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千年道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衣少女有些惱怒,隨著陰風颳起,臉上的一片片血肉慢慢腐爛,入夢的手段沒起到作用。

    “原本還想著一場風花雪夜,陪你夜半讀書,卻是如此不解風情。該死,和那王木玄一般,又臭又硬。”

    只見她飄到了雲蘇的窗外,一陣陰風吹起,便進了屋。

    女人俯下身,幾乎貼面地看著那個躺在床上,睡夢中一臉痛苦,正冷的瑟瑟發抖的男子,暗道比那王木玄,倒是白皙俊俏了不少。

    “王木玄,一劍之仇今夜便報了。”

    只見她俯下身,整個人貼在雲蘇身上,頭部聳動,四處聞嗅,沉醉在那一絲絲迷人的陽氣中。

    午夜子時,如果有人看到,一定會驚呼鬼壓床了。

    雲蘇的眉頭微微一皺,愈發覺得不舒服,不但冷,還有一種窒息感,呼吸越來越困難,渾身不由自主地顫慄,時而如墜冰窟,時而如烈火焚炙,明明很難受,卻睜不開眼,身上好似壓了一座大山,躲不開,想要大聲呼救又發不出聲音。

    爛臉女鬼伸出猩紅鬼舌,聞夠了陽氣的味兒,這才慢慢地舔了一下雲蘇的修長臉頰,然後便猛地一吸,只見一道肉眼可見的霞光從雲蘇口中被吸出,入了女鬼腹中。

    “嘖嘖,陽氣充沛,年輕小哥哥的陽壽就是多得很,嗚呵……”

    女鬼吸了片刻,似乎還不過癮,臉上惡毒之色一閃,突生一計,一雙鬼手抓著雲蘇肩膀狠狠一掐,手指上的鬼甲入肉三分,頓時就把雲蘇痛醒了。

    雲蘇在夢中屢屢掙扎,當一股劇痛傳來時,總算清醒了過來,還沒睜眼就覺得好冷,直覺以為是睡夢中踢掉了被子,睜眼一看,好傢伙,頓時嚇得差點三魂七魄跑了一半。

    “啊!鬼啊!”

    雲蘇睜眼,看到一個爛臉女人趴在自己身上,雙手的指甲死死扣住自己雙肩,陰冷惡臭撲鼻而來,如同被一大坨冰塊壓著。

    這就是女鬼?什麼時候上床了!

    女鬼的頭晃動不已,隨著她頭部的動作,一道肉眼可見的霞光,是那麼的醉人,從自己身體裡,被強制抽離。

    那種感覺,他曾經有過,就像是某種寶貴的東西,從身體裡流逝出來了。

    鬼吸人陽氣,吞人陽壽的故事,雲蘇在地球時就看過許多,沒想到今天碰上真的了,還是零距離,那種恐怖太真實,太可怕了。

    他拼命掙扎,卻脫不了身,反而刺激的女鬼,桀桀怪笑。

    “公子,你不開門,奴家不也進來了嗎,乖,別吵。我叫醒你,可不是讓你吵鬧的,而是要你好好享受一番被我吸盡陽壽,然後慢慢死去的那種感覺。

    王木玄當初的一劍之仇,就由你還了吧。”

    女鬼身上飄出一道陰氣,落到雲蘇身上,頓時整個人就動彈不得,說不出話。

    雲蘇此時一邊怕的不行,一邊暗道倒黴,剛剛獲得了長生不老的壽元,轉眼就來了個吸人陽壽的女鬼,你等我修煉入門了再來也不至於這般可怕,我此時不過是一個長生不老的凡人,如何經得住你這般惡鬼壓床。

    如果不是爛臉女鬼說和王木玄有仇在先,雲蘇都可能懷疑自己是不是成了唐僧肉,讓她聞到了味道。

    令人奇怪的是,雖然女鬼一直在吸取陽壽,那霞光從他體內不斷被剝離,但身上卻沒有什麼特別痛苦的感覺,更多的是被嚇得要死,剩下的則是被噁心的。

    “公子,你的壽元可真多,奴家有點受不了了。”

    女鬼笑的花枝招展,臉上的爛肉噗噗亂掉,惡血橫流,這些雖然半真半假,幻覺居多,但恐怖卻是真實的。

    她的嘴又張大了一些,吸取霞光的速度又快了許多。

    女鬼驚喜的發現,修煉多年沒有進步的惡鬼功法,此時運轉起來,比平日快了百倍千倍。

    虛無的鬼體正在飛速的凝實,源源不斷的壽元進來,貪婪地運轉惡鬼功法轉化,不過一炷香功夫,整個鬼軀近乎化為實質,一身道行修為也不斷提高。

    “呵呵,我還要,再讓我吸一點,嗚,好舒服。今夜過後,那漁陽的城隍還能奈我何,今夜該我成道。”

    女鬼開始不斷地自言自語,原本扣住雲蘇的雙手也抽離了,在空中亂舞,如同醉酒了一般。

    雲蘇的感覺,就變得奇怪了,也慢慢的冷靜下來,這場驚悚的鬼壓床好像有點變味了。

    身上的女鬼,越來越重,但壓制的那道陰氣卻消失了,女鬼毫無章法的在那裡手舞足蹈,一時間鬼影重重,嘴裡還不斷吸取著陽壽。

    漸漸的,身上這醜陋的女鬼,好像有點吸多了。

    時間慢慢流逝,到了後面,女鬼連成句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是在那手舞足蹈,嘴中呢喃,瘋狂吸取陽壽,然後依靠體內的惡鬼功法運轉,煉化惡鬼之體。

