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金源宗(大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金泉山還是一如往常的煙霧繚繞,恍若仙山。

    突然,天邊出現了一艘黃色的龍舟,龍舟上人影攢動。

    靈符龍舟上,領頭的弟子正在盤膝打坐,恢復著靈力。其他兩位弟子,正在超空著靈符龍舟和龍舟上的靈力護盾。兩百多里的路程,一路要靈力控制靈符龍舟,還要維持靈力護罩,以筑基期的靈力,根本無法堅持這么長的時間,只能三人輪流操控。

    這時,領頭的弟子突然站了起來,他看了看那金泉山模糊的輪廓,心中一片火熱。先天之體,沒想到自己的運氣這么好,凝丹有望了。心中的火熱慢慢的變成了焦急,領頭的弟子對著旁邊操控靈符龍舟的師弟說道,“師弟,就要到師門了,讓我來操控靈符龍舟,這樣能更快的回到宗門。”

    聽到領頭師兄的話,這位師弟也不猶豫,收回自己的靈力,讓領頭弟子操控靈符龍舟。一操控上靈符龍舟,領頭弟子身上爆發出一陣靈力波動,然后靈符龍舟猛的震動一下,便比剛才好藥快上一倍的速度,向著金泉山的方向飛去。

    而在原理金源宗四十里的天空上,一個赤紅色的葫蘆,帶著一道破空之聲,正在急速的飛行者。

    皇甫東和林鼎站在葫蘆上,葫蘆旁邊閃爍著一道白色的圓形光芒,赫然就是一道靈力護盾。

    林鼎從站在葫蘆上開始,由一開始的害怕,到現在的平靜。皇甫東都看在眼里,他心中暗嘆林鼎的心性果然不錯,但同時又想起林鼎的先天吸靈之體。心中又是感慨一聲,想到。這孩子的心性,就算十七八歲的的人,都沒有他這么鎮定。可惜是先天吸靈之體,如果不是,以他的靈根和心性,凝丹絕對沒有問題,進入金丹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連他都沒有達到的元嬰期,也不是沒有機會。”

    心中感嘆了下,他神識一動,赤紅色的葫蘆速度陡然增加,如同閃電一般劃過天空。

    一柱香后,金源宗的廣場上,一道火紅色的光線一閃即逝,然后廣場上,便出現了兩道生硬。

    皇甫東帶著林鼎站在廣場上,慢慢的向以個方向走去。

    林鼎看著旁邊的奇異一幕,眼中露出向往之色。旁邊一道道身影,不是在練習著劍訣,就是練習法術,璀璨的劍光,絢爛的法術,讓林鼎著實向往不已。

    這時,廣場邊上,一個身穿青色長衫的一位弟子,恭敬的來到皇甫東的面前,恭敬的行禮后說道,“皇甫師叔,掌門和各位長老都在議事廳等你。”

    皇甫東點了點頭,他知道掌門等他是什么事情,他回過頭來,對著林鼎說道,“你跟著我來吧。”

    林鼎聽到皇甫東的話,馬上回過神來,心中激動不已,那些法術真厲害,兩個大漢都不能抱起的巨石,直接被一劍斬成兩半。他心里雖然激動,但還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緊跟著皇甫東。

    皇甫東帶著林鼎穿過一條大道,面前突然出現一座龐大的的宮殿,宮殿的猶如小山一般座落在那里,宮殿那飛檐上雕刻著一些奇異的花紋,透明色的琉璃瓦在陽光下閃耀著耀眼的光芒,宮殿門前的廣場上一地的青色的石磚,兩尺高三米寬的大門,里面的大廳旁邊屹立著幾根晶瑩剔透的玉柱,玉柱上刻畫著一些奇異的怪獸,空曠的大廳里兩邊各擺著幾張座椅,中間也擺著一張座椅,這些座椅上基本上都坐滿了人,只有一兩個的座位沒有人坐。

    大廳內的人,都看著皇甫東帶著林鼎走進大廳。皇甫東好似沒有看到眾人的目光,向著座位上的袁松行禮后,坐在了一個空椅子上。

    但林鼎一走進來,就感覺不一樣,這些人注視的目光,好像帶著奇異的魔力。他感覺自己好像被人脫光了衣服,全身上下都被人看了個通透。隨著這些注視的目光,還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向著他壓來。他那略微比同齡孩子堅實的身軀,顫抖不止。不過,林鼎索然顫抖不止,但他卻努力的堅持著。

    突然,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諸位,他乃凡人,怎么受的了你們的注視呢。”

    這句話一說完,那些注視他的目光,都同時收了回去。這些目光的主人,不是眼睛虛閉起來,就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袁松。

