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 一起上吧,我趕時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瞅瞅,虎爺,您瞅瞅,看到這小子多囂張了吧。他還敢咒您呢!”

    根本不用黃健峰拱火,聽完唐川這句挑釁,袁金虎怒火沖天。

    不過,畢竟是成名已久的老江湖,又是在自己的地盤上,袁金虎當然不會親手對付一個無名小卒。

    更不會跟一個廢柴,逞口舌之快。

    “哈哈,好哇!初生牛犢不怕虎!既然你有這份膽色,我今晚就讓你做一個明白鬼。”

    “寶山,讓兄弟們出來吧!雙手雙腳,加一條舌頭!”

    “好的,虎爺!兄弟們,不用給我面子,上!”

    薛寶山得到示意,一招手,十幾個彪形大漢立馬從酒吧黑暗處閃了出來,將唐川團團圍住。

    十幾個人顯然都是練過一招半式的打手,手上武器五花八門,砍刀、鋼管、伸縮棍,應有盡有。

    獰笑著朝唐川逼近,已然把他當成待宰羔羊。

    “等等!我有一句話要說。”

    已經恢復七成清醒的唐川,眼瞅要被群毆,不慌不忙之間望向站在外圈的袁金虎。

    “嘿,小兔崽子,求饒的話就免了吧!”

    “有什麼遺言,看在你夠膽挑釁我的份上,老子一定幫你把話帶到。”

    “哈哈,你歲數不小,倒是挺會開玩笑。”

    “我就是想問問,你這酒吧到底藏了多少打手,一起上吧,否則我一輪輪收拾起來,太費勁。”

    別人或許以為他瘋了,但是唐川自己不傻。

    這兩天修煉的御龍拳,已然被他突破到了十八式的第三式,正好拿這幫孫子練練手。

    “切,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

    “虎爺,他根本沒把您放在眼裡啊!”

    黃健峰的添油加醋效果顯著。

    袁金虎聽了這句話,也有點上頭,衝著薛寶山擺了擺手。

    酒吧門口,裡三層外三層,站滿黑衣人,就算是硬擠也能把唐川擠成肉餅。

    “上!”

    薛寶山一聲令下,一眾黑衣人立馬壓了上來。

    可是,今時今日的唐川不是文弱書生,恢復九成清醒的他,潛心運轉御龍拳。

    氣勢迸射出來,威力驚人。

    最先衝過來的黑衣人,手中揮舞著鋼管,兜頭朝唐川面門砸來。

    說時遲,那時快,唐川側身閃過,一記手刀直切對方後腦。

    “咔嚓”一道骨裂的聲音,黑衣人頓時撲倒在地,表情扭曲的淒厲慘叫。

    以為,這就完了?

    錯,這只是開始!

    一場單方面屠殺的開始!

    沒人想到,大幾十號人原本抓到一個落單,可以群毆。

    卻沒料到,是唐川一個人包圍了這四十多口子人。

    裡三層外三層的黑衣人,不顧死活的衝上來,全都被唐川一招幹翻。

    當最後一個拿著開山刀的黑衣人,左瞅瞅,右看看,已經沒有同伴陪在身邊之後,望向唐川的目光,已經近乎絕望。

    同時,薛寶山和黃健峰額頭也冒出冷汗。

    唯獨袁金虎,雖然臉色微變,卻沒有失了方寸。

    因為在幾分鐘之前,他已經悄悄發出去一條短信。

    料理完最後一個黑衣人,唐川微微有些氣喘。

    深吸一口氣之後,一步踏到袁金虎面前,嘴角含笑,道:“袁金虎是吧?”

    “小子,你要幹嘛!膽敢對虎爺不敬,老子跟你拼命!”

    都還剩半條命了,可是薛寶山依然義無反顧的護在袁金虎身前。

    “一邊兒待著去,手下敗將,沒你說話的份兒。”

    看似唐川只是輕輕一推,卻見薛寶山壯碩的身子輕飄飄飛了出去。

    “年輕人,不要太囂張!”

    “我是深海商盟的副理事長,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深海商盟。”

    “我保證你在深海市寸步難行。”

    “是我囂張,還是你囂張?!要我雙手雙腳加一條舌頭,是你吧?”

    “你……”

    一句話,問得袁金虎啞口無言。

    “懶得跟你廢話!”

