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鬼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滴答滴答”

    寂寥的空間中只有接連不斷的水滴聲響起,也不知過了多久,楊子殤昏昏沉沉的醒來,頃刻便感到全身上下鉆心的疼痛。

    “這是哪里?啊,肋骨斷了好幾根,腿骨也斷了。”

    不經意間扭動了一下,劇烈的疼痛差點讓楊子殤嘶吼出聲,檢查之后方才發現自己身上骨頭斷了好幾處,幸好沒有傷及內臟,方才保得一條性命。

    不過劇烈的疼痛倒是讓楊子殤瞬間便清醒過來,也記起陳健最后拼死劈出的幾劍重傷了自己,不禁暗暗慶幸自己居然活了下來。

    勉強轉頭四下望了一圈才發現此刻自己居然倚著磚石墻壁半躺在水中,而直直往上數十米居然是一輪滿月懸空!

    “我在水井之中?”

    心中雖有疑惑,但是楊子殤目前的當務之急還是處理自己身上的傷勢,雖說不傷及性命,但是傷筋動骨畢竟還是極重的傷勢。

    “嘶嘶”

    正當楊子殤艱難伸手摸向腰間的小囊時,突然感到手臂上一陣滑膩清涼,忍痛抬起胳膊借著月光望去心中更驚,竟然是自己先前斬殺土豺時遇到的吸血怪蛇!

    纏繞在楊子殤的臂膀之上,瞪著一雙金色眸子好奇的打量著楊子殤,猩紅的蛇杏吞吐著,偶爾劃過楊子殤的皮膚,帶起陣陣寒意。

    楊子殤雖不怕蛇,但是一想到這怪蛇當初吸食土豺精血的場景,如今這小蛇又如此親昵的纏繞著自己胳膊,頓時頭皮發麻。

    或是見楊子殤醒來,那小蛇“嘶嘶”輕鳴,繞著楊子殤的胳膊游了下來,讓楊子殤感到奇怪的是自己心中莫名覺得這小蛇如今的情緒竟然是雀躍無比。

    “對了,好像最后幾道劍氣劈來的時候突然有道土黃色的影子躥了出來,不會是你替我擋了那幾道劍氣吧?”

    古怪的瞧了一眼纏繞在自己手腕之上的小蛇,楊子殤突然想起陳健最后劈出劍氣之時確實有道土黃色的影子躥出擋在自己身前,依照常理來說,自己是沒有可能在那幾道劍氣下存活。

    “嘶嘶”

    沒料到這小蛇居然極其人性化的蛇頭連點,看的楊子殤一陣錯愕。

    莫說是這小蛇,就是巨蟒也無法抵擋《龍嘯》劈出的劍氣,而這小蛇不僅擋了下來,并且似乎還未受絲毫損傷。

    “不管了,先療傷要緊。”

    嘟囔了一句,對于不能解釋的現象楊子殤不會浪費時間,況且這小蛇對自己沒有惡意,否則昏迷之時便可吸收自己鮮血,想通之后楊子殤艱難的從小囊中摸出幾粒丹藥塞入口中,便閉目開始打坐。

    丹藥入口后在腹中迅速溶解開來,一股股藥力頓時四散開去,滋潤修補著自己破損的骨骼和經脈,身上的疼痛燥熱感也頓時消去一些。

    這些丹藥雖不是如何名貴,都是些采藥人上山時候必帶的尋常藥物,就如同當日楊子殤制出的獸骨丹一般,畢竟采藥也相當危險,斷骨傷經、頭破血流是常有的事。

    感受著一股股涼爽溫和的藥力在體內緩慢的將自己移位的內臟滋潤,楊子殤原本緊繃痛苦的臉色也緩和了不少。

    過了沒片刻功夫楊子殤感到從胳膊的一處經脈內突地涌出一股血紅色的能量,雖然不多,但內蘊的能量精純無比,那股血流直接融入四散的藥力之中。

    而原先服下的丹藥有了血色能量的加入后就如同注射了興奮劑一般,藥力急劇增加,原本緩慢恢復的各處傷勢突然以一個極其恐怖的速度恢復著!

    “這是什么!?”

