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鮮血騎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醉醺醺的泰蘭此刻正面臨著一場大危機!

    儘管從命運之神以往對他的尿性安排來看,被五名軍人包圍只能算得上是他前二十年人生中排名第39的嚴重事件。但對普通人而言,這無疑算是身處險境了。

    士兵們亮出了制式長劍,將劍尖對準了泰蘭。似乎只等長官一聲令下就要挺劍刺進他的血肉之軀了!

    “高大男子,鬼鬼祟祟,深夜獨自出沒,還佩戴凶器!”為首的軍官上前一步,指著泰蘭的鼻子喝道:“本人,奧特蘭克皇家部隊的卡夫丹大校在此宣佈,你作為鮮血騎士的嫌疑人被逮捕了!”

    “鮮血騎士?那是什麼?”泰蘭醉眼惺忪,完全沒明白對方在說些什麼。

    “裝什麼糊塗?奧特蘭克全城從上到下有幾個不知道近日來連續行凶的殺人魔‘鮮血騎士’?”卡夫丹大校怒喝一聲:“給我拿下!”

    令出如山,四把明晃晃的長劍齊刷刷向泰蘭刺去。

    那一瞬間,卡夫丹覺得面前的陌生男子身上猛地爆發出了一股強烈的氣勢,只見他瞬間旋身拔劍,只用劍鞘就劃出了一道完美而穩定的圓弧,竟將那四把劍盡數盪開!

    高手!卡夫丹心下凜然,這小子果然就是鮮血騎士嗎?

    他的手已經摸向腰間刀柄,打算親自出招。可泰蘭猛地撲上來,在卡夫丹拔刀前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卡夫丹在軍中素以身手敏捷著稱,竟沒能避得開這一抱!

    “大人,您可不能冤枉良民啊!”泰蘭聲嘶力竭地大喊道:“我是從銀鬆森林雲遊而來的流浪傭兵,今天剛到此地,哪裡知道奧特蘭克城有什麼鮮血騎士啊?”

    卡夫丹:“......”

    大校納悶不已。這人怎麼剛剛出手時一副高手風範,一瞬間就抱大腿喊冤?怎麼有這麼丟人現眼的高手?瞬間封開四劍那招難道是慌亂中蒙出來的?

    “我冤枉啊!”

    “行了行了。”卡夫丹有點受不了泰蘭這哭天搶地的架勢了。

    “我冤枉啊!!!”

    “你還沒完了啊!停!”卡夫丹怒喝道。

    泰蘭聞言馬上鬆開卡夫丹的大腿站起身子,低垂雙手,一副恭順良民的樣子。

    “你是騎士嗎?”卡夫丹審問道。

    “大人,白銀之手騎士團敗亡於十年前,從他們被殲滅起,就不該有什麼新晉騎士了。”泰蘭略帶嘲諷口吻解釋道:“十年前我剛好十歲,大人您看十歲能成為騎士嗎?”

    卡夫丹面色一紅,仔細看去。奧特蘭克城沒什麼路燈,甚是昏暗。他從月色下依稀分辨出泰蘭年齡的確不大。

    這傢伙五官還算端正,鼻樑高挺,眼睛緊閉,呼吸均勻,隱隱發出濃烈的酒氣和呼呼的聲音......似乎有什麼不對?

    卡夫丹發現,這個可疑的陌生男子竟然站著睡著了!!!

    “把這個醉漢綁起來!”

    “是!”

    卡夫丹其實對泰蘭的話已經信了七八成。他下令綁人一是出於謹慎,二是因為不爽這個懶散懈怠的傢伙竟然當面打瞌睡,也不太尊重自己了。

    卡夫丹乃堂堂大校,被譽為皇家部隊的第一把刀,同時也是城防部門的直屬負責人。若不是出現了連續作案的殺人魔鮮血騎士,哪能勞動到他這樣的高級軍官出馬?

    哪個高級軍官願意屈尊熬夜加班呢?卡夫丹希望自己的付出能有回報,能早日將鮮血騎士抓捕歸案。

    就在此時,一聲慘叫突然響起,打破了夜晚的平靜。

    “鮮血騎士?”卡夫丹面色一緊,聽聲辨位向東一指道:“那邊!”

    他身先士卒,帶頭衝鋒在前,邊跑邊隨口問道:“剛剛那個醉漢傭兵帶上了嗎?”

    他身邊最近的一個人答道:“在此!”

    卡夫丹聽得聲音不對,扭頭看去幾乎吐出一口血來。泰蘭居然跟在自己身後跑著,雙手還被綁在身前。只見他目光炯炯,哪還有半分醉意?

    “你不是醉倒了嗎?”卡夫丹鬱悶不已。你這嫌疑人為什麼要跟我們一同去抓犯人啊?

