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億萬富翁在母親九十大壽那天死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章億萬富翁在母親九十大壽那天死去

    劉山峰病了,在醫院輸液。也不是什么大病,沒人照料他。到了中午,李小小來給劉山峰送午飯,隔老遠就嚷嚷:“帥哥哥,帥哥哥,本鎮最大新聞,本鎮首富死了,死因不明。”劉山峰把食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說:“淑女點,淑女點。我聽得見,我聽得見。”他左右看了看,幸虧沒人。“那你還不去現場,來這里干什么?”“不能餓著我們的帥哥哥,我是奉所長之命,給你送飯來了。現場有的是人去看,所里其他人都去了,縣局刑警隊來人了,法醫、技術員好大一堆人,我攏不了邊。”

    本鎮首富誰都知道是孫孝武。孫孝武發家的時間不長,也不知是怎么發的家。劉山峰只知道他擁有本縣最大最豪華的賓館。但據有些人講,這只是他產業中的九牛之一毛。他的產業主要在省城,保守估計資產上億,但他本人很低調的,沒幾個人知道他有這么有錢。他90高齡的老母一直居住在馬蹬鎮。他有三個哥哥都已作古,子侄們倒有一大堆。他本人一直住在省城,偶而回馬蹬鎮探望母親,小住一兩天。這次是因為他母親90大壽,回來祝壽的。不想這么一個億萬富翁,就無聲無息的死在小小的馬蹬鎮。

    “是怎么死的?有嫌疑對象嗎?”劉山峰一邊吃飯一邊說。他象是犯職業病了,一聽到死人就想到謀殺。“我說了死因不明嘛,死因都沒查清,是不是案子都還說不準,哪來的嫌疑對象。”李小小有些埋怨的說。“一個億萬富翁不明不白的死了,難道不是因為爭奪財產而死于謀殺?”劉山峰停了吃飯,似乎在沉思,自言自語的說。“我怕你是看電影看多了,哪來這么多爭奪財產的謀殺。”李小小把手在劉山峰面前揚了揚,接著又說:“快點吃飯,我所里還有一大堆的事要忙呢。”“那可說不定。我吃飽了,針也不打了,我的病好了。”劉山峰掀開被子,拔下針就走了人。等李小小想阻攔他時,他人已走出了病房。李小小沒法只好拿了飯合跟了出來,在后面喊著:“劉山峰,你真是一根筯,回所里看我怎么收拾你。”等她出來時劉山峰的影子都看不到了,也不知他聽到了沒有。

    劉山峰沒有回所,直接去現場了。所長馬一謀一見劉山峰來了就問:“怎么不呆在醫院?來這里干什么?小小這丫頭又沒完成任務。”“馬所,馬所,這可怪不了小小的,是我跑出來的,她也攔我不住。我不是心急嘛,同時對我來說是一個學習的絕好機會。”“那好我給你介紹個師父。”說罷。馬所長把劉山峰叫到了一個人的身邊說:“夏隊,幫我帶個徒弟,這是我所的劉山峰,是塊干刑偵的好材料,替我打磨打磨,我所的刑偵力量弱了點。”“我哪敢帶徒弟啰,互相學習,互相學習。”夏隊謙虛的說。其實劉山峰也聽說過夏隊,夏隊是刑警隊大隊長,叫夏國中,是縣局為數不多的名探之一,很多大案要案都是經他手偵破的。劉山峰早就想結識結識他了,這次真是個好機會。心里暗暗高興,病都好徹底了。這兩天,劉山峰就鞍前馬后的跟著夏隊忙開了。

    現場在馬蹬鎮最豪華的賓館的507房間。孫孝武是上午八點左右被發現死在房間里的。椐當時發現他的服務員介紹:上午八點多鐘,服務員搞衛生,敲了一陣門,沒見動靜,就用鑰匙開了門。一進門發現他仰面躺在床上,表面很平靜,象睡熟了似的,房里也整潔。服務員以為他睡著了,又叫了幾聲。見沒有反應,就用手在他的鼻孔邊探了探,見沒了呼吸。才驚慌失措的報了警。

    法醫檢查尸體的情況是這樣的:孫孝武死時,表情很安祥,似乎沒有任何痛苦。身體表面沒有任何傷痕,房里也沒有打斗的痕跡。看不出有外力至死的可能。

    從勘查現場得到的信息就是:孫孝武死亡時間是凌晨2點至4點。不存外力致死的原因。那么就只剩下兩種可能了。要么是得急病身亡的,要么就是中毒身亡的。但這些都要通過法醫尸檢之后才能有結論,情況特殊的還要請專會診。

    在開案情碰頭會時,大家都說等尸檢結果出來了再說。唯獨只有夏國中大隊長力排眾議,他說;“看現場,有時我們只看到了表象。案子的發生,從起因、過程到結果,它不是孤立的,是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的。所以我們不能局限于現場了解的信息,要作廣泛的外圍調查。”劉山峰通過這兩天的跟班學習,對夏隊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現在我把工作安排一下,我們分兩組作外圍調查,派出所的同志一組,由馬所長負責。主要調查孫孝武母親這邊的情況。我帶幾個刑警組成另一組,主要調查與孫孝武有直接關系的其他人。法醫盡快搞好尸檢拿出證據來。技術人員再次對現場作仔細勘查,不能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如果沒有其他意見馬上行動。”

    劉山峰同馬所長他們到了孫孝武母親居住的地方。這是一個很老的四合院,房子很老,但收拾得很好,不但沒有破爛相,更顯典雅古樸。看得出是花大價錢修繕過的。在現代的建筑群里,出現這么個四合院,確實讓人意想不到。