    心中震驚,不明白這突如其來的能量是從何而來,不過既然是有益于自己傷勢的,楊子殤索性不管,感受著體內疾速恢復的傷勢心中也是大喜。

    也不知過了多久,待得吞服下的藥力和血色能量盡數被自己吸收完后,楊子殤自然從入定的狀態中清醒過來,體內的傷勢不能說好的七七八八但是基本移動是沒有什么問題,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自己不出幾個時辰便能好至如此,楊子殤也極為滿意了。

    “那股奇怪的血色能量究竟從哪里來的?”

    撓了撓頭,楊子殤突然想起那股奇異能量是從自己臂膀的經脈涌入體內,趕緊卷起衣袖看去,沒想到竟然發現那怪蛇此刻正繞在自己臂膀之上,而蛇頭一旁赫然四個精致牙印!

    “恩?難道血色能量與這小蛇有關?”

    心中突然冒出個念頭,楊子殤看向怪蛇的眼神也溫和了許多,不論怎么說,這怪異小蛇似乎救了自己不止兩次。

    小蛇或是感受到楊子殤善意的目光,緩緩抬起耷拉著的腦袋,嘶鳴了一聲后又垂了下去,顯得極為虛弱,也更加肯定了楊子殤心中的想法、

    輕撫了一下小蛇的腦袋后楊子殤卷下衣袖便不再動它,畢竟此刻自己沒有什么丹藥可以喂給它恢復之用,只能讓它自己好好歇息。

    但是小蛇屢次救助自己的恩情楊子殤卻默默記在心中,暗暗決定日后若是能出去肯定每日打些野味喂它。

    “可是,如今該怎么出去?這井口至少也有十多米深,我又不會輕功。”

    抬頭望了一圈,楊子殤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從這個深井中逃脫出去,自己沒有飛檐走壁的輕功,而這長滿青苔的壁石平滑的絲毫沒有可以抓握的凸起,伸手摸了摸小囊,攀巖采藥用了繩索早就不知在追逐還是打斗中丟到何處去了。

    想了半晌無果,楊子殤又頹然的嘆了口氣,手中沒有工具,難道自己真是逃過一劫后要活活餓死在井中?

    正準備放棄之時,楊子殤是卻在月光映照之下突然發現高處的井壁上有許多凹痕,而且并不像是天然形成,更像是刀斧鑿刻而出!

    “恩,那是什么?”

    瞇眼望去,目力過人的楊子殤借著月光依舊看不太清楚了那一排排一行行鑿刻在井壁之上的小字,似乎有一層薄霧阻住自己視線一般,而井壁其他地方卻連青苔葉瓣也看得清晰,當真奇怪的緊。

    目光掃下,唯一能看清的只有最后數行霸道的血色小字,不知過了多少年頭,竟然殷紅的如同滴出血水一般,楊子殤越看越是興奮,不過順著血色小字向下看去,心中也陡然生出一抹畏懼和疑惑。

    “后輩小子若有幸見得此言,欲修鬼道功法者當先立下重誓,修煉有成后定當掃滅正邪兩道,重振我鬼道一門,鬼道血債,以血來償,昧我功法或不遵誓言者,天地為證,九幽冥火焚其體,五獄天雷滅其魂!”

    看到這一段楊子殤頓時一股寒意升起,這刻字之人不僅口氣狂妄,而且這類重誓確實歹毒至極,看來生前也必是兇橫辣手之輩。

    “天靈宗,劍宗,血月門,拂丹仙島,尸道,幽魔堂……乃是我鬼道死敵,凡我鬼道所屬,必誅之!”

    一個個從未聽聞的仙魔宗派被鐫刻成血,楊子殤明顯自那一筆筆殷紅之色中感到滔天的恨意和不甘的怨憤!

    可對于楊子殤來說,恨又如何?自己一米之內的大篇文字分明就是傳說中的仙家功法!

    不甘平庸的他心中突然涌上一陣熱血,自己有機緣可踏入仙途又如何能錯過?難不成一生都要只做一名普通武者在這亂世中茍活?

    至于那些鬼道死敵,若是修煉有成自當誅殺,楊子殤又豈是心慈手軟之人?

    望著那端正鐫刻在整篇文字后的幾筆狂傲,楊子殤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

    堪堪幾筆滄桑,刻出的卻是一個沒落千年的宗門傳奇————鬼道!

    PS:打滾求點推、收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41144_21_8-m
永恒天帝
作者 孤單地飛
  地球人楚浩穿越異界,重生在一個小貴族的獨生子身上。
  剛剛醒過來便發現老子死了...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