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歸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凌晨時分。

    凌霄擰著一個舊的發黃的帆布包疲倦地走出梅山火車站。白天的熱潮還沒有完全消退,專屬南國的暖風拂面,讓他冷淡地心微微有些暖意。歪斜佇立在出站口兩旁稀疏的街燈,散發出昏黃的光芒,將他略顯消瘦的身影投射在狹窄的通道上,隨即被擁擠而出的人群踐踏粉碎。

    廣場上,早有著一溜兒的出租車司機和小旅館的拉客員在翹首以待。看到旅客涌出,立即像聞著了血腥味的蒼蠅,嘩啦啦地圍了過來。

    “姐姐,住旅店么?既近又方便,只收二十塊。”

    “兄弟,是去清陽鎮么?班車已經歇啦,我這邊恰有幾個空位,上車就走!”

    “……”

    凌霄擠在人群中間,一身黃舊軍裝打扮的他倒是沒有一個人搭理。

    五年了,再次踏上這塊熟悉的土地,凌霄眼眶一下子紅了,心中更是百感交集。遙記得五年前,同樣是這個殘破的火車站,一個稚嫩少年,滿身血污,猶如一頭受了驚得喪家之犬,倉皇逃離了故鄉。

    五年時間,少年苦過、疼過、后悔過,但從來沒有哭過,他就像一頭孤獨的狼,驚慌失措的闖進了未知的花花世界。可他學歷太低,他人生有污點,甚至,連身份證都沒有。這樣的條件,想找一份像樣的工作,幾無可能。這就意味著,他不可能有穩定的經濟來源。沒有錢,日子必然艱難無比。他都不記得五年來有多少個寒冷的夜晚是在天橋下度過的,也不記得多少次昏倒在烈日炎炎的工地上,餓的饑腸轆轆的時候甚至吃過飯店的剩菜臊水。

    五年的時間,他把最燦爛的青春賣給了時間,用花一樣的年華去贖取年少輕狂所犯下的‘罪孽’。

    五年過后,他回來了,以一種涅槃新生的姿態回來了。可是,那逝去的時光,還能找回來么?

    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他該回家了,因為,他想見見家中那含辛茹苦的老父母親。

    將五年的記憶深深埋葬在腦海的深處,凌霄長舒了口氣,迎著晴朗的夜空,大踏步的朝前走去。每走一步,他的心就跳得快一些。

    “五年沒回家,也不知道老媽的風濕性關節炎嚴重了么?還有老爸,他那火爆脾氣也不知道改了沒有。”

    五年的時間,可以將稚嫩的他變成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但磨滅不了凌霄心中時刻期許著的家的味道,那種味道,依舊熟悉,依舊清晰。走到離家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他忽然停住了腳步,目光落在路邊旁邊衣著土灰色布衣的女人身上,那是一個頭發花白的大媽,穿著樸實到寒酸,帶著套袖,她的身邊停著一輛裝著一些殘敗菜葉的三輪車。此刻,女人正彎腰掏路邊的大垃圾箱,不時將一些飲料瓶子和廢紙,塞進一個蛇皮口袋中,似乎她的腿不怎么好,沒掏幾下,她就會艱難的挪動身體,換一下姿勢。

    五年不見,但她的身形還是與記憶中的人快速重合。凌霄身子微微顫抖,蹙著眉,發出一聲低沉的呼喊:“媽!”

    她伸進垃圾桶中的手猛地一停,旋即搖了搖頭,嘆口氣繼續忙碌。這時,那個低沉的聲音再度響起。這回她不再懷疑自己的耳朵,慢慢地轉身,黑暗中站著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老人不敢置信地頓在那里,昏暗的眼睛先是疑惑,隨即越來越亮,許久才顫聲道:“小霄,是你嗎?”

    “媽,是我,兒子回來了。”凌霄只覺得嗓子堵得厲害,猛沖了過去,一把抓住老人顫顫巍巍的干煸的手。眼睛微微酸澀。現實中五年的苦難日子,他流過汗,也流過血!就是沒有流過一滴眼淚。而另一個世界里,長達十年戎馬倥傯的生涯,無數次從尸山血海中爬進爬出的經歷,已經將他從一個文弱少年變成了鐵鑄的漢子。但這一刻,卻是再也忍不住,熱淚奪眶而出,鐵骨錚錚的漢子竟然哭得像個孩子。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女人也是淚眼婆娑,神情激動。五年時間沒見,兒子黑了,也瘦了,但比以前壯實了許多。

    五年前,兒子逃離,沒有留下只言片語,整整五年,兒子杳無音訊,許多人都說,老凌家的孩子已經過世了,甚至連算命的道士都說是早夭的命,但她不信,她深信自家孩子總有一天會回來。

    可真看到兒子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眼前,她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心有千年萬語,最終只化作簡單的一句:“回來就好!”

