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怎麼處置這姑娘?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雲心洗手的時候,北冥千川又吐了幾口血。

    “這...姑娘,公子這,這毒解了嗎?”

    “沒解”。

    話音落,原由的劍又架在雲心的脖子上了,“公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必殺了你!”

    雲心將擦手的巾帕扔在原由的臉上,“排毒需要時間,你不懂嗎?”挪開劍尖,“你已經得罪我了!!”

    原由:“......”

    雲心用針扎破自己的指腹,擠了幾滴血在北冥千川的嘴裡,“他中的是慢性毒,天亮後就沒事了”。

    “...真的?”

    雲心沒有搭理,而是坐到桌邊,吃著已經涼了的飯菜,她都餓癟了。

    這麼好的飯菜,可別浪費了。

    原由一邊瞧著昏睡的北冥千川,一邊瞅著狼吞虎嚥的雲心。

    “...姑娘,這倆人...?”

    待雲心吃飽,喝了半碗熱茶後,才慢悠悠走過去,蹲下來,拔出兩根銀針。

    “天亮後,就醒了”。

    原由半信半疑的瞅著雲心。

    給自己清理了小傷口的雲心困得不行,便趴伏在桌子上,很快就睡著了。

    天亮時,北冥千川醒了,自己拔了身上的數根銀針。

    緩緩坐了起來,輕咳了一聲,撩開帳簾,看到原由正從地上站起來。

    “公子,您好些了嗎?”

    幽深的墨眸微微眯起,泛出的光芒落在雲心的身上。

    “公子,該怎麼處置這姑娘?”

    北冥千川垂眸看了眼被包紮著的左腿,天藍色的流蘇髮帶讓他緩緩舒展開雙眉,“備水”。

    這時,躺在地上的兩個護衛也醒了。

    待北冥千川在隔壁房間裡洗漱換裝後,命幾個婢女將睡得很沉的雲心扶到榻上去。

    在婢女將雲心的臉擦拭乾淨後,北冥千川在榻邊坐了下來,細細凝著雲心的容顏。

    這個女子,膚如凝脂,猶如出水芙蓉,尤其是眉心有顆惹人注目的紅痣,給她增添了幾分魅。

    可謂稱得上是傾城絕俗的美人兒,周身散發著好聞的藥香味。

    “公子,屬下已經將這些銀針都已洗淨消毒了”。

    北冥千川只是輕抬了下手,墨眸仍一瞬不眨的凝著雲心。

    一護衛走進來,“公子,馬車都已備好,可以啟程了”。

    “把她帶走”。

    在北冥千川被原由和一護衛攙扶走了一小會兒後,雲心醒了。

    掀開帳簾,沒瞧見一個人。

    她便起來把藏在鋪底下的泫影劍拿了出來,背上行囊,匆匆跑了。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她是怎麼進來的,就是怎麼離開驛館的,爬樹翻牆跑了。

    將北冥千川扶上馬車的原由回到那間房,掀開帳簾,空空無人,回頭看到桌子上的包袱沒了...

    原由便命人趕緊找。

    “公子,那姑娘...跑了...”

    北冥千川垂下墨眸,沉了會兒後,問:“她昨日可有瞧清本王的模樣?”

    “應該沒瞧清,昨兒您那臉...有點髒...”是很髒!

    北冥千川緩緩揚起嘴角,“啟程”。

    走在街上的雲心發現好多人都在盯著她看,便輕輕的撫著自己的臉,是她臉上長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了嗎?

    捋到一直披散著長髮,垂眸一看,她忘了束髮...

    走進巷弄裡,從行囊裡拿出木梳,將長髮高高束起,妥妥的一個馬尾辮。

    再拿出精緻的刺繡抹額,將眉心那顆惹人注目的紅痣給遮住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搞科研嗎催婚的那種
作者 樂顏妖妖
忙到飛起的星際科研大佬鹹魚穿書了 變成又閒又多餘的閒餘 蘇憐:如果你把這項專利免費給羅葉哥哥...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