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試閱 (術士傳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術士傳說

    第一卷死亡森林

    第一章死亡森林

    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被碾碎了一樣,腦子昏昏沉沉的,仿佛有很多事情掠過,卻又想不起一絲一毫。

    微微睜開眼睛,又趕緊閉上。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刺眼的陽光毫不留情的刺進眼睛里,尖銳的刺痛讓腦子清醒了一些。

    慢慢的舒展著身體,讓刺痛的身體舒服一些。不知過了多久,肚子里傳來難受的饑餓,比身上的刺痛更加難受。

    眼睛已經可以睜開了,不過四周灰蒙蒙的,耳朵也恢復了正常。可以聽到昆蟲的鳴叫和野獸的哀嚎,讓自己可以判斷出應該是夜晚。

    “還好沒有失明。”心里這樣想著。

    費盡所有力氣坐了起來,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已經是夜晚,借著星光還是可以判斷周圍的環境,這是一個森林的中間的空地,距離自己周圍幾百米的范圍都沒有樹木,夜晚的迷霧環繞著空地周圍的樹木,顯得格外的陰森。

    空地周圍有許多兵器,夜晚看不太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里肯定發生過劇烈的沖突,因為旁邊的尸體就證明了自己的觀點。

    看著這具血肉模糊的尸體,自己總感覺非常熟悉,好像失去了什么,有慶幸著什么。不過思維的混亂和身體的疼痛,使得他沒有精力去思考這個。

    下意識的喃喃幾句自己也聽不懂的話語,只覺得腦子里有一道清涼的水流從眉心分離出來,飛到那句尸體身上,環繞了一圈又轉了回來,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隨即腦子里傳來昏沉的感覺,眼睛一閉,就昏迷了過去。

    “居然沒有靈魂。”這是他昏迷前的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悠悠醒來,陽光依然刺眼,但沒有在對眼睛造成傷害。經過一夜的休息,感覺身體已經好了許多,雖然還是疼痛異常,但已經到了可以承受的范圍了。只是肌餓的感覺一直沒有消退,反而因為疼痛的降低而愈發嚴重了。

    “我是誰。”他用手捂著腦袋,想了許久,腦子里飛快的翻過許多記憶,卻想不起來什么來。

    不一會兒,他就放棄思考這個問題。他首先要解決的是肚子里的饑餓,不然沒有想起自己是誰,就已經餓死了。

    慢慢的坐起來,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他苦笑了一下。這具身體似乎比那具摔成肉泥的身體要好上一點,至少他的脊椎還是完好的,能夠支撐他坐起來。可是胸前的肋骨基本已經斷裂,幸運的是并沒有插到肺葉和心臟。腿骨也斷掉了,大腿上少了一塊肉,血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止住了,缺失的肌肉依然觸目驚心。

    身體雖然有些殘破,但他的意識告訴他,這些傷并不算什么,比這個更加嚴重的傷害他都有辦法瞬間治好。可是當他想知道應該怎么治療自己的時候,卻有怎么也想不起來。

    另一個意識又開始推翻剛才的想法,這種傷非常嚴重,需要非常良好的條件,技術高超的醫生,和巨額的治療費用。

    兩個意識開始發生碰撞,讓原本舒服一些的腦子又開始隱隱作痛。

    狠狠的甩了甩頭,努力讓自己清醒一點,不要被這些奇怪的想法左右。他現在不知道應該相信誰,卻知道兩個想法都是正確的。

    用兩只手把身體往那具尸體的旁邊挪一挪,他知道口袋里有可以吃的東西,雖然不多,但可以緩解一下肚子的肌餓。

    好不容易掏出一個精美的包裝袋,從袋子邊緣的鋸齒處撕開,露出一節黑乎乎的東西來。原本平靜思維又開始混亂了。

    “該死,這是什么東西?”一個意識如是說。

    “還好,是巧克力。巧克力有很高的熱量可以緩解肌餓,純正的巧克力還可以有鎮痛的作用。雖然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至少能填飽肚子。”

    兩個意識的爭吵一閃而過,他很快就被嘴里的美味征服了。滑膩感覺一下子充滿了口腔,甜膩的味道攪動著舌頭上每一塊味蕾,宛如少女粉嫩的香舌。濃郁的香味從口腔直沖腦后,讓靈魂都忍不住向上飄飛,殘破的身體似乎一下子就痊愈了,只剩下口腔里濃濃的甜味。

