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十字路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火車終于抵達廣東省汕頭市。兩個從未出過遠門的年輕人這一路折騰得實在是疲憊不堪。但聽到火車到站,他們還是興奮地跳下臥鋪,穿上外套,道別了上鋪的婦女,就迅速沖出火車,四處張望著這個全然陌生的城市。

    這里的火車站和別的火車站并沒有多大的區別。走出火車站臺,有許多的的士司機在接客,問過價錢,陳寶生和梁易軍舍不得錢,只能為難兩條腿了。只是,他們該怎么走呢?往哪個方向?兩個人茫然了。

    陳寶生看著梁易軍,“我們該往哪邊走?”

    梁易軍也困惑了,他也不知道。思索片刻,他笑了。“兄弟,反正我們往哪個方向走都是陌生的,不如聽天由命。從現在開始,我們站在這個位置,”他站在十字路口,背對著剛才來時的路,“前面和左右這三個路口,看哪一個路口先經過三輛的士,我們就往哪個路口走,行不?”

    陳寶生點頭,“也只能是這樣了。”

    梁易軍開始數著經過的車,“右邊,一……前邊,一……右邊,二……左邊,一…二…”數累了,梁易軍干脆蹲下身來,仰望著天空。“阿寶,你看,這的天空沒有我們韶山的漂亮,星星也不那么閃亮。”

    陳寶生也仰著頭看著天空,“你不是說這的工廠很多嗎?也許是被污染了。還是我們那里比較好。我祖外婆住在香爐山,今年106歲了,還能煮飯洗衣,那里被稱為‘百歲之家’,我媽說住在苗寨里的人都可以長命百歲。”

    “真的嗎?那我將來老了也到那里養老。來了,你看,又來一輛車了,你猜它會往哪邊走?”

    “前邊吧。”陳寶生漫不經心地說。

    “我猜是右邊,我比較喜歡這個方向……”梁易軍失望地皺下眉,“還真是前邊呀,兄弟,你都可以買彩票了。”

    陳寶生笑笑,不過是巧合罷了。

    “來了……”這一次梁易軍顯得比較激動,這一輛可是決定他們以后的方向。

    陳寶生也有些激動,畢竟未來的路要往那邊走就取決于這一輛車,他甚至是不敢看的。他閉上雙眼,等待車子從他身邊經過。

    “一秒、兩秒、三秒……”似乎這輛車故意開得很慢。等待是一種煎熬。好不容易聽到耳邊有車子經過的聲音,伴隨著一陣風,陳寶生的心跳加快,他不知道該期待車子往哪個方向開?

    “哎呀,怎么不往右邊呀?”梁易軍失望地嚷嚷。

    陳寶生睜開雙眼,看見車子往左邊的方向開走了,消失在黑夜里。他看看梁易軍,“也許上天要我們往這邊走。走吧,或許這邊才比較適合我們。”

    “要不我們等多幾輛吧?我們改為六輛好不好?”梁易軍不死心。

    “阿軍,就算我們等多幾輛,說不定還是這個方向呀。如果你想聽天由命,我們就走這一條,如果你想走相反的方向,我也陪你走。”對他而言,那都是一樣的,每一條路會是怎樣的他們都不知道,無所謂走哪一條。

    “那好吧,我們就走左邊的。但我告訴你,阿寶,我不相信迷信,我還是相信我們自己,只有自己才能掌握命運。”

    陳寶生沒有說什么。他認為,人從一出生就注定了這一生將會怎樣,不管他們做什么,那都是命運的安排。他不會向困難低頭,卻也不會強行改變命運,他知道,沒有用。

    兩個人沿著路走著,一路上沒有什么建筑物,倒有許多的田地,漆黑的夜沒能看清楚種了什么。

    “怎么汕頭市這么荒蕪呀?不像我姐姐說的那么繁華。也許剛才那兩個方向通往的就是市區,而這個方向是郊區。”他開始有些后悔要選擇聽天由命了。如果不是為了剛開始說的話,他一定會選擇右邊。

    陳寶生沒有開口,他知道梁易軍的意思。他也擔心真的會是郊區。

    梁易軍看了看四周,“阿寶,我們在這歇著吧,等天亮以后再走,我走不動了。”

    “可是,這么冷的天,我們如果睡在這會很容易感冒的。”

    “不會,你看,那邊不是有個草棚嗎?我們先進去借住一晚,明天就走。”

    陳寶生朝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個草棚。可是,“不行,那是別人家的,我們不能隨便進去,萬一被發現,以為我們是小偷就糟了。”

    “哎呀,誰會去草棚里做賊呀,你別想太多了,我們只是借住一個晚上。”

