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對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周如璋再也顧不得別的,快步跑到船頭,只見湖面上只是微微蕩著波瀾,除此之外什麼都瞧不見。

    “姐姐不能跳,這湖水可深了。”顧明珠揹著手向後躲了躲,很是小心害怕的樣子,半張臉藏在幔帳後,露出一隻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她,目光中充滿了好奇。

    周如璋總覺得,她真的從這裡跳下去,這傻子會高興地拍手。

    “你方才丟了什麼進去?”周如璋顧不得與顧明珠兜圈子,急於知曉實情。

    顧明珠道:“石子。”

    周如璋道:“我瞧見你扔了個物什下去,好像並非是石子。”她荷包裡除了要交給崔禎的蠟丸之外,還裝了其他物件兒,若是落入水裡就會沉下去,所以即便她跑得很快,也沒有看清楚。

    顧明珠嘴脣動了動還沒說話,旁邊的寶瞳已經道:“週二小姐不用擔憂,我家小姐無論丟什麼我們顧家都絕不會心疼。”

    看著顧明珠的笑臉,周如璋只覺得胸口一滯,如果丟的是她的荷包,顧家當然不會心疼,不知為什麼遇到這個傻子顧明珠之後,她就做什麼都不順心。

    “明珠妹妹,”周如璋耐著性子,“你扔掉的是不是一個荷包?”

    週三太太皺起眉頭,覺得女兒頗為失禮:“璋姐兒你做什麼?”

    顧明珠卻不計較的點頭:“是啊,是個荷包,荷包不能丟嗎?”

    “能丟,”寶瞳說著伸手遞給顧明珠一塊銀子,“只要小姐喜歡,什麼都能丟。”

    顧明珠接過銀子未加思索“嗖”地一下丟入湖水之中,寶瞳立即又掏出一塊碎銀子,顧明珠不停的向湖中扔去,扔了八九次才住了手,向寶瞳莞爾一笑:“寶瞳,累,不玩了,我餓。”

    主僕兩個走到桌子旁坐下,寶瞳拿了糕點遞給顧明珠,顧明珠吃得津津有味兒。

    周如璋緊緊地攥著帕子,望著不遠處的湖面,船繼續前行,愈劃愈遠,周如璋腿腳有些發軟。

    “璋姐兒還不過來坐。”

    週三太太再次開口,周如璋才走了回去,方才她著實沒有看清楚,總不能言之鑿鑿地說那隻荷包就是她的,即便是她的又要怎麼撈起來?

    換了旁人她還能仔細問兩句,偏偏遇見了一個傻子。

    周如璋心亂如麻,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船很快靠岸,周如璋起身想要尋顧明珠說話,卻見顧明珠打了個哈欠:“嫂嫂我想睡覺。”

    崔四太太笑著道:“快去歇著吧,等你一覺醒來夫人也就回來了。”

    寶瞳扶著慵懶的少女向院子裡走去,眼見就要消失在眼前,周如璋焦急起來:“明珠妹妹與我們去花廳裡再坐一會兒吧!”

    崔四太太笑著接話:“二小姐有所不知,珠珠身子不好,每日出來走動一會兒就要歇著,否則就會生病。”這是她親眼所見,她與懷遠侯夫人一起做針線時,顧明珠就躺在旁邊的小塌上酣睡,幾個時辰不曾挪動身子,這孩子的傻病可能就是這樣來的。

    周如璋臉色更加難看。

    天色漸漸黑下來,崔家在花廳裡擺了宴席。

    週三太太看著坐立難安的女兒,不禁皺起眉頭:“來的時候還好端端的,怎麼轉眼就如此神不守舍。”

    “母親,”周如璋抿了抿嘴脣壓低聲音:“我的荷包丟了,裡面放著的就是我要交給侯爺的東西,我已經讓人去尋了。”

    聽得這話週三太太委實吃驚不小,生怕被崔四太太看出端倪,找了機會將女兒拉到一旁:“哪裡丟的?在園子裡?”

    周如璋眼睛發紅,她就是不知道那荷包到底在哪裡?她也讓小廝下到湖中去尋,可惜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尋到。周如璋正要將顧明珠的事告訴母親,讓母親與崔四太太說說,多請幾個崔家下人幫忙,這東西對侯爺很重要,就看到崔家管事匆匆忙忙上前來道:“四太太,侯爺和二爺回來了。”

    周如璋眼睛一亮,侯爺回來就好了,終於有人為她做主了。

    崔四太太顯然沒有料到,吃驚不小,立即站起身:“人在哪裡?怎麼也沒有事先說一聲。”

    週三太太與周如璋也是面面相覷。

    崔四太太起身告罪:“侯爺回來了,我讓人去準備一下,侯爺知曉三太太和二小姐在這裡,還說要來見見。”

    等崔四太太離開,週三太太才看向周如璋:“一會兒見到侯爺,你要怎麼說?”

    周如璋吞嚥一口,自然實話實說,不過……即便尋到了荷包,恐怕在侯爺心中她也成了個粗心的人。

    ……

    崔禎翻身下馬,快步走進了大門。

    崔四太太忙上前行禮:“侯爺,您來了。”

    定寧侯府沒有跟著族中子弟排序,但論年紀崔禎還是畢恭畢敬地喚了一聲:“四嫂。”

    崔四太太看了一眼定寧侯身上的長袍和他腰間的長劍,風塵僕僕卻壓不住他身上的殺氣,一時不敢抬眼直視,早知道侯爺會回來,她就不會讓四老爺出去了。

    崔四太太道:“我讓人備好了飯菜,侯爺先梳洗一下就用飯吧!”