    “你們這麼吵,吵醒了!”泰蘭怒斥道:“大晚上不要擾民,有沒有點素質?”

    卡夫丹內牛滿面。我堂堂大校加班抓捕殺人犯,居然被斥擾民,這上哪說理?

    泰蘭絲毫不拿自己當外人,直接問道:“這鮮血騎士是何人?有什麼線索嗎?”

    “殺人犯!”卡夫丹咬牙切齒道:“這一個月來作案六起,殺掉八人。其中還有三個獸人!只留下了兩個活口,倖存者報案說凶手自稱為鮮血騎士,是高大男子,但沒有什麼明確特徵。”

    “關鍵是死了三個獸人吧?”泰蘭以嘲諷的口吻說。

    獸人是東部大陸的統治者,佔據了絕大多數領土。十年前的戰爭中,奧特蘭克王國見風使舵第一個向獸人投降,這才得以在鐵蹄下倖存,保留了王室的獨立。但仍然要以“協同共治”的名義,對獸人俯首帖耳。

    卡夫丹大校聽了他的諷刺眉頭一皺,卻並未出言反駁。

    他們循著慘叫聲轉過了一個拐角,終於來到了案發現場,也剛好目睹了血腥的一幕。

    一具鮮血淋漓的人類女屍呈現在他們面前,肢體高度扭曲著,慘狀觸目驚心。旁邊戴著面罩的強壯凶徒正將另一個受害者按倒在地,手中砍刀深深地刺進了受害者的脖頸處。鮮血噴濺而出,那人的氣管和大動脈都被刀尖挑斷,身體抽搐了兩下,顯然是不活了。

    “住手!”卡夫丹一下就紅了眼,奮不顧身地衝殺上去。

    “喂喂,你先給我解開繩子啊!”泰蘭嚷道,可卡夫丹哪有時間聽他說話。

    軍刀霎時間出鞘,以橫掃千軍之勢斬向對手。卡夫丹怒火中燒,只想一刀就把凶徒斬為兩段。

    “當心!”泰蘭高喝一聲,可這提醒還是來得晚了些。

    卡夫丹看準了手持利刃的凶徒才劈出這記斬擊,卻不料視野之外的角落裡猛地飛出一把八稜重錘。待得他聽到提醒已經閃避不及,直接被當胸拍中,當即噴出一口血來,顯然受傷不輕。

    原來角落中埋伏著另一位持錘的凶徒,卡夫丹猝不及防中了暗算。

    此時眾兵士這才趕來,轉過拐角正好見到卡夫丹被重創吐著血倒飛而出的慘狀。

    “保衛大校!”四人連忙上前把卡夫丹護在其中。

    可卡夫丹並不領情,大喝道:“這兩個傢伙很強,你們不是對手!我來頂住,你們快去找援兵!”

    士兵見大校重情義竟要獨自斷後,哪裡肯走。一個個咬緊牙關,打算和兩個凶徒拼了。

    “一個都別想走!”那手持利刃的凶徒發出桀桀的笑聲:“既然目睹了我們鮮血騎士組合的犯罪現場,就留下吧!”

    “真想不到鮮血騎士居然是兩個人!”卡夫丹又是自責又是憤怒。以這持刀凶徒的身手來看,他單打獨鬥本有一定把握,可卻忽略了幫凶的存在。回想起來那扭曲的女屍分明是被鈍器砸斷了四肢,可自己卻大意疏忽了!

    自己被暗算受傷倒是不要緊,可又如何保護下屬的生命安全呢?這兩名凶徒身手不俗,尤其那持錘的力氣極大,尋常士兵根本抵擋不住幾招。若是士兵有了傷亡,可怎麼對他們的家眷交代啊!

    “哈哈哈,你們果然想不到!”那持錘凶徒大笑道:“我叫奧圖,綽號騎士。那位是我的搭檔吉米,綽號放血者。我們二人在一起才是鮮血騎士啊!”

    “混賬!”卡夫丹目呲欲裂:“不管你們是一個還是兩個畜生,我定要為遇難的同胞報仇!”

    “你們要報仇,我們還想報仇呢!那幾個倖存者是我們故意放走的,就是為了形成誤導,這才能引蛇出洞,全殲你們的搜查小分隊!”吉米桀桀邪笑著:“別怪我說話難聽——”

    “難聽就別說啊!”泰蘭突然打斷道。

    吉米麵色一僵,突然覺得聊不下去了。這沒穿軍裝的傢伙是誰啊?人家當兵的都沒說什麼,你一個路人甲來抬什麼槓啊?

    他調整了一下情緒:“俗話說,醜話說在前面——”

    泰蘭又打斷道:“那你怎麼不直接講後面呢?”

    吉米下面一段話憋在胸口就是出不來,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情緒都打斷了怎麼聊啊?