    凌霄心中絞痛得厲害,頭顱微垂,嗓音沙啞,語無倫次地嗚咽著:“媽,對不起,兒子該死!對不起……”

    瞧見兒子痛苦內疚的樣子,母親的心仿佛融化了般,枯燥的手婆娑著兒子那剛毅的臉龐,心疼地說:“小宵,別這樣,媽不怪你,你老爸也不會怪你!回家了,過去的一切就過去了,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媽!”凌霄猛地將母親瘦小的身子抱進懷中,頭深深地埋下。五年的壓抑,五年所受的委屈,這一刻,前所未有的釋放了出來。他用力呼吸著那熟悉的味道,這一刻的他,時刻緊繃的心神前所未有的安寧。

    游子喲,終有一天回歸了母親的懷抱!

    許久,凌霄的情緒才穩定下來,他愛不釋手地拉著母親粗糙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擦著自己的臉。

    “好了,你這孩子,我們回家吧,這么晚了,你該餓壞了吧。”女人欣慰地笑著。

    “嗯。”凌霄點點頭。

    女人就要提起那蛇皮袋子,卻被凌霄一把給搶了過來。一把扔進那破舊的三輪車里。

    然后一把攙扶著女人,道:“媽,您上車,兒子載您!”

    昏暗的路燈下,一道影子被拉得老長,漸漸地遠去。

    ……

    凌家位于梅山市的東郊,是一個臟且亂的棚戶區,由于梅山市本就不是什么富裕的城市,國家的政策也惠及不到市里的邊緣,所以這里的壞境極差。凌霄攙扶著母親回到家后,才發現周邊的環境還是變了許多,很多人家都加蓋了兩層甚至三層的樓房,裝修也很精致,但自家卻依舊是老樣子,兩間低矮的平方,外面搭著一個石棉瓦棚子的雞舍。偶爾還能瞧見三兩只未歸巢的小雞在走動。

    打開門鎖,一股霉味撲鼻而來,此刻外面天漸漸亮了,但屋內仍漆黑一片。母親掙脫開凌霄的手,搶下一步拉開電燈。狹窄的室內頓時被昏暗地白熾燈燈光充斥,透過燈光,凌霄驚訝地發現,除了添了一臺紅色的電話外,家中的陳設竟然還保持著五年前的模樣,甚至連自己那間只有十平米的臥室也是老樣子,床上整齊的鋪著紅色印花的被單子,床邊放著一張暗淡無光的書桌,書桌油漆斑駁,大部分地方都脫落了,門角放著一排鞋子,干干凈凈的,顯然是經常擦拭的緣故。

    “小霄,你先歇息會,媽這就生爐子給你做飯,馬上就好。”女人說著,將煤球爐的爐門打開,拿起火鉗換了一個新煤球,然后扭身進了狹小的廚房,麻利的忙活開了。

    “媽,我不餓,您就別忙活了,老爸呢?”凌霄從震撼中回過神來,連忙道。

    “他呀,去鄉下啦!這會兒怕是到市場了。哎呀,你看我這記性,差點忘了,趕緊打他小靈通讓他回家。”女人拍了下腦門,說著,就拿起座機撥起號碼。

    “媽,老爸那么大歲數了,還趕著夜里去鄉下收豬么,這要有個什么閃失,那可咋好?更何況,現在市里什么東西買不到,還去鄉下?”凌霄皺了皺眉。老爹上學不多,打小就跟著老爺子跑鄉下殺豬,子承了父業。在飽一頓餓一頓的年代,這殺豬匠算是一門上得了臺面的活,至少,別人家一年到頭都見不到油水,自家能隔三差五的吃上點肥肉。但隨著時代變更,殺豬匠就跟大學生一樣,貶值的厲害。

    “是啊,我也勸過他,就去冷庫里批發點算了,但他脾氣倔,說人家冷庫里肉不新鮮,還添加了什么色素,全飼料喂養的肉質也不如鄉下的好。賣給顧客他虧心呢,所以,每過三天,他都得去鄉下跑一趟。”

    女人說著話,那邊電話也通了。喂喂了兩聲過后又嗯嗯了兩聲,放下電話回過頭來,滿臉都是焦急:“你爸在市場上被人給打了,現在正在醫院急救,這可怎么辦啊。”

    凌霄聞言臉色一沉,道:“媽,不要慌,咱們先帶錢去醫院,救人要緊。”

    女人連忙蹬蹬地跑進臥室,從床底下的柜子里翻出一個人造革皮的小包,取出一疊錢和兩張存折,眼圈又紅了,緊張的念叨著:“可千萬別出事啊,這可是給兒子留著娶媳婦的錢。”說著腿就有些發軟,這些年來,為了償還兒子欠上的那筆巨款,兩口子相依為命,互相扶持著艱難度日,眼下這老頭子要是垮了,這個家的頂梁柱算是徹底塌了。

    這時,一雙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親。

    “媽,不要著急,一切有我,不會出事的。”凌霄鏗鏘有力的話就像給母親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彌漫心間的烏云頓時消散了不少。

    對呀,兒子回來啦!以后再苦再難,也有兒子頂著呢!

