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無頭蒼蠅,亂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梁易軍和陳寶生照著賣腸粉大叔的指示,來到了車站附近的工業區找工作。

    這邊的工廠不多,多數是公司。問過幾家公司,都說不要招工,即便要,那也是大專以上的文憑才要。

    “早知道我們就多讀幾年書了,”陳寶生喪氣地說。

    “哎,不就是要個文員嘛,這么多的要求。咱們就不做文員了,大叔不是說包裝適合我們嗎?咱們再找找看,一定有人要招包裝工的。”梁易軍給自己打氣。他可不想就這樣打退堂鼓。再說身上的錢也不夠他們回家了。要回去也要等掙夠火車票再走。

    于是乎,兩個人繼續找。他們逛了一圈,最后在一家大廠面前站住。

    梁易軍仰望著那兩個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有些刺眼的字體,“‘宏業’,嗯,這名字好。就這家了。”他抬起腳,大步向前邁。陳寶生在后面緊跟著。

    “大哥,請問一下,你們這廠是做什么的?”梁易軍問著門房的門衛。

    門衛看著他們一身的窮酸打扮,愛理不理的。“你們會做什么呀?”

    “我們會包裝。”

    “對,我們會包裝。”陳寶生怯怯地附和著。

    “會包裝?這個誰不會呀?小孩子都會。”門衛鄙視著他們。

    “那你們這要不要包裝工呀?”梁易軍忍著氣,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這看門狗。

    “去...我們這不招你們這種包裝工。”

    “什么叫不招我們這種包裝工?我們怎么啦?我們要不是小偷,憑什么不招我們呀?”梁易軍生氣了,瞎耗了半天,居然說不招他們這種包裝工,他們怎么得罪他了?

    “對了,你們就長得像小偷。”門衛索性不講理了。

    “你說什么?你才是小偷呢?我看你還是狗呢!”

    “臭小子,你說誰是狗呢?”門衛惱羞成怒,上前揪住梁易軍的衣領。

    “別…阿軍,我們走吧…”陳寶生焦急地拉扯著梁易軍的肩膀。

    “就是說你這條看門狗!”梁易軍用力推開門衛,門衛一個重心不穩摔倒在地。

    “阿軍,快走,別鬧事了,快…”陳寶生趕緊拉著梁易軍跑。

    “臭小子,你別跑,看我怎么收拾你…”門衛氣憤地從地上爬起來追了幾米路,看追不上他們,氣得直跺腳,嘴里咒罵著走回去。

    回頭看門衛沒有追來,陳寶生有些生氣地瞪著梁易軍。“阿軍,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惹事,我們在這里人生地不熟,凡事能忍則忍。”

    “我是能忍則忍呀,是他太瞧不起人了,能怪我嗎?我已經很忍他了。”梁易軍說得理直氣壯,換成在家鄉,他早把門衛揍了個鼻青眼腫,哪還會這么斯文地由著陳寶生拉走。

    “你那也算是忍了?你這一路都跟兩個人吵了,現在還差點打起來!”

    “你的意思是我錯了嗎?我們活該被人瞧不起?”梁易軍也不高興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擔心你會出事。”

    梁易軍笑著上前搭著陳寶生的肩膀,“放心啦,我沒那么笨,打不過人家我跑還不行嗎?”他沖陳寶生辦了個鬼臉。“別忘了,我可是跑得比你快。”

    陳寶生無奈地笑笑,“真拿你沒辦法。”

    “我們繼續找。”

    “怎么找呀,天都快黑了,能找到嗎?”陳寶生看看天色已晚,已經快五點了。

    “奇跡是靠這個…創造出來的。”梁易軍舉著拳頭說。

    “你該不會要回去打那個門衛吧?”陳寶生睜大雙眼。

    “拜托,好馬不吃回頭草,他現在求我我都不會去。走,去那邊。”

    “哪邊?”

    “看到沒?那條紅布條上面寫著‘誠招男女包裝工’,奇跡是靠我們的雙手創造出來的,不放棄,就會出現奇跡!”他吹著口哨往前走,突然他神秘地回過頭來對陳寶生說,“記住,‘不放棄,就會出現奇跡’這句名言是我梁易軍說的,等我有錢了我去申請專利。”

    陳寶生大笑,“你那也叫名言?”

    “為什么不?李嘉誠說‘我真的不知道我有多少錢’這話都可以被許多人當神話般傳播,我這話怎么不行了?多有深意和勵志的句子呀。”

    “是…梁易軍說的話都是至理名言!”

    梁易軍居然也知道謙虛了,“話也不能這么說,我也只是這一軍說得比較好而已。哈哈…”他自己都笑了。

    兩個人來到招包裝工的工廠前。梁易軍看著墻上掛著的金字。“易祥工藝有限公司,這名字好。”

    陳寶生忍不住潑他冷水,“之前那個你也說好。”

    “那不一樣,你看到沒?上面有我的名字,之前那個沒有。”

    “你的名字?在哪?”陳寶生怎么看都看不到在哪。

    “哎呀,‘易’字不就是我梁易軍的‘易’嗎?”

