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對於沒有子嗣的狀況,徐氏當然比誰都更難過,她曾幾次勸丈夫納一房妾,但東方遠卻搖搖頭說:“古人說,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聽天由命吧,老天爺要是想斷我子嗣,我就是娶上三妻四妾也無濟於事啊!”

    東方遠的母親常氏整日唉聲嘆氣,後來她也隨鎮上一些婦女去燒香拜佛。東方安泰本不相信神佛之說,但他理解老妻的心情,也就默許了她的行為。起初,常氏只是和那些婦女去附近的一些寺廟去燒香祈福。後來,她信得越發虔誠起來,她就跟鎮上一些家境較好的婦女一起到開封的大相國寺、汝南的南海禪寺、嵩山的少林寺拜佛燒香。

    徐氏整日也是愁眉緊鎖,她自認為自己是家裡的罪人。受到婆婆的影響,徐氏也對宗教裡那些因果報應、積德行善的說法深信不疑。她和婆婆會讓老劉買來一些魚蝦在沙河裡放生,她又在內室供了一尊送子觀音,她每天早晚兩次給菩薩上香。並且,每逢初一十五,她都會隨婆婆到附近的寺廟去燒香。

    兩年後,徐氏終於又懷孕了。得知這個喜訊,常氏喜出望外,自然又少不了到各個寺廟去還願。幾個月後,徐氏順利地生下一個兒子。東方遠的老父親很是高興,給孫子取名東方自強,希望他長大後能擔負起振興家業的重任。

    東方自強兩歲那年,東方安泰去世了,永春堂就由東方遠坐診和管理。有山靠山,無山獨擔。東方遠接下了家庭和永春堂的重擔,再也不能像過去那般逍遙了。好在老賈在永春堂已經三十餘年,他為人忠厚老實,東方遠倒也省了不少心。

    東方自強七歲那年,東方遠送他到鎮上的一傢俬塾去讀書。自強讀書寫字倒還可以,就是身子骨有些弱,再加上他不喜歡活動,身體有些虛胖,因此他三天兩頭就會生病,這使得東方遠一家很是心焦。

    每年夏天,沙河鎮許多的孩子都到沙河裡嬉水,有些八九歲的孩子就能輕鬆地在河的兩岸游上幾個來回。當初,常氏和徐氏擔心自強出意外,不敢讓他到河裡洗澡。東方遠雖對此有些不滿,但也不敢惹老母親不高興。待到他八、九歲的時候,家裡的大人帶著自強到沙河裡去洗澡,他卻站在河邊哆哆嗦嗦不敢下水,只是用羨慕的眼神看著那些在河裡暢遊的人群。看到兒子這個情況,東方遠很是發愁,但常氏卻不以為然。她笑著對兒子說:“你不用為這個事發愁,自強不會鳧水也不是啥毛病,一不擋吃,二不擋喝。只要我孫子平平安安的,其他的都是小事!”

    自強轉眼就十歲了,這一天是陰曆六月初一,早飯後,常氏、徐氏帶著東方自強乘坐僕人老劉駕的馬車去幾十裡外的王爺廟燒香。

    今天,婆媳二人是來王爺廟還願的。二月二廟會那天的上午,常氏和徐氏一起來到王爺廟燒香。常氏在王爺的塑像前許願說只要孫子自強一個春天沒災沒病的,她一定會來給王爺燒高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的莊園
作者 終級BOSS飛
  藍天,白雲,庸懶的躺在沙攤上,感受著海風輕輕的吹過。   身邊獵犬,海獸,相互追逐嬉...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