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村長解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村子邊緣,“傻貓,村長家怎么這么偏僻?”“我才不是傻貓,我叫瑞白”小爪子不停地撓著我的衣裳,“他是守衛者,自然要在村邊住啦。”小貓妖嘟囔著。“你說什么?”我一手抱過它來,它晃著腦袋說“你個笨女人”,不過現在,它倒是不怎么掙脫了,耷拉著腦袋索性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半瞇著眼睛倚靠著。

    周圍的光線明顯沒有村廣場那樣明亮,人也越來越少,估計是都跑去砍怪了吧。哪有像我這樣的,一進來就摔個四腳朝天,還讓這小貓妖笑話,呵呵,我沒好氣的搖了搖頭,順著瑞白指引的方向繼續前行。遠遠地看著前面有間小木屋,明亮的月色襯托下,更有種孤寂的感覺。我捏了捏瑞白的鼻子,“傻貓,醒醒,你說的是這里么,我怎么都不覺得這是村長家啊?”瑞白迷糊的翻翻眼皮,嘟囔著,“自然是這里啦,前村長家嘛。”走近一看,果然,破敗的木門上,一塊斑駁的木板隨風晃動,隱隱約約能夠看到幾個華夏文“村長家(前)”。頓時有些傻眼,這么個屁大點的新手村,居然還有所謂前村長家,一頭瀑布黑線啊。

    “直溜,啊”,透過舊舊的木門,隱約看到院子里一位老爺爺月下獨酌。我輕輕敲了門,“村長爺爺在家么?”“小丫頭,進來吧。”沙啞的聲音伴隨著咳嗽回響在這個破敗的小院子。輕揪了一下瑞白毛茸茸的小耳朵,“傻貓,你不是要找村長爺爺么?”“我才不是傻貓,笨女人,哼。”小瑞白縱身一躍,撲到了老爺爺身上,歡快地叫著,“陳爺爺,你怎么又開始喝酒啦?”“瑞白,又是偷跑出的?”村長爺爺抱著小瑞白,“小妖啊,你就叫我陳爺爺吧,我早就不是什么村長啦。這里除了瑞白,基本沒有人過來。”隨即上下打量了又打量,“小妖根骨奇佳啊!”一團黑線,感覺自己咣當暈倒。這年頭,前村長都冒出來了不說,現在居然還有根骨奇佳~~~不會接下來又是有緣又是拜師吧?

    陳爺爺懷抱著小瑞白,一手握著酒壺,“小妖啊,瑞白給你添麻煩了,沒想到你居然選擇完成小貓妖成年禮,真是個好孩子啊。”我傻了,不就是個任務嘛,完成了我就可以去升級啦,這和好孩子有什么關系么?陳爺爺似乎知道我的疑惑,放下酒杯,重重地嘆了口氣。這下我徹底傻了,難道這個任務還有什么問題么?陳爺爺敲了敲瑞白的小腦瓜,說道“小妖啊,你知道你放棄了什么?”啊?看來是真有問題了。我倒沒覺得太緊張,不就是放棄了讓瑞白當觀賞型寵物嘛。陳爺爺發現我面色如常,嘿嘿一笑,酒氣順著漏風的牙傳了過來。“你幫小瑞白完成成年禮,你以后就再也收不了觀賞型寵物了。”“咳,這也沒什么大不了啊,反正我將來也是要找一只喜歡跟我在一起的寵物,瑞白不愿意,它這么可愛,我不希望它不快樂。”“所以說你是個好孩子啊,來來來,我跟你說說這個任務吧。”陳爺爺一邊逗弄著瑞白,一邊斟著酒,一頓絮叨開來。

    原來瑞白只有名字,沒有父姓,媽媽在生它的時候難產死了。而瑞白的舅舅是貓妖族現任族長,一直特疼愛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妹妹不聲不響有了瑞白,用了各種方法都沒有告訴他父親是誰,后來生瑞白的時候沒有活下來,自然很狗血地恨瑞白。再加上瑞白是個早產兒,先天不足不說,還出現了退化,喪失了貓妖族的成長能力。只能作為觀賞型寵物,沒有攻擊力。這讓他舅舅對他更不喜,族里的大人、孩子自然也是看妖下菜碟啦,謾罵、毆打倒是常事。瑞白常常吃不上飯,又沒有攻擊力,無法自己捕食,于是經常跑到村子邊緣偷點東西吃。陳爺爺家在村子最邊緣,自然是首當其沖。一來二去,小瑞白就被陳爺爺發現了,陳爺爺倒是沒有責怪它,只是覺得小貓妖還是最好待在族里面比較好,以免被玩家傷到或者捕殺。

    這不,游戲剛開啟,就遇到我了么?我撲哧一樂,感情我還真是個好孩子,這要是別人,估計早就成刀下亡貓了。陳爺爺嘮叨了一大通,倒是介紹了很多小瑞白的事情,對任務倒是一字未提。我有些著急,趕緊幫瑞白完成任務,我好去升級啊,級別高了,到處走走也方便不是?連忙打斷陳爺爺的話,詢問小貓妖成年禮的事。陳爺爺倒是沒有為我的打斷而不高興,“天也晚啦,我就長話短說吧。”唉,這還叫長話短說,我都在這兒聽了3個時辰啦,就差不知道瑞白媽媽三圍了,呵呵。我用傻笑來掩飾我的無奈。

    陳爺爺終于步入正題,這下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有了個大麻煩。想想就是,剛進游戲的我,不過就是個0級的白板罷了,而這個任務不僅有時間限制,還是一個系列的任務,最后還要挑戰貓妖族族長,那可是新手村15級boss,不過虱子多了倒也不怕了,不是么?

