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張發出笑聲的老照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三章一張發出笑聲的老照片

    劉山峰在省城心猿意馬的過著日子。每天都與李小小通電話,談的都是所里雞凌狗雜的事,有時也談談案子。偶而隔一兩天沒通電話就象少了點什么,心里感覺空空的。有事沒事只要和李小小講了幾句話,心里就舒坦了。李小小也有同樣的感覺。真是的,當某種情愫悄悄來襲時,兩個傻蛋還渾然不知。

    從李小小的口中得知,孫孝武的死亡,暫時還未立案,刑警隊正在努力收集證據。派出所對外圍情況的調查,也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其實李小小也盼望著劉山峰早日歸來,好一起去造訪那位知情老人。探尋那樁滅門慘案的秘密,是她與劉山峰私下的行動,不能影響正常的工作,是業余時間訪古探秘的興趣之為。

    好不容易挨過了十五天,劉山峰終于回所了。正當他在自己房里清理衣物時,一個人飄然而至,顯得那么優雅,倚在門口溫柔的說:“帥哥哥,你回來了哦。”劉山峰知道是誰。故意說:“誰呀,妖里妖氣的,哪來的妖精?看打。”“且慢動手,奴家不是妖精,是七仙女下凡,找董……”“郞”字都還沒說出口,臉就通紅了。“去去去,還是打回原形吧。裝淑女,一點都不象,反而是一股妖氣撲面而來。”劉山峰第一次見她這般模樣,一點也不自然。“都是你愛嘲笑我,搞得我連走路都不會了。給,請柬,母校明天百年大慶,邀你我參加。”李小小把請柬朝劉山峰面前一丟,變回原樣,大聲說道。“這樣說話,聽起來才舒服。”劉山峰笑笑說。“隨便,無所謂,你愛舒服不舒服。”說罷就走了。

    去母校之前他們一起去造訪了那位知情老人,可到他家時,只看見了堂屋墻上他帶黑框的照片。劉山峰有些無助,心想這本是最簡單的案子,老天捉弄人,設置這么多障礙。既不給他啟示,也不給他機會。無奈,無奈,無奈之極。

    縣二中,前身是縣女子學堂,有一百年歷史了。是他們倆共同的母校,只是李小小低了三屆,是小師妹。母校百年大慶搞得很隆重,社會賢達、名流來了很多。劉山峰和李小小各自捐了200元,算是給母校的一點貢獻,然后找幾個老同學敘舊。到了下午,劉山峰百般無聊,就約李小小一起去母校發展史展覽廳去看看。說是展廳,其實是學校的大會議室,臨時布置的,用三膠板按不同時期,分隔成幾個展室。

    展廳里主要是一些圖片。最吸引人的是一些老照片。下午四點多鐘了,展廳里沒幾個人。這時李小小也不知跑到哪個角落里去了。劉山峰最喜歡的是老照片,一個人在新中國成立前的那個展室里,聚精會神的看著每張老照片。看著看著,身后有一女子發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劉山峰頭也沒抬說:“笑什么笑?”他以為是李小小來了。沒人回答。過一會兒,又是一串銀鈴般的笑聲。“總是笑什么?誰不知道你似的,還裝神弄……”劉山峰邊說邊轉身,“鬼”字到了嘴邊,硬生生的給咽了回去。心里一陣莫名的恐懼,一股寒氣從腳板心直沖到腦頂。因為身后并沒有人。

    劉山峰畢竟是警察,各種驚恐場面他也經歷過一些的。他迅速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定定神。他發現在他身后的墻上掛著一副放大了很多倍的老照片。

    這是一個異常美麗的少女的正面照片。著一身三十年代最流行的學生裝,梳兩個短小辮,一張白潤的臉,鑲著兩顆寶珠似的眼睛。嘴巴,鼻子大小適中,恰到好處的分布在臉上。雖是老照片,但是還是能看得出立照者那副水靈靈的樣子。

    劉山峰看著照片上的眼睛,照片上的眼睛也盯著他,不由自主的被強迫進行了交流,這雙眼睛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照片上的少女,嘴巴好象蠕動有話要說。眼睛好象發紅有淚要流。

    正當劉山峰想入非非的時候,身后又傳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劉山峰的心臟一緊就來,身上冷汗直冒。回頭一看,這次真是李小小來了。劉山峰有些惱怒,聲音不大,但語氣很重,說:“笑什么笑,嚇死人了!”李小小莫名其妙,無故受到斥責,心里有極大的委曲,正準備化著淚水從眼眶里掉下。

    劉山峰見狀,語氣放軟了。把剛才出現的詭異的事,跟李小小講了。李小小聽完,委曲全沒了,只剩下一此驚恐,她向劉山峰身邊靠了靠,小聲的說:“真的呀。”“我聽到兩次笑聲,都沒見人,難道這張老照片上的人會笑?”劉山峰百思不得其解。“不可能啰,照片上的人會發出笑聲,你以為是編聊齋故事。”李小小這時恢復了原狀,大聲說。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就是這張照片發出的笑聲。”

    劉山峰和李小小馬上轉過身一看。原來是當年的科技老師鄧老師站在身后。鄧老師是個風趣睿智的老頭,他沒理他倆繼續說:“這張照片,是我們從老檔案里精選出來的。應該說是我校最老的一位校花。這是我帶的科技小組的杰作,上面裝有一塊集成電路和一個熱感應器。有人在旁邊呆久了她就會笑幾聲的。”

    劉山峰這時沒想和他探討科學發明。心里有種抑制不住的惆悵。不自覺的又看了幾眼那雙眼睛。“她叫李金花,聽說當年被土匪禍害了......”

