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夏夜04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頂著夏日的艷陽回到家中,爸媽已經做好了一桌子的飯菜,說是補過前兩天的生日,炎炎也來了,一如往日帶了幾袋包裝精美的禮物。。闊綽大方的伸手還是沒有變。

    四方的桌子周圍坐了四個人,知秋的父母坐在琰琰與知秋的對面,兩代人隔著一盤盤菜肴尷尬的對視一會兒,還是知秋的媽媽先說話了,話鋒旁引,繞來繞去,弄得知秋一頓緊張,生怕問道這幾日的應聘之事。但老媽終究不像在琰琰面前駁了知秋的面子,繞了半天轉而去問琰琰“工作怎么樣了”“男朋友處的怎么樣了”“多會兒結婚”之類的。

    琰琰對著知秋媽媽的問話,一時間有些語塞,支支吾吾的,但還是客氣的回了幾句,避免了雙方的尷尬。知秋小心的看向琰琰,只是到現在自己還是不知道琰琰到底在做什么,什么樣的工作,不知道男友是不是還那個“天蝎男”。短短一年時間熟悉的人變化都很大,只有自己的好朋友琰琰像謎一樣把自己包裹的嚴嚴的,像彼岸的島嶼一樣,巋然不動。

    話畢,琰琰依然低頭吃飯,夾起一大塊菠蘿古老肉,都未細嚼愣生生的咽了下去,恍然間讓知秋想到了一個人,在夏日傍晚中大口吃著同樣食物,眸子如漆的男孩。

    同樣的東西放到去年卻格外的不同,798的天空是密褐色的,廢棄工廠布局的洋洋灑灑,鋼筋水泥的樓林立,不知名的淡褐色深中湍湍包圍著青年們的理想,未來。匆匆告別了古舊的校園,一群人懷揣著共同夢想的人分別落扎到了789和天通苑,簡單的劃分下,設計類的多數到了天通苑,純藝術的到了798。終日為了理想奮斗,夜晚便棲息到不足幾平方好像下著火似的小屋中,有的是隔斷墻,有的甚至處在馬上要拆遷的危房中。

    而這些困難真的抵不住一個理想,一個未來。很多時候為了將來可以犧牲現在,可是若沒有現在哪里來的將來。知秋與方庭的小屋租住在798的邊緣,初租上這個房子時,兩人有了極大的歸屬感,從學校那座城市遷徙到北京一路上的奔波讓兩人極其疲倦,期間找房子的過程也費了很大的精力,以前想的簡單,找房子還不容易,網上一搜,各種租房信息排成排,可到了具體租住的時候就沒那么簡單了,交通,房費,水費,電費都是問題。知秋學的是設計,工作方向也多在城區中央,而方庭需要的是良好的藝術氛圍,最好還是安靜的。最好還是方庭執意讓知秋租在價位相對貴些,靠近地鐵位置的小區。

    安居才能樂業,付完一個季度的房租,兩人已經捉襟見肘了,剩下的就是為生活理想奮斗了,第一個月等工資的知秋,一天中最好的一頓飯是公司中的工作餐,有簡單的菜,會炒的肉食。而其他兩頓自然是很隨意,極盡簡單,不只是錢的問題,還有時間。

    知秋在月底廋了兩斤,脖子邊露出了兩根明顯的鎖骨,媽媽打來電話時,知秋只能一味的說還好,但是心中卻有些酸澀了。

    方庭也黑了,終日混雜著油彩,松節油的味道,不免有些頹廢。

    知秋見著很是不忍,在第一個月試用工資發下來的時候。專門做了一桌子的菜,其中便有那道菠蘿古老肉。其它幾道菜知秋已經記不得了,只是那時的方庭也像琰琰一樣,一口吞了進去,只是那時是真的餓了。而今天的琰琰卻是為了擺脫尷尬。

    想著當時的方庭,以及那焦里嫩的肉質帶著淡淡的菠蘿香甜的味道,不禁眼淚婆娑。自己竟然一口都沒有吃,低頭扒拉著碗中的白米,干干巴巴的嚼著,另一邊看著方庭滿是心疼。

    方庭注意到知秋停下筷子,滿目溫柔的看著知秋,說道:“好吃,真的好吃。你也趕緊吃。”