    “還有多少人,接著叫吧,今天我不把你打到服氣,我就不走了。”

    這時候,唐川已經醒酒。

    因為清醒,明白要和這種道上大哥掰腕子,就要用拳頭讓對方低頭。

    “好,年輕人,口氣不小。”

    袁金虎回答的當口,酒吧門口已經停了十幾輛麵包車,呼啦啦下來百十號援兵。

    “行,有點場面!酒吧地方小,活動不開,外面吧!”

    說著,唐川大踏步往酒吧外走去。

    酒吧對面是一片開闊地,唐川大馬金刀的站在場地中央,衝著黑壓壓的人群勾了勾手指。

    “一起上吧,我趕時間!”

    見過狂的,沒見過這麼狂的。

    面對百十號手拿武器的打手,居然還敢開口挑釁。

    後面趕來平事兒的黑衣人,哪裡想到。

    等待他們的是一輩子的噩夢,徹徹底底的做人教育。

    十個衝過來,十個倒下去。

    二十個衝過來,二十個人頭被收割。

    瘋狂遊走的唐川,就像一條滑不留手的泥鰍,穿行在黑衣人中間。

    每一次出手,自然是一擊必殺。

    沒有花裡胡哨的招式,明明知道進攻會露出破綻,卻根本躲不過對方的雷霆一擊。

    前前後後一百五十人,在十幾分鍾之內,全軍覆沒。

    斷手斷腳的還算幸運,最慘的是被唐川下重手打斷脊椎骨的人。

    恐怕一輩子都要跟輪椅紅塵作伴,再也沒法瀟瀟灑灑。

    站在酒吧門口觀戰的袁金虎,臉上的冷汗早就流乾了。

    等到唐川一步步逼近到自己面前,袁金虎臉上終於露出恐懼。

    “叫人啊,繼續!”

    “還叫?叫TM個屁啊!”

    “一百五十人被砍瓜切菜一樣全部幹翻,老子就算叫來五百人,結果不還是一樣!”

    “再說,老子短時間之內也沒人可叫了啊。”

    袁金虎心裡苦,可是說不出口啊!

    心念急轉之下,袁金虎轉過頭,一把揪住黃健峰的脖領子,甩手撂倒在地。

    抬腳就是一頓猛踹。

    “TNND,我叫你到處惹事!”

    “我叫你不問青紅皁白,頂著老子名頭為非作歹!”

    “今天老子親手清理門戶,打斷你的狗腿!”

    別看袁金虎是個二百多斤的大胖子,身手卻一點都不差。

    一通拳打腳踢不說,還順便踩斷了黃健峰的雙手雙腿。

    這時候的林思如,面如死灰,望向唐川的目光中寫滿了震驚和怨毒。

    剛才如殺豬般尖叫的黃健峰,直接疼得昏了過去。

    袁金虎一使眼色,薛寶山立馬讓兩個酒保把黃健峰抬了進去。

    “唐兄弟,你看我這樣處理,你還滿意嗎?”

    老江湖的壯士斷腕,頓時讓唐川刮目相看。

    不過,唐川還是沒好氣的甩下一句話。

    “袁金虎,怎麼管手下人是你的事。我懶得插嘴。”

    “不過,你今天願意當著一眾小弟的面,廢了黃健峰這個雜碎。看你也是個梟雄人物。”

    “我免費送你一句忠告,你身染邪物。”

    “十天之內,如果不能化解,你必死無疑。”

    “姓唐的,見好就收!不要得寸進尺。”

    “雖然我打不過你,但是我有一千一萬種法子讓你和你的家人死於非命。”

    袁金虎眼皮低垂,露出了殺意。

    不過,唐川卻不當一回事,而是湊到袁金虎耳邊。

    問道:“你是不是每到午夜的時候就深感胸口劇痛?”

    “啊……”

    “不用回答。我再問你,你旗下產業最近是不是莫名其妙的生意變差?”

    “還有,你家小孩是不是最近一段時間,突然無緣無故的染上重病?”

    “記住,十天,你只有十天時間!別怪我沒提醒你。”

    “如果想活命,你小弟知道怎麼聯繫我。”

    唐川瀟灑離去,留下一臉錯愕的袁金虎。

    ……

    之所以急著離開,實際上唐川收到了龍曼君的短信,只有短短几個字。

    “趕緊回來,有事問你。”

    唐川頓感不妙。

    “難道是史佳明那孫子要出手對付龍騰集團?”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什麼都懂
作者 俊秀才
天不生沈歡,千年如黑夜。 這是一個想要放飛自我的重生者,得到了一個不怎麼正經的系統後,有趣的...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