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長生不老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山中無甲子,寒歲不知年,啊,阿嚏……”

    雲蘇哆哆嗦嗦地放下手中的《通玄經》,靠坐在床上,望著窗外的皚皚白雪,玄木派僅存的三室一殿四間破屋和四周的殘垣斷壁一起,在冰天雪地中是如此的寂寥。

    太冷了,全身發僵,翻書的動作都不利索了。

    他撿起地上的短木棍,伸進包裹著下半身的棉被裡,摸索到了那個土陶罐暖寶寶,顫抖著手撩撥出了灰燼中的兩塊火炭,才覺得寒氣沒那麼重了。

    凍傷的腿也彷彿恢復了一些知覺,重新振作,繼續看書。

    這次玩大了,懶慫宅白嫖了一個修仙世界。

    出事前一晚,是雲蘇的二十歲生日,剛剛在一個神話手遊裡白嫖抽到了一張五星神卡,一時興起,先沐浴更衣,然後鄭重其事地在筆記本上寫下了一個更宏大的白嫖願望。

    “長生不老!”

    一覺醒來就睡在了冰天雪地裡,不知道躺了多久,幾天過去了,蜷縮在被子裡依然覺得冷,要不是遇到玄木派掌門王木玄,也許就餵了山中的野狼了。

    王掌門雪夜重傷歸來,在大限之前,把他帶回了玄木派。

    雲蘇只剩半條命,躺在床上,王木玄為他療傷,耗費也很大,靠在窗戶一側的牆上,氣喘如牛,臉色慘白如紙,

    “野,野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咳,咳咳,雲,雲蘇。”

    “雲蘇啊,老子馬上就要死了,玄木派也完了。等你好了,就把孩子們帶下山,想想辦法,安置一下吧……”

    王木玄說到這裡,微微一頓,雲蘇心想,這是要託孤了,卻見他閉上眼睛,似是沉思,又像是小憩恢復力氣,等了片刻也不見繼續說話。

    一股陰風無端襲來,燭光一陣狂跳,吹得人身上雞皮疙瘩皺起一層。

    雲蘇暗道不好,掙扎起身,伸手探了一下王木玄的鼻息和脖頸。

    人,已經沒了。

    就這樣,在一個沒有狗叫,沒有狼嚎的夜晚,只存在了短短十七年的玄木派沒了,開派祖師王木玄留下五個娃,撒手走了。

    ……

    “篤篤篤~”

    敲門聲響起,雲蘇合上通玄經,輕咳一聲喚進來人。

    “雲大哥,你好些了嗎?”

    推門而入的是一個十一二歲光景的少女,一身斜襟小棉衣透出一股淡淡幹桂花香,棉衣面子很乾淨,一頭青絲已經不短了,用一根細布帶束攏,微微抬頭是一張頗為精緻,略顯羞澀,洗的很乾淨,又凍得通紅,此刻正帶著一絲關切的小臉蛋。

    她手中端著一個火提子,裡面盛放著幾塊用熱灰蓋著的猩紅火炭,每日都會來給雲蘇更換幾次火罐中的火炭。

    雲蘇不禁暗道,在地球,這樣的小丫頭才差不多小學畢業,但現在卻暫時張羅著六個人的生活。

    小丫頭天生麗質,也不知道那位英年早逝的王掌門從哪裡撿來的。

    “雲大哥?”

    十二歲的王玄機,望著似是癔症了的雲大哥,俯身下來,伸出小手連晃了幾下,才把雲蘇的注意力拉回來。

    她小手中攥著一個烤熱的烙餅,散發的香氣,隔著門都能聽到外面幾個小傢伙趴在門縫上吞口水的聲音。

    烙餅是王木玄拼死帶回來的,十二個烙餅上面都沾著他的血,浸入了面中。

    在他時而昏迷時而甦醒的這五天,小丫頭把整件事和他說了一遍。

    大雪封山前的一些日子,幾個師兄相約下山去辦事,一去不回。

    直到某日清晨,有人在殿前空地上丟了幾個東西,王玄機聽到動靜後,趴在窗戶縫看到師父在和一個人打鬥,院中灑落的是幾個師兄的頭顱,臉上傷痕累累,死不瞑目。

    嚇暈過去的她,醒來時師父和敵人都不見了,只好一邊哭著,一邊簡單埋葬了六位師兄。

    大雪封山三月,師父三月未歸。

    王玄機終於等到了師父歸來,還有雪地裡撿來的雲大哥,以及十二個帶血的烙餅。

    這五天,雲蘇和五個小孩一起,靠著十二個烙餅活了下來。

    “玄機,還有幾個烙餅?”