    “不錯。”聲音有些沙啞,低沉,磁性。

    溫暖的感覺一下子布滿了全身,雖然只是吃飽后的感覺,但對他現在來說,卻是非常好的鼓勵。不再理會腦子里喋喋不休的意識,他努力讓自己爬動的時候不會碰到傷口,艱難的來到了空地的邊緣。

    他可以輕易的看到邊緣外面的那只動物,對于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動物為什么只徘徊在空地周圍,他并沒有心情去探尋。他知道現在需要它們,需要他們的靈魂。

    這是第一個意識提供的治療方法。吃下那個巧克力后,不僅緩解了饑餓,還讓他想起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治療手段。那需要一個靈魂,一個強壯的靈魂。

    黒炎豹覺得自己很倒霉,一次狩獵中,讓他一只眼睛永遠失去了光明。這本來并不算什么大事,作為一個族群的首領,它擁有強壯的身體,失去一只眼睛并不會讓他失去多少戰斗力。在這片森林中,除了那些頂級的魔獸以外,其他魔獸它還沒有放在眼里。

    就當它領著一群雌豹大殺四方的時候,另一個黒炎豹族群闖入了它的領地。那是一個被森林深處的頂級魔獸驅趕出來的族群,黒炎豹覺得那天是它的幸運日,只要它能夠殺死那只雄豹,按照族群的規矩,它就能擁有它的那群雌豹。

    想想,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一個被驅逐的族群肯定沒有多少戰斗力,只要把它打敗,就能擁有一群雌豹,自己的族群就能進一步擴大,領地也會隨之增加。

    它幻想著以后的美好,卻沒有想到自己的失敗。那個被驅趕出來的族群,是被森林深處巨大的元素波動給驚嚇出來的。那原本就是森林里數一數二的族群,雖然受到了驚嚇,但是戰斗力卻沒有降低。當黒炎豹的另一只眼睛永遠失去光明后,它也沒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它的戰斗生涯中,逃跑的種群是最懦弱的,它不明白為什么獵人突然會變成獵物,準備接收別人種群的它會變成被接收者。

    失去眼睛的黒炎豹沒命的往森林跑,沒有眼睛的指引,它根本不知道正在前進的方向。只能感覺到越來越深的壓力,它本能的以為那只黒炎豹正在對它進行追殺。

    終于,一陣來自靈魂的顫抖使它不得不停下來。身體緊緊地繃緊,匍匐在空地的邊緣,動也不敢動一下。心里開始祈禱著讓自己快點死去,因為那種壓力實在是太猛烈了,它現在有些明白為什么那個搶奪它族群的黒炎豹要逃跑了,這里肯本不會有任何一種動物能夠生存下去。

    也許會有,不過它永遠也不會知道了。

    他有些奇怪這里為什么會有動物,根據他混亂的記憶,這個地方方圓十里之內肯本不可能會有動物出現。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在這里越是弱小的動物越能更好的生存,像黒炎豹這樣強大的魔獸,根本是不可能靠近這里的。

    不過他現在沒有心情去探究這些,就如他不想去探究為什么他的腦子里會有兩個意識。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他從這兩個意識里學到了許多東西,至于管不管用,就要從這個倒霉的黒炎豹開始了。

    一陣低沉詭異的咒語從他的嘴里響起,仿佛只過了一瞬間,他就感覺自己的力量被咒語所引出,化成一道火焰鋪在黒炎豹的身上。

    黒炎豹是這個森林中的高級魔獸,可以噴出黑色的火焰攻擊敵人,對火也有非常高的抗性。不過他的火并不是尋常的火焰,甚至不是元素魔法中的火焰。那是針對靈魂的火焰,他知道這個魔法的名字獻祭。

    無比凄慘的嚎叫從黒炎豹的嘴里發出,就連數十里外的魔獸都可以聽到著凄慘的嚎叫。數分鐘后,嚎叫變成哀嚎,聲音漸漸低了下來。

    他冷漠的看著這一切,那凄厲的哀嚎仿佛不曾有過,等到黒炎豹奄奄一息的時候,他才念起昨天晚上那個沒有成功的咒語。

    黒炎豹似乎感覺到死亡的來臨,嗓子里發出嘶啞的低嗚。

    咒語一停,眉間分出去的冰冷水流,他知道這是他的精神力。精神力鉆到黒炎豹的眉心,抽出一團白色的煙霧。那白色的煙霧不停的像外沖撞,卻被包裹得緊緊的,慢慢的變成一塊白色的晶體,落在他的手里。