    這時妮娜的聲音出現在耳邊“玩家白色小妖耐心聽完前村長的嘮叨,親和力永久+1。”暈,這也可以,不過親和力屬性是什么啊?而且怎么會是妮娜的聲音呢?陳爺爺也有些發愣,這時我才發現,妮娜居然在酒杯旁邊。

    陳爺爺立刻反應過來,急切地問“妮娜,你怎么會在這里?瑞白偷跑出來罷了,你也偷跑過來,不怕主神懲罰么?”妮娜有些扭捏,“可是我想小妖姐姐啦,我就我就過來了。。。”陳爺爺再次打量著我,“難怪啊,果真是根骨奇佳啊”便不再言語。

    看著陳爺爺的模樣,我也不由得為妮娜擔心,“妮娜,你不會是把工作丟到一邊了吧?主神不會懲罰你吧?我們每天都會見面的啊”妮娜眼睛有些紅,“可是我就是想小妖姐姐啊,55555”妮娜撲了過來,瑞白嘲笑到,“果然是傻女人,兩個傻女人。。。啊?啊?啊?”瑞白慘叫,“你干嘛打我啊,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么?陳爺爺,他們兩個欺負我,5555“

    得,妮娜一手握著弓箭,一手抹著眼淚,瑞白則是更把自己埋在陳爺爺懷里,讓人不知道哄誰更好些,陳爺爺反倒大笑起來,“你們兩個小家伙啊,快別哭啦。。。”安慰的話音還沒落,我又聽到了系統提示音“小精靈妮娜,擅離職守,繳納罰金100金幣,3年內不能回歸精靈樂園。”

    我們一起愣住了,“玩家白色小妖贏得了小精靈妮娜的友誼,是否愿意幫助妮娜完成懲罰任務?”妮娜含著眼淚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看著我,“我愿意。”我不由自主地答道。呃,怎么跟在教堂似的,呵呵。

    陳爺爺再次贊嘆我是好孩子起來,哎,我可不就是個好孩子?100金幣啊,剛進游戲的我,身無分文不說,而100金幣等于10000銀幣,等于1000000銅幣。。。現在大家兜里能有1個銀幣都算是個小富翁啦,我豈不是要很久一段時間都要待在新手村出不去?

    我徹底囧了,看了看瑞白,又看了看妮娜,本來是找陳爺爺問問瑞白的任務的,好不容易搞清楚了,由于VIP游戲倉的關系,我的血液有些特殊,瑞白雖然不小心咬了我,但是見了血,就不得不締結寵物契約或者是幫助完成任務了。不過瑞白本身先天不足,還真的完不成它的成年禮,遇到我,對它來說倒也算是福氣了。唉,誰讓我喜歡它們呢?一只羊是趕,兩只羊也是趕,不是么?

    我一手抱著妮娜,一手拉過瑞白,便想跟陳爺爺告辭。“不急不急,呵呵。”陳爺爺這會兒反倒不提剛才說的天色見晚,長話短說了。他笑瞇瞇地問我“小妖啊,要不要拜我為師啊?”這個。。。我有些躊躇,新手村不是沒有職業導師么?大家雖然在剛進游戲的時候選了職業,但是都沒有職業技能,陳爺爺難道是法師?

    陳爺爺也不說話,只是微笑地看著我,妮娜和瑞白都有些驚喜,“陳爺爺,你決定收徒弟啦??小妖快拜師啊!”我更疑惑了,不由得問,”陳爺爺,您這是。。。?”“我雖然之前是村長,但是我一直是村子的守衛者,所以我的職業是暗舞者!”陳爺爺自豪地答道。

    暗舞者這個職業倒是在官網上有介紹,不過很簡單,讓玩家自行摸索。似乎這樣高仿生的游戲都是喜歡介紹簡單,這可是以前網游小說定律哦。我還在疑惑,系統反倒替我做了決定。“玩家白色小妖根骨奇佳,獲得了新手村守衛者的認可,強制接受拜師任務。”

    隨即,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忽地一下扔到院子外,妮娜和瑞白也跌落在地上,陳爺爺家破舊的木門咣當地關上,只聽陳爺爺大笑道,“我也有徒弟了呢,老爺子我可乏了,小妖自己慢慢探索任務吧。。。”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6_869-m
重生末世:炮灰要崛起
作者 秋回
  空間吊墜被騙走,異能被截取,男友背叛她,親人拋棄她.....   末世五年,她成為一個廢物...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