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源無緣(大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半個時辰后

    靈根石上的顏色不斷閃爍,已經測試了五分之一的孩子,但任然沒有靈根好點的孩子出現。只是發現了兩個中品一階和五個下品的靈根。

    時間不斷的流逝,已經測試了五分之四的孩子,也才發現了十幾個下品靈根和四個中品靈根的孩子。

    領頭弟子心中郁悶,怎么自己來測試靈根,沒有發現好的靈根。雖說中品的靈根,已經足夠他交差。但靈根品質不高,可是很難修煉到高深的境界。當然,品質越高,修煉的速度越快,突破的境界也越高。

    一想到這,他心中也是隱隱有些哀嘆。當年同年入門的師兄弟,自己乃是中品三階的靈根,同樣修煉了二十多年,他只是到了筑基八層,連凝丹期的大門都沒摸到。而另外一個高品一階靈根的弟子,聽說去年已經突破到凝丹期,進入了門派的精英弟子中。

    雖說他現在的靈根品質不夠,但如果這次收到一個高品一階以上的弟子,門派就有可能獎勵一粒筑基丹。服用后,能幫助筑基期的修真者突破修為,只要早些進入筑基期,對以后突破凝丹期的幫助,可是有很大的幫助。

    就在這位弟子心中郁悶的想著問題時,慢慢的輪到了林鼎所在的林家村的孩子。

    看著前面的孩子,一個個興奮的過去測試,然后垂頭喪氣的走出測試場地,讓林鼎的心中,很是緊張。他的雙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看著前面的測試。

    這時,輪到了林浩。只見林浩滿臉緊張之色,雙手纏在一起,緊張的向著靈根石走去。

    當林浩伸出有點哆嗦的手,放在靈根石上。突然,一道紫色的耀眼光芒閃起,引起了廣場上眾人的注意。連皇甫東和三位金源宗弟子,也是看了過來。

    三位金源宗弟子心中都是欣喜不已,紫色,高品一階。其中一位反應較快的弟子,迅速的走向林浩。他來到林浩的身邊,微笑著開口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浩依然很緊張,有點結結巴巴的說道,“回稟~~仙師,~我~叫林~~浩。”

    還好修真者的耳朵靈敏,這位弟子勉強聽清楚林浩的話,微笑著說道,“好名字,你站在我的身后吧,等大會結束,我會告訴你的。”

    林浩聽完,興奮的點了點頭,乖乖的來到他的身后。

    看到有人再次被選中,下面的人群中,大部分人都露出羨慕的神色。

    看著自己前面最后一個孩子向前走去,林鼎的心是越來越緊張。終于輪到自己了,自己是否有這仙緣,很快就知道了。

    前面的那位孩子,眼中露出黯然之色,走出了測試場外。林鼎也慢慢的走向前,向著那透明的靈根石走去。不到兩米的距離,讓林鼎有種走了一兩里路的感覺。

    終于,他的雙手,按在了靈根石上。冰冷的靈根石,沒有任何的變化,讓雙手按在靈根石上的林鼎,眼中露出了黯淡的神色。他心中苦澀的想到,原來,人對一種事物,寄托著強烈的希望,但單這希望破滅的順接,那種強烈的落差,讓人會產生一種窒息的感覺。現在的林鼎,身上就有這種感覺。

    當林鼎準備收回雙手,向著測試場外走去時,突然發現雙手無法拿下。而且,靈根石上,爆發出一道耀眼的九彩之色。隨著九彩之色的出現,林鼎就感覺到中深入骨髓的痛苦,讓比同齡孩子還能忍受的心,直接崩潰。那是從靈根石上傳出的東西,這股東西好像開水一樣,由雙手流向他的全身。

    林鼎只是支持了一瞬間,便無法承受這種痛苦,暈了過去。

    就在耀眼的九彩之色浮現后,三位金源宗弟子,心中都是露出強烈的暈眩感。九彩,先天之體,萬年難遇,修真瑰寶。這能獲得多大的賞賜啊,進入凝丹期的丹藥,肯定有機會。

    皇甫東同時注意到了這邊,但他可是金丹期的高手,有著凝丹期高手才能凝結的神識,他神識一掃而過,便發現了林鼎臉上的痛苦之色。

    他馬上一步踏出,好像整個人一步踏出了七八丈的距離,出現在了林鼎的身邊。縮地成寸,金丹期中,只有對天道感悟較深的人,才能發揮的法術。

    皇甫東鬼魅般的出現在林鼎的身邊,右手馬上按住了林鼎的右肩,一股靈力迅速的從他手上傳出。他發出靈力的一瞬間,那血液沸騰的感覺,忽然再次出現,而且比剛才還要強烈。但皇甫東知道情況緊急,放下了這個問題,控制著靈力查探這林鼎的情況。

