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女鬼壓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翌日,天氣比昨日更差了。

    天又陰了下來,空中瀰漫著一陣徹骨之寒,天上不見太陽,一場大雪似乎又在醞釀中了。

    昨夜種種,歷歷在目。

    長生不老的壽元,神祕腦海中的長生雲臺,隱於虛無的參天死樹,還有那更縹緲的長生仙令,雲遊太虛的奇遇。

    信息量略大,半響才回過神來,雲蘇從枕頭下拿出王玄機找來的銅鏡,仔細打量了一下自己。

    相貌基本沒變,頭髮長的很,幸好到了腰間便不再瘋長了。

    說不清道不明的是那一股氣質,最特別的是眼神,如果說以前瞳孔一覽無餘,現在卻如同一汪深潭,幽幽的,所幸視力無礙。

    雲蘇感覺鏡中的自己變了一些,變得好像有了那麼一點點閒氣兒,輕鬆自在,不愁吃穿的足谷翁一般。

    “天地人,日月星……”

    大殿中傳來郎朗的讀書聲,讀的是一本啟蒙的書,簡單直接不押韻,讀著倒也順口,只是遜色於地球那篇傳承千年的名篇《三字經》。

    王玄機的聲音刻意壓得很低,正在努力糾正三個小孩的,不時還要去哄哄搖籃裡最小的傢伙。

    空氣中,一股若有若無的肉湯香,瀰漫開來,讓人很心安。

    教子讀書,燒鍋做飯,照顧小孩這種事情,雲蘇是不擅長的,有更重要的事情。

    ……

    “讀書百遍,其義不見。”

    雲蘇盤膝端坐,膝蓋上放著那本早已看過數遍的《通玄經》,有些感觸。

    破產倒閉前的玄木派,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武林小派,那幾本武功祕籍他都翻看過了,除非是有天材地寶,高人灌頂,抑或打通任督二脈。

    否則,一個連站樁和馬步都沒練過,也沒綁過沙腿的宅男,如果不拿無窮歲月去耗的話,想要練武有成將頗為艱難。

    且和修仙之道比起來,誘惑力還是小了許多。

    讓人略微意外的是這本《通玄經》,小丫頭說是一直在門中,師父和諸位師兄都曾經看過,也有人照著練過,最後都放棄了。

    王玄機曾模仿王木玄的口氣說:“依此法能入仙道者,萬中無一,可當雜書翻閱一二。”

    偏偏雲蘇來到這個世界時,就知曉了自己擁有長生不老的資格,也得到信息這方天地是一個巨大到幾乎無邊際的修仙世界,看到這本書時,自然如若至寶,每日翻看不停。

    簡單說,這《通玄經》通篇一句話可以形容。

    修身養性,日久通玄。

    全書分為三篇,第一篇養身,第二篇望氣,第三篇為通玄。

    養身篇從作息起居講起,再到飲食穿衣,從襁褓到耄耋,通篇都是寫的養身精義。

    比如作息,書中的要求是日出而起,去室外餐霞食氣。

    這個日出和雲蘇在地球時賴床的時間相比,約莫要早五個小時。而且必須每天都做,不能間斷。

    同理,日落而息放到以前,吃晚飯都嫌早。

    如果只是時間上要求嚴苛也就罷了,就連睡衣的款式,睡覺姿勢,床鋪的朝向,屋內擺設等等都有要求。

    飲食穿衣這部分的要求,難度也不小。

    食百穀,嘗千草,飲無根之水,受天地所饗,甚至連幾時幾刻吃飯,吃多少都有規定。

    什麼時節吃什麼,三餐各吃什麼,全都有要求。

    整篇經文顯得有些迂腐,極其苛刻,用詞嚴厲,似乎觸犯了任何一條,就不用繼續研讀望氣篇,此生與仙道無緣了。

    望氣篇主要是關於氣的,講內外之氣,外氣入體化為內氣。

    文中寫的也非常清楚,第一篇養身是為了將人的身體調理到最佳狀態,日積月累,通過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堅持,讓整個人達到望氣的最佳狀態。

    第二篇望氣,則開始引導人去認識內外之氣,嘗試引氣入體,從幼到老,從季節到時令,從東西南北,從山川到河澤,氣的特性有什麼異同,都有談及。

    第三篇通玄,則是教人打破自身的桎梏,引氣入體,破天地玄關,最終引氣入體,成為修士。

    這部分的內容最多,還有大部分看不太懂,如運氣法門,至於其中記載的幾種粗淺術法,更是如同天書。

    前兩篇通俗易懂,第三篇通玄就講的雲裡霧裡,也不知是著書者本身也有很多不懂之處,還是雲蘇沒有做到前面兩篇的要求。

    反覆誦讀,夕陽西下,也只是喝了點山雞湯,吃了幾塊肉就停了。

    食物依然不算多,幾個孩子已經瘦得皮包骨頭,王玄機更是面黃飢色,隱有慘白。

    幾個半大孩子輕鬆就能吃窮雲蘇,在沒有獲得足夠食物之前,只能苦一下自己。

    “修煉果然非常艱難。”

