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爭執(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干、向中天吃了中飯,就下到山谷下面村里的一個曬谷場去買牛肉。肖晨早在吃飯前就回她爺爺家去了。陳干對于向中天有這樣一個美女同鄉卻從來不泄露半點口風這件事,頗有一點腹誹。

    路上。

    “牛肉六十塊錢一斤,怎么這么貴?這不是斬你們這些冤大頭?”

    陳干對母牛能生小象這件事,因為不能親眼見到小象,所以心里總是不肯相信。因此,覺得牛肉的價格實在是太高了。

    “這還是我們村子跟隔壁村子,兩個村民的福利。別人想買,多少錢一斤都買不到。”向中天把手里三張紅色老人頭摔得噼啪直響,頗有一些得意地道:“剛才吃飯的時候,你不是聽我媽說了,就算肖安保局長、趙輩東懂事長他們家里那種勢力的人,除了他們本人的定額之外,也要等到每人一斤半的定額賣完以后,才能以每斤三百塊的價格購買其余的。”

    陳干眉頭一皺:“莫非這頭母牛,還真象你們說的,是一頭生了小象的母牛?”

    “那當然。不然,你以為肖安保、趙輩東他們家里人吃飽了撐的,無緣無故買三百塊錢一斤的高價牛肉吃著玩?那幫人可精著呢。”向中天昂首挺胸,側著頭道:“據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全國打群架盛行的時候,我們這兩個村子的人因為吃了這特殊牛肉,力氣賊大,可是足足橫行了附近兩三個地區。當時整個省里的年輕人中,都流行這樣一句話,叫做‘流氓阿飛,到處稱雄;向村一出,誰與爭鋒?’。這個向村,就是指我們兩個村子,我們這兩個村子的絕大部分人,都姓向。”

    說到這里,向中天右腳一頓,右拳一伸,同時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頗有些英雄生不逢時的感慨。

    看著這一幕頗覺好笑的陳干,心里一動:“這種牛肉如果真有這種奇效,電視達人,你看我們是不是留一點牛肉渣渣給我們班那幾個踢足球的牲口嘗一嘗,讓他們也長一點力氣,以后踢起球來,不要再像以前那樣有氣無力。”

    “吃這種特效牛肉,也是有限制的。我們村里的老人們,幾十年前就試過了,第一不能出向村,第二,必須在母牛生完小象的二十四小時之內吃掉它。不然,就跟普通牛肉一樣,沒有什么效果了。”

    ……

    進到村里后,不斷的有人跟陳干向中天兩人打招呼,兩人一邊跟人寒暄回禮,一邊向南面的一個曬谷場走去。

    到了曬谷場,已經有很多大少爺們或蹲或站在那里了。因為天色陰陰的,曬谷場上山風吹得又勁,這些手里大都提著一塊紫紅色牛肉的爺們,買好了牛肉也不回家,全都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講著一些令人捧腹不已的葷段子。曬谷場上到處是訕笑聲、打鬧聲、爆笑聲,氣氛融洽而熱烈。

    “向吉田,你下午就得出去買一張結實的新床。不然,這頓牛肉一吃下肚,你們這騷兩口,還不得把你們家祖傳的那張寶床整得稀巴爛……”

    “向松山,這頓牛肉一吃,你就金槍不倒,從此再也不用給人打工了。隨便跑到深圳那個酒吧里去,憑借你的四方臉和金槍不倒的能力,富婆還不是一個一個被你釣上來……”

    “向南山,上次你運氣不好,不在家,沒能吃到這牛肉,這十年,你老婆恐怕有點欲求不滿吧。今天好了,吃了這牛肉,不但可以滿足你老婆,就連你那個老是晃蕩兩個大奶子的風騷姨妹子,也可以一起喂飽了……”

    ……

    “七叔,你好。”向中天走到曬谷場南面一個屠宰板前,遞上三張老人頭,笑道:“三斤份額。”

    向村這次分牛肉的規矩是,每一個占田占土的人定額一斤半。向中天因為戶口已經遷到了河西大學,就沒有了份額。這三斤是他爸爸媽媽加起來的量。

    “天伢子,你回來的可真及時。”