    他的靈力一探查,便發現了林鼎身體中,出現了一股靈力,這股靈力來自靈根石。他馬上用靈力隔斷了林鼎和靈根石的聯系。隔斷靈根石和林鼎的聯系,林鼎就是整個人雙手下垂,直直的向后倒去。

    皇甫東右手一引,便抱住了就要倒下的林鼎。

    這時,三位金源宗的弟子,也回過神來,看到皇甫東出現在林鼎的身邊,而且林鼎還暈倒,心中緊張,不知道出現了什么情況。

    三位金源宗的弟子,來到林鼎的身邊,就見到皇甫東已經發出一股靈力,正在查看林鼎的情況。看到這一幕,他們馬上老實的站在一邊,他們可知道這位師叔的厲害,也相信師叔一定能查明情況。

    探查林鼎體內的情況時,皇甫東也看向林鼎,只是他突然楞了下。原來林鼎整個人的身體都有點浮腫,耳朵、眼睛、鼻子、都是流出一股黝黑的東西。

    這些黝黑的東西,才是讓皇甫東發愣的原因。伐毛洗髓,只有出現在筑基期時,才會出現的情況。現在出現在一個小孩的身上,讓他有些驚訝。

    不過,皇甫東轉念一想,便猜到了幾分。修真者修煉的時候,循序漸進,很少會直接灌輸靈力伐毛洗髓。有的也可能是長輩,靠著深厚的功力,強行伐毛洗髓,幫助對方修煉的速度加快。

    而林鼎這個樣子,只有一種原因,就是因為他是一個凡人,靈根石輸出的靈力看似不多,但對凡人來說,根本就是一種天大的好處。當然,一個不慎,靈力灌體太多的話,就有可能直接爆體而亡。

    可是,皇甫東又轉念一想。一個凡人,怎么能引動靈根石內的靈力。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想了一會,只好再次運轉靈力,查看林鼎的狀況。

    皇甫東再次向著林鼎的體內發出一道靈力,這股靈力猶如細絲,不斷的沿著林鼎體內的經脈,查探林鼎的全身。

    隨著那細絲般的靈力,查探林鼎全身,皇甫東的神識,也小心仔細的查看靈力的變化。突然,皇甫東發現自己發出的靈力細絲,突然減少了許多。他心中一驚,靈力怎么可能消失,他的神識再次緊隨著自己發出的靈力細絲,不敢有任何的分神,只要再有任何的變化,他絕對能發現。

    靈力細絲很快就隨著林鼎的經脈,運轉了半個身體。這時,靈力細絲,又減少了許多。皇甫東抓住這個機會,神識掃到了奇異的一幕,他也終于明白了靈力細絲為什么減少了。

    皇甫東收回靈力,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領頭弟子看到皇甫東站在哪里陷入沉思,也不敢打擾,只是心中焦急,這到底怎么回事。

    皇甫東剛陷入沉思一會,就被一聲呻吟聲打擾了自己的沉思。他抬起頭,看向林鼎。

    只見,林鼎發出一聲呻吟后,幽幽的醒來。當他醒來時,就發現全身上下,好像輕飄飄的,整個人沒有了重量,全身上下也有充滿了力量的感覺。

    他一轉醒,就發現旁邊站著四個人,看到四個人的相貌,他心中一驚,馬上站了起來,恭敬的對著幾人說道,“多謝仙師救命之恩。”

    皇甫東可不管這套禮節,淡淡的說道,“無妨,你把剛才出事時,你的感覺說出來。還有你叫什么名字。”

    聽到皇甫東的話,林鼎心中也是猜測,自己難道有仙緣。不過,他馬上回過神來,恭敬的說道,“回仙師,草民林鼎,林家村人。”

    “剛才~~~~~~~~~~~~”

    聽著林鼎的話,皇甫東心中想著一些事情。姓林,不是姓皇甫,難道是后輩的失散在外的血親,難怪樣子這么簡樸,看樣子生活過的不怎么樣。”

