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義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任家鎮身處沿海地區,由於臨近広洲這座最早的對外通商城市,而且在鎮外還有一座船運碼頭,所以,這任家鎮可謂是極為的繁華,哪怕內陸的那些大縣也無法與之相比。

    姜宇走在繁華的大街上,頗為好奇的打量著四周,街道兩旁到處都是攤販,街上行人摩肩接踵,絡繹不絕。

    人們的衣著也與後世有著極大的不同,大多數都是穿著粗布衣衫,也有人穿著中山裝,一些富裕之家的人則是穿著錦繡長袍,戴著紳士帽,當然了,還有一些西化的人,穿著西裝革履,姜宇的身旁不時的還會有身著絲綢旗袍的富家小姐坐著人力黃包車路過。

    儘管姜宇見慣了後世鋼鐵森林般的城市,但是這半中半西、半新半舊獨屬於清末民初的風景,還是別具一格的。

    道路兩旁的店鋪,大多都是紅磚砌成的,中式與西式並存,店鋪前豎著自己的招牌,和燕京前門的店鋪極為相似,很多都是老字號。

    其中酒家、茶館、藥鋪、食肆、布店、糧食店等應有盡有,甚至還有裝修的富麗堂皇的西餐廳夾雜其中,繼續向前則是後世所沒有的胭脂水粉鋪和怡紅院。

    “就是這裡了!”

    姜宇停下了腳步,抬起頭來,看著正前方的店鋪匾額上書寫著“李記當鋪”四個字,店鋪的左邊掛著百年老店,右邊掛著誠信至上。

    一進門沒幾步便是櫃檯,櫃檯上方被一根根木條所封鎖,僅有一個方形開口對外開放,櫃檯後方有一老者有氣無力的趴著,等待著客人上門。

    “掌櫃的,我要典當東西。”

    姜宇站在櫃前呼喊道。

    “哦?客官要典當什麼呀?”

    老者抬起頭來,一邊用略顯渾濁的眼睛打量起對面的少年,一邊很是客氣的問道。

    只見那少年皮膚白皙、光滑如玉,面色紅潤,微微發福,一頭修剪的並不整齊的短髮顯得極為的精神,其上身穿著深黃色西洋來的毛衣,料子細膩,看起來做工極佳,領口是純淨如雪般的襯衣白領子,下身穿著黑色不知名布料的細腿休閒長褲,腳上是一雙黑皮鞋,在少年的手上還拿著一件帶格子的毛呢大衣,從衣著來看,對方非富即貴。

    “掌櫃的,我這裡有一塊瑞士來的石英石機械手錶,想要當掉。”說話間,姜宇隨手將左手手腕處的鋼帶解開,然後取下手錶放到了櫃檯上。

    “哦?”

    表在這個年代只有西方能夠製造出來,表的存在也代表著身份,很多大財主也只能擁有一塊懷錶而已,而這手錶的價值可是比之懷錶還要更勝數籌,老者對方姜宇的身份有了更多的猜測。

    老者垂下目光,將櫃檯上的手錶取過,一看之下,頓時面色為之一變,緊接著,老者便從一旁取出一副眼鏡,戴上後拿著這手錶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嘶!這可真是好表啊!”

    老者觀察到,這塊手錶做工精緻,通體由精鋼製成,反射著迷人的金屬光澤,刻度也是西方才有的羅馬刻度,正反面都雕刻有洋文,最重要的是此表很新,上邊的劃痕近乎沒有。

    老者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中的腕錶,抬起頭來,笑問道:“呵呵,敢問公子怎麼稱呼?”

    姜宇微微一笑,道:“叫我姜宇便可!”

    老者問道:“不知姜公子這是要死當還是活當?”

    典當一行分為死當和活當,死當便是直接當賣掉物品,當鋪給予的價值會更高一些,不過其主人卻是不再擁有贖買回來的權利;而活當雖說可以贖買,但是獲得的價值卻是不多,而且贖買的時候還需要付給當鋪一定金額的保管利息。

    姜宇自然知道老者的意思,直接開口道:“一口價,兩百大洋!這手錶以後就是你們的了!”

    聞言,老者內心一震,知道對方不好糊弄,不過面上卻是極為平靜的說道:“述老朽直言,這個價格太高了,小店……”

    姜宇不等對方話說完,便笑道:“掌櫃的,這塊手錶可是我叔叔從歐洲瑞士買回來的,當初可是花了將近五百大洋呢!雖說我也帶了一段時間了,但是我兩百大洋賣給你們,到時候你們轉手賣出去,至少也能賺個一百多大洋,像這種搶錢的買賣,你們上哪兒找去!”

