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傻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山西,崔家老宅門口,一輛馬車緩緩停下,崔四太太帶著管事立即迎了上去。

    這是五年前周如珺下葬之後,周家人第一次前來祭拜。

    週二小姐上前攙扶週三太太下車。

    一路的奔波,讓兩個人臉上都多了幾分疲憊,但是撩開簾子看到崔家的門庭之後,週二小姐的精神為之一振。

    週三太太拍了拍女兒的手,輕聲叮囑:“崔家規矩大得很,一會兒進去不要多說話。”

    “女兒記住了,”周如璋道,“女兒向崔四太太行了禮,就去拜祭長姐。”

    周如璋跟著母親一路到了崔家堂屋,陪著長輩說了一會兒話,才拿著祭品去供奉周如珺牌位的屋子裡。

    親手將糕點和手抄的佛經擺上,望著那黑漆漆的牌位,周如璋的表情十分感傷,她看向崔家管事:“我想為長姐唸誦幾遍吉祥經。”

    崔家管事會意立即道:“週二小姐有什麼吩咐便喚我們。”說完帶著人走了出去。

    周如璋跪坐在蒲團上打開了手中的經書。

    屋子裡安靜下來,週二小姐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絲笑容,定寧侯兩年前迎娶了張家小姐,誰知張家小姐剛進門不久就重病纏身,眼看就不成事了,等到張家小姐去了之後,她嫁給定寧侯做繼室……姐妹同嫁一人也算是美談,所以她這才前來崔家,只要慢慢打通關節,到時候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周如璋想到這裡,抬眼向周如珺牌位上看去,牌位前青煙嫋嫋,她垂下眼睛正要開始唸誦經文,卻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她再一次抬起頭,目光落在長案上供奉的糕點上。

    方才還齊齊整整擺在白瓷盤子裡的桂花糕少了兩塊。

    這裡除了她之外沒有旁人,那桂花糕是誰拿的?

    周如璋皺起眉頭又仔細地看了一眼,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長姐生前最喜歡吃桂花糕,想到這裡她脖頸後突然感覺到一絲涼意,身上的汗毛也跟著根根豎起。

    周如璋攥緊了手中的經書,正準備將外面的下人叫進來問問清楚,供桌一旁青色的幔帳突然無風自起,幔帳落下後,多了一個白影背對著她站在那裡。

    緊接著一隻纖細的手從白影中伸出,又捏起了塊桂花糕。

    屋子裡的燈火開始晃動,彷彿隨時都會熄滅。

    周如璋慌亂地起身,那白影似被她驚動了,突然轉頭向她撲過來。

    周如璋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從頭罩住,緊接著一雙冰涼的手開始在她身上摸索,最後停留在她脖頸上。

    “來人啊……快來人啊!”

    周如璋忍不住大聲喊叫,手腳不停地動,恨不得立即將身上的東西甩脫。

    門口的下人聽到屋子裡的動靜,立即推開門查看。

    大風灌進屋中,吹滅了牌位前的蠟燭,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情景驚住了,怔愣片刻才七手八腳地上前拉扯。

    周如璋如同一個將要被溺死的人,手腳不停地揮舞著,終於感覺到身上一輕,蒙在頭上的布帛也被人扯去。

    白媽媽的聲音傳來:“小姐,沒事了,沒事了。”

    周如璋強壓著心中的恐懼,她方才看到長姐的鬼魂了,就在那裡……

    她的目光掃向四周,慌張地尋找著,最終落在不遠處的一個少女身上。

    少女看起來十五六歲年紀,大大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望著她,臉上掛著抹純粹的笑容,光看五官本該很漂亮,但神情卻顯得太過稚氣、呆板,如同美玉上起了裂紋和瑕疵,再也引不起別人探究的興致。

    難道方才那團白影是這少女?

    那她豈不是鬧了大笑話。

    “表小姐,您怎麼會在這裡,”崔家管事看著那少女,“寶瞳姑娘正四處找您呢。”

    “寶瞳在哪裡?”少女露出歡喜的笑容,看起來十分的孩子氣,“我在園子裡採花,一眨眼就找不到她了。”

    少女話還未說完,一道聲音響起:“小姐,小姐……”

    緊接著一個丫鬟甩著大腳片子,風風火火地走進門,還不等周如璋等人看清楚,就衝到少女跟前:“小姐,我可算找到你了。”

    丫鬟說著仔細地打量著少女,當目光落在少女凌亂的衣衫,鬆散的髮髻上時,立即皺起眉頭,頗為不善地看向屋子裡的人:“誰欺負我家小姐了?”

    少女肩膀微縮躲在了丫鬟身後。

    崔家管事面色一緊,立即解釋:“寶瞳姑娘,我們怎敢怠慢表小姐,這都是誤會,方才……”說著去偷看週二小姐。

    周如璋道:“方才我在為長姐誦經,這位小姐忽然就向我衝了過來,我一時躲避不及摔倒在地。”

    寶瞳向周如璋行了禮,才冷聲道:“為何只有我家小姐這般狼狽?”

