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夢醒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三年後。

    一個巨大的樹人從天而降,落在了太初島上,看著眼前的奇怪建築,安靜的等待了起來。不久之後又是兩股強大的氣息降臨,正是‘靈’和‘坤’。三人相互對視一番各自找了一個角落等待了起來。

    “我...鵬祖!”

    一直巨大的鵬鳥從天而降,落下來以後剛準備釋放自己的氣息,但下一刻就被事先已經存在的三大混沌生靈的氣息壓的喘不過氣來。鵬祖腦子一片空白,從他出生到現在,一直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生物,哪裡知道這裡還有三尊這麼恐怖的生靈,相比起來屋子裡面又是誰?是之前感應到的聲音源頭嗎?想到這裡鵬祖不由得收斂氣息,屈居到了後面一排,表示順從。

    三個月後。

    太初島陡然一震,緩緩的從世間消失,從外面世界再也無法感知到這個島的存在。

    三個月時間是左孟定下的,三個月以後還沒來的,應該就是智力比較低下或者是能力不足的,也就沒有必要等待了。

    從屋內走了出來,外面所有的生靈全部匍匐了下去,包括荒他們三個最強的混沌生靈。在這些生靈的眼中,左孟完全無法直視,乃是貨真價實的不可名狀的存在,對於他們來說,左孟就是更高維度的仙神,無法理解,不可揣摩,神聖不可侵犯。

    看著這些心懷敬畏的神靈,左孟不由得有些失望。全部都是披毛帶甲之輩,沒一個長成人樣,長著二三十個枝幹變化手臂的巨大怪樹、冒著岩漿的石頭怪物、渾身都是刺的雜草怪物,稍微正常點的大鵬鳥背後拖著一個倒勾尾巴,爪子更是隻有一隻。

    這都什麼貨色啊,一個個長得都是慘不忍睹!

    這創世怎麼就創造出這麼些玩意呢。

    原本還想交流一下的,現在徹底的沒了慾望。可又不好就這麼讓他們離開,

    這個世界是左孟一時念起創造的,現在這些生靈在下面眼巴巴的看著他,總不能隨口就趕它們走吧,最後面一排的那些生靈現在還喘著氣呢,可見為了來見他,這些生靈飛了多大功夫。既然不好驅趕,那就教他們一點東西吧。他記得在神話傳說當中好像有那麼一段道祖傳道,他這會反正也無聊,索性就模仿道祖,給這些生靈講上那麼一段。

    “吾名太初。”

    太初是島嶼的名字,左孟也懶得再換馬甲,索性就用了這個名字。

    外面那些生靈本來無法理解這麼複雜的語言,可這裡是太初島,法則都是左孟編寫的,稍微改動一下,裡面所有的生靈就都懂了,這一幕更是讓這些生靈震驚不已,對於它們來說,這是完全無法理解的手段,比起他們那種只會開口吼自己名字的水平不知道高到哪去了。

    “今日我開仙門,傳道天下。”

    左孟學著印象中的大佬,半句廢話都沒有,直接開始了講道之旅。

    最開始還有些新奇,慢慢的就變的有些枯燥無聊了。也就懶得在講什麼個人領悟了,索性從記憶中印象比較深刻的古籍當中翻出一本,照本宣科的講了起來,也不管下面那些矇昧生物能否聽懂,能聽懂是造化,聽不懂才是常態,畢竟道可道,非常道。

    “天道運而無所積,故萬物成......”

    這一講就是三月,三月過後,左孟從石臺上站了起來,對著眾人道。

    “傳道已畢,爾等自行悟道去吧。”

    說完大袖一揮,如同西遊記裡面的菩提老祖一般,將所有生靈都捲起送出了太初島。那些坐下的生靈只覺得天旋地轉,待到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已經回到了外面的大陸之上,抬頭再看,哪裡還有太初島的存在?之前發生的一切宛若夢中經歷。

    仙島,隱匿了。

    荒和坤、靈三大混沌生靈對視一眼,各自選了一個方向飛離開來。這三月對於智慧低下的生靈來說收穫有些,但對於他們三個得天獨厚的混沌聖靈來說,獲益匪淺,每個人都從這三個月的講道當中收穫了自己的路。剩下的一些強大的生靈也都是各有收穫,每個都選了一個自己的方位,四散開來。

    三月傳道,就此完結。

    只只巨大的老龜離開之前在自己的紋甲之上記錄了這件事。

    ‘混沌初開,有仙祖於太初島傳道三月......’

    這是龜族的習慣,刻在靈魂裡面的習性。

    咚咚咚!!

    太初島的內的左孟抬起頭,心頭一陣釋然,就連記憶都有些恍惚了,再次聽到這鐘聲的時候才陡然想起,這是在夢中。

    “是了,我只是在做夢。”

    “這是要醒了嗎?”

    閉上眼,世界一陣扭曲,如同波紋一般,他整個人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從那個創造的世界當中牽引出來,意識急速上升又急速下降,等他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已經離開了夢中的世界,回到了真實的世界當中。

    廂房內,左孟有些恍惚。

    夢中的記憶伴隨著醒來開始慢慢的褪去,除了少部分以外絕大部分都忘記了,這就和普通人做夢是一個道理,夢裡面經歷的再多,醒來以後能記得一部分就算是不錯了,除了印象特別深的,絕大多數都會忘記,有的人深知連自己有沒有做過夢都不記得。

    左孟這次在夢裡面經歷的時間太長了,以至於他在床上呆坐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是了,這裡是六合派的太淵山,我是六合派的弟子,從小在這裡長大。”

    六合門派是一個合併的門派,就像是笑傲江湖裡面的五嶽派一樣,只不過六合門是六個門派合併而成,據說當初他們太淵劍派也曾經象徵性的反抗過,不過後來敵不過六合派的強者,被吞併了,具體是不是這樣,左孟也沒細問,畢竟都是上一輩人的事了,關心那麼多也沒有意義。合併以後的太淵劍派門派意識越來越弱,二十多年過去,很多新生派的弟子都忘了太淵劍派,只記得六合派了。

    左孟的師父叫左寒聲,是原太淵劍派的掌門,六派合併以後沒了太淵劍派,他也就理所當然的成了六合門的長老。

    左寒聲為人有些謙和,性子有些像道人,與世無爭。

    左孟就是受到了師父的影響,從小熟讀道書,他在夢中講的那些道經,都是他在現實世界接觸過的。

    六派合併以後左寒聲安心的當起了長老,也不去想什麼光復門派,估摸著這裡面也不是之前傳的那麼簡單,不過師父左寒聲不提,左孟也就懶得去問了。二十多年裡面,左寒聲總共就收了兩個弟子,一男一女,男的就是左孟,女的則是左孟的師妹,左秋。

    兩人都是被左寒聲從戰場撿回來的,連名字都是左寒聲給取的,跟他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御獸諸天
作者 簫酒
洞裡金蛇生兩翼,壺中日月照大千。 龍龜揹負千丈山,三寸蛤蟆敢吞天。 這本書講的是一個御獸宗...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