    雲蘇暗道,這女鬼玩嗨了,真是吸多了。

    “桀桀,已經多了九百年道行……”

    女鬼時而呢喃,時而瘋狂,整個鬼體散發出來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也不知練的是什麼惡鬼功法,靠著瘋狂吸取的陽壽,居然瘋狂練出了九百年的猛鬼道行。

    她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重新站在了夯實的大地上,再也不用躲在山間林地,不用靠汙穢藏身,那些曾經和自己作對的人,無論是王木玄這類氣血方剛的習武之人,還是那漁陽縣城的土地公,城隍,還有那些可惡的陰差,自己一旦擁有了千年惡鬼道行,他們統統都要死。

    蒼天有眼,果然是公平的,自己好不容易偷偷摸摸殺了那麼多人,忍辱偷生修煉成了惡鬼功法,躲過了無數次陰差追捕,果然,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這倒黴少年,也許資質極好,或者血脈神奇,今日遇到了,真是天大的福氣。

    女鬼一直在斷斷續續的呢喃,什麼千年道行,什麼成道機緣,自言自語,時而高亢,時而憤怒,時而哭泣,時而癲狂大笑。

    雲蘇以前在古書上看過,有的鬼也懂修煉,也有道行,好不容易得來的長生不老,難道今晚真的要便宜了這骯髒女鬼,助她修成千年道行。

    “種起來,種起來……”

    迷迷糊糊中,女鬼心中歡喜,好似發現了一個大祕密,一個無論如何都吸不幹陽壽的好少年,把他種起來,每天吸一點,一邊吸一邊修煉,千年萬年道行,指日可待。

    雲蘇本性怕死怕痛怕被人虐怕,更擔心被變態的人關禁閉,早已經下了修煉的決心,現在只是還沒來得及修煉,就被這女鬼藉機得了什麼千年道行,可是虧大了。

    完全是損己利人,虧得吐血。

    “天地保佑,度過這一劫,以後一定好好修煉……”

    雲蘇詛咒發誓,然後就等著女鬼繼續吸陽壽,反正也不痛,也做不了什麼,享受談不上,默默接受。

    久了好像也沒那麼噁心了,隨著鬼體凝實,這女鬼臉上的陰森幻術也沒了,乍看和普通女人區別不大,就是凶狠,陰邪,鬼氣逼人,讓人眼睛都幾乎睜不開,也說不了話,一種無形的壓力越來越強。

    身上壓著的好像已經不是一個鬼,而是一座陰森大山,真正的大山。

    油燈已經被女鬼剛才發狂時的陰風徹底吹滅了,但女鬼身上卻散發出無數的霞光,照的屋內通明,在鬼軀中亂竄,極不安分。

    雲蘇已經想到了自救之道,就是讓這女鬼多吸點,看這架勢,有很大可能不是吸的走火入魔,就是變成一個瘋子。

    不只是藥有三分毒,什麼東西吃太多了,其實結果都很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女鬼體內的霞光越來越多,越來越亂,瘋狂的她完全控制不住了,只聽到砰的一聲,就像是什麼東西炸開了一樣,女鬼忽然慘叫起來。

    她劇烈掙扎,整間屋子都遭了殃,桌椅如紙碎裂,屋頂門窗也被掀飛了。

    “啊……你到底是誰,我已經吸了你數萬年陽壽,為何你還不死,啊,啊……”

    女鬼體內的霞光,已經失控了,剛才瘋狂煉化,不惜走火入魔強行轉化的千年道行,早已亂成一團。

    只見女鬼臉上痛的劇烈抽搐起來,扭曲,撕裂,鬼軀也開始潰爛,化作一縷縷精純的鬼氣,閃爍著光澤。

    漸漸的,整張臉爛的只剩下輪廓,女鬼已經來不及咒罵了,一句帶著無限不捨的聲音,最後傳來。

    “還我的千年道行……”

    話音剛落,女鬼魂消魄散,整個鬼軀化作一團精純之氣,肉眼可見,雲蘇被這團精純之氣壓迫的動彈不得,只覺得腹中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

    就像是一個瓶子,被擠出去了太多的水,忽然之間開始迴流。

    那股精純之氣,雲蘇也不知道是什麼,瞬間砰然倒灌而來,嗡的一聲,一陣前所未有的劇痛傳來後,就昏了過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能煉製萬物
作者 滿船舊夢
陳旭穿越到了一個仙俠世界,還自帶了一個煉寶爐,隨意把三把相同的木劍合成,就能夠得到一把加1的木... (馬上閱讀)
180
我在三國當龍神
作者 紅紅的辣椒
三國時代,是華夏最波瀾壯闊的時代,謀士如雲,猛將如雨。 曹孟德,劉玄德,孫仲謀三雄爭霸。 ... (馬上閱讀)
180
迷失在一六二九
作者 陸雙鶴
  你!   沒錯,就是你,看看你自己,你能做什麼?你會做什麼?   把你丟到公元1629...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