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太陽有一竿子多高的時候,老劉駕著馬車來到了王爺廟北邊的汾河河堤。王爺廟就建在汾河南岸一片田野裡的一塊高臺上。老劉看到河堤上有一隊隊的人在踩高蹺,他就停下了馬車。老劉高興地說:“老太太,前面有人踩高蹺,你們看不看啊?”

    自強聽到有人踩高蹺就興奮地說:“奶奶,咱下去看看吧。”常氏說:“好吧,咱就遠遠地看,不能跑到他們旁邊。”自強說:“中!”說完,他掀開車廂的簾子跳了下去。徐氏和常氏也先後從馬車的車廂裡走了下來。

    他們看見踩高蹺的人在腰鼓、小鏜鑼、大小釵的打擊樂中沿著河堤緩緩而過。一撥兒踩高蹺的人數不定,一般是十個人。身量高的踩低蹺,身量矮的踩高蹺。表演者都是戲裝打扮。由開路棍打頭兒,隨之便出現女媧娘娘、白蛇、許仙、唐僧、白骨精、姜子牙等藝術形象。有的人一邊踩著蹺還一邊衝站在河堤兩旁的觀眾做著鬼臉。

    踩高蹺的人在河堤上來來回回走了三趟,敲鑼打鼓的樂手忽然停了下來,然後那些表演踩蹺的人就脫去戲裝,摘掉頭飾,卸掉綁在腳上的木蹺。那些觀眾都慢慢地散去。

    過了一會兒,喧囂的河堤上又冷清了下來。常氏說:“走吧,坐馬車上,咱去燒香。”自強還沉浸在剛才的歡樂中,在徐氏的一再催促下,他才上了馬車。

    坐在車廂裡,自強對常氏說:“奶奶,我也想學踩高蹺!”常氏說:“好啊,回頭我讓你許大爺給你做一副高蹺。”徐氏笑了,“自強,你走路快了都出汗,上了高蹺你能邁得動腿嗎?”常氏說:“是啊,你看看那些踩高蹺的,有哪一個是胖子啊?”自強一下子就洩了氣,“好了,你們說我不行我就不行吧,高蹺也不用給我做了!”

    過了一會兒,馬車來到了五爺廟的大門外。老劉在門外等著,祖孫三人進了院子。在正殿燒完香以後,婆媳二人領著自強到偏殿又拜了一遍。看見祖母和母親虔誠地跪拜,自強也模仿她們給塑像磕頭。

    正殿偏殿都拜完之後,祖孫三人就準備離開。這時,一個五十多歲的女居士走了過來。她施了一禮,常氏婆媳連忙給她還禮。

    女居士對常氏說:“大嬸子,天馬上就晌午了。天熱,你們幾個別走了,我們做的有齋飯,你們就吃一碗再走吧。”

    常氏認識這位女居士,大家都喊她鄭大腳,她是附近一個村莊上的,王爺廟的香火就是她和另外幾個居士管理的。廟裡的伙房有一口大鍋,一次能做二、三十個人吃的齋飯。初一、十五有人來燒香,她們就會做上一大鍋飯,招待那些遠道而來的或者是年老體弱的香客。

    常氏笑著說:“那好,正好讓我孫子也吃一頓齋飯!”自強問:“奶奶,齋飯好吃不好吃啊?”常氏說:“好吃,香得很!”鄭大腳摸了摸自強的頭,笑著說:“粗茶淡飯,肯定沒有你家的飯好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美食供應商
作者 會做菜的貓
“在遙遠的東方,存在著一個數次拒絕了米其林三星評價的奇怪小店。 那裡價格昂貴,一碗配湯...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