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移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銅鑄九龍,金珠鎮頂。

    龍身之上的片片金鱗襯著繁多的流云紋顯得古樸而又神秘,怒目向天的九龍無聲咆哮,只是嘶吼無聲,吐出的卻是縷縷藥香。

    “獸骨丹?唔,獸骨兩份,紫藤,青巖苔,珊蟄草,生人哭各一份,恩,錯不了。”

    一把蒲扇輕搖著,將滿屋絲絲青煙吹散,逐漸露出一個瘦小的身形,談不上俊秀,十二三的年紀,一對小眉微皺的喃喃自語。

    將金珠頂揭開,正露出一雙白玉小手,纖細嬌嫩,柔若無骨,如今長在這平凡少年身上,也算好看,不過就有些不倫不類的味道。

    少年嘀嘀咕咕正回身從藥罐中取出各類藥草,卻突地從屋外傳來一句威脅味頗重的大喝。

    “小雜種!你快著點!這段日子太忙沒收拾你,是不是皮又緊了?”

    渾身一顫慌忙應了一聲,少年也是放下手中的蒲扇伸手將一旁準備好的幾味藥草盡數投至藥鼎之中。

    “馬上,馬上就好。”

    一想到仁和堂那些小廝弟子甚至雜役沒事就喜歡尋些借口找自己的麻煩,楊子殤就有些心悸,下意識的掀起衣服望了一眼自己腹部,一塊磚石大小的淤青雖然顏色不深,但在這白嫩的肌膚上卻格外刺眼。

    “快著點,別沒事找不自在。”

    幸好那人也只是打著煉藥房門前路過,見楊子殤應聲后,或是手頭上的事太多也并未進來,罵罵咧咧向遠處走去。

    “二牛你個雜碎,日后有你跪著求我的一天!”

    恨恨的望了一眼紙窗外遠去的身影,楊子殤此刻心中又氣又怒,不過卻是絲毫沒有辦法改變現狀。

    自打楊子殤被刀門的教習定為“廢物”之后,整個仁和堂除了虎哥之外,就沒人對他有過好臉,凡是他們被藥師或者其他等級高的弟子責罵心情不順,必定會找個借口拿楊子殤出氣,連帶那些8,9歲的小童也一樣敢起哄架秧子一起欺負他。

    輕則一頓戲弄臭罵,重則幾人拳腳相加,更為歹毒的那幫小東西竟然不往自己臉上招呼,都往自己大腿身子上或踹或打,這樣即便淤青受傷但除了自己根本就沒人發現的了。

    畢竟自己這身子可不是鐵做的,拳腳落在上面著實疼的厲害,每每帶著一身淤青躺在自己的臥榻之上就辛酸至極,可又不愿告訴爹娘讓他們擔心,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著。

    有時給他們戲弄的火了楊子殤隨手抄個家伙也上去跟他們一頓猛干,可終究餓虎架不住群狼,通常情況下楊子殤干倒一個后就會落入其余眾人的圍毆。

    要是被虎哥或者藥師拉開后,那幫小東西自然將矛頭全部對準楊子殤,說著說著便成了楊子殤沒事挑事,若是虎哥在場必定護著楊子殤,說別人兩句也便讓眾人散了。

    但若是其他藥師,自然不會為楊子殤這種沒有前途的廢柴說話,落一頓責怪不說,日后往往迎接楊子殤的是更為兇狠頻繁的報復。

    在仁和堂的日子久了,楊子殤看慣了世間冷暖,自己也經歷了侮辱毆打,慢慢明白自己身處的九州甚至比前世更加冷血現實和殘酷。

    弱者被欺負幾乎不會有人同情,相反甚至會有不少人加入欺負弱者的行列;強者欺負你甚至殺了你,在外人看來也都是天經地義的事,即便有些俠義心腸的人也最多私底下安慰你兩句罷了。

    楊子殤逐漸學會隱忍,懂得避讓,宛如一條舔舐著傷口的惡狗,一旦自己有機會,定會毫不留情的將這些曾經辱罵毆打過自己的雜種撕咬成渣!

