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長生雲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入夜時分,雲蘇喝了滿滿一海碗熱乎乎的雉鳥湯,除了少許油,一點山姜和鹽,其他什麼都沒放,吃了幾塊肉,覺得肉質很好,味道鮮香口感不柴。

    滿足地躺到床上,來到這個世界,總算是第一次混了個湯飽。

    這裡是東房,五個孩子住在保存最完整的大殿,二間更破爛一些的西房,則是廚房和儲物間了。

    幾個月以前,王木玄經營了十七年的玄木派尚有大殿一間,偏殿兩間,廂房八間。那一日敵人突襲,刀光劍影,就只剩下四間破爛屋子了。

    “雲大哥,野雉我留了一隻活的明日吃,剩下的已經摘殺乾淨,按照你說的用冰塊凍在罈子裡了。”

    王玄機乖巧地給雲蘇的泥火罐換了熱炭,然後俏生生地站在那裡,她打量著這個除了頭髮長得很快,其他方面和自己一樣是普通人的雲大哥,傷勢漸愈後,整個人精氣神恢復大半,一張臉也有了血色,比起掌門和其他師兄,似乎稍微白一些。

    皮膚略白,手腳也不粗糙,一看就沒練過武,沒做過多少粗活。

    可惜失憶了,也不知是哪裡大戶人家的公子,說話斯文客氣,輕聲細語,話不多,但懂得關心人,而且識字,那本師父束之高閣的通玄經,他就看的滋滋有味。

    她這兩日,總是做同一個噩夢,一覺醒來,發現所有人都餓死凍死了,就剩下自己一個人,在這絕望的大雪封山中,痛苦無助的死去。

    這一頓山雞燉湯,還有罈子裡的那些肉,讓她終於舒了一口氣。

    大家都不用死了,真好。

    “不用擔心食物,你照顧好其他人,教他們認字讀書。”

    五個小孩,年齡最大的是王玄機,另外三個五歲多的小男孩,一個小瘦子叫王玄文,一個小胖子叫王玄武,還有一個靦腆寡言的小男孩叫王玄藏。

    還在襁褓中的那個小丫頭,叫王玄漁。

    王玄機是不會武的,她說自己被遺棄時,身中奇毒,後來師父強行為她運功排毒,毒慢慢排乾淨了,身體卻很柔弱,尤其畏寒,這樣大雪封山的日子,要穿兩件棉衣,連看書都待在廚房火爐邊才熬得過去。

    雲蘇暗歎一聲,算上自己這個掉雪堆裡昏死的,玄木派的人,基本都是可憐人。

    自己凍得半死不活,王玄機中毒,王玄藏被家人嫌棄拋於路旁,王玄文和王玄武看起來身體無恙,卻是兩個親兄弟,家中被滅了滿門,一把火燒光了所有東西,然後被王木玄救回了山。

    再看看王木玄這樣一個爛好人,卻英年早逝,一身高強武藝,死時卻只有四十五歲。

    難道真是好人不長命?

    “知道了,雲大哥。”

    王玄機聽話的退出去,小心關上門。

    她神情有些低落,要是自己也能練武就好了,那樣就能做更多事情了吧,也許玄木派也不用除名了。

    師父臨死的囑託,她也知道,感覺很茫然,下山了去哪裡呢,大家會分開嗎。

    這裡是她唯一的家,一個從小長大,有許多美好回憶和親人的家。

    雲蘇自然不知道十二歲玄機小姑娘的想法,他摒棄心中雜念,盤膝而坐,意識沉入腦海深處,有一處神祕空間。

    那裡有一座古樸至極的雲臺,整個空間看似不大,又好似貫穿了整個虛無,無窮無盡。

    雲臺身後,虛無中有一棵若隱若現的巨大古樹。

    雲臺是清晰可見的,古樹上無葉無花無果,只剩枯枝在虛無中微微盪漾,隱隱似有道音傳來,聽了令人心神寧靜。

    雲蘇心念一動,意識便化作一個小人坐了上去,嗡的一聲,虛無中一陣陣顫慄,那棵長於虛無的身後大樹上,更是有無數的朦朧道音傳來。

    下一刻,整個人已經和雲臺融為了一體,得到了很多關於長生雲臺的信息。

    長生雲臺已經完全融合,成功開啟了長生之旅。

    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似是有人說話,又似是心中有感,和想象中那種遊戲系統完全不一樣,不是系統,而是一種明心自悟。

