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麥德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朝陽初升,麥德安揉了揉眼打了個呵欠,從草堆上爬起身來。他十二歲了,正在這家“山巔之雪”旅店充當所謂的學徒,實為廉價童工。他睡在馬廄里正對向東方,清晨的第一縷日輝會在晒在麥德安沉睡的臉上,使他早早醒來進入繁忙的工作。

    在工作前,他總要進行自己的私人儀式。

    “謙卑、榮譽、犧牲、英勇、憐憫、誠實、公正、靈魂。”麥德安緊閉雙目,面色虔誠,一字一頓認真地背誦著騎士八大美德。

    而每當旅店老闆——那個獐頭鼠目的謝頂大叔聽到他背誦時,都會搖著頭譏諷道:“這孩子手腳還算勤快,可惜腦子不太好。騎士這種東西,早就不存在了。”

    他說得不算錯,騎士真的幾乎不存在了。

    東部大陸曾經是騎士的天堂,人類諸國雖有一定文化差異,可對信仰高度一致,都信奉騎士精神。但在十七年前,異界種族獸人組成的龐大軍事組織——部落突然開啟了傳送門,穿越來到了東部大陸。經過多年持續不斷的戰爭,他們的鐵蹄踏平了多數王國,連代表人類最強戰力的軍團——白銀之手騎士團都被他們殲滅了。

    “這孩子真是古怪,居然崇尚沒用的騎士們。那些騎士縱橫沙場時,他明明還沒出生吧?”體重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老闆娘總是皺著眉看向麥德安,就像看著一個傻子。

    “更別說,他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啊!”猥瑣老闆看向他的目光,更是充滿了不善和猜忌。

    麥德安從不在乎他們的議論,只是默默地清掃著馬廄,接著把一大桶水灑在地上,用力地擦起地板來。不一會旅店門外漸漸喧鬧了起來,麥德安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瓦里克大叔又在門外為孩子們講故事了。

    這次瓦里克又講起了麥德安最喜歡的關於白銀之手騎士團的故事。少年聽得入神,不由得靠近門口探出了半個身子。可門外聽故事的孩子們察覺到了他的存在,紛紛後退還嚷了起來:“獸人來了!”“快跑啊!”

    麥德安臉色一僵,漲紅了臉,訥訥地打算縮回身子。

    誰能想到,這個熱衷於騎士精神的孩子,居然是個半獸人呢?

    麥德安一直被人類和獸人雙方所排斥和歧視,早已經習慣了他人對自己的嘲諷和鄙夷。可這次瓦里克的表現卻出乎少年的意料。他並不介意自己的故事被打斷,反倒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對麥德安點了點頭,還伸出了一隻友善的手,似乎在鼓勵他靠近過去交流。

    在瓦里克的溫柔鼓勵下,麥德安剛要縮回去的身體頓住了,他緊繃的面部綻放出了一絲本應屬於他這個年齡的單純淺笑。那隻伸過來的友善手臂,象徵著麥德安許久沒有體會過的尊重和包容。

    可下一瞬間,麥德安眼前一花。那隻友善的手已經被一道無情的寒光斬斷。伴著一聲淒厲的尖叫,那隻斷手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噴灑著鮮血落在了骯髒的泥土路面上。

    麥德安畢竟只是個孩子,頓時被嚇得魂不附體,一下子把頭縮回了門內。他縮在牆角,心臟咚咚咚跳得像擂鼓,一時間心亂如麻。他強忍著淚水想探頭去看看瓦里克的死活,可恐懼和絕望緊緊拽著身體,不讓他做出危險的行為。

    斬傷瓦里克的是個成年獸人。只見他隨手將沾血的長刀插入腰帶上,又在倒在血泊中慘叫的瓦里克身上踢了一腳,將他踢得昏了過去,這才大踏步走入旅館中。

    “喲,這裡有個小雜種。”他看了看與自己同樣生著綠色皮膚的麥德安,露出了挑選牲口般的輕蔑目光,“個子太小,獠牙只微微突出,胳膊細得像竹竿,一副軟弱的人類模樣!你個小雜種,把品相最好的奧特蘭克冷酒給大爺端上來!”

    老闆急忙招呼麥德安倒酒。那獸人卻不著忙,面露粗魯的笑容,目光始終在麥德安身上打量著。

    “小雜種,你也聽到了門外那個蠢東西講的故事吧?”

    麥德安愣了一愣,還沒想清楚自己該如何回答。老闆急忙一拍他肩膀,訓斥道:“沒聽見嗎?這位勇士在問你話呢!”