    林鼎感覺到身上的無形壓力一松,整個人有點虛脫的感覺,背上也流出一陣冷汗。他回復了下不平靜的心情,恭敬的對著在座的人行禮道,“晚輩林鼎,拜見各位仙師。”

    坐在上面的袁松,看向林鼎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不錯,免了。”

    袁松準備再次詢問林鼎時,坐在下面的皇甫東,突然嘴唇微張,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但袁松好似聽到有人在自己耳邊說話一般,臉色不變的點了點頭。然后袁松雙眼虛閉,沉思了一會,又開口說道,“罷了,本門的機緣沒到,皇甫師弟就按你說的做吧。”

    在座的人聽到袁松的話,都同時看向袁松,心中不知道盤算著什么。有的以為要把林鼎這先天之體的孩子,交給皇甫東交到,心中有些不滿。為什么掌門沒有按照以往的慣例,讓他們好好的商談下,然后確定林鼎該有誰教導。

    不過,這些長老都人老成精,當然不會再這時詢問袁松,心里盤算著等一會在詢問。

    袁松看到一些長老,臉上有不滿之色,臉色沒有變化,但心中卻知道,要把這件事解釋下,否則對自己掌門的公正決斷,眾位長老,以后會有所不滿。

    他淡淡的開口說道,“來人,把林鼎帶到皇甫師弟的居所。”

    門外的童子聽到后,走進一人,恭敬的對著袁松回答到,“是,掌門。”

    說完,他便來到林鼎的身邊,對著林鼎輕聲的說道,“你跟吳來。”然后便向前走去。

    林鼎聽到袁松的話,知道他有一些事要和長老談,自己不能待在這里,便也沒猶豫,跟在童子的身后。

    當林鼎走后,袁松突然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對著在場的長老說道,“我知道諸位長老,有些不滿我讓皇甫師弟教導林鼎此子。不過,你們卻不知道我也有難處。皇甫師弟,還是你對眾人說下吧。”

    皇甫東點了點頭,沒有推辭,開口向在場的人,說著自己發現林鼎后的一些事。當然,林鼎和他是血親的事,也沒隱瞞,否則這些長老一聽到先天吸靈體的厲害,肯定不會讓林鼎待在金源宗。

    在場的人聽到皇甫東慢慢的解釋,再聽到皇甫東和林鼎帶著一絲血親關系,心中也明白了掌門為什么那樣決斷了。他們的心也慢慢的平復下來,心中也淡去了收林鼎為徒的念頭。

    隨著皇甫東說完,議事廳內陷入了沉默,后一會沒人說話。坐在首位的袁松再次說道,“諸位,林鼎此子的這件事,就這樣決定了,也告于段落。現在,我們還是談談新收的靈根較好的弟子,由誰教導吧。”

    在場的氣氛,隨著袁松的這句話,也慢慢的熱烈起來,在場的一大半長老,都想教導處一些優秀的弟子,給自己帶來好處。有的可能是不想教導弟子,耽誤了自己的修行,便沒有開口。皇甫東也一樣,他也不想教導任何弟子,收下林鼎,只是想補償一下而已。

    林鼎跟著童子走過一段長長的路,繞過一幢幢雄偉的建筑,心中驚訝不已。那些雄偉的建筑,在他們那里,要花費多少的人力和物力,還有時間,才能建成。不過,他轉念一想,想到仙師那在天空飛行的手段,也就明白,對他來說建成這些雄偉的建筑要很長的時間,但對這些人來說,對仙師來說,因該簡單許多。

    他回過神來,就跟在童子的身后,又逃過一條小道,又走了小半柱香的時間,來到一排石屋前。

    石屋只有三間,每間石屋都間隔兩丈的距離,不會因為太近,而影響對方。

    領路的童子帶著林鼎來到石屋前后,轉過身子,對著林鼎說道,“左邊的那間是皇甫師叔的居所,另外兩間偶爾只有師叔的一些朋友短暫的居住。你兩間石屋選一間便可以居住了。這里是皇甫師叔的修煉之所,很少有人打擾,你需要的靈食,我會安排人送到的。你便在這里等皇甫師叔回來,我向掌門復命。”

    林鼎客氣的向著童子到了謝,童子也回禮后,順著剛才來的路,向掌門復命去了。

    童子走后,林鼎一個人站在哪里,腦中想起了今天的事。他有種做夢的感覺,不但被仙師收為弟子,母親也能獲得官府的安家費,有錢的話,不用辛苦,身上的病因該能好。想到這里,他覺得很累,這不是身體上的累,而是心中的累。