    奧圖看不下去了質問道:“你特麼誰啊?”

    泰蘭拱了拱手,神情大義凜然:“沒看見我手上綁的繩子嗎?我是嫌犯!”

    奧圖:“......”

    吉米:“......”

    沒見過這麼囂張的嫌犯啊!你被綁著很光榮是嗎?

    吉米決定不理他,轉向卡夫丹接著剛才的話說:“別怪我說話難聽,你們這些當兵的,不過是獸人的狗!我們鮮血騎士就是要向你們這些走狗報仇!”

    雖然他說得擲地有聲,可眾軍人聽了面色不改,壓根就沒有什麼反應。

    鮮血騎士二人組自覺尷尬。這段話如果剛才一口氣說出來,還挺有氣勢的。結果被打斷了好幾次,氣氛都跑偏了,說出來一點感覺都沒有啊!

    吉米心中鬱悶,怒道:“殺了他們!”

    “好!”奧圖掄起手中八稜錘,一力破十會,一錘就把當先的一個士兵手中長劍砸斷。

    那斷劍士兵左右的同伴急忙揮劍補上位置,可這一動四人擺出的防守陣型頓時露出了破綻。吉米趁勢欺身而上,殺招直刺。那斷劍的士兵手忙腳亂,眼看就要傷在對手刀下了。

    卡夫丹一躍而起,強撐著揮起軍刀擋下了這一擊。不過這一下發力過猛牽動了傷處,又噴出一口血來。

    “可惡!竟要死在這兩個宵小之輩手中嗎?”卡夫丹滿心不甘。四名下屬與對手實力差距懸殊,在交戰中隨時都可能倒下。而以自己現在的糟糕狀態,連自保能力都沒有,又談何保護同伴?更別提為無辜受害者報仇了。

    就在他心生絕望念頭之時,泰蘭的聲音如炸雷般響起:

    “來啊!放屁者吉米!”

    吉米手中砍刀幾乎就要斬到士兵身上了,聽到這句話氣得昏了頭,收招憤怒地反駁道:“誰特麼是放屁者?老子叫放血者!”

    那士兵死裡逃生,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見對手繞過自己直奔後方而去。吉米被泰蘭嘲弄心中羞惱不已,誓要將其斬殺當場。

    卡夫丹不顧傷勢抄起軍刀想去救援,可哪裡又趕得及?他眼睜睜看著泰蘭雙臂被縛無法拔劍格擋,下一刻就要血濺五步了。

    “受死吧!”吉米怒吼著跳起來使出了吃奶的勁揮出了一記劈砍。

    泰蘭竟不閃不避,只是緊盯著吉米的動作,高舉起了被縛的雙手,在利刃斬落的一瞬間他以極其微小的動作退了半步。

    刀落,繩斷,間不容髮,毫髮無傷!

    吉米這一刀竟像是與泰蘭練熟了配合一般,刀鋒擦著手臂掠過剛好斬斷了繩索。有那麼一瞬刀尖甚至與泰蘭的鼻尖近在咫尺,卻又未傷到其分毫!

    “接受正義的制裁吧!”

    隨著泰蘭這一聲怒喝,解縛的手已經握緊了劍柄,劍鞘如毒蛇吐信般探出,一擊準確轟中吉米下顎,將他整個人打得飛起重重摔倒在地。在落地前就已經陷入了昏迷!

    精彩!這一招看得卡夫丹驚歎不已。

    儘管常人也看得出泰蘭身手不凡,可在卡夫丹這等行家看來,這簡單的抬手,撤步,拔劍,揮刺一氣呵成,動作嫻熟連貫如行雲流水卻又在驚險萬分中保持了每個步驟的簡潔準確,正是頂級高手化繁為簡的象徵。大校捫心自問,自己是絕對做不到的。

    他此前一招架開四把劍的表現絕不是蒙的,是真實實力啊!

    可他丟人現眼的表現怎麼解釋呢?卡夫丹想了想,得出了一個令人不快的推論——大概只是單純的性子賤吧......

    奧圖見泰蘭一招就擊敗了吉米,面色陡然一變,連聲音都有些發顫了:“你,你用了什麼魔法?連劍都沒出鞘就打敗了他?”

    “魔法?呵呵。”泰蘭冷笑一聲:“你既然綽號‘騎士’,想必知道白銀之手騎士團吧?他們才是同時兼顧了武技和魔法的最強騎士!”

    卡夫丹暗暗嘆息。這是泰蘭第二次在他面前提到白銀之手騎士團。他作為那段歷史的親歷者非常清楚,白銀之手的敗亡,與奧特蘭克王國的叛變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奧圖聞言更是大驚失色:“你說的莫非是傳說中的聖騎士嗎?難道你是聖騎士?”

