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香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你家是在梨樹溝吧?出門這么長時間,想家了嗎?”大掌柜笑呵呵地看著李志,繼續問道。

    “是在梨樹溝,恩!有些想我干娘了!還好我舅舅和我舅媽經常來看我。大掌柜您去過梨樹溝嗎?月牙湖的水可甜了。”不知道為什么,李志看道這兩個人笑他,就更加就覺得大掌柜穿著一身新衣的樣子滑稽了,和他在含煙樓里見到的那些衣著光鮮的人差不多,李志這時在想大掌柜這么嚴肅的人到含煙樓會是個什么樣子。李志想到這里后,難受的感覺好了許多,反倒覺得有些舒暢了,便開始主動和大掌柜說起話來了。

    “呵呵,李志,你能夠通過三個月的考查,可不是因為你舅舅,而是因為你的努力!哦,你說的月牙湖,我知道,我聽說月牙湖還是因為銀鯉的緣故。你見過銀鯉嗎?”大掌柜好像想到了什么,停頓了一下,然后向李志問道。

    “什么銀鯉?鯉魚還有銀色的嗎?這可是很少見。”孫喜有些驚訝,連忙也問李志。

    “大概三四年前吧,有好多人跑到我們村子旁的月牙湖去捕捉這種鯉魚,據說這種銀鯉的味道非常鮮美,當時城里的酒樓還出二兩銀子一斤的價錢到我們那里收購呢!可是捉到銀鯉的人太少了,不過我倒是見到過。那時我也帶著魚竿去釣呢!就是從沒有釣到過。”李志說起謊話來,心里毫不在意,反倒覺得對他們根本不能說實話。不過大掌柜和孫喜也沒有發現,他們也不會想到李志不但見過銀鯉,而且還抓到過,嘗過它的味道。

    “大掌柜,我們已經到了。”鐵柱的聲音打斷了正要說些什么的孫喜。馬車在一所小院子的前面慢慢停了下來,駕車的鐵柱說完后就下了馬車,將馬匹拉穩。

    首先下車的是李志和孫喜,李志一只手抱著檀木盒,一只手扶著大掌柜下了馬車。大掌柜示意了孫喜一下后,孫喜就急忙走上前去敲門。李志站在大掌柜的身后,看著濕漉漉的已經斑駁的木門和滿是裂縫的院墻,感到有些好奇。不大一會兒門開了,一個穿著青色長衫相貌清秀的年輕人扶著門,看了看門前的幾個人又掃了一眼遠處的鐵柱和馬車,開口說道:“諸位這是,有事嗎?”

    “我們是從凝香閣來的,這位是我們凝香閣的大掌柜沈永年!”孫喜也不知大掌柜到這里來是做什么,只能將身后的大掌柜介紹了一下。

    “在下凝香閣沈永年,是來拜訪嚴老先生的,還請通傳一下。”說這話,大掌柜深施了一禮。

    “各位還請稍等。”說完這個年輕人又將院門關上。李志看著合上的院門,看著大掌柜恭敬的態度,對這位大掌柜口中的嚴老先生充滿了好奇,同時也對大掌柜這次出來的目的表示擔憂,他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大掌柜露出過這種姿態。聽說大掌柜的孩子也不小了,難道他想再娶一房姬妾不成!

    門又開了,還是那個年輕人,只見他對大掌柜輕施了一禮,然后說道:“家師說身體不適,不方便見客,各位還是請回吧。”

    “這樣……”大掌柜猶豫了一下后,轉身從李志的手中要過木盒,繼續說道:“這是我們凝香閣偶然得到的,可否再麻煩你請嚴老先生過目,看是否有緣拜會。”

    “那好吧,諸位請稍后。”說著話,年輕人接過木盒后,看了看便轉身關上了門。

    這次倒是很快,這個穿著青色長衫的年輕人將兩扇院門打開,對著眾人說道:“讓諸位久等了,請進,家師請諸位到廳中一敘。”說完引領著眾人走進了院子。李志走在最后,回頭看了看鐵柱,又趕緊快走了兩步,這時他倒是有些羨慕起鐵柱來了,不用向孫喜那樣跟在大掌柜的后面緊拍他的馬屁。鐵柱沒有進來,還在院子外面照看著馬車。

    這個年輕人引領著大家走進客廳后,就忙著端上了茶水,一位身穿灰色長衫,頭發有些斑白的老者從客廳中的深色木椅上站起身,對著眾人說:“請坐,諸位請。”

    李志緊跟在孫喜的后面,看到老者和大掌柜分賓主坐下來之后,就和孫喜一同站在大掌柜的身后。

    大掌柜等到嚴老先生坐下之后,就站起身恭敬地施了一禮,然后說道:“嚴老先生,我們這次來的實在是有些唐突,只因為前些日子從街市中買到了盒子中的香餅。這種香餅雖然存放的時間有些久了,但是保存得非常好,焚燒后的香味仍是濃郁異常,聞過后讓人身心舒爽。于是我們查了許多典籍,也不知道這種香餅是用何種香料配制的,所以特來向您請教。還望您不吝賜教。”