    進得院來,只看見孫家的幾個人。昨天正是孫母90大壽時,發現孫孝武死了,大家哪還有什么心情祝壽,為了不讓老太太知道。簡短的搞了一個儀式,草草吃了一頓飯就散了。老太太這把年紀,似乎有些神智不清了。她也不管哪個來了哪個沒來,象個幾歲的小孩,只顧自己熱鬧、高興。對大家情緒低落的神情,和冷清的宴會場面,她似乎全然不覺。自己鬧夠、吃夠就睡了。

    孫孝武尸還沒抬回,也沒發喪。孫家人急得不得了。劉山峰他們一進院,孫家人都圍了攏來。“案子怎么樣了?”“兇手是誰?”“我們可以發喪了嗎?”大家七嘴八舌的問開了。馬所長不知回答誰的,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好說:“案子正在調查,大家不要急,很快就會查清的。現在我們來是來向大家了解情況的,大家要如實反映。”正在嘰嘰喳喳搞不清的時候。突然一個特別蒼老聲音傳來:“誰來了,還不上茶就座?”

    劉山峰嚇了一跳,回過頭來一看。一個滿臉皺紋,滿頭銀絲,穿著很富態的老太太,拄著一根龍頭拐杖,立在劉山峰身后。大家見老太太來了都閉了嘴,整個院子都靜了。

    過了好一會,孫孝武的老婆才說:“娘哎,派出所查戶口的,我們有事。您放心,我會招待好他們的,您放心好了,您去體息吧。”接著叫個后生把老太太扶了進去。

    劉山峰觀察到孫孝武老婆的神情,一點都不悲傷。這個涂脂抺粉,打扮入時的女人莫不與她丈夫的死有關?劉山峰開始展開他豐富的想象力了。

    “劉山峰,劉山峰。”馬所長喊了幾聲才把劉山峰喊應。“你詢問孫孝武老婆的情況。”“好的。”劉山峰充滿信心地答道。

    劉山峰讓孫孝武的老婆找了個安靜的房子,開始詢問了:

    “孫孝武是什么時候離開家去賓館的?”

    “前天晚上八點多鐘,吃了晚飯后去的。”

    “他為什么不在家里睡,而要去賓館睡?”

    “他說這幾天心煩,沒睡好。這幾來這么多客,家里人多嘈雜,更睡不好。他想找個安靜點的地方休息。”

    “那你為什么不一起去呢?”

    “他說他娘90歲了,沒幾個年頭了,要我陪他娘睡幾晚,盡盡孝心。”

    “孫孝武多大歲數了?”

    “59歲,過幾天他也過生日了,滿60歲。”這個時候她開始哭了。劉山峰總覺得她一點都不傷心,哭幾聲也只是作樣子的。

    “那他最近幾天有什么反常的行為嗎?”

    “有,顯得異常的煩燥,愛發脾氣。”

    “為什么?”

    “聽他自己講,前幾天跟幾個朋友去寶剎寺抽了個簽,那解簽的和尚胡言亂語。說他最近有血光之災。回來后他就閉門不出的,這次是他娘90大壽,沒辦法才來的。還真讓他說準了。”

    “孫孝武社會上的朋友多嗎?有仇人嗎?”

    “老孫是個低調的人,社會上除了幾生意上的朋友,就沒其他朋友,更談不上有仇人了。”

    “你還有什么情況要講的?”

    “沒了,不過有一次……算了,沒什講的了。”

    “有什么只管講。”劉山峰見她欲言又止,反復要她講,但她都推脫了。劉山峰無法只得結束詢問。這時,馬所長他們也結束了。然后他們離開了孫家。

    在孫家的時候,劉山峰總覺得身后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他有些驚慌,那雙眼睛與他在舊報紙上感覺到的那些眼睛一樣,有仇恨,有驚恐。他不敢跟同事們說出他的感覺,怕他們笑他膽小,笑他疑心生暗鬼。

    從外圍調查的情況看,沒什么重大發現。但疑點還是有的。在劉山峰看來他老婆的嫌疑最大。

    這個時候,尸體解剖的結果出來了:沒有內傷,各種器官正常,排除發急病死亡的可能。唯一有可能的是中毒死亡,但檢驗不出來是中何種毒。這也只是一種可能性,無法做最后的定論。只好提取一些關鍵部位的組織,保存起來,到省廳再做檢驗才能做定論。

    孫家人把尸體抬了回去,發了喪。這時孫老太太也知道了。她也許真的老糊涂了,知道了后,也不見怎么傷心欲絕。只淡淡地說了句:“唱幾天道場,埋了吧。”然后閉門不出。

    劉山峰心里想,越是難以搞清死因的,他殺的可能性越大。因為謀殺者總想方設法掩蓋真相,留下假相將偵破者引入歧途。

    正當他冥思苦想的時候,李小小打來了電話說:“帥哥哥,我找到一個了解那個滅門慘案的知情者,哪天有空我們去找他聊聊?”

    “OK”劉山峰興奮起來了,舊案、新案都讓他著迷。他總覺得自己天生就是干刑警的料。

    可是事與愿違,偏偏這個時候,馬所長派他去省城參加治安民警輪崗培訓班學習,時間半個月。劉山峰想,學習回來,黃瓜菜都涼了。他失望極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1_8014-m
六嫂的城市情人
作者 冰菊傲梅
  六嫂是遠近聞名的金鳳凰,臉蛋俊的像剝了皮的雞蛋,惹的村裡的男人,火燒火燎的難受。   一...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