色。

    “哈哈,海龍,和李哥玩兒不是找輸嘛你。”唐銀一邊從張海龍口供里摸出香煙一邊怪笑著說道。

    “別等李哥打你偏七,那就丟人嘍。”包柏也在一邊附和。

    “沒事兒,我讓你兩個球。”聽到兩人的恭維話,李三兒顯然很是受用,看著笑著站在一邊兒的張海龍,很是豪爽地說道。

    聽著李三兒的話,張海龍只是笑笑,卻沒有說什么。

    李三兒撥了一下額頭的一縷黃發,嘴里叼著香煙,低下身子,左手搭在球桌上支起球桿,無名指上那帶著一顆骷髏頭的鐵戒指格外顯眼。

    “啪!”

    一聲脆響,白球被球桿狠狠撞擊之后,大力撞到了前面擺好的臺球上,撞得十五顆球滿球桌亂滾,同時,兩顆角落上的球分別落入了袋中。

    “一個全色,一個花子(花球)”張海龍眼睛尖得很,一下子報了出來。

    “你選個色兒。”看著滿桌子的球,李三兒一臉輕松地說道。現在是他擊球,按照規則他可以接著打任何顏色的球,他卻讓張海龍選球,顯然是信心十足。

    張海龍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了,知道李三兒水平高,也不客氣,看著桌子上剩下的球的位置,顯然花球更占優勢,有三顆都在洞口的位置,便笑著說道:“我選花球吧。”

    聽了張海龍的話,李三兒只是無所謂地笑笑,看了看桌上的球,很快選擇了一顆離底袋比較近的1號。

    1號球離白球很遠,李三兒俯下身子瞄了一會兒,才狠狠地一擊,白球瞬間射了過去。

    “啪!”隔了大半個臺球桌的長度,白球準確地撞到了那顆黃色的1號球,隨即1號球被撞得直飛底袋,在袋口處晃了幾下后,落到了袋中。

    “好球!”

    “真直!”

    看著這記進球,周圍響起了一陣叫好聲。在那些學生們看來,李三兒這記充滿力量的遠距離進球,無疑很具有觀賞性。

    李三兒臉上也露出了很得意的神情,老實說剛剛這顆球他也沒什么把握,純粹是瞎蒙。

    “李哥忒厲害!”張海龍不失時機地恭維了一句。

    “哈哈,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李三兒說著,又低下身子,把另一個離白球近一點的4號打入中袋。

    一連打進了三個球,算上剛剛開球時候進的,李三兒已經打進了4顆色球,1顆花球,這才因為沒有好位置,放了一桿。

    輪到張海龍打的時候,這小子表現得也很是不錯,雖然剛剛李三兒破壞了幾個擺在洞口的球,但由于花球剩下的多,相對也就好打些,再加上這小子沒事兒天天泡在這里,手下也比較有準頭,居然也讓他打進了兩個球。

    不過就算是這樣,比起李三兒來,他還是差了一截,第一盤,算上李三兒讓的兩個球,張海龍還是沒打到黑8。

    兩個人一連打了七、八盤,中間張海龍只贏了兩盤,看看天已經漸漸地黑了下來,李三兒將球桿兒朝球桌上一扔,說不玩兒了,張海龍忙從口袋里掏出六元錢,放在了臺球桌上。

    李三兒一把抓起錢塞進口袋,和三人打了個招呼,很是囂張地騎著摩托走了。

    “走吧。”雖然輸了6塊錢有些心疼,不過想到是陪李三兒玩兒,張海龍多少還是有那么點得意,想到晚上的事,他的眼里再度泛出興奮的神色。

    “銀子,包子,我們走。”張海龍招呼了一聲,自己先走出了臺球棚子,沒有回家,卻是朝著學校的方向騎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86666_4_12-m
大醫凌然
作者 志鳥村
  醫學院學生凌然有一個小目標,要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醫生,結果不小心實現了。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