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半個多世紀前的一樁滅門慘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一章半個多世紀前的一樁滅門慘案

    二00七年春天,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馬蹬鎮派出所民警劉山峰,到鎮中心的超市去購置辦公用品。路過旁邊一個規模很小的古玩市場時,他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腳步。劉山峰是個普通的鄉村警察,為人謙和,辦事執著,興趣廣泛。業余愛好是收藏古錢幣、票證以及舊報紙雜志。收集當地的奇聞趣事,民謠野史。

    當他剛走到市場邊,一個擺地攤的老人就喊:“劉警察,幾天都沒看見你來,我從鄉下收了一些東西來了,你來看看,有沒有你感興趣的?”劉山峰一看是李佑漢老漢,他們已經很熟了,劉山峰經常在他這里買些舊報紙、雜志之類的東西。劉山峰一邊走過來,一邊笑著說:“有什么好東西,讓我看看。”李佑漢拿過一捆舊報紙、雜志遞給了劉山峰。

    劉山峰就一份一份的細看,直到全部看完也沒有發現一份他感興趣的。劉山峰抬起頭,望著李佑漢說:“就拿這些東西打發我?”李佑漢神秘的笑了笑,說:“好東西是有,怕你出錢不起。”“不要小看我喲。”劉山峰玩笑似的回答道。

    李佑漢一邊與劉山峰答訕,一邊從他的一只舊木箱里拿出三份舊報紙。這三份報紙分別用三個薄膜袋裝著,顯然李佑漢是十分珍視的。“這是民國二十二年的三張報紙,同時報導了發生在馬蹬鎮的一樁滅門慘案。我是花高價在鄉下一個老人手里收來的。”李佑漢一邊說一邊將報紙拿給劉山峰。

    劉山峰接過報紙一看,三份發黃的舊報紙,在頭版頭條最醒目的位置報導了這樁滅門慘案。可見這樁慘案的影響之大。這個時候,劉山峰的興趣來了。來不及看內容,就對李佑漢說:“多少錢,我都要了。”手緊緊地拽著報紙,生怕被李佑漢奪回去似的。李佑漢知道劉山峰真的想要,就狠狠的開了一個價:“一口價,300元一份”。劉山峰知道李佑漢向他要高價了,就把報紙往攤子上一丟,說:“這舊報紙,只有我要,別人誰要你的。這么高的價,我不要了,你留著解手用吧。”劉山峰裝著要走。李佑漢見狀說:“劉警察,不要生氣,你真想要,那你出個價,依你的好啵。”“150元一份,一共450元。行不行?”劉山峰很堅決的說。“算了,算了,你拿走。”李佑漢似乎無可奈何的說。

    劉山峰付了錢,拿了報紙一陣小跑,回了所里,辦公用品都忘了買了。

    回到辦公室,劉山峰小心翼翼的拿出報紙仔細研究起來。三份報紙的報導內容差不多,大概情況是:一九三三年春,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西北邊陲,“馬蹬子”鎮,發生了一起震驚全國的滅門慘案。一伙土匪將小鎮里一李姓財主家洗劫一空,一家二十幾口人被殺得一個不剩。國民政府派軍隊圍剿這伙土匪,但土匪早已作鳥獸散,圍剿無果,這樁案子也就不了了之。

    劉山峰沒研究出什么來,倒是一個個謎團不斷在他的腦海閃現。是誰干下了這罪惡滔天的勾當?為什么要滅人家滿門?李財主家是否有人逃脫噩運?……這些都是謎。他想象著當時的場景,血流滿地,慘叫連天。一伙黑衣蒙面人,手持利刀,殺人如麻。想著想著,劉山峰不禁打了個冷顫,后背頓覺涼嗖嗖的。那三張報紙上似乎布滿了一雙雙驚恐的眼睛,在死死盯著他,要向他訴說冤情,這時劉山峰有些驚慌。同時有一種沖動,他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尋找歷史的痕跡,在歷史的天空里尋找蛛絲馬跡,破解一些迷團,找到一些答案,給那些冤魂些許的慰藉。

    劉山峰在辦公室靜坐了半天。同事警花李小小就開玩笑的說:“帥哥哥,收到絕交信了?這么不開心。”“那里,買了張舊報紙,看了上面報道的一樁滅門慘案,心里有些不舒服。”劉山峰有氣無力的說。“什么報紙?我看看?”李小小拿過報紙仔細看了起來。一會兒她就叫了起來:“這不是發生在我們這兒的慘案嗎?只是時間久遠了,沒人提起了。”李小小是本地人,以前她也聽本地的老人講過,只說是慘極了,但也講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我小時候聽長輩們講起過,只當故事聽了。”