    “這也算?”陳寶生苦笑。

    “當然算。不過我告訴你,哪天我要開一個叫‘易軍集團’,這公司太有限了。”梁易軍非常認真地說。陳寶生當他愛吹牛。

    “阿伯,請問一下,你們廠是不是招包裝工呀?”

    守門的阿伯笑笑地點頭,“是,你們要包裝嗎?”

    “是。”梁易軍笑得特別燦爛。禮尚往來嘛,人家給個笑臉,我們當然要加倍奉還了。

    “你等一下,我聯系一下人事部,”守門的阿伯轉身打了個電話,然后笑笑地對他們說,“等一下,有人過來帶你們進去。”

    “謝謝阿伯。”兩個人開心地笑了。

    五分鐘后,一個中年男子穿著一身黑西裝走了過來,打量著陳寶生和梁易軍二人,“你們是要做包裝的嗎?”

    梁易軍趕緊點頭,“是。”

    “哪里人?”

    “湖南韶山的。”

    “跟我來吧。”男子嚴肅地講完話轉身就走。陳寶生和梁易軍趕緊跟上。

    人事部部長將他們帶到包裝部。

    “這兩個小弟要在這做包裝,交給你了。”人事部部長對包裝部的主管說。

    “好,麻煩你了。”主管笑笑地。

    “有身份證嗎?”部長問。

    “有。”兩個人趕緊說道。

    “先跟我去填一下簡歷,從明天開始你們就在這上班,他是你們的主管,有什么事就找他。”

    陳寶生和梁易軍看了看眼前的年輕男子,他看起來比部長好相處多了。“主管好!”

    主管愣了一下,笑了開來,“你們真像一對活寶。”

    陳寶生和梁易軍互視一眼,不明白他為什么這樣說。他們說錯了嗎?在學校不是見到老師就這樣打招呼嗎?

    “跟我走吧,”部長轉身走出包裝部。陳寶生和梁易軍跟著一起走。

    晚上,陳寶生和梁易軍各躺在上下鋪,他們看看另外四張床,兩個人開始聊了起來。

    “不知道那四個人是什么樣的人?”陳寶生說。

    “管他的,反正都不認識。”梁易軍一點也不好奇,他現在期待的是明天的工作。

    “我們早點休息吧,明天七點半就要上班。”陳寶生翻了個身,面向內側,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梁易軍雙手枕在腦袋下,得意地說,“阿寶,我說得沒錯吧,‘不放棄,就會出現奇跡’,我們不但解決了住宿問題,不至于露宿街頭,還找到了工作。”

    “嗯,你真厲害。”陳寶生含糊地說。他實在太困了。

    “咱們現在有工作了,可以好好干了。等我們掙到錢就…誒,阿寶…”梁易軍見陳寶生半晌沒反應,他側身看一下下鋪的陳寶生,他早睡著了。“怎么就睡了?沒勁。”梁易軍無奈,也關燈睡覺了。

    半夜,一陣喧鬧聲將陳寶生和梁易軍吵醒。

    陳寶生揉揉睡眼,看見四個年輕人走了進來,一股刺鼻的酒味撲面而來。陳寶生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這誰呀?怎么住我們房間呀?”一個個子較高的男子搖搖晃晃地走近陳寶生的床邊,“喂,你誰呀?”

    陳寶生坐起身,“你好,我叫陳寶生。”

    “好什么好?我問你,你怎么到我們宿舍來了?”高個子男子一開口就一股酒精味,看樣子喝了不少酒。

    “我…”陳寶生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是人事部部長安排我們住這的,”梁易軍不知幾時也醒了。

    “那個王八蛋!出去,都出去,不許你們住這。”

    “阿六,別這樣,三更半夜的,你讓他們上哪去呀?”個子比較瘦小的男人說。

    “我管他們上哪?該上哪上哪!”

    “兄弟,是那個王八蛋安排他們進來住,他們又不知情,就讓他們住下吧。”留著一頭長頭發的男子臉上閃過一抹壞笑,他扯了扯那個叫阿六的男子,給他使了一個眼色。

    阿六看了看他,轉了往自己床上倒下,不再理會他們了。

    幾個人沒有再說什么,各自都上chuang休息去了。

    梁易軍見他們都上chuang了,他也困了,“阿寶,快睡吧。”他也躺下了。

    陳寶生躺回床上,經剛才這么一折騰,他早沒有了睡意,他看著床頂,思索著以后是不是要跟這些人相處,看他們的樣子不是善類。剛才那個留長頭發的給阿六使眼色他都看到了,他知道那個人不會讓他們好過。只是他們該怎么辦呢?換宿舍嗎?換了宿舍那邊又是些什么樣的人呢?

    難道打工也像電視里演的監獄一樣嗎?老犯人欺負新犯人?

    “新來的,把燈關了!”一個人傳來聲音。陳寶生應了一聲,趕緊下床關燈去。

    這一夜,陳寶生輾轉難眠,一直到天快亮了才漸漸入睡。

    [bookid=1480877,bookname=《沉默的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生死尋人
作者 曠海忘湖
  我有一項特異功能——能透過接觸死者遺物而找到死者屍體。於是,我以此為職業,替死者家屬們「尋...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