    “李金花?”劉山峰和李小小異口同聲說。

    這是那個滅門慘案中出現過的李金花嗎?劉山峰迫不及待的打斷了鄧老師的講話問道:“鄧老師,您知道她是哪里人嗎?”“這個我不知道。”劉山峰有些失望。“不過,檔案里應該有記載。”鄧老師又接著說。“那檔案現在又在何處。”劉山峰又問。“在學校檔案室唄,這個也要問。”李小小很久沒作聲,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在場似的。劉山峰沒理她對鄧老師說:“您能帶我們去看看嗎?”“這個不行,我不是檔案管理員,帶你們去不了。你真要去,就得找管檔案的謝平老師。好,你們慢慢看,我到那邊去轉轉。”說罷鄧老師就走了。

    劉山峰有些興奮,一把抓住李小小的胳膊說:“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走,我們找謝平老師去。”拖著李小小就走。“哎喲,哎喲,你把我的手弄痛了。”李小小差點被他拖倒了,尖聲叫道。這時劉山峰才發現自己有點失態了。

    謝平老師與劉山峰有著共同的業余愛好,平時還有些往來。很快就找到謝平老師,說明來意后,謝平老師很爽快的答應了。

    檔案室在學校科技大樓的的六樓。這時天已黑了,雖然有路燈,但這么大一棟樓,只有他們三個人在活動,顯得很冷清。到了檔案室,里面一排排的大柜子把檔案室塞得滿滿的。走在通道上有一種陰森的感覺。

    沒費多大的勁就找到了那份檔案。檔案袋里也沒什么東西。就一份簡歷,一張照片,一份花名冊。這張照片就那張放大照片的原始照片。從簡歷上知道這個叫李金花是本縣馬蹬子鎮人。父親是本縣頗有聲望的開明財主叫李金庚。其他情況也不清楚。

    在劉山峰的再三要求下,他們將簡歷和花名冊復印了一份。整個過程,謝平老師都沒說幾句話。最后要分手的時候他說:“你們是在查七十多年前的那樁滅門慘案吧。我聽說就是李金花家被滅門了。”“你聽誰說的。”劉山峰有些驚訝。“這個李金花其實沒死,她逃出來了后,怕遭人滅口改了名,叫什么我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劉山峰還是驚訝。

    “我跟你有共同愛好,對本縣歷史上的一些不解之謎,也總想探個究竟。”謝平不緊不慢的說。“十多年前,學校有個退休女老師叫何蓮蓮,她跟我講的。何蓮蓮與李金花是同學,聽她講,李金花逃出來的前幾年,她經常接濟她,后失去聯系,李金花下落不明。后來何蓮蓮瘋里瘋氣的,還講了什寶藏,藏寶圖之類的事,沒人相信她的,沒幾年她就病死了。”

    劉山峰沒作聲,任他講下去。最后謝平神秘的對劉山峰說:“也許她講的是真的哦。”劉山峰不解的問“什么是真的?”這時謝平走開了,隔老遠拋來兩個字:“寶藏。”

    劉山峰有些失落感,聽謝平最后的那幾句話,好象是說劉山峰查滅門慘案,是為了找寶藏。這個傳說有,或許根本沒有的寶藏,在這差不多一個世紀的時間里,讓多少人挖空心思的想找到它而夜不能寐。在謝平眼里作為人民警察的劉山峰也成了其中的一員。劉山峰感到有些悲哀。

    百年校慶規模真的大,來的客人把縣城的賓館、旅社都住滿了。劉山峰與李小小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住宿的地方。無法,只得分開,各自去找幾個已住下的老同學擠一晚。可見面后,哪還能睡。老同學們都神秘的問:“山峰,聽說你在找寶藏?有線索了嗎?…….”沒完沒了的問過不停,解都解釋不清了。劉山峰實在經不住折騰,只好說還有件重要的事還沒辦,從賓館出來了。在街上漫無目的的游蕩著。

    走著走著,腦海里又出了李金花那雙似曾相識的眼睛。冥冥之中,有一雙手在推動劉山峰去破解這歷史的謎團。一張老照片被人弄得發笑了,自己純屬自尋煩惱,被人弄得哭笑不得。他現在是為自己打一個心結,不破解這些謎團,是難以解開的。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想著,想著。突然一個人攔在前面,并大聲說:“哪里逃?”劉山峰抬頭一看是李小小。問道:“你怎么在這里,不是找同學擠鋪去了嗎?”李小小無可奈何的說:“兩個找寶藏的賊子,哪還有你們的容身之所喲。”劉山峰知道李小小遭遇了同樣的事。“哪我們去網吧通霄上網好嗎?”“好主意,好幾年沒這么放縱自己了。”李小小舉雙手贊成。

    今夜真是無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 深峻海洋
  夢斷澳門,嗟嘆人生!   澳門,合法賭博,賭桌上看似合理的規則,引多少國人前仆後繼。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