    劉山峰將他心中的迷團跟李小小講了。李小小也想破解謎團,于是她也對這樁半個多世紀前的滅門慘案產生了很大的好奇心。“帥哥哥,姐們跟你一起干,破一破這個陳年舊案。”李小小大大咧咧的說。“好的,明天我們就開始行動,我去縣圖書館查縣志。你是本地人,情況熟,就去查找本地老人,我們一起再去訪問。”劉山峰興奮的答道。兩人一拍即合。其實這個案子破與不破已沒有什現實意義。但是越是迷霧重重,越是催生了劉山峰、李小小想探個究竟的強烈yu望。

    第三天,劉山峰從縣圖書館回來了,一無所獲,縣志上也就只簡單記載了這樁慘案,內與報紙上的差不多。李小小也沒有找到知情人,時間久遠了,知情人都已作古了。

    劉山峰與李小小在一起談談論論搞了一整天。派出所的同事們也不知他們在搞什么名堂,議論紛紛:“他們倆什么談上對象了……”劉山峰與李小小只顧談論自己關心的事,對辦公室變化著的氣氛全然不知。

    “哎呀,我們應該找賣報紙給你的人呀。”李小小突然大聲說。辦公室其他人都被驚了,回過頭來望著他倆笑。劉山峰有些不好意思,與李小小本隔得很近,這時特意把凳子挪了挪。李小小也把聲音壓低了些說:“那人應該曉得一些情況。”“你是說李佑漢老人?那我明天找他問問。”“明天我們一起去吧。”李小小全然不顧的說。但劉山峰有些擔心什么,也沒辦法,只好說:“那……那好吧。”

    找到李佑漢說明來意,他想都不要想,就眉飛色舞的講開了。李佑漢是個健談的人,擺起龍門陣來沒完沒了。“找我就找對了,馬蹬鎮沒人比我更清楚這件事。被滅門的李財主,說起來跟我同宗同祖,跟我祖上大概也叔伯兄弟的關系吧”“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劉山峰打斷他的話說。“具體什么人干的,我不知道,反正是土匪。”“誰不知道是土匪?”李小小沒耐心聽了說道。“那那伙人為什么要殺他家滿門?”劉山峰又問道。“土匪殺人,還不是見人就殺,一開殺不就殺光了。”李佑漢也不知道些什么,想當然地說了起來。劉山峰也是實在沒人問了,還是開口問了第三個問題:“那李家是不是有人沒被殺呢?”這時李佑漢朝劉山峰面前湊了湊,神秘地說:“其實李家當晚還真有一人沒有被殺。”“誰?”劉山峰好象要立馬找到這個人似的,急切地問。

    李佑漢見有人聽他講,他清了清嗓子接著又說:“她就是李家最小的女兒,名叫李金花。那年十六歲,是個成熟了八、九分的少女,特別惹人疼愛。高佻身材,秀發修眉,明眸皓齒,靜著如睡蓮依伏于水,動著如彩蝶羞戀于花,美得讓人心顫。在縣里女子學堂讀書,是李家的掌上明珠。求親的人絡繹不絕,但沒有一個讓李金花動心的。其實李金花在縣城讀書,接受了一些新思想,在婚姻的問題上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張。李財主因為疼愛有加,也就依了她的。”“她是如何逃脫的?”李小小急于想知道結果,忍不住打斷他的話。“莫急,莫急,聽我講啰。”李佑漢一點也不急。

    “春上學堂要開學了,過幾天李金花就要上縣城了,心情特別的愉快。沒想到在離家的前一天的晚上,遭此彌天大禍。這天晚上李金花早早的睡了,想第二天早點趕路。下半夜,院子里的人都入睡了,顯得特別的靜,靜得讓人心慌。突然一聲凄慘的叫聲,劃破了死靜的夜。緊接著發出了第二聲,第三聲……同時也有人大喊:‘來土匪了,來土匪了……’”

    “李金花被驚醒了,恐怖充溢著整個房間。她用被子將整個身子裹得緊緊的,慘叫聲不斷傳來,她的心控制不住的亂跳,差點就蹦出了胸口。她留了個小孔,用驚恐的眼睛死盯著房門。慘叫聲和雜亂的腳步聲,逐步向她父母的房間響來。”

    “‘你們老爺睡哪間房?’一個惡狠狠的聲音在問。‘就是前面那間大的。’一個驚嚇過度的聲音在回答。緊接著一聲慘叫,顯然是回話者被殺了。再接著一聲巨響,是土匪們破門而入的聲響。”