    “憑你也配做聖騎士的對手?我只是個傭兵。”泰蘭聳了聳肩:“聖騎士可是要被懸賞通緝的,上校大人在此,你別想陷害我。”

    “你、你?你!”奧圖迷惑了。他想不通這個高深莫測的男人到底是什麼來路,勉強鼓起最後的勇氣,高舉戰錘衝向了泰蘭。

    管他是什麼人?哪怕真是聖騎士,正面捱上自己大力一錘也會吐血吧!

    下一秒,泰蘭就用絕對實力讓他明白自己的想法過於天真了。

    那迅如奔雷的劍勢化作雷霆萬鈞的力量當頭劈下,奧圖連閃避的動作都來不及做出就被劍鞘轟中了肩膀。他平日裡引以為豪的力量根本承擔不了泰蘭這一劍,霎時間雙腿一軟直接被轟得雙膝跪地。

    奧圖絕望地瞪大了雙眼,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自己輸了,居然在一招間就輸掉了,甚至連對手是如何做到的都沒搞清楚!

    “我雖不是什麼騎士,卻也不想看到你這種下三濫的傢伙被稱作騎士啊!”泰蘭冷冷地說,以漂亮的動作連劍帶鞘收回腰間,這時奧圖才緩緩地趴倒了下去。眾士兵都沒有看清出招,戰鬥就已經結束了。

    “綁起來吧!他肩胛碎了,應該沒有反抗能力了。”泰蘭恢復了懈怠的樣子,把責任推回給了士兵。不過這次已經沒有人敢不尊重他了。

    他走向卡夫丹,油腔滑調地叨咕著:“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這年頭連殺人犯都好意思自稱為騎士了。騎士精神何在?”

    卡夫丹愣了,不知道對方要做些什麼。只見泰蘭靠近自己,將手伸向了自己受傷的胸膛。

    “相比於不配被稱作騎士的傢伙,還是你這個天真幼稚,妄想保護大家的大校更可愛一些啊!”

    卡夫丹下意識地想躲,聞言卻一愣。

    這個看起來漫不經心的懈怠傭兵,卻有著如此的火熱善良的心嗎?他是被我與下屬間的羈絆所感動,這才出手相助的嗎?

    他嘴上質疑著“騎士精神何在?”自己卻為了素不相識的人勇敢站出來與殺人魔決一死戰。這才是不折不扣的騎士精神啊!

    就這麼一愣神,泰蘭的手掌已經貼上了大校的胸膛。昏暗的月色下,卡夫丹分明看到那手掌中綻放出了微弱的金色光芒!

    “這莫非是……”他深深地震驚了,驚到將那振聾發聵的三個字縮回到了嘴裡。

    不能在下屬面前說出來,說出來自己就必須逮捕他啊!

    這個神祕的傭兵,竟然冒著暴露身份的危險施法為自己療傷!雖然他態度散漫嘴上也說得輕鬆,可卡夫丹這般熱血重義的漢子,又如何會不承情呢?

    “敢問閣下的姓......”

    “好了,再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泰蘭壓根不等卡夫丹說完,收回手掌拔腿就跑。一眨眼就失去了蹤影。

    卡夫丹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果然傷勢已經痊癒。

    “真想不到,在奧特蘭克居然能遇到這樣的人!”他心中激動不已,卻又有著幾分遺憾。遺憾的是連對方的名字都沒能問出。再加上月色昏暗,連他的相貌都沒看太清楚,想找這位高手又如何找起呢?

    不過轉念一想,大校又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別看這位高手神祕,但他特徵明顯——賤啊!這種賤人,放在城裡如同鶴立雞群,肯定找得到!

    將軍大人,我們一定能找到這傢伙!也許能讓他成為我們偉大事業的一大助力!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奇蹟的召喚師
作者 如傾如訴
魔術的才能是一流,但體能的方面是廢材? 召喚的使魔可以是成千上萬,但自己是獨守後方? 對此,只... (馬上閱讀)
180
咱們東廠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作者 怪俠一直拖
本書的qq書友群為東廠公公俱樂部,群號1097635262! 這是一條來自於一名自暴自棄的撲... (馬上閱讀)
180
洪荒調查員
作者 翟南
馮雪穿越入洪荒,一世死,二世亡,望鄉回首,不過襁褓囊。三世發奮勤種田,龍翻身,把命喪。 轉眼又... (馬上閱讀)
180
縹緲聖女
作者 傳說的光
生為農家女,不甘平凡路,前世為男身,今世著紅裝。慢慢尋仙路,辛酸苦樂中,今當登絕頂,獨尊萬世間... (馬上閱讀)
180
怪異拼圖
作者 月中陰
駕馭玉簪子,拼圖+1。駕馭繡花鞋,拼圖+2。駕馭紅蓋頭,拼圖+3。駕馭大紅裳,拼圖+4。拼圖完...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