    女人來不及換衣服,隨意披了一件外套,收拾了一些住院的必須品,就關門落鎖,朝外面跑去。好在,鄰居剛有人打車回來,順便就上了車朝市人民醫院疾馳而去。

    急診室外面,兩個穿著樸素的漢子正低頭抽煙,看見凌霄母子過來趕緊迎上來:“嫂子你來了。”

    “我們家老凌呢?”女人神色焦急。

    “在里面,剛進急診室,嫂子你千萬別急……”其中一人掐滅煙頭,快步陪著凌霄二人往急診室走去,也顧不得問凌霄是什么人。

    急診室的門緊閉著,從玻璃外可以看到,帶著口罩的醫生護士正在忙碌,女人雖然焦急,但怕耽誤醫生救治,站在門口不敢進去。那兩漢子拿著X光片,低聲介紹著事情的來龍去脈。

    “嫂子,你知道上次鬧地的事吧,那劉瘸子又來了,帶著七八個人,氣勢洶洶的叫你家老凌往上面簽字摁手印,老凌的脾氣,你也是清楚地,硬是將那一張紙給撕成了碎片。那劉瘸子就來氣了,指使著那七八個人劈頭蓋臉的圍打老凌,要不是我們還沒有回家,可得出大問題了。”

    聽到自家男人被別人欺凌毆打,女人的眼淚又刷刷的留了下來:“老許,老張,謝謝你們了。墊了多少錢,我拿給你們。”

    “嫂子客氣了,鄰里鄰親的,可別說這見外的話,誰還沒有過難受的時候,能幫的,我們義不容辭。”叫老許的漢子擺手道。

    “許叔,那劉瘸子是誰?住在哪里?”凌霄突然插言問。

    老許狐疑的看著凌霄,問:“這是?”五年的時間,凌霄變化很大,他一下子人不出來。

    “這是我兒子,小霄。”女人介紹道。

    “哦!記起來了,小霄,凌霄?”老許遲疑地瞧了瞧凌霄,顯然是想起了什么。

    “許叔,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凌霄了。”凌霄何等的眼光,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味道,他神色坦然,整個人穩重如山。

    老許不好意思的訕笑了下,道:“劉瘸子,具體干什么的不清楚,反正是做大生意的。住在世紀花園小區里,這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不僅有一個常務副市長的姐夫,聽說還在hei道上混得很開。前些日子,聽說市里重新規劃,就盯上了我們住的那些地,開價3000塊錢一畝,許多人都迫于其淫威,主動讓出了,也就老凌死腦筋,非得跟他對著干,這不是自找苦吃么?”

    凌霄怒火中燒,一雙鐵拳捏的咯吱作響。

    “媽,你先在這守著,我去去就回。”凌霄陰沉著臉,說完掉頭就走。

    “小霄,你去哪啊?你……你快回來!”等女人追出去,哪里還有兒子的影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316011_4_12-m
重生之御醫
作者 夜的邂逅
  陳天麟,一位聞名世界的華人外科醫生,因為一場陰謀重生回到他母親遇難的那一天,並獲得來自千年... (馬上閱讀)
1425820_15_152-m
醫道官途
作者 石章魚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隋末第一條好漢是李元霸,卻沒幾個知道隋末第一聖手是張一針。   張一針不... (馬上閱讀)
Sys_1_38-m
魔法大陸的武器商
作者 海少少
  我不會斗氣,別人會就行。因為我賣劍!   我不會魔法,別人會就行。因為我賣魔法杖!   只... (馬上閱讀)
Sys_9_25-m
位面交易法則
作者 陳木頭
  木頭新書《穿越戰國之鑄劍》,書號:1465185已經上傳了,請諸位多多支持、收藏、點擊、推... (馬上閱讀)
Sys_9_68-m
星際炮灰傳說
作者 糖醋醬
  一個被機械所撫養的小孩,廿世木。   從未接觸外界的他,生活在環境惡劣物質缺乏的星球上。因...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