    知秋想到這里不禁淡淡一笑,那時真是有情飲水飽。

    琰琰看著一臉傻笑的知秋,一懟筷子說道:“快吃啊,愣著干嘛。”

    知秋奧了一聲,連忙夾起一筷子菜,小心翼翼的吃了起來。

    “知秋啊,你的工作可得當緊一些,你看琰琰。”秋媽媽還是忍不住說道。

    知秋低頭的時候往爸爸那掃了一眼,從小到大,爸爸是最慣著自己的。

    秋爸爸會意,推了一下媽媽示意不要催的太緊,然后又笑著對知秋說道:“秋兒,女孩子么,其實找個人嫁了也是可以的。”

    知秋與琰琰對視一眼,同時很無奈。

    午飯后知秋收拾了滿桌的餐盤,送走琰琰之后。開始翻看琰琰送來的一大堆的東西,包裝精美價值不菲的禮物。第一件是香奈兒的當季涼拖,白色的雙C銀色標志,耀眼的粘在前面,通透的鞋跟下透著一片黑色。

    下面的袋子是一個不熟悉的牌子,細長的袋子,墨綠色的,打開里面的盒子是張曼玉做代言的海報,里面安安靜靜的放著一只鑲滿黑白水鉆的小熊,掛著銀色的環扣,很是可愛。

    最后一袋是一件連衣裙,很簡潔,白色的,腰間有一條細長的黑帶子,知秋仔細一想感覺裙子的風格有些面熟,看了一下牌子恍然想起這是一位國內知名設計師的自創品牌。大二的時候與琰琰路過那家店,便不禁沉迷了,優雅的店面陳設,店內設計全部帶著濃濃的個人風格,一直被她們尊為理想之地。

    知秋捧著這堆東西,仔細估算了一下價格,總價值是讓她瞋目結舌的,不禁咧嘴抱怨一下,然后想著婕新的那段話:“物質上的奢侈品再貴也是有價的,而感情這種精神上的奢侈品,再便宜也是無價的。”

    嘆了一口氣,將東西放回柜子,倚著電腦桌又想起了798那些日子,陰霾的日子,但是卻是她心中永遠揮之不去的記憶。

    在北京飄了一遭沒有別的認同,有一點是肯定的,“有房子你就是爺你要出租房便是大爺,你出租的是便宜的好房,你便是老太爺。”

    知秋常常在回家的時候碰到高層遛狗的大爺,見著面熱情的打招呼,“新搬來的,是地下室的還是樓上的。”知秋一笑說道:“樓上的。”

    老大爺一邊牽著一群各色的雜狗,一邊說道:“奧,那得住多少人啊。”

    “還好,一間就兩個人,雖然小點。”

    “奧,那就是隔斷間了。”老大爺自言自語的說著。

    知秋淡淡一笑說道:“大爺你養這么多的小狗啊。”

    “是啊,這都是你們北漂的孩子留下的。你看這只是我前些天撿回來的,一個北漂女孩留下的,那孩子說走就走了。這狗也是可憐在門口守著,三天三夜沒有吃東西,被我撿回來的時候都快餓死了。”說著嘆了一聲道:“其實你們這些孩子也不容易,這生活消費要是我沒房子,也承受不了,一個個孩子孤孤單單的,可不就養養寵物,也是個伴兒。可是自己都不知道要在哪里的人,哪里能有責任對一條狗呢。所以建議你們沒有條件的時候不要養狗,養狗就要對它們負責。”說著憐惜的捧起那條小狗。

    知秋鼻子心中也是難受,自己都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人怎么有資格養狗呢。

    方庭與知秋租的房子在一個月之后,迎來了一場驚訝。兩人埋頭工作,兩點一線絲毫沒有注意這個破敗小樓的拆遷性息,直到周圍已經開始動工,勉強只有一些頂子戶留下的時候,兩人才發現倪端。

    立即給房東打電話的時候,聽到的是房東不冷不淡的話語,你們若是想搬也隨便,但是只給退一月房租,由你們好了。

    可是拆遷的程度已經刻不容緩了,眼見著沒水沒電了。房子都沒有找,便要搬家了。

    可巧還碰上一件事,方庭要去上海了,這是方庭畢業之后第一次參展,而且是一個大展,知秋不想讓方庭因為小事失去機會,這繁重的工作自然落到了知秋身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5-m
雌霸天下
作者 老樹逢春
    男人通過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通過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這是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命...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