    “我、我只聽見了幾句。”他戰戰兢兢地回答著,心中有些痛恨自己的懦弱,卻只能無奈地低下頭上前倒酒。

    那獸人故意把醜陋的大臉湊近去,惡狠狠地說道:“人類的騎士,都是廢物!根本不是我們部落勇士的對手!”

    麥德安幾乎要被他口中的異味薰得暈倒過去,連忙倒完了酒轉身想離開。那獸人對他迴避的態度很是不滿,伸出大手在他背後順勢一推。麥德安還只是個瘦弱的孩子,哪能禁得住他的大力一推,頓時摔倒在地。頭部狠狠撞在前方的桌腿上,頓時鮮血直流。手中端著的半壺酒也撒了滿地,。

    “臭小子,你毛毛躁躁地做什麼呢?”旅店老闆無視一旁哈哈大笑的獸人,怒聲呵斥著麥德安。

    “是他推我的!”麥德安急忙辯解。

    “放屁!部落的勇士好端端的推你做什麼?”老闆明明看到了獸人推倒麥德安,卻故意視而不見。他上前狠狠拍了麥德安腦袋一把,轉向獸人一臉諂媚笑道:“勇士,我讓這小混蛋給您道歉。”

    麥德安看著眼前的二人,腦海中一片迷茫。

    這個凶蠻無理的獸人,這個毫無尊嚴的人類,構成了一幅多麼醜惡的畫面。原來人類是這樣弱小而諂媚的種族嗎?獸人是這樣粗暴而蠻橫的生物嗎?那麼自己這個半獸人,又能好到哪裡去呢?自己所追求的騎士精神,難道真的已經永遠消逝了嗎?

    “快道歉!”卑躬屈膝的老闆催促道。

    “哈哈哈,這小雜種太膽小了,被嚇得不敢說話了吧?”獸人大笑了幾聲,把臉湊近去狠狠地盯著麥德安,吼道:“你跟我念:部落是最偉大的,人類都是窩囊廢!那蠢貨所吹噓的騎士都是廢物,連那個什麼傳說中的白銀廢物騎士團都被部落的勇士殲滅了!跟我念啊!”

    麥德安痛苦地皺緊了眉頭,內心百般不情願卻又無力抵抗。他眼看就要屈服於淫威之下,卻聽得身後傳來一個散漫憊怠的聲音——

    “喂,這麼囂張真的好嗎?既然說到了白銀之手騎士團,我可不能當沒聽見啊!”

    老闆和麥德安循聲扭頭看去,原來一個高大的男子不知何時已經走進了旅店內。他膚色白皙,眼眸碧藍,金髮披肩,腰間斜跨了一柄長劍,樣貌頗為俊朗,但略顯眼的胡茬和髒兮兮的外套讓這個不修邊幅的男人看上去滄桑了一些。此時他正目露精光,以野獸盯著獵物一般的凶厲眼神瞪著那個獸人。

    那凶厲的眼神,竟使得這名為“快刀”的獸人不寒而慄。一瞬間他想起了自己遠在異星的故鄉,想起了自己面對那些異種巨獸時曾感受到的恐怖。

    快刀所屬的嘲顱氏族世代定居於異世界最為狂野的戈爾隆德群山中,時刻受到山中史前巨獸的威脅。

    他是一名薩滿的兒子,在氏族中地位高貴,有幸得到淵博的母親講授關於各類生靈的知識。可在人生中首次直面凶殘的毒蟒、狂暴的食人花、山丘般龐大的裂蹄牛以及展開雙翅足有十幾米寬的雙足飛龍時,快刀仍然感受到了來自生物本能的恐懼。那是流淌在血脈中刻在基因裡的畏懼,是弱小生物對強大生物的自然敬畏。

    時光流逝,他漸漸長大,漸漸遺忘了這份畏懼。他踏過群山中的每一個角落,狩獵著、殺戮著。他的戰斧斬下過毒蟒的頭顱,他的投槍刺穿過飛龍的胸膛。快刀融入了嚴苛的群山,適應了惡劣的環境,成長為氏族中著名的獵手,無所畏懼的戰士。即使要面對戈爾隆德傳說中的魔獸——“火山領主”伊格尼斯或“吞噬者”卡加克斯,他也深信自己有一戰之力!

    可這一刻,自信的獸人戰士卻在一個眼神交換中就感受到了曾經的恐懼。

    “眼前這傢伙很強!”