    “李金花一陣揪心的痛。她想沖出房門,去保護她的父母。保護不了,就是死也要死到到一起。但一雙腳是軟的怎么也動不了。”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只聽到李財主大喊:‘只要我李家有后,立死誓為我們報此血仇。’緊接著兩聲慘叫過后,李財主兩口了命喪黃泉。”

    “李金花到底是如何逃脫的?”劉山峰還是禁不住打他的話問道。

    “聽說來殺李金花的是個小土匪,第一次出來殺人,心有些軟。當他撞進李金花房里時,李金花全身顫抖的伏在床上。小土匪一把扯開李金花身上的被子,舉刀準備砍。這時從窗戶處射入的月光正好照在李金花身上。小土匪被驚呆了,一個驚恐萬丈的小嬌嬌,伏倒在床上。無論怎么看都是美不勝收。也許是心軟下不了手,也許是不忍心毀滅這天生尤物。反正他沒有砍下去了,只用帶血的刀背在李金花身上擦了兩下。隨手在李金花脖子上扯下一把金鎖就跑了。”

    劉山峰見李佑漢講得正起勁,好象是他親身經歷的事一樣,不忍心再打斷他。李小小沒管這些,大聲說:“那她后來到哪里去了?”“不知道,從此下落不明。”李佑漢回答道。

    “曉得你講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講了半天等于沒講一樣。”李小小有些不滿,發著牢騷。劉山峰也不太相信,只當故事聽。李佑漢見他們不太相信,有些急,滿面通紅的說:“你們不相信我的,那算了。你們去問金水村的孫榜文老漢,我的報紙是從他那里收來的。他可能曉得多些。”話一出口,李佑漢有些后悔,不該講出孫榜文,三張報紙是20元錢一張從孫榜文那里收來的,他以150元錢一張賣給了劉山峰。劉山峰他們找到孫榜文,不就露底了嗎?今后遇上劉警察多不好意思。

    劉山峰見李佑漢也是胡侃亂編的,知道他也不了解什東西,就告辭回所了。

    到金水村找孫榜文,是劉山峰一個人去的。孫榜文七十多歲了,也很會侃。見面寒喧幾句后,劉山峰就直奔主題了:“孫老,多年前被滅門的李家真的有個叫李金花的逃出來了嗎?”“聽人講是的。”“那現在何處,她有后人嗎?”“不知道”。“是何人所為呢。”“也不知道。”“那為什么土匪非要滅門不可呢?”

    “這個……倒聽說是為一張藏寶圖。”孫老漢對其它問題簡單的回答了,但對這個問題就象講書的似的開講了。

    “土匪殺進李財主睡的房間后,只聽見土匪不斷地大聲喊:‘把藏寶圖交出來……’

    “‘什……么……藏寶圖?沒聽說過。’聽得出這是李財主驚恐的聲音。”

    “‘李自成寶藏的。’是那個要命的聲音。”

    “‘什么李自成的寶藏,我真不知道。有的話,我還不交出來?我知道現在保命要緊,其他的都是身外之物。’李財主用顫抖的聲音乞求著:‘其它的東西只管拿,求你們不要殺人了。’”

    “‘不交出藏寶圖,你們家將雞犬不留。’土匪們不耐煩了,一邊問著一邊翻箱倒柜的找著。問了半天,找了半天都沒有結果。土匪們的些急了。時間不等人,眼看雞叫頭遍了。最后領頭的下命令道:‘統統殺光,免留后患。’”

    劉山峰知道,滄海桑田,世事變遷,歷史的真實已不復存在,只在人們的口頭留下各自的傳說。

    他不得不打斷孫榜文的話。好奇地說“真有寶藏?”“不知道”孫榜文若有所思的說:“只聽說李財主的祖上是李自成的家丁。李自成當皇帝后往家鄉運了一批寶藏,李財主祖上是運寶人之一。后來李自成死了,這批寶藏也下落不明。傳說李財主祖上知道寶藏的秘密。人們猜想肯定會留下藏寶圖之類的東西。這就招來滅門之禍,真可惜。”

    聽孫榜文講完,劉山峰心里有些沉悶,心想:一個毫無根據的傳說招來滅門之禍,世上還有比這更冤的事嗎?

    劉山峰又是聽了一番故事回來了,一無所獲。但那些驚恐的眼神,在他心里揮之不去,幾天來他都有些仿仿佛佛,茶飯不思,他懷疑自己要得精神病了。過了幾天,劉山峰真的病了。

    還好,在他不能自拔的時候,轄區內發大案子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我在撒旦教的日子裡
作者 猥瑣斯達叔
  一個中國留學生,進入邪惡組織的日子,沒有一晚睡過安穩的覺。   生死的較量,在夢魘裡進行...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