    這幾天誦讀《通玄經》,雲蘇自問清心寡慾,斬斷諸般妄想,見空不見色,但卻依然沒有感覺到天地間的靈氣,也沒有抓到任何入道契機。

    也不知是資質的問題,還是通玄經的問題。

    全文不過萬來個字的通玄經,已經快能背誦了,依然是一頭霧水。

    雲蘇這幾日讀下來,對通玄經還是有一定的信心,它立足凡人的日常生活,按部就班,雖然過程苛刻,但通俗易懂,許多地方不無道理。

    這裡既然是修行世界,靈氣應該不匱乏,想要引氣入體,雖然不是旬月之功可以做到的,但日積月累,將肉身和意識調整到一種特殊狀態後,未嘗不可能引氣入體。

    如今的窘迫,沒有師父教導,也沒有修士指點,連資質如何都無從知曉。

    《通玄經》雖然普通至極,簡單無比,但說不定就是給那種資質極差,又有一顆極強向道之心,衣食住行生活起居頗為自律,卻又嚮往修煉之人的入門道書。

    “兩手準備吧。”

    雲蘇暗暗下決心,一邊依靠手中的通玄經嘗試修煉,一邊摸索長生雲臺更多的祕密。

    天色漸黑,他將大殿正門的抵門槓又加了兩根,夜晚是最危險的。

    大殿中的神像下有一個地窖,是以前王木玄的後手,通風良好,還有被褥,非常暖和。

    一到夜晚,王玄機就帶著小傢伙們躲進那裡,雲蘇檢查完門窗,熄滅了大殿燈盞後,才繼續回屋挑燈夜讀。

    荒山漏屋,雪野彌天。

    夜晚靜的出奇,油燈已經點燃了,棉花搓裹的燈芯,浸滿了油,黃豆大小的火光照的屋中影影綽綽,不知覺間睏意襲來,已入夢中。

    “篤…篤篤!”

    一陣輕緩的敲門聲傳來,聲音不大,像是敲在了心坎裡,雲蘇艱難的抬頭四望,自己還在屋中。

    “篤篤篤”

    敲門聲再次響起,雲蘇透過窗戶縫隙,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沒有絲毫星光,這個點了,大雪封山的,誰會半夜敲門。

    他隱約覺得有些不對。

    “篤篤篤”

    敲門聲第三次響起了,雲蘇決定去看看。

    渾渾噩噩地走到大殿門後,迷糊間看了一眼神像,覺得整個人好像清醒了一些,心下的警惕多了幾分。

    平日裡也曾問過王玄機,王木玄身為江湖中人,為什麼供著神像,才知道王木玄原來早年是遊方道士,玄木派偶爾也接些道場法事。

    雲蘇沒有冒然去開門,而是透過一條門縫,看到外面有一個白衣女子俏立在院中,整個人長得很美,披著大氅,臉上梨花帶雨一般,泫然欲泣。

    再想多看兩眼,又彷彿看不真切,此時此景,頗為詭異。

    更奇怪的是,她連大殿的門都沒有靠近,敲門聲卻再次響了起來。

    雲蘇的不安越發強烈了。

    “公子,小女子不慎和家人走失,迷了方向,還請公子大發慈悲,開開門。”

    雲蘇感到很害怕,口乾舌燥,一陣陰冷由腳而生,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他連午夜鬼片都不敢一個人看。

    這種害怕是真實的,和長生不老,是不是有無窮壽元可以揮霍沒有任何關係。

    雲蘇沒有絲毫猶豫地道:

    “公子不在,下次再來吧。”

    “公子此乃何意?奴家一介弱女子……”

    “滾!”

    都說夢中人不自知,雲蘇迷迷糊糊的,依然沉睡不起,只是身體微微蜷縮,蓋著兩層被子都冷起來了。

    屋外院中,一名白衣女子現出身形來,一股陰風無端颳起,吹得雪粒飄揚,門窗顫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劍徒之路
作者 惰墮
誰說沒有丹藥就不能精進?誰說不會煉器就沒有神兵?誰說挫於制符就沒有戰鬥力? 所謂一劍破萬法,在... (馬上閱讀)
180
迷失在一六二九
作者 陸雙鶴
  你!   沒錯,就是你,看看你自己,你能做什麼?你會做什麼?   把你丟到公元1629... (馬上閱讀)
180
我在三國當龍神
作者 紅紅的辣椒
三國時代,是華夏最波瀾壯闊的時代,謀士如雲,猛將如雨。 曹孟德,劉玄德,孫仲謀三雄爭霸。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