    原本簌簌發抖的黒炎豹停止了一切活動,靈魂被抽取后的結果只有死亡。

    把玩著這塊白色的晶體,他能感覺到里面生機勃勃的能量,那是黒炎豹所有的生命精華。微微一笑,閉目專心吸收晶體內部的能量,殘破的身體以肉眼可以看見的速度開始愈合。

    胸部斷裂的肋骨按照恒定的記憶開始修復,大腿上缺失的肌肉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愈合。修復肌肉組織所產生的麻癢和殘存的刺痛使他感到一種異樣的快感,咬緊牙關才沒有使他呻吟出來。

    “我居然是一個術士,術士是個好職業啊。靈魂,美妙的靈魂。唉!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邪惡了,難道是這具身體在作怪。頭疼,不想了。”

    “術士原本就是邪惡的,不然怎么會利用別人的靈魂來治療自己,這簡直是對神的褻du。”一個意識一閃而過。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可愛的王子,還好不是穿越到乞丐身上。看來我還是很幸運的,放心吧,我會好好利用你的身份的。根據穿越者的法則,每一個穿越者都是一個世界的BUG,你一定會成為最偉大的存在。”頓了頓,他臉上露出無奈的苦笑。

    “唉,我那個漂亮的女朋友,還不知道會便宜誰呢。這么多財產,還有那些成果,希望不要全被賣到外國去。”

    “哈哈哈哈,該死的老天,我以為你讓我從小失去一切,用來當作你賜予天賦的補償,沒想到最后我還是死了。但是你沒有想到吧,我又活了,你再也控制不了我了。”吳天發出野獸般蒼涼的笑聲,眼淚卻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身上的傷已經完全復原了,除了破爛的衣服,根本看不出受過傷的樣子。那種治療方法還是非常神奇的,雖然過程是有那么一點點邪惡,但按照結果來說,他還是很滿意的。

    埋葬了那具原本屬于自己的尸體,把他隨身物品裝到一個背包里面。這個背包可是個好東西,是美國軍方最新研制出來的新材料,防水防火,而且內部空間設置尤為巧妙,外表看上去雖然不大,卻可以裝很多的東西。在那個世界,以他的身份,也是花了許多力氣才搞到的。

    穿在身上的衣服也是新材料制成的,不過沾滿了血肉的碎塊,這里沒有水源,已經不能用了,只能繼續用那個寬大的法師袍。

    在地上取了一件銹跡斑斑的短劍,隨手朝一棵樹上砍去,深深的嵌入兩個刀身。這把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短劍,雖然外表已經被歲月侵濁了,但依舊鋒利異常。他滿意一笑,抽出短劍,在一塊巖石上打磨起來。

    把那頭失去靈魂的黒炎豹拖了進來,他知道這個圓圈般的空地是一個魔獸的真空地帶,沒有魔獸敢靠近這里。這頭倒霉的黒炎豹為什么會來他并不知道,也沒有必要知道。

    缺少水源的清洗,處理肉是一件麻煩的事情。他把整塊皮給剝了出來,這樣相對干凈一些,把內臟扔掉,做了一個簡易的燒烤架,他開始燒烤黒炎豹。

    這種燒烤在大陸上是非常奢侈的。魔獸的肉并不好吃,它們的肌肉長期被元素覆蓋而變得堅韌異常,口感也非常差。不過長期食用可以改善體質,提高元素的親和度。可卻是一件可望不可即的事情,魔獸的兇猛,三歲小孩都知道,要捕獵魔獸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而魔獸肉也不好保存,但肌肉上的元素消散以后,肉就會很快變質。但大陸上的人仍然把吃魔獸肉作為一種勇武、財富的象征,特別是這種群居的高級魔獸,就連一國之君都不一定能吃得到。

    很快肉就熟了,不算美味的飽餐了一頓,體力也開始逐漸恢復。吳天對這具身體非常滿意,比起他原來在健身房里鍛煉出來的肌肉,這具身體的素質要比他原來的身體要好上許多。根據記憶,這還是他閑暇時候鍛煉出來了,大部分時間都在研究魔法和冥想。

    這讓他對這個世界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修仙歸來當奶爸
作者 西窗白
  五百年前,陳曦被空間裂縫吞噬,進入修仙界。   五百年後,他歷經磨難重回地球,才發現地球只...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