    他想完這個問題,便轉入下一個問題,靈力消失的原因。修真者乃是以修煉功法吸收天地靈氣,沒有功法,本身無法吸收靈氣。但林鼎卻是一個凡人,怎么能吸收靈力呢。

    突然,皇甫東想起自己在門派藏書閣看到的一段話。

    傳聞,先天靈體,也有區別,先天散靈體,先天吸靈體,先天混沌靈體等等。不過,到現在,也只發現先天吸靈體,先天之體內的怪異體質。先天靈體,分為先天靈根,和先天靈髓。先天靈根,幫助先天之體的人,快速的突破,感悟天地。先天靈髓,則是幫助先天之體的人,快速的修煉,吸納足夠的靈力,跟上境界。

    但是,先天吸靈體,則是以吸收靈氣巨大聞名。聽聞,一個大型門派,收下一名先天吸靈之體的弟子,這位弟子突破筑基期時,方圓十里天地靈氣,全被先天靈髓吸來。十里的天地靈氣,堪比凝丹期修真者突破金丹期時需要的靈力,這位弟子,無法承受過多的靈力,最后被撐爆,傷了門派一半的低階弟子,弄得那門派是青黃不接,最后也被其他門派吞并。

    所以,修真界中流傳著,先天吸靈之體,不能讓他突破筑基期這一傳聞。

    想到這里,皇甫東回過神來,看向林鼎的眼神中,帶著一抹失望,他嘆了口氣說道,“本來老夫跟你有緣,就算你沒有靈根,老夫也會大力的栽培你,延壽百年,不成問題。奈何,你這怪異的體質,修道只能是害你。”

    “可惜啊,有源無緣,有源無緣啊!!!”

    站在一邊的林鼎,聽到皇甫東的話,雖然不明所以,但無緣兩字,還是聽的清清楚楚。他整個人一懵,有種被人打了數十拳,整個人介于昏迷和清醒之間的感覺。

    他的腦中,無緣兩個字,不斷的回蕩在腦海間。無緣,無緣,我真的沒有這仙緣嗎,為什么,為什么。

    突然,母親那蕭索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腦海中。看到那蕭索的身影,林鼎的忽然聽到一句話。

    “鼎兒,沒選到的話,就算了。早點回家,娘等你,娘等你,娘~~~~”

    這三個帶著溫馨的話,出現在林鼎的腦中的同時,他的腦中,閃過童年的一幕幕。

    母親生下自己后,為了生活,替村里的一群單身漢子,洗衣做飯,打掃衛生,換取那些大漢打獵回來后,賣剩下的獵物。

    當他八歲時,為了每年能送他上私塾,學讀書寫字,一個人拖著那單薄瘦小的身體,上山砍柴。一擔木材,濕的就有兩擔重,挑回家后,還要曬干,然后挑到二十里外的墨玉城內大戶家的廚房。基本上每天都不能間斷,只是后來因為一場大病,林鼎也能幫助家里,便沒有再去私塾,天天幫助母親挑柴。

    也因為那場大病,讓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差,經常要到藥店買些藥材,讓原本沒有多少收入的家,入不敷出。

    林鼎這次一路來到仙緣大會,心中就是想碰到仙緣,能得到官府的安家費,一年可是有五百兩銀子。有了這筆錢,母親就能買上好點的藥材,溫養身體,還能買上個丫鬟,回去伺候他。現在的家里,可是最多只有一兩銀子,只要再買一兩次藥,估計家里就沒錢了。

    想到這里,林鼎那有些茫然的眼神,突然變成了一股堅定之色。他一咬牙,突然跪在了皇甫東的面前,一邊磕頭,一邊用著哀求的口氣,對著皇甫東哀求道。

    “仙師,求求你了,請你收下我吧,不是弟子也沒有關系,我甘愿為奴為仆,求求你了。”

    皇甫東站在林鼎的身邊,看到林鼎那茫然的眼神,心中也是嘆了數口氣。就在他以為林鼎會離開這里時,就見到林鼎突然跪下,連他都楞了下。

    聽到林鼎那帶著哀求的話,還有額頭上的一絲血印,輕嘆一口氣,心中想到。雖然此子不能修煉到筑基期,但畢竟也和自己有點淵源,只要把他帶到自己身邊,一兩年就能修煉到煉氣五層,然后便讓他下山,這樣也算是了卻這一絲血親關系。

    皇甫東回過神,發出一道靈力,阻止了林鼎繼續磕頭,嘆了口氣說道,“罷了,起來吧,你的事,我自由安排。”

    林鼎聽到皇甫東的話,沒有馬上起來,仍然堅持磕了三個響頭,然后站了起來,恭敬的站在皇甫東的身后。

    三位金源宗弟子,也不明所以。不過,他們對師叔還是很信服的,他們都沒有多問。

    皇甫東站在原地,淡淡的吩咐道,“大會再次開始。”

