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古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李志停下來倒不是因為這幾只香爐,而是香爐旁邊擺放著幾面銅鏡。李志的娘還在的時候一直是想要買一面鏡子,這話李志的娘不止一次的念叨過。李志停下來問了問鏡子的價格后,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這幾面銅鏡會這樣貴,站起身就想要離開。

    這個攤主是個年輕人,看到李志想走就急忙說道:“你看中哪一面鏡子,我可以拿給你,先看看再說!哦,對了這里還有一面鏡子,要便宜很多,你看看。”說著話,他飛快地從旁邊的三足香爐的一只腳下面取出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鏡子。

    李志伸手接過了這面鏡子,仔細地打量起來。這面鏡子上有很多的污垢,周邊的花紋給人一種古樸的感覺。李志把鏡子拿在手里掂了掂,很重,感覺這面鏡子用的材料好像不是銅。鏡面可能是由于時間久了有些模糊,這倒不是問題,可問題是鏡面不是平的而是微微的凸起,鏡中的影像看起來很是怪異。而且鏡子好像還受到過重擊,有幾道不太明顯的裂紋。李志想要放下,不過在他看過鏡子的背面后,心里一動,卻是沒有說什么。

    “怎么樣,這面鏡子還可以吧?”年輕的攤主看起來有些急。

    “還是說多少錢吧?這面銅鏡,上面已經有了裂紋了,而且鏡面磨得還不平。”李志作勢要站起來。

    “一兩銀子,很便宜吧!”攤主試探了一下說道。

    “我只出三百文錢,要是賣的話,我就要。”李志說著站立起來,看著這位年輕的攤主。

    “再加些吧,這可是我們家的傳家寶。”年輕的攤主用上了哀求的口氣。

    李志沒有理他,傳家寶也會用來當墊腳,只是對他說:“賣不賣?不賣的話我就走人。”

    這個攤主看到他這個樣子,連忙笑道;“好!既然你這么喜歡,我就吃些虧賣給你了。”

    李志付過了錢,接過鏡子,直接將鏡子放到懷里,就站起身離開了。雖然他花了三百銅錢,是他這半年省吃儉用存下來的,但李志覺得還是值得的。尤其是鏡子背后的龍形的花紋,和今天李志在檀木盒上看到的非常相像,李志甚至覺得這面鏡子可能和嚴老先生有什么關系。等到去給娘的上墳的時候把鏡子送給娘,怎么說也是完成了娘活著時候的一個心愿。繼續向前逛了一會兒,一直走到街口,李志看到沒什么了,就準備往回走。

    不過這時他看到對面走過來的程老夫子,連忙走上前去施了一禮,并笑著說道:“老夫子,你也到街市來了!”

    “哈哈,李小哥,沒想到昨天書館相遇后,今天又在這里遇到,真是有緣!我來此挑選了一些文房器具,不知李小哥來此可有收獲?”程老夫子笑著說。

    李志連忙說道:“我娘在世的時候,一直想要一面鏡子,今天正巧看到一面合適的,就買了下來。”

    程老夫子這時仿佛想了到什么,接著說道:“孝心可嘉!我記得李小哥曾經說起過,你家就在連云山山下的梨樹溝,不知可曾聽說近幾日的大雨讓連云山山體坍塌,山石不斷滾落山下,造成道路阻隔?”

    李志聽后心里一驚,連忙說道:“這還真是未曾聽說!不知發生在連云山何處?可曾聽說有人傷亡?”

    程老夫子搖了搖頭說:“這我倒是不曾聽說!我是因為準備過幾日出門,要途經連云山,昨日在車行雇車時聽到的。你可知這安平城中的長興會向來是經營著鏢局車行的生意,消息非常靈通,準確。”

    李志聽到后心安了些,連忙謝過了程老夫子相告之情。辭別老夫子后,李志連忙跑到附近的車行詢問了一下,得知不曾收到有人死傷的消息后,這才放下心來。

    李志出了車行后直接回了凝香閣。李志沒有理會正在院子里的梁桂,直接進了屋子。梁桂這時正在領著伙計們用雕刻好的模子把已經用蜜調制好的香泥印制成一塊塊的香餅,

    李志回屋后,躺在床上就睡著了,而且睡的很香,他沒有想到就在他睡覺的這個時候,他的舅舅韓平急匆匆地走進了凝香閣,上了三樓。韓平是被大小姐從梁府叫過來的,傳信來婢女只是要告訴他大小姐找他有事情商議。韓平就急匆匆地從梁府出來,跟著傳信的婢女進了凝香閣,他想不出大小姐會找他這個專門負責梁府日常的采買的管家商議什么事情,想來想去也就只有他那個外甥李志了。

    “難道是李志闖了什么禍,惹惱了大小姐。”韓平心里有了這個想法后,心情更加忐忑了。

    那個引領他走進屋子的婢女向正坐在木椅上品著茶的大小姐施了一禮,然后說道:“小姐,韓平來了。”