    “這個,沈掌柜就不妨直言吧,你就是從這盒中的香餅找上門來的吧。我自從帝都辭官后,在此隱居已有多年了,很少見客,就連街上的鄰居也不知究竟。”嚴老先生說著,打開了木盒,取出木盒中存放香餅的白瓷罐看了看,又慢慢放回并將木盒蓋好。

    “這還望嚴老先生原諒。”大掌柜有些尷尬,不過還是接著說道;“這種香餅的味道和功效非常奇特,比我們凝香閣配制的萬春香,龍樓香,玉華香還要神奇,所以這次我代表凝香閣特來向您求購這盒中香餅的香方。”

    “這木盒中的香餅還是我一位老友配制的,已經幾十年了。此香名為廣和,有安神定魂的功效。是我的一位故友,多年前為了給我的長子治病,給我找來了香方并幫我配制的,那時我的長子年幼,受了驚嚇后,夜晚常做噩夢,不能安睡。吃了很多的藥也不見好轉。”嚴老先生說著,又看了看李志,繼續說道;“那時他和這位小哥差不多年紀。自從配制出來這香餅,在每天晚上睡前焚燒后,他也總算能睡個安生覺。前些時候我看到這兩罐香餅,有些傷懷,就讓我這學生陸巖拿到街市上賣了,不成想倒是讓你們凝香閣買了去。”

    大掌柜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李志覺得氣氛有些壓抑,看了一眼孫喜,又向看著他的嚴老先生笑了笑。

    嚴老先生看著李志,嘆了口氣,嘴角也舒緩了許多。“好吧,沈掌柜,我可以給你香方,就算你購買香餅附帶贈送吧。不過話說在前面,其中有一味不可缺少香料叫做寒翠,非常的稀少,當年也是我那故友幫我找到的。諸位先坐一下。”說著話,他喊過那個叫做陸巖的年輕人扶著他起身走進了旁邊的屋子。

    等到那個陸巖扶著嚴老先生回到客廳坐好后,便走到大掌柜面前,將一個木匣交到大掌柜手中,然后又回到老先生身旁。

    “嚴老高義,但是我不能這樣接受啊。”李志看到大掌柜起身故作推辭的樣子,腦袋里突然冒出了一個詞“虛偽”。李志從很小的時候,就常常犯這種毛病,腦袋里突然有新鮮的詞匯或者想法憑空的冒出來,他也不知這是怎么回事。和爹娘說起的時候,爹娘也不知道原因,甚至懷疑是懷胎十月時落下的病。不過這些憑空想到的詞匯,李志倒是越琢磨越覺得精辟。

    “無妨,無妨,沒有那味香料,那匣中的方子就是廢紙一張,你們去吧,我有些累了,不送了。”老人揮了揮手,坐在椅子上好像一時間精神差了很多。

    陸巖將幾人送到門口,寒暄了幾句,才轉身回了院子,關上了門。李志抱著木盒,跟在大掌柜和孫喜的身后也上了馬車,他看著大掌柜坐在車上滿面笑容樣子,就知道大掌柜對這次拜會的收獲非常的滿意。

    “大掌柜,你說這個盒子里的廣和香,真的比我們凝香閣配制的萬春、龍樓和玉華這些還要好?”孫喜不解地問道。

    “呵呵,也不能這么說,不過在安神定魂的功效上,我所知道的各類熏香和香餅中,這是最好的,而且嚴老先生恐怕也不清楚,這廣和香應該還有避惡驅邪的功用。”大掌柜說話的時候顯得非常的平靜。

    “竟然還有這種功效,那等我們配制出來后,將會有多少人到我們凝香閣來購買這種香餅啊!”孫喜仿佛不知道寒翠非常稀少的事情,非常有信心的說道。

    “哈哈,只要將香料準備好,我們就可以配置這種廣和香餅了。”就連大掌柜也被孫喜的信心影響到了,堅定的說著。

    “大掌柜,嚴老先生說的這一味寒翠怎么《名香譜》中會沒有啊?會不會很難找啊?”李志不愿再看這兩個人這幅嘴臉,便故意給他們潑潑冷水。

    “李志,我們凝香閣雖然將過往已經發現的諸多香料,收集整理后編纂成了一卷《名香譜》,但是更多的香料卻在人跡罕至的地方,還不為世人所知。至于這寒翠既然有人見到過,還用它配制出香餅,想來即使稀少可也不會無跡可尋。今天我就考考你,看看這半年你的收獲,怎么樣?你也不用怕,問題很簡單。”

    李志沒想到大掌柜此時的興致竟然這么高,將所有的熱情都燒到他的頭上了,便有心想拒絕。不過想到大掌柜畢竟也是在點撥他,而且還是他得罪不得的人,便忍了下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496_2_30-m
白袍總管
作者 蕭舒
  身懷佛家神通,進入國公府成為雜役,江湖之中,廟堂之上,兒女情長,英雄壯歌。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