    雲蘇只覺得腳下的雲臺,傳來一股暖流,源源不斷地注入自己體內,腦海中出現了一個不斷跳躍的數字,百年,千年,萬年,一直到似乎連腦海都裝不下了,最後顯示為無窮大。

    整個人舒服到了極致,一股神異的熱流,湧向全身百骸,甚至連每一個毛孔都彷彿在愜意地呼吸。

    現在壽元注入結束,赫然擁有了無窮無盡的壽命。

    雲蘇心中有些後怕,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獲得一場長生不老的天大機緣,卻瀕臨死亡無法進入長生空間,不曾想現在才注入了無限的壽元。

    之前如果不是王木玄救命在先,王玄機照顧在後,這條小命危矣。

    整理了一下腦海中關於這場驚天造化的大量信息。

    雲蘇,長生不老了。

    準確的說,現在是一個不會真正的,徹底死去的凡人。

    如果一不小心死了,除了會親歷那種死亡恐懼和巨大痛苦以及其他未知的大恐怖外,可以選擇在長生雲臺上,滿足某種條件後活過來。

    “一不小心白嫖成了怪物,到底是與天地同壽,還是和寰宇同壽呢,沒有答案。”

    雲蘇微微一笑很開心,這一刻的感覺非常好,完全沒有什麼焦慮,就像種田歸來的農民,忽然發現家裡的糧食堆成了大山;經商歸來的商賈,看到家裡藏著能富可敵國的金銀;懸樑椎骨的書生,一覺醒來發現金榜題名了。

    以後就要學會低調地接受現實,不要反抗,乖乖的長生不老的活下去了。

    想來想去,真是一件幸福美好的事情。

    “這麼好的條件,不好好修仙真是浪費了。”

    雲蘇靜下心來,又想到了更多。

    長生不老這件事情,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被系統告知了,在這之前,他還擔心自己的長生不老會不會被外力輕易地強制斬斷。

    一種長生不老,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真正死亡。

    另外一種長生不老,是隻要不出意外,不被人殺,就能長生不老。

    這是兩回事情,天壤之別。

    現在好了,只要活得夠久,還怕什麼資質不夠好,逼急了,沒條件也創造條件,先閉關一萬年再說。

    為什麼要修煉,雲蘇有太多理由了。

    以前在地球的時候,就對尋仙問道情有獨鍾,平日裡翻翻古書,看看仙俠神話小說和影視劇,就連平日裡玩遊戲都是仙俠神話玄幻一類的。

    倒也不是葉公好龍,心裡是真的嚮往那種無拘無束,無所畏懼的大道長生。

    如今壽元長了,如果不多學點什麼,那對於享受生命來說就太低級了。

    更何況,壽元雖然長了,卻不代表著就每日都安全了。

    萬一被哪個變態封印在一個旮旮旯旯的地方,天天給你吊著命,想死都死不了就太恐怖了。

    當然,還有一件更恐怖的事情,就是死亡。

    雲蘇雖然是個手無縛雞之力,性格恬淡,又自認為是好人的人。

    卻從小就怕痛,蚊子咬一下沒事,但如果刀砍脖子,萬箭穿心,天墜而亡,五馬分屍,腰斬剝皮,炮烙蠆盆,油炸燒烤,想想就可怕。

    如果不修煉,又活得足夠久,遇到那些變態和變態死法的概率,高的嚇人。眼前的玄木派,就幾乎死乾淨了,斷頭之痛,想想就覺得脖子一股寒意縈繞不散。

    下定決心要努力修煉以後,雲蘇又開始研究起長生雲臺的用法。

    得了長生不老,但這件神祕的至寶長生雲臺本身,信息卻不多,也沒有人說話,只是有隱晦的信息傳來,自然就懂了一些東西。

    寥寥無幾的信息中,最重要的一點是關於長生雲臺的,只要能獲得一種叫做長生仙令的奇物,就能端坐雲臺,雲遊太虛,獲得某種奇遇。

    此外,以意識之軀在雲臺上打坐,邪魔外道無法入侵,觀想修煉的效果很不錯。

    身後那一棵隱於虛空的清濛古樹,此時像是死了,似乎也有些祕密。

    別的就不甚了了,只能慢慢去發現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赤心巡天
作者 情何以甚
上古時代,妖族絕跡。近古時代,龍族消失。神道大昌的時代已經如煙,飛劍絕巔的時代終究沉淪…… 這... (馬上閱讀)
180
迷失在一六二九
作者 陸雙鶴
  你!   沒錯,就是你,看看你自己,你能做什麼?你會做什麼?   把你丟到公元1629... (馬上閱讀)
180
我在三國當龍神
作者 紅紅的辣椒
三國時代,是華夏最波瀾壯闊的時代,謀士如雲,猛將如雨。 曹孟德,劉玄德,孫仲謀三雄爭霸。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