    “不行,這樣不好。”陳寶生堅持不同意。

    梁易軍沒轍,“好吧,那我們躲到草棚后面睡總行了吧。過去看看有沒有干草,墊著睡,再拿包里的外套出來當被子蓋,就不會太冷。等天亮以后我們在走。”

    陳寶生點頭,也只能是這樣。

    寒冬十月的夜晚特別冷,尤其是在這樣的田野間,體質比較弱的陳寶生徹夜難眠,稍微有些睡意就被凍醒過來,后來他索性不睡了,裹著棉衣獨自賞著夜色。

    梁易軍從小是個調皮的孩子,經常一伙人四處去玩耍,對這種露宿一點也不受影響,太冷了,他就卷縮著身子往里邊鉆,似乎還在做著夢。

    陳寶生看看他的樣子笑了,將身子挪近他,把棉衣分他一點,這樣他就不那么冷了。

    陳寶生望著天上的星星,這里的天空真的如梁易軍說的,并沒有家鄉的好看,星星似乎被一層霧蒙上了,有些朦朧。他看著遠處那一顆最亮的星星,它就是爸爸。媽媽說,人去世以后就會變成天上的星星,而最亮的那顆就是我們最愛的人。所以,他一直把它當做是爸爸的,爸爸一直在天上守候著他們。而今,他離開家鄉了,在這里依然可以看到爸爸。他低聲對著星星說話。

    “爸爸,我離開家鄉了,您看見了嗎?我要出來闖蕩,打工掙錢回家給媽媽,讓她不要太辛苦了。以后,您就要守候在她身邊,保佑她平安健康。等我找到一份好工作,實現自己的夢想,我一定會去接媽媽一起享福。”他流著眼淚望著天空,祈禱自己早日實現夢想,才可以改善家里的生活,媽媽才不會那樣辛苦。

    “爸,您放心,我一定會成功的!”梁易軍突然喊了一聲,嚇了陳寶生一大跳。他低頭看著依舊睡得很香的好兄弟,笑了。他雖然平日里總愛跟爸爸唱反調,但陳寶生知道,他心里還是挺愛他的爸爸媽媽的。

    “媽,等我掙了錢,我給您買漂亮的衣服,給大姐買一輛摩托車…汽車,對,還是汽車…然后給二姐找個好老公,呵呵…可是二姐這么矮,人家可不會要,哈哈…”

    陳寶生又好笑又無奈,這個梁易軍,連做夢都不忘要損她二姐,她二姐今年都二十歲了,可是才一米五零的高度,所以梁易軍整天笑話她矮冬瓜。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親愛的媽啊媽,流浪的腳步走遍天涯,沒有一個家。冬天的風呀,夾著雪花,把我的淚吹下……”陳寶生低聲哼著劉星的這一首《流浪歌》,此時此刻他親身體會到漂泊異鄉,舉目無親的悲哀。

    梁易軍揉揉睡眼,“兄弟,你不睡覺,唱什么歌呀?”

    “把你吵醒了?”

    “沒事。你是不是睡不著呀?睡不著叫我呀,我陪你聊天,不要一個人唱歌,那多沒勁呀。就算要唱也要我陪你唱呀,你的歌喉哪有我好呀,嘿嘿…”梁易軍坐起身,兩個人緊挨著。“你唱什么歌?”

    “沒有,隨便哼哼。”

    “我給你唱打工十二月,你瞧我們現在像不像劉志強他們?”

    “不會的。”

    “什么?”

    “我們不會像他們一樣,一起出來,然后各自離開。”

    梁易軍明白過來,笑笑,“嘿,那是當然,我們兄弟兩不是已經發過誓了嗎,要不離不棄,相依為命。”

    陳寶軍點點頭。

    “好了,我們不唱這個,唱…‘我的未來不是夢’,好不好?”

    “好。”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是睡不著……”兩個人在這樣的曠野里,扯開喉門,盡情地唱著歌曲,驅趕寒冷。他們一首接一首地唱著,將這十多年來所學的歌曲全部唱了一遍。

    夜,越來越冷清了,天上的星星也少了,偶爾遠處傳來幾聲鳥叫和汽車的鳴叫聲。

    夜很靜,陳寶生和梁易軍互相依偎著,他們不知道明天的路要怎么走,更不知道這個方向將會通往哪里?他們迷茫、懵懂地向前行,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要努力打拼,然后凱旋而歸。

    “阿軍,天亮以后我們要怎么辦?”陳寶生低聲地問。

    “找點吃的,我現在已經開始餓了。”梁易軍開始有些睡意了。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我們該往哪走。”

    “不是都已經選擇向左走了嗎?”

    “是呀…”都選擇向左走了。陳寶生的心卻還是不踏實,他還是會害怕,會擔心這條路會帶給他們是驚喜還是驚險。

    “別擔心啦,不是有句話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嗎?”梁易軍已經陷入睡夢中。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