    身經百戰的快刀瞬間做出了判斷。他艱難地克服了恐懼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在潛意識驅動下強行催動起僵硬的肌肉,一把拔出腰間的長刀,直面金髮男子幾乎聲嘶力竭地質問道:“你是什麼人?竟敢向嘲顱氏族的勇士挑戰?”

    “嘲顱?原來不是霜狼啊,接受正義的制裁吧!”男子嘴角流露出一絲嘲諷般的笑意,猛然間身形一動。麥德安只覺得眼前一花,再看那男子一個縱步已經閃身到了快刀身前,手中的武器已呼嘯向獸人當頭砍去。

    麥德安心中擔憂金髮男子的安危。在他看來,獸人與人類有著不可逾越的戰鬥天賦差距。獸人體格異常強壯,多數都經過專業的戰鬥訓練。對於普通獸人步兵而言,打敗兩三個成年男子並非什麼難事。

    更何況快刀還不僅僅是普通的獸人步兵,而是其中的精英戰士!他很有經驗地判斷出了劍的來路,舉刀一擋卻架了個空。那男子劍勢凌厲卻不失靈動,手腕一抖轉劈為橫削,正擊在獸人持刀的手指上。

    “啊喲!”快刀手指劇痛,幾乎拿捏不住要丟下武器。男子劍法再變,勢如奔雷又是當頭一劈正中腦門。快刀慘叫一聲就痛得暈了過去。

    男子這才收劍,仍是斜斜地跨在腰上。麥德安這才發覺,原來他的劍尚未出鞘,只以劍鞘就打暈了對手。顯然這男子對自己的劍術有強烈的自信。

    劍不出鞘,居然以秒殺姿態輕鬆打贏了?麥德安震驚之餘,不由暗暗想道:如此強悍的劍術,加上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勇氣,他莫非是一位騎士嗎?

    “解決了一個,至於你——”金髮男子隨手拆下一根凳子腿,抓在手上掂了掂,轉頭走向老闆,一手抓住他的領口,一手提起凳腿道:“歧視自己種族的人類,比歧視人類的獸人更可恨!”

    他狠狠一棍砸下,卻將凳腿剛好停留在老闆的鼻樑前,還惡趣味地在老闆鼻尖處晃了晃,隨即一把摔開他。老闆嚇得褲子都溼了,癱坐在地上久久說不出一個字。

    他怒斥了老闆的卑劣,又以憐憫之心寬恕了他。這是一個具有何等騎士之心的男子啊!麥德安喜出望外,他似乎看到了那逝去已久的騎士精神在這個男子身上熠熠生輝。雖然他的做法未免有粗暴之嫌,可這已經反映出自己生平罕見的高尚騎士作風了。

    男子從麥德安身邊擦肩而過,並沒有多看他一眼。麥德安呆呆地注視著他,連額上流下的血都忘了擦。待那男子就要走出店門時,麥德安如夢初醒,猛地扭過身去,挺起身子,頭顱微低,雙手筆直下垂,恭敬地大喊道:“先生,請把您的名字告訴我!”

    男子詫異地回視了年輕的半獸人,沉默了數秒突然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道:“問名收費!”

    麥德安一個趔趄差點跌倒。收費是什麼鬼啊???

    “開玩笑的。”那男子和煦地笑了笑:“我叫泰蘭。你的名字呢?”

    少年意外受到了尊重,大喜道:“麥德安,我的名字叫麥德安!”

    友誼的萌芽在不經意間破土而出。這一刻,無論是泰蘭.佛丁還是麥德安.埃蘭都沒有想到,剛剛與自己互通姓名的陌生人會在未來成為自己最忠實可靠的摯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異世界開局全點廚藝
作者 十三謙
美食up主陳羽進入遊戲異世界。 系統提示:擊殺魔物角兔,完成新手教程,獲得遊戲初始獎勵。 陳羽... (馬上閱讀)
180
撫宋
作者 槍手1號
這是一場復仇之旅。 這是一場國滅悲歌。 這是一場挽救中華文明的救世之行。 這是兄妹三人糾纏一生... (馬上閱讀)
180
天祿星今天又在水群
作者 雄鷹道長
人在洪荒,星君天祿,四萬八千群星惡煞之一,老鹹魚了。 (馬上閱讀)
180
當哈利波特遇見英雄聯盟
作者 七夜01
一覺醒來,發現已經進入另一個世界的艾倫發現自己有了LOL系統之後有了無限遐想。 然而,就在這... (馬上閱讀)
180
一切都要從我登錄了女號開始說起
作者 龍井蝦
【穿越】【群穿】【男變女】【漸變/變嫁】 某遊戲代練工作室,一次系統升級錯誤,意外獲得了“異界...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