    他走向一間石屋,推開了門。石屋里很簡單的擺設,一張石桌加上幾個石凳,還有一張石床,石床上放著整齊的床被。

    走到石桌旁,林鼎趴在桌子上,腦中浮現出母親的身影,看到那身體逐漸變好的母親,他慢慢了陷入了沉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鼎就感覺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打了下。他瞬間驚醒,馬上站了起來,向著身后看去。

    當看到皇甫東那和善的微笑,林鼎馬上恭敬的行禮道,“拜見仙師,剛才睡著了,請仙師恕罪。”

    皇甫東微笑著說道,“免了,以后你也不用交我仙師,我將親自教導你,還當得起你叫我師傅。”

    聽到這句話,林鼎心中欣喜不已,終于確定自己能修煉了。他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對著皇甫東再次恭敬行禮道,“拜見師傅。”

    看到林鼎那興奮的神色,皇甫東也沒在意,笑著說道,“你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來我的石屋,我在教導你修煉。”

    說完,皇甫東便離開了石屋。

    目送皇甫東離開石屋,林鼎又坐回石凳上,心中興奮不已。

    這一興奮就是一個時辰,天也漸漸的黑了下來。辦完,果然如那童子所說,有人送飯。在那送飯的弟子恭敬的眼神下,林鼎接過了食盒,對著外門弟子說了句謝謝。

    外門弟子聽到后,沒有露出任何的神色,向林鼎告辭,空出時間,讓林鼎能吃飯。

    打開食盒,林鼎便問道一股清靈的香氣。這種香氣不像自己所吃的米飯那種帶著世俗的味道,而是帶著一股出塵之氣,讓聞到香味的人,有總不是凡人的感覺。

    沒有人在自己的旁邊,林鼎也不客氣,拿起食盒里那白玉做的筷子,狼吞虎咽起來。

    吃完飯,林鼎把那碗筷碟子放好。吃飽喝足了,沒有事干,林鼎便早早的鋪好床被,早早的睡覺。

    翌日

    一大早,林鼎便早早的爬了起來。常年的生活,讓他養成了這種習慣,比同齡的孩子還要早起。整理好衣服,林鼎走出了石屋,準備看看周圍的環境。突然,他的耳邊傳來一道聲音,一聽完這道聲音,林鼎也沒有露出驚訝的神色。二十恭敬的向著七八丈遠,皇甫東所在的石屋走去。

    剛走到門口,就聽石屋內傳來皇甫東的聲音。

    “進來吧”

    聽到這句話,林鼎便推開房門,恭敬的走進皇甫東的石屋。走進石屋,就見到皇甫東雙眼虛閉,雙腿盤坐在石床上。

    林鼎走前兩步,對著皇甫東恭敬的說道,“徒兒,拜見師傅。”

    這時,皇甫東睜開雙眼,對著行禮的林鼎說道,“今天,我收你為記名弟子,傳授你本門修煉之法。你要記住,本門修煉方法不能外傳,否則本門就會親自追回。”

    聽到要傳自己修煉之法,林鼎心中是高興不已,但聽到皇甫東的警告,便趕忙點頭說道,“是,弟子謹記師傅的話。”

    皇甫東聽到林鼎的話,點了點頭,對著林鼎說道,“閉上眼睛,清神。”

    林鼎馬上按照皇甫東的話閉上眼睛,凝神等待著。皇甫東右手一揮,指尖飛出一道白光,淡淡的白光一閃,便沒入了林鼎眉心。

    隨著那道白光飛入林鼎的眉心,他便覺得腦中多了好多東西。這些東西好像一本書,只要自己想看哪里,就能看到。

    他睜開雙眼,看向皇甫東的嚴重,露出感激的神色。

    皇甫東又開口說道,“我已經把本門的修煉之法,還有一些基礎的修煉知識,傳入你的腦中,你現在回去仔細的看清楚,明天這個時候,在來我這里。”

    聽到皇甫東的話,林鼎便恭敬的行禮告退。退出房門,林鼎便急沖沖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學著皇甫東的樣子,盤坐起來。

    隨著林鼎盤坐以后,心中慢慢安靜了下來,腦中想起了剛才皇甫東所傳來的東西。

    一篇篇文字,出現在林鼎的腦海中,一些修煉的基礎知識,經脈,丹田等等,都有介紹,還有那修煉的功法,叫做金元訣。看到金元訣,林鼎便馬上沉浸了進去。

    這一想,就是一天。傍晚,那送著食盒的弟子再次來到林鼎的石屋,放下新的食盒,取走了那舊的食盒。林鼎也在這時候醒來,看到食盒,肚子也是有些餓,便又是狼吞虎咽的吃完。

    吃完飯,收拾好東西,林鼎再次盤坐在石床上,消化著腦中的信息。

    第二天,不用皇甫東吩咐,林鼎便早早的站在皇甫東的門外,等待著皇甫東的召喚。

    站在門外,等了一會,里面便傳出了皇甫東的聲音,傳喚他進去。林鼎再次恭敬的走進石屋,先行禮道,“拜見師傅。”