    “媽的,總有一天老子要弄死你們這幫小雜種。”

    楊子殤將手上的藥屑拍去,心里憤恨的道了一句,可手上卻不敢有絲毫怠慢,抓起蒲扇輕輕晃了起來,不時還朝向藥鼎之下塞些干柴。

    正想著,突然自屋外走進一名壯碩青年,許是聽見楊子殤與那兇狠少年的對話,望向楊子殤的眼神也略帶同情,將懷中抱著的兩包裹藥草和一只布袋放下后輕嘆一句。

    “子殤,別搭理二牛那幫小子,不過他說的對,你還是趕緊將復骨單煉好送去,喏,這些都是給你生火用的廢紙。”

    抬首望了一眼那青年,楊子殤抬起自己那漂亮的小手左右看看,顯得有些無可奈何,長嘆一聲。

    “虎哥,爹娘自我三歲時,托關系進仁和堂做煉藥童子,如今已經九年,刀門法訣修煉不了,日后依舊也只能是個外門煉藥童子,不像你們還能修習一些武學,說不定哪天就進內門去了,尤其是二牛這幫畜生,修習之后更是比以前狂了!”

    一想到二牛等人修習《虎咆》后便沒事尋釁拿自己練手的事,楊子殤就忍不住怒罵出口。

    “刀門《虎咆》講究的就是霸氣,兇悍,你的腕力和骨骼根本就承受不了,至于二牛,我再與他們說說便是,忍忍日后能做名藥師,而且你爹教書育人,即便你入不了內門,他們也不會再欺負你。”

    顯然那青年也是知道一些內情,見楊子殤神情失落,便輕聲勸慰了兩句。

    “更何況入那內門也未必是好事,你沒瞧見最近內門受傷弟子越來越多嗎?咱們刀門同龍堂的沖突越來越激烈,見這情勢,估摸就在幾年之內會有死戰,哎,刀門不過崛起才數十年,又怎能與龍堂相敵?所以說如今在這外門做事還是最為安全。”

    或許實在想不到什么話來安慰楊子殤,那青年撓了撓頭,只能這般牽強的說道。

    “熱血男兒,理應馳騁沙場,我寧可被刀劍所斬,也不愿在這藥爐前被熏煙悶死,媽的,更何況那幫小畜生天天拿老子出氣,日后要有機會,一定活扒了他們。”

    顯然楊子殤對那青年男子所說之話不以為然,聽完之后眼中居然閃過一絲向往和激動,不過似乎又想起二牛等人,聲音滿是怨恨。

    “唉,我再去同二牛他們說說,你先趕緊把獸骨丹練好,內門弟子還等著療傷呢!”

    低嘆了一句,那青年知道楊子殤這些年被欺負的夠嗆,很多話也只能與自己所說,揉了揉楊子殤的腦袋后便轉身離去。

    微微愣神,望著漸弱的火薪,楊子殤突然覺得有些恍惚,似乎又回到了那霓虹刺眼的高樓大廈間,似乎又站在那個曾經讓自己迷茫過的十字路口。

    提著酒瓶站立在漫天雨幕之中,一事無成的楊子殤醉眼朦朧,分不清那滿臉水滴究竟是雨還是淚。

    學業無成,事業受阻,愛情無望。

    剛想抬頭問天為何這樣不待見自己,卻只見雷光閃過,只感到一陣灼熱鉆心的痛,甚至連叫喊都沒有出聲,楊子殤便昏睡過去。

    似乎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只記得夢中自己暢游在一片白霧蒙蒙的地界,但是其他夢到了什么卻是記不清楚。