    “這……好,成交!”

    老者看著姜宇一副愛要不要的樣子,略作遲疑,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

    當姜宇從當鋪出來的時候,吃力的抱著自己的毛呢大衣,這毛呢大衣可是包著個裝了兩百大洋的袋子呢。

    姜宇擔心自己被歹人盯上,先是找到了附近的一家銀行,在自己身上留了二十塊大洋後,其餘的一百八十塊大洋全部存了進去。

    姜宇在街邊的攤販那裡買了只燒雞和一些醬肉,又伸手攔了輛黃包車。

    一個身材幹瘦的黝黑漢子拉著一輛黃包車在姜宇的身旁停下,用粵語問道:“這位先生是要去哪兒啊?”

    姜宇之前在藍星的時候,網戀奔現,在佛山呆了不少日子,對於粵語雖說還不是特別熟練,但是聽懂還是沒問題的。

    他坐上了車,對著黝黑漢子客氣的說道:“師傅,你知道九叔吧?我要去九叔的義莊!”

    聞言,黝黑漢子笑著道:“嘿,瞧您說的,我算是什麼師傅啊,我就一窮拉車的。”

    說話間,黝黑漢子拉著車飛奔起來,一邊跑著,一邊說道:“聽先生的口音,是北方來的吧,您找九叔是找對了,九叔在我們這裡可是遠近聞名,無論是降妖除魔,還是堪輿風水,那可都是這個!”

    說著,黝黑漢子回過頭來,一隻手拉著車子,另一隻手則是豎起來大拇指。

    就這樣,兩人不斷閒聊著,不過姜宇還是注意到,這任家鎮除了那條繁華的大街附近,其他地方的房屋大多還都是土胚房,甚至不乏有一些茅草屋存在。

    出了任家鎮,沒過多久,黃包車便在一個單獨的大院子前停了下來,黝黑漢子對著姜宇說道:“先生,義莊到了!”

    “好咧,謝謝你了!”

    姜宇道了聲謝,然後從車上走了下來,一摸褲兜,找出兩枚銅元遞給了對方後,便向著前方走去。

    黝黑漢子衝著姜宇的背影呼喊道:“誒!先生,您給的太多了!”

    姜宇擺了擺手,笑道:“生活不易,剩下的就當是給你的小費吧!”

    “謝謝先生,謝謝先生!”

    黝黑男子一邊鞠躬道謝,一邊上前要幫助姜宇提東西。

    姜宇笑了笑,說道:“師傅,天色也不早了,你還是快些回去吧,這東西也不多,我自己就能那得了。”

    黝黑漢子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好半晌才回道:“那好吧。”

    說完,便拉著自己的黃包車向著小鎮跑去。

    畢竟,這義莊是一處用來收殮屍體的地方,而且位於任家鎮之外,四周非常的空曠與荒蕪,尤其是在聯想到屍體之後,更是會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所以任家鎮的人,哪怕知道這裡住著道法高深的九叔,一般情況下也是不會來這裡的。

    “嗒!嗒!嗒!”

    姜宇看著車伕走後,這才走上前去敲了敲門。

    “誰啊?”

    義莊裡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嘎吱”一聲,義莊的大門被打開了,一個內穿灰色衣褲,外套土黃色馬褂,留著妹妹頭,一臉猥瑣大叔相的男子走了出來。

    姜宇一眼就認出對方正是《殭屍先生》電影當中的九叔徒弟——文才,這文才雖然看起來很年老,但是實際上才二十多歲。

    雖然認出來了,不過姜宇為了避免麻煩,還是裝作不認得,他很是客氣的問道:“你好,請問這位大哥,任家鎮九叔是在這裡麼?”

    “你找我師父?不知道你是?”文才眯著小眼,問道。

    姜宇笑著道:“哦,原來大哥你是九叔高徒啊,想來大哥你一定跟九叔學了不少本領吧!在下此來是找九叔有些事情商量。”

    聽到姜宇的話語,文才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哈哈,小兄弟客氣了,既然是來找師父的,那就裡邊請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苟了十年我怎麼成海軍大將了
作者 你吃車釐子
  置身極惡的時代,四皇鼎立,超新星橫行,海軍政府,王下七武海… 外面的世界太危險,克萊恩只想...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