    “這是最後一個了。”

    “我不餓,你把它熬成糊糊,給大家分一點。”

    雲蘇掰了一小小塊,剩下一個幾乎完整的餅遞給小丫頭。

    小丫頭接過烙餅又掰了一小塊下來,遞迴給他:“雲大哥,我的這一塊給你吃。”

    “我不餓,還要減肥,你吃。”

    王玄機點點頭,只聽過施肥,減肥應該是相反的意思吧,小心給雲蘇換了炭,這才出去熬稀糊糊。

    雲蘇裹了裹道袍,這幾日又冷又餓,幸好烤了一下土法暖寶寶,有了一些力氣,看著窗外初晴的景象,心頭有了一個笨辦法。

    這裡地處山腰,下山的路早就被大雪阻斷了。

    即使山路沒有斷絕,十里之外就是村落,他也不能貿然離開。

    大雪封山,不僅僅是人餓,虎豹豺狼也餓。

    答應王木玄的事情,還不到時候,怎麼也要捱過這段日子。

    他從偏房中找來了一個晾晒硃砂的深底兒大簸箕,一根繩子,又到枯樹下摸了幾把不能吃的枯爛果子,揉爛了,從裡面抖出來一堆籽兒。

    一張破布墊在雪地上,灑了好大一把果籽兒,又把那一小塊餅揉碎小心鋪在最上面,支好了簸箕,套上了麻繩。

    做完這些,他扶樹而立,長嘆息道:“千山鳥不絕,諸位捧個場吧。”

    門窗後面,幾個小傢伙看的興致勃勃,都搞不懂雲大哥要做什麼。

    “雲大哥要變戲法了,你們小聲點。”

    王玄機一邊燒水,一邊叮囑道,看熱鬧的三個小屁孩兒急忙點頭。

    當雲蘇回到屋裡,一手抱著火陶罐,一手拽著麻繩,向各路神仙祈禱了許多遍,又向腦海中那個神祕的存在禱告了一番,再靜候一盞茶功夫後,一隻笨拙的山鳥,就那麼囂張地落下雪地來。

    山鳥太囂張了,就那麼無視防禦,無視災難,無視死亡地走進了簡易陷阱裡。

    嗖的一聲,中招。

    一隻,又一隻……

    大雪初晴,百鳥出動,雲蘇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露出了豐收老農一般的傻笑。

    “玄機,交給你了。”

    雲蘇指著用繩子捆成一團的十幾只山鳥,甚至有兩隻很肥的野雉。

    今晚,大家不用餓肚子了。

    王玄機看著這些能救命的山鳥,眼淚一時間止不住了,緊抿著小小嘴脣,眼淚淌滿了臉頰,一邊忙不迭地擦,一邊使勁點頭,讓雲蘇看的心酸不已。

    玄木派雖然立派不久,但王木玄一身功夫了得,即便是重傷瀕死,還能掙扎著回山,順便救了自己。

    雲蘇此時既不懂修仙,也不懂武學,但那一夜王木玄身上強勁的真氣湧入體內時,那種溫暖熱乎的感覺,記憶猶新。

    王玄機說他擅長劍法,輕功頗為了得,飛簷走壁如履平地。就連那幾位橫死的師兄,也曾聯手剿滅了一支過路的流匪。

    然而,江湖險惡,禍福難料。

    玄木派,先是中堅力量全軍覆沒,快意恩仇的王木玄又和敵人拼的幾乎同歸於盡,門派近乎全毀,最後就剩下他這些年收養的五個小孩。

    在他看來,玄木派的悲劇,原因有很多,說到底還是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實力太弱了,別說抗風險的能力了,稍有風吹草動,連自保之力都沒有。

    多少江湖仇殺,一夜之間滅人滿門,玄木派能保存下來五個小傢伙,已經是僥倖了。

    敵人來襲的時候,庫房毀壞,殘存的糧食,五個小傢伙吃了三個月也終於耗光了,門中剩下的一點銀子,在大雪封山面前,也買不到任何東西。

    人有旦夕禍福,玄木派的悲劇雖然有許多巧合,究其根本還是這個世界太危險,玄木派太弱了。

    雲蘇不禁暗道,如果還是像以前在地球時那麼懶惰,那麼宅,也許會死得很快,就算身負奇寶,也會死無數次吧。

    偏房中已經升起了裊裊炊煙,還有小孩打鬧逗趣的聲音,雲蘇站在玄木派門口的大枯樹下,負手而立,眺望茫茫雪原。

    這幾日,除了腦海中多了個神奇之物,就是頭髮長了,瘋長到了腰部,玄機用一根麻繩替他捆紮了。

    千山暮雪,最是寧靜。

    山下的世界都被白雪蓋住了,偶有山風捲起雪粒,拉出一陣陣呼嘯聲,腹中一陣陣劇烈的飢餓感傳來,雲蘇不禁喃喃道:

    “雖然長生不老了,但還是會餓啊。”

    肚皮的問題暫時解決了,傷勢也基本痊癒,雲蘇目前依舊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凡人,前幾日時而昏迷時而清醒,進入那一處神祕空間屢屢失敗,稍後吃飽了,是時候好好研究一下身體裡那個神祕的長生雲臺,先把長生不老的白嫖大獎領了。

    餘生漫漫,要對得起這場長生不老。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太虛化龍篇
作者 六月觀主
有朝一日,龍升九天,遨遊萬界。 龍即是我,我即為龍——莊冥。 —— 普通書友群:3025... (馬上閱讀)
180
迷失在一六二九
作者 陸雙鶴
  你!   沒錯,就是你,看看你自己,你能做什麼?你會做什麼?   把你丟到公元1629... (馬上閱讀)
180
我在三國當龍神
作者 紅紅的辣椒
三國時代,是華夏最波瀾壯闊的時代,謀士如雲,猛將如雨。 曹孟德,劉玄德,孫仲謀三雄爭霸。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