    仿佛隔世,又宛若一瞬,再次睜眼醒來之后,楊子殤卻依舊只是那個楊子殤。

    穿越而來的他只不過換了一副軀體,連名字都未曾換過,命運都是那般的平凡,甚至可以說平庸。

    唯一不同的是前世自己生活在二十一世紀,如今卻到了古樸的九州大地,這里江湖恩怨,幫派紛爭,甚至連神仙傳說也屢見不鮮。

    前生本就平庸的楊子殤不愿在今世碌碌無為,他有野心,有計劃,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九州他不想再次將自己的命運被握在其他人的手里。

    但就在他欲大展身手之際,卻發現自己似乎除了一同穿越而來的一副撲克之外什么都沒有。

    沒有雄厚的背景,沒有優越的家境,沒有過人的天賦,甚至連一次奇遇都不曾有過。

    更讓他受不了的是,那種遇強便諂媚,遇弱便ling辱的雜種在自己身邊居然有不少,每每被欺負都是有苦難言。

    “除了記性不錯之外,想入門派我資質平平,好不容易進了刀門結果骨骼不行,穿越帶著一副撲克穿成個凡人外加娘們手!這滿世界的天地靈氣對我來說與空氣又有多大區別!”

    楊子殤苦笑一聲,一臉頹然的低聲罵了片刻,又神情恍惚的舉起蒲扇輕晃了起來,雙眼呆滯的望著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發呆神游的功夫,藥爐下的干柴已是燒盡了,楊子殤回過神來后嘴上咒罵了一句,不過依舊趕緊在一旁的布袋里瞎摸一通,抓出一打廢紙準備重新生火,煉藥可不能斷了熱氣兒,否則這藥基本就算廢了。

    “恩?這是什么?”

    正待楊子殤準備將手中一打廢紙扔進藥爐下時,卻突然感到手中那一打廢紙觸感極為細膩,并非一般廢紙那般粗糙不堪,所以也是好奇的拿起細看下來,雖不太厚,但金絲線纏邊,顯然是裝訂成冊的一本書籍。

    “呼!”

    心中一動,楊子殤拿著那冊書在空中抖了片刻,吹去表面薄薄一層落灰,兩個娟秀之中帶些張狂的小字映入他的眼簾——《移魄》!

    “《移魄》?難道這是本武學秘籍?!”

    楊子殤微愣半晌,隨即激動起來,對于他來說,如今隨意一本武學秘籍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更何況是這么震撼人心的名字?

    就如同他自己先前所說一般,進入刀門所有弟子都要學習《虎咆》刀訣作為筑基,《虎咆》共九篇,這種刀訣講究的便是一往無前的兇狠,震敵、懾敵、殺敵一氣呵成,前兩篇便是一般弟子必須修習,有強體健骨拓脈之用,自然也有不弱的殺傷力。

    刀行厚重,對于腕力和臂力的要求極高,而且《虎咆》使出,猶如虎嘯一般,大開大合,手骨需要寬闊堅韌,否則后期無法達到人刀合一的境界,便無法真正發揮《虎咆》的真髓。

    而偏偏自己的一雙手猶如女子,骨骼過于柔媚,雖然自己不會傻到用鐵錘測試一下手骨的堅韌程度,但幾年之前被藥杵重砸也只是疼痛幾日,楊子殤暗暗猜測自己手骨韌性應該不弱于常人。

    不過那教習認為自己不適合修煉《虎咆》,而刀門管事念在他多年在仁和堂供事,對藥草各方面都較為熟悉,方才讓楊子殤做了一名外門弟子,繼續在仁和堂采藥煉藥。

    而其他如虎哥甚至二牛等仁和堂原來的煉藥小童或者侍衛,經過刀門教習審查基本都達到要求,雖同楊子殤一樣是外門弟子,但也都被授予《虎咆》的前兩篇每日修習,若是日后有功于刀門或者資質不錯,說不定便直接進入內門修習《虎咆》后面七篇功法或者其他適合自己的功法。

    “九州之大,莫說那些流傳世間的仙魔神話,僅僅在這江湖之中若是沒有一身出類拔萃的功夫,不管你身份再金貴依舊如同砧板魚肉任人操控甚至宰殺,我楊子殤的命運又如何能為別人所握!”