    皇甫東揮了揮手,說道,“無需多禮,你可以弄明白昨天我傳你的功法。”

    林鼎恭敬的回答到,“是,弟子基本上明白了。“

    皇甫東滿意的點了點頭,感嘆了林鼎的悟性,對著他說道,“你盤坐在地上,然后盤膝而坐,我用靈力帶你熟悉本門功法的運轉路線。你要牢牢的記住,以后俺這個方式修煉便可。”

    聽到皇甫東的話,林鼎馬上盤坐在地上,靜下心來,等待皇甫東的教導。

    皇甫東突然出現在林鼎的身后,雙手抵住林鼎的后心,手心出現一股靈力,向著林鼎的體內涌去。

    林鼎只感覺到丹田出現一股熱流,暖烘烘的。他一想,便知道這是皇甫東的靈力。

    這時,皇甫東大喝一聲,“收斂心神,,注意我的靈力所運轉的路線。”

    皇甫東的一聲大喝,林鼎哪敢不聽,他馬上收斂心神,仔細的感覺那股熱流所運轉的路線。過了一會,皇甫東的靈力重歸林鼎的丹田,然后消失不見。

    感覺到靈力的消失,林鼎便知道皇甫東收回了靈力,過了好一會,他睜開眼睛,便見到盤坐在石床上的皇甫東。

    看到林鼎睜開眼睛,皇甫東說道,“你記住了靈力的運轉路線。”

    林鼎恭敬的回答到,“是的師傅。”

    皇甫東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當年可是運轉了三次,才記住了靈力運轉的路線,沒想到林鼎一次便能記住,果然是先天靈根啊。他對著林鼎說道,“既然記住了,便在這里修煉,等你什么時候感悟到靈氣,吸進體內,便能自己修煉了。”

    聽到皇甫東的話,林鼎點了點頭,心中卻是知道這是皇甫東的好意,有高手護法,第一次修煉,也能也有人幫助他。

    他再次閉上眼睛,慢慢的按照昨天看了一天的修煉功法,感應著空氣中存在的靈氣。

    慢慢的,他的心安靜了下來,靜靜的感悟著那虛無的靈氣。過了半柱香的時間,林鼎終于感應到空氣中,出現了一個個白色的光點,這些光點好像灰塵,根本無法看見,只能用自己的心去感應到,

    他慢慢的想接觸那些光點,但那些光點根本不理他,自顧自的移動著。感覺到那光點不聽自己的話,林鼎心中有些焦急,在金元訣里的講解里,這些光點便是靈氣。只要把靈氣吸引進體內,就算成功的引氣入體,算是正式的進入修煉的世界。

    他心中越來越焦急。突然,他的身體里,爆發出一股強烈的吸力,那些靈氣根本無法反抗,直接被他吸進體內。林鼎發現丹田里,出現了一縷熱流,這股熱流若有若無,沒有仔細的感應,根本無法發現。

    林鼎按著剛才運轉的功法路線,慢慢的運轉那一縷若有若無的熱流。當那縷熱流,運轉了一個小周天,他便發現那縷熱流增加了一點點。再次運轉那縷熱流,直到林鼎感覺筋脈有些疼痛,才慢慢的停下功法,睜開了眼睛。

    一睜開眼睛,林鼎便看到了皇甫東的目光。他心中一暖,對著皇甫東恭敬的說道,“多謝師父護法。”

    皇甫東滿意的點了點頭,對林鼎不到二個時辰,便能引氣入體,也沒有感到驚訝。他對著林鼎淡淡的說道,“不錯,第一次便能引氣入體,悟性不錯。但現在你要循序漸進的修煉,不可操之過急,只需早晚修煉一次便可。這里,我再傳你制符之術,修煉靈氣,也要懂得運用,算是對你的功課吧。”

    說完,他再次揮出一道白光,白光再次沒入了林鼎的眉心。做完這些,皇甫東對著林鼎揮了揮手,示意林鼎退下。

    林鼎看到后,恭敬的行禮后退出了房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4333_22_18-m
鬥戰狂潮
作者 骷髏精靈
  雙月當空,無限可能的英魂世界;孤寂黑暗,神祕古怪的嬉命小丑。
  百城聯邦,三大...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