    周如璋不禁皺眉,只有她家小姐狼狽?屋子裡最狼狽的人分明是她,這丫鬟眼睛裡除了她家小姐,彷彿就沒有了旁人。

    白媽媽立即道:“你仔細問問這位小姐便知。”

    寶瞳似被觸了逆鱗,立即瞪圓了杏核眼:“我家小姐只有三、四歲,她怎麼能說得過你們。”

    三、四歲。

    周如璋驚訝地再次看那少女,這麼大的人怎麼可能是三、四歲?

    寶瞳接著道:“我家大小姐,吃了仙藥芳齡永駐,這是人盡皆知之事。”

    周如璋看向崔家管事,崔家管事微微點了點頭,她立即明白過來,這少女竟是個傻子,怪不得看著那般奇怪。

    雖說那丫鬟強詞奪理,但誰也無法與一個傻姑娘論長短,她再揪著不放,倒是她的過錯,周如璋看向那少女:“妹妹沒事吧?都是姐姐的不是,姐姐給你賠禮了。”

    少女露出笑容,一臉懵懂,沒去理會躬身的周如璋,高高興興地拉起丫鬟的手:“寶瞳,我要去園子裡。”

    “奴婢陪您過去。”寶瞳攙扶著少女,主僕兩個揚長而去。

    等到兩人走遠,崔家管事才上前向周如璋道歉:“週二小姐,都是奴婢們的錯,一時疏忽讓表小姐進了這屋子,驚嚇到了您。”

    “你說她是誰?”周如璋問道。

    管事媽媽回話:“懷遠侯家的大小姐,閨名明珠,是顧家上下的寶貝。”

    周如璋喃喃道:“原來是顧大小姐。”

    懷遠侯的夫人是定寧侯太夫人的堂妹,兩家又都是勳貴,平日裡想必不少走動,不過這懷遠侯與定寧侯卻截然相反,定寧侯乃是國之肱骨,深得皇上信任,懷遠侯卻是個沒落勳貴,空有個爵位而已。

    雖說家世沒落,供養一個傻女是足夠了,可再寶貝又如何?一輩子嫁不出去,父母在的時候還好,父母走了難免落得悽慘下場。

    崔家管事上前躬身道:“週二小姐,奴婢服侍您去換件衣服吧!”

    周如璋點點頭,輕輕地舒了口氣,到底只是虛驚一場。

    ……

    顧明珠走到園子中,抬頭看向碧藍的天空。

    她在大牢裡被殺之後,再次醒來就成了顧明珠,開始時她精神不濟,大多時間都在昏睡,顧家上下仔細地照顧著她,就這樣將養了幾年,她才漸漸康復。

    從前她父母去的太早,未曾有機會承歡膝下,如今卻一下子全都給她補了回來,父親的縱容、母親的寵溺,讓她成了被奉在手中的明珠。

    父親、母親照顧她多年,也該讓她來守住顧家,不過在外人眼裡她永遠都是傻女顧明珠,顧家也不需要鶴立雞群、引人注意,只要穩穩當當地過好日子。

    “小姐得手了?”寶瞳低聲道。

    顧明珠從袖子裡拿出一隻荷包,這是方才她從周如璋身上解下了的。

    寶瞳看著顧明珠從荷包中取出的東西:“這是蠟丸?”

    顧明珠點點頭,蠟丸封的很好,沒有被人打開過。

    這樣大小的蠟丸裡面一般會放置密信,顯然一個內宅小姐身上不該帶著這樣的東西。

    這幾年山西匪患嚴重,月初又有商隊在官路上遭賊匪劫殺,周家馬車恰好從官路上經過,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商賈,周家將商賈送去最近的城中醫治,可惜商賈傷勢太重途中就不幸身亡了。

    案子到這裡線索一下子就斷了,倒是周如璋從這件事後,開始讓人查問那些商賈的情形,並送了書信給定寧侯,如今又大搖大擺來到崔家,邀功之意溢於言表。

    定寧侯崔禎這兩年在大同、宣府帶兵,糧草大多來自山西,山西的幾次匪患讓定寧侯大軍吃到了苦頭,糧草出了問題,不戰自敗,定寧侯對此事自然十分關切,周如璋是想要助崔禎抓住那些賊匪,博得崔禎的歡喜。

    她猜測周如璋從商賈那裡應該得到了些線索,這幾日她讓人盯著週三太太和周如璋,總算髮現些蛛絲馬跡,於是今日趁機近身試探周如璋,果然在周如璋貼身的荷包中發現了這個蠟丸。

    顧明珠道:“看來定寧侯這幾日就要回來山西老宅了。”

    寶瞳道:“那這荷包怎麼辦?若不然奴婢偷偷地還回去,可是裡面的東西……不還的話,周家人就要四處尋找,週二小姐剛到崔家,只去了屋子裡拜祭,恐怕會問我們。”