    在仁和堂看盡世間百態,人情冷暖,小至平民百姓,大至一國帝皇,若是身邊沒有高手相護,單單一個絕世高手便可以肆意將其抹殺,擁有了絕世武力不僅可以操控自己的命運,若是愿意,控制一個府郡甚至國家命運都可以被你掌控在股掌之中!

    自他懂得這個道理之后便夢想有朝一日可以涉足武道,將自己的命運牢牢的抓在手中,畢竟被別人隨意ling辱的感覺實在很不好!

    就如同現在,自己若是有身好功夫也不會被二牛那幫人欺負ling辱,甚至給欺負了還沒處說理去,打落的牙只能自己吞下。

    可惜楊子殤沒有這樣的機會,因為他的資質普通而且無法修習《虎咆》,更不用說刀門其它從各處搜掠來的功法。

    他,始終是砧板上待殺的魚肉。

    “這《移魄》應該不是刀門自己的功法,看模樣應是剿滅哪個小門派后搜掠來,難道是刀門弟子無意中當廢紙丟棄的?”

    心中暗暗想著,楊子殤也緩緩翻開這冊《移魄》,大致掃了一眼總述,心中便有了幾分猜測。

    “移魄手,是為移魂奪魄之妙用,非骨骼柔韌之人不可修習,似毒蛇陰狠,似蛟龍靈動,修習此功法者,手法詭異刁鉆,虛實難辨,移魂奪魄,呼吸之間。”

    “移魄手分為總綱,手法,指法,眼法四篇,‘骨韌、腕柔、手靈、指巧,眼尖’是為移魄十字總綱。”

    “手法,火中取栗如探囊取物,快若奔雷,難辨虛實。”

    “指法,雙指夾飛蠅,折其翅而不傷其命,巧若靈龍,殘影留空。”

    “眼法,雙目如鷹,十米之距,萬花藏針,一眼知位;銅盤雜豆,一眼知數。”

    ……

    未敢多往下看,僅僅總綱概述便讓楊子殤激動萬分,雙手緊緊將這一冊《奪魄》捧在懷中,宛若珍寶一般。

    “這,這難道是專門為我準備的武學秘籍?難道我終于可以踏上武學之路?”

    自己手骨柔弱但不乏韌性,五指修長靈活,而《移魄》所述與自己完全相符,怎么看怎么像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武學典籍。

    難以置信一般盯望著眼前的小冊,楊子殤心中激動之余又是浮起一抹擔憂,偷學武功乃是江湖大忌,刀門更會嚴懲偷學弟子,雖說這《奪魄》是夾在廢紙堆中,但是萬一被發現,后果不堪設想,輕則逐出刀門,重則砍手喪命。

    “不對,這《移魄》分明不是刀門中人所修,和《虎咆》中對修煉之人的要求幾乎完全相反,應是被視為無用而丟棄的一本武學秘籍。”

    冷靜下來細細一想,楊子殤又有些心安,畢竟這《移魄》和《虎咆》的要求完全相反,不僅刀門,如今九州江湖對于武學秘籍的迅猛殺傷力極為看重,而《移魄》這類則被定義為旁門左道,一般少有門派會修習。

    “不管了,今晚抄一份下來,明日問問虎哥,要是丟棄的那便最好,要是錯扔收回,我也不怕,或許這輩子能否出頭就靠它了!”

    心一橫,楊子殤心中有了計較,這本《移魄》可以說是自己日后出人頭地的唯一憑仗,無論如何他是不會放棄,否則自己一輩子最多也就做個普通藥師,不知還要受多少ling辱,在這弱肉強食的九州不會武功就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小心翼翼的四處張望了一下,并未發現有其他人在藥房后,楊子殤將小冊揣入懷中,返身繼續煉制藥爐中的獸骨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12936_21_73-m
神寵進化
作者 酒池醉
  新紀元來臨,天地異變。
  地星本土動植物瘋狂變異、返祖,異界物種淪落地星,最終...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