    一位領頭的弟子,恭敬的點了點頭,然后對著下面還在搞不清楚情況的人們說道,“沒有測試的孩子,趕緊過來測試。”

    隨著領頭弟子的話一落,下面的人群,又催促沒有測試的孩子,趕緊去測試。

    半個時辰后

    在最后一個孩子測試結束時,這次的仙緣大會,也在一點小意外下,順利的結束了。大多數的人,都失望的站在旁邊,眼中露出羨慕的神色,看著站在廣場中央的十幾個孩子。

    只見這時,領頭的一位金源宗弟子,運轉靈力后,緩緩的說道,“這次的仙緣大會,順利的結束。我們金源宗,也感謝諸位帶著孩子,來參加大會。現在我們師兄弟,將會施法,保你們半年的身體健康。”

    說完,只見領頭弟子向其他兩位弟子點了點頭,便見他們伸手一抹儲物袋,手中出現了一張靈符。他們運轉靈力一激發,靈符直接消散在他們的手中。

    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團白色的云彩,覆蓋住了整個墨玉城,然后三位弟子各是手中掐起了一首法訣,然后低喝一聲。

    “落”

    那白色的云彩,突然下起了一絲絲細雨,細雨里面,一絲絲白色的靈氣若隱若現。雨來的快,去的也快,不過十幾個呼吸,天空中的白云,便化為細雨,消散一空。

    看到施法完畢,三位弟子恭敬的來到皇甫東的面前,領頭的一位弟子恭敬的說道,“師叔,仙緣大會已經結束,有九個下品靈根,四個中品,一個高品,還有一個先天靈體。”

    皇甫東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催動靈符龍舟,先帶這些孩子回宗門,我還有些事處理下。”

    領頭弟子沒有詢問皇甫東有什么事,恭敬的回答到,“是,師叔。”

    說完,便見他伸手一抹儲物帶,手中出現一件拳頭大小的東西。只見這東西好似小小的龍舟,通體使用一種奇異的黃紙制作,上面畫滿了一個個怪異的符號。

    領頭弟子對著靈符龍舟輸出一股靈力,然后打出一串法訣,只見靈符龍舟慢慢變大,最后變成了普通龍舟的大小。做完這些,領頭的弟子,對著站在一邊的孩子們說道,“你們趕緊上去,你們家里的事自有人處理,不用擔心。”

    這些孩子,開始有些猶豫,但看到村子里的大人,向他們擺手,他們才慢慢的走了上去。等孩子都上船后,領頭弟子對著皇甫東行禮道,“師叔,我們先回宗門了。”

    皇甫東點了點頭,領頭弟子看到后,便走上靈符龍舟,身上出現一股靈力波動,他身上的靈力,涌向了靈符龍舟。

    靈符龍舟突然冒出一股白光,化作一個圓形的白色光照,然后慢慢的升向空中。升到空中后,便迅速的朝著金泉山的方向飛去。

    看到靈符龍舟飛走,皇甫東帶著林鼎來到那位領頭官員的面前,淡淡的說道,“你便是這里最大的官員吧,林鼎過來下,把你家里的情況和他說下。”

    林鼎聽到皇甫東的話,恭敬的來到皇甫東的身邊,對著那領頭官員行禮后說道,“我叫林鼎,是林家村人,煩請大老爺關照我家里一下。我在這里多謝了。”

    雖然不知道仙師為什么關注林鼎,還親自帶著林鼎來吩咐他,但領頭官員還是知道該問和不該問的,他對著皇甫東恭敬的回答到,“請仙師放心,令徒的家人,我會親自吩咐人去照顧,請你放心。”

    皇甫東依然淡淡的開口說道,“我等修真之人,不會白白要你做事,自會有你的好處。”說完從他的右手甩出一道靈氣,變進入領頭官員的身體,對他說道“我送你一道靈氣,這道靈氣會慢慢滋養你的身體,保你三年身體健康。”

    領頭官員聽到皇甫東所說的話,心中歡喜無比,但仍恭敬的回答到“謝謝仙師,厚愛。”

    皇甫東聽完便對著旁邊的林鼎說“走吧”只見他身上的那個葫蘆又迅速的變大,皇甫東帶著林鼎一躍而上,站穩后,只見葫蘆慢慢的升空,最后迅速的也向著金泉山的方向飛去,只在墨玉城的上空留下一道赤紅色的影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68795_22_20101-m
飛劍問道
作者 我吃西紅柿
  在這個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長生的修行者。

  修行者們...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