    梁婉看了看韓平,將手里的茶杯放到茶幾上,站起來走到香爐旁加了些香餅,這才笑著說道:“坐吧,韓管家!不用擔心,李志很不錯。”

    “見過大小姐。”聽大小姐說完后,韓平連忙行了一個禮,坐了下來,懸著的心也終于放了下來。

    梁婉伸手示意了一下,旁邊的婢女為韓平端上了一杯茶,然后轉身出了屋子,并關上了門。

    梁婉等韓平坐下來,便開口說道:“韓管家,這次叫你過來主要是為老爺子的八十大壽的事情,這日子說著也快要到了。我呢?偶然聽李志說起了月牙湖的鯉魚,就想到老爺子一直有嘗一嘗銀鯉的想法。所以就想讓韓管家你提前放出消息,盡量在城里的街市上收購。”

    韓平一聽是要他去買銀鯉,當時就有些頭大,對梁婉連忙說道:“大小姐,老爺子的大壽,我這里一直在準備。就是到市面上收購銀鯉這件事有些問題。這種魚非常少,這兩年市面上根本就見不到,我不敢保證到時候就能買到。”

    “這個我也知道,不過市面上如果出現的話,就一定要買下來。另外我和老三商量了一下,覺得我們應該再找一些精通捕魚的人去一趟月牙湖,看看是否能抓到一些。這次老三想親自帶人去月牙湖看看,不過我想要李志也去,畢竟他熟悉那里的情況,我覺得他應該能幫得上忙。”

    韓平坐在椅子上仔細地聽著大小姐的安排,也覺得這樣倒是不錯的辦法,連忙說道;“大小姐考慮得非常周詳,您安排就是。我這里馬上放出消息。”

    “三公子那里的人明天就能準備好,你告訴李志也準備一下,讓他明天上午和三公子一起動身。另外告訴你外甥一聲這件事辦好了我有重賞。”

    韓平等到梁婉說完,站起來說道:“那好,我這就去通知李志,讓他做好準備。”

    韓平走進院子的時候,院子仍舊有好多人在忙碌著。韓平沒有理會這些人,徑直地走到李志住的那間屋子前推開了門,這才看到床上睡著了的李志。韓平也是問過了孫喜才知道,大掌柜準了李志的假,他出去逛了一圈,回來有一段時間了。

    “志兒,起來了,天都黑了。”韓平笑著拍醒李志。

    “舅舅,你怎么來了?我在床上躺了一會,沒想到就睡著了。”李志睜開眼看了看,然后坐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連忙說道。

    “這個我們回頭再說,現在跟我回家,讓你舅媽弄些好吃的。”說著拉起李志出了屋子。

    韓平一家人也住在梁府,因為他是梁府管家的緣故,梁府專門劃出來了一個獨立的院子。李志跟著韓平穿過小門,進了梁府,走了很久才走進韓平一家人住的院子。說起來李志對他舅舅這里并不陌生,畢竟他在娘去世后曾經在這里住過些日子,可是每一次進出梁府,他都有些擔心會迷路。

    “琪兒他娘,快出來,志兒來了!”還沒進院子,韓平就大聲喊了起來。

    “舅媽!”李志一進院子,就看到他的舅媽從屋子里迎了出來,連忙喊了一聲。李志的舅媽,姓吳,和梁家有親戚的關系。當初李志的舅媽,就是通過這層關系幫韓平在梁府謀得了一份管事的差事。不成想十多年下來,韓平因為他辦事得體,能寫會算,加上多年來做事沒出過紕漏,已經成了梁府里專門負責日常采買的管家。要知道韓平的今年的年紀才四十歲,是幾個管家里最年輕的,非常有希望成為梁府的大管家。

    “志兒來了,快到屋里坐!琪兒,別哭了,快出來!你李志哥哥來了。”

    “李志哥哥好!”一個梳著兩只羊角辮子臉上還掛著淚痕的小女孩從屋子里跑了出來,站在門口,對李志說到。

    “琪兒妹妹好!讓李志哥哥抱抱,看長高了沒有。怎么哭啦?”李志說著,蹲下身將穿著紅色小襖的韓琪抱了起來。

    “還不是非要到外面去玩,我沒讓她去。琪兒,陪你李志哥哥玩,娘今天親自下廚給你李志哥哥做兩個菜。”

    韓平這時說:“好了,琪兒快下來,陪志兒哥哥進客廳坐。我去換一下衣服。”

    “我就讓李志哥哥抱著。”小丫頭還不到十歲,可能是剛剛那哭過的緣故,說起話來還帶著些顫音。李志朝著韓平笑了笑,抱著琪兒,走進了屋子。

    等韓平換好衣服進來的時候,韓琪正笑著拍著手。原來是李志答應送她一對小兔子,將她終于逗樂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 22 44 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