    屠宰板里,一個渾身圓滾滾,胸前掛著一塊油膩膩黑乎乎帆布的中年人,伸出一只臟兮兮的左手,笑瞇瞇地接過三張老人頭,往屠宰板右上角的一個裝錢的小木箱里一放,右手提起一把雪亮的鋒利屠刀,在一條掛在半空中猶滴著鮮血的碩大牛腿周圍,不住劃拉著:“說說看,你們要哪一部分?只要你們指出來,我一定分毫不差地給你們割出來。”

    向中天看著陳干:“你來吧,你牛肉買的多,有經驗。”

    陳干的目光在不住晃蕩的紫紅色牛腿上審視著,心里開始盤算。

    這時候,一個囂張的聲音傳了過來:“向老七,老規矩,膽囊、膽管及肝管這一套,我家全要了。”

    陳干眉頭一皺,順著聲音來處望去,只見一個理著寸頭,穿著一身花里胡哨短衣短褲的小胖子,帶著兩個精干的小伙子,正慢悠悠地從十米開外的曬谷場外一步一步地丈過來。

    這個小胖子雖然嘴里說著話,面部卻始終側向著遠處的一個山塘,一雙瞇瞇的小眼睛,更是始終望著天邊的一朵隨風不住飄蕩的厚厚白云,而且他同時右手拿著一根牙簽,在嘴里掏來掏去,掏個不停。

    小胖子一走到山谷場上,曬谷場上頓時鴉雀無聲了好一會兒。接著,約一半人提著手里的牛肉回家了,還有一半人不住地向這小胖子問好,口稱趙老板不停。小胖子對于這些村民的卑微討好一律無視,只是偶爾用目光在他們的臉上巡視一下,嘴里哼一下,那就算是答禮了。

    陳干驚奇了一下,沒想到在這二十一世紀一十年代,在這大山里頭,竟然看到了傳說中的惡霸風采,于是問向中天:“這人是誰?”

    “不要惹他。”向中天搖搖頭,低聲道。

    陳干本就是一個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火爆脾氣,哪里見得小胖子那目中無人的鳥樣?加上自己不是本地人,對他沒有半點忌憚,當即大聲道:“七叔,我們要這頭牛的膽囊、膽管及肝管,我們先來的,這一套東西應該歸我們。”

    向七叔聽了陳干的話,先是諂媚地望了望小胖子,見對方根本不理自己,這才看向向中天。

    向中天雖然知道那胖子的來歷和勢力,但是,他既是一個不怕事的年輕人,也不肯掃了同學的面子,更看不慣向七叔的勢利眼。見向七望向自己,于是緊繃著臉:“我同學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向七叔只好尷尬地望住陳干:“大學生,其實……牛腿上的肉……是最…好吃的,吃了以后,漲的力氣……也是最大的。至于……牛身上的膽囊、膽管和肝管,除了一些有特殊嗜好的人外,一般的人都不會很喜歡吃的,而且,做出來的味道,也的確要差一些。”

    陳干還不及答話,那個胖子已經沖了上來,小小的斗雞眼死死地瞪著陳干,陰陰地道:“你憑什么要膽囊、膽管和肝管?”

    陳干眉頭一挑,道:“我不憑什么。我只是知道,一般來說,有些年頭的母牛,身上的膽囊、膽管以及肝管內,經常會出現天然牛黃。天然牛黃,你知道嗎?”

    “天然牛黃怎么啦?關你什么事?”胖子側著腦袋,大聲責問道。

    陳干對胖子視若無睹,只是對著向七叔一笑:“向七叔,天然牛黃,可是比黃金都貴。那還是一般母牛的牛黃。至于這頭神奇母牛的牛黃……嗯……這么神奇的一頭母牛,體內十有八九真有牛黃。這頭母牛的牛黃如果真有的話,那它的價值……我就沒法子衡量了。”

    向七叔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

    本來上午寫了一章三千字的,可是在我寫好了,檢查完畢正準備上傳的時候,轟的一下,停電了。

    我這人向來喜歡邊寫邊上傳,這下好了,好端端一章就這么沒有了。

    本來兩章的計劃,只能一章了。555。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30501_22_20101-m
長生三萬年
作者 飲盡風雪千杯
  三萬年前,修真界迎來黑暗動亂,蓋世神王以身鎮壓黑暗,平下大世!

  三萬...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