    顧明珠將蠟丸收起來,是啊,東西不能無緣無故消失,周如璋發現了肯定會讓人來找。

    她現在還沒有仔細看過荷包,不能就此還回去,需要找個好法子給這荷包一個歸宿,迷惑一下週家人,拖延一下時間,等她用完了,再讓周如璋“尋到”。

    “表小姐,”崔家管事媽媽快步走過來,“四太太說家裡來了客人,正好現在天氣也不錯,讓奴婢來請表小姐去划船。”

    顧明珠展顏露出欣喜的笑容:“走,寶瞳,我們去划船。”

    旁邊的寶瞳卻不禁擔憂,這樣一來就沒時間處置荷包了啊!

    ……

    “快去找找,”周如璋吩咐白媽媽,“進崔家時荷包還在,可能是剛剛換衣服的時候掉了,如果沒有再去一趟供奉姐姐牌位的屋子,也可能丟在了那裡。”

    荷包裡面東西她要交給侯爺,千萬不能出差子。想到這些周如璋就覺得懊悔,被顧大小姐嚇了一跳之後,她既然一時慌張忘記了荷包的事。

    她從商賈那裡得到那蠟丸,偷著藏起來沒有給衙差,又偷偷地去查案子,就是為了能讓定寧侯高看她一眼。

    沒想到才進了崔家,她的荷包就不見了,不說收買那些人偵探消息花了大筆銀錢,她要如何向定寧侯交待?

    周如璋心事重重無暇觀賞湖上的景緻,只得安慰自己,剛剛來崔家,去的地方不多,想必可以找到。

    “噗通”落水聲傳來,周如璋下意識地看過去,只見那傻女顧明珠正站在船頭向湖中丟石子。

    “珠珠,”崔四太太不禁道,“你可慢著點,這湖水深著呢。”

    “好了,好了,丟完那些就回來吧!”崔四太太向顧明珠招手。

    顧明珠顯然還沒有玩夠,揹著手不知在想些什麼,周如璋只覺得好笑,正欲從那傻女身上挪開眼睛,就發現顧明珠長長的袖子下露出一抹桃紅色。

    那桃紅色像極了她丟失的荷包,她想要看個清楚,顧明珠袖子一垂又將那抹桃紅色遮掩住了。

    周如璋卻已經按捺不住,急著開口道:“明珠妹妹,你手中拿著的是什麼?”

    周如璋的話彷彿將顧明珠嚇了一跳,下一刻,顧明珠手一揮,將手中的東西徑直拋入了湖水中。

    “啊~”周如璋驚呼起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5 篇書評 我要發表
desireej

5
desireej
發表時間 2021-04-21 17:15
評分

經典必讀!很好看!

desireej

【第2卷】 第三百六十五章 他知曉嗎

4
desireej
發表時間 2021-04-16 22:02

好看!推薦!

leah

3
leah
發表時間 2020-09-26 16:16
評分

經典必讀!

金木水火土

眾人期待中的新書......靜靜的......上架了

2
金木水火土
發表時間 2020-07-17 11:18

如果不是偶爾看到書評還不知道, 之前小編還說要等8月哎.....以前還能在" 新書推薦" 尋找每月上架新書資料, 現在的" 新書推薦" 就是不斷把"推薦" 的書放上去, 有的書都巳放上去好些月了, 現在都不耐煩去找去看了, 請問, 能否改進一下, 或者加個每月新書上架表吧!

真的很抱歉,上架時間小編只能預估,還是要依主站授權出來的時間為主。
您的建議我們也會轉給相關單位做為優化參考!

Judy

1
Judy
發表時間 2020-07-17 02:09
評分

依舊好看啊!!!

本月排名
60
本月票數
2
3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藥植空間有點田
作者 吳家二姐
“娘,二弟家今天蓋新房了,是二進的呢!” “娘,娘,二郎中秀才了,二弟好大方,給來報喜的人,一... (馬上閱讀)
180
奪舍在星際
作者 愛吃肉包的妞
  金丹老祖奪舍重生了,卻發現自己倒黴的一腳蹬進了一千後年的星際時代……   地球變異了,靈... (馬上閱讀)
180
重生凶萌小符醫
作者 孤孤
重生回到六七年,啥?穿衣吃飯都要票?在這個混亂的年代,蘇茹發誓絕對不要再餓肚子! 手掌符醫祕... (馬上閱讀)
180
林家女
作者 兩顆虎牙
誰說穿越必有坑?林汐覺得自己的穿越就不錯。 林家嫡女,隨身空間,還可以修煉! 這一身妥妥的女配... (馬上閱讀)
180
快穿之末世掙命日常
作者 紫蘇筱筱
每天睜眼第一句,先給自己打個氣! 上有父母下有生病的妹妹,家裡擔子一肩擔,還不幸過勞猝。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