    崔禎大步向院子裡走去:“一會兒二弟和親兵也要過來,勞煩四嫂先安排他們。”

    崔四太太應了一聲。

    崔禎接著道:“周家人在哪裡?”

    “花廳。”

    聽到這話,崔禎吩咐管事:“去稟告一聲,我現在就過去。”

    “這……”崔四太太看向崔禎這身衣衫,本想說,侯爺這樣去恐怕不好吧!思量到崔禎的脾性最終沒有開口。

    崔禎大步向前走去,周家人知曉他為何回來,既然這樣也不用做面子上的功夫。

    周如璋聽到外面響起腳步聲,立即有人道:“侯爺。”她的心頓時一陣緊張,想要起身去屏風後做做樣子,卻發現崔家沒有幫她遮掩的意思。

    這是定寧侯的安排?

    就這樣毫不避嫌地與她見面,是不是承認了兩家姻親的關係?如果蠟丸還在她定然會歡喜,可現在她不知是福是禍。

    簾子一掀,高大的人影邁進屋子,週三太太下意識地站起身,周如璋心跳如鼓,手心都捏出了汗。

    “坐吧!”一道威嚴深沉的聲音響起,崔禎端坐在椅子上。

    週三太太微微皺眉,按照禮數她是崔禎的長輩,崔禎應該向她行禮叫一聲三嬸,崔禎卻沒有這樣做,顯然並不將周家當做姻親。

    不將這件事坐實,璋姐兒想要進崔家恐怕不易。

    週三太太端起茶潤了潤嘴脣開口:“如珺嫁過來快五年了,改日侯爺也該去周家看看長輩,我們家老夫人時常會提及侯爺和如珺。”

    崔禎並不在意,冷冷地道:“我將周大小姐送入崔家祖墳,只是為了保全兩家臉面,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

    說到底周如珺只是寫在他身邊的一個名字罷了,他給的臉面已經足夠多,周家該懂得適可而止。

    周如璋眼見屋子裡的氣氛變得冰冷,侯爺的脾氣她聽說過,母親這樣說未免太過著急,崔禎那麼容易就能被壓一頭,這些年也不會在朝中有那麼多建樹。

    “侯爺不要怪罪,我們知曉侯爺要剿滅山西的賊匪,這次來崔家只想幫忙。”周如璋說著咬了咬嘴脣,儘量讓自己顯得沉著些。

    崔禎朝周如璋直直地看去,那漆黑的眼眸讓周如璋不禁打了個寒顫,都說常年征戰的武將眼睛中有殺氣,她今日才算是真正見識到了。

    崔禎表情更加冰冷,他是要在山西剿匪,一來除掉後患,二來也能得了擁護,不過這些都要從長計議,算計不好就會落人口實,他接到周家送來的信函,對周如璋手中的東西有幾分興趣,卻也不至於因此從邊疆趕來,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借盜匪案摸清山西的底細,他不能只顧得在前面打仗,將背後隨便交給旁人。

    不過既然回來了,他自然還是要看周如璋拿到的線索。

    “東西呢?”崔禎問過去。

    周如璋面若金紙,戰戰兢兢地道:“丟……丟了。”

    崔禎皺眉:“什麼?”

    “丟了,”周如璋的手微微有些顫抖,“就丟在崔家了。”

    崔禎目光幽深:“只要你是真的丟在了崔家,我都能讓人尋到。”

    周如璋道:“我進崔家時荷包還在,然後就去後院祭拜了姐姐,回來之後發現荷包就沒了,我讓人去尋一直都沒有找到,有可能……有可能……”

    崔禎不說話,周如璋硬著頭皮說下去:“有可能被顧大小姐撿到,扔進了湖裡。”

    崔禎面上波瀾不驚:“珠珠?”

    ……

    顧明珠回到自己的屋子,拿出了周如璋的荷包。

    剛好在遊湖的時候,她裝作將荷包丟入了水中,其實是在騙周如璋,在扔出去的那一刻,她將荷包收入袖子裡,丟出去的是塊石子罷了。

    寶瞳遞給她的那些散碎銀子也是如此,這種偷樑換柱的手法是張老爺教她的,這兩年她躺在床上養病時勤加練習,不止能打發時間,多一技傍身也是好事。

    不過這些小把戲頂多就能騙騙女眷,瞞不過那些練家子,但對她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之所以沒有真的將荷包扔入湖中,是因為她還沒仔細查看那荷包,生怕漏下什麼。

    她在周如璋面前“丟”荷包入水的舉動,會將周如璋的注意力引到湖水之中,果然周如璋上了當,剛剛她瞧見周家小廝已經下湖中去尋找,天將黑了,在湖裡找東西談何容易?找不到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這樣一來就為她爭取了時間,等她檢查完荷包,仔細看了蠟丸中的東西,再行處置了這荷包。

    顧明珠思量著再次打開了荷包,裡面有個包銀的小匣子,匣子中放了一隻梳篦和一些女子用的小玩意兒,怪不得荷包拿起來這麼沉。這梳篦不會是周如璋想要一併給崔禎的吧?看來在周如璋心中,崔禎已是她的掌中之物。

    顧明珠嘴角揚起一抹輕笑,她早就不是周如璋的長姐,周如璋心思如何,與她無關,她真正在意的是這樁案子,顧明珠將蠟丸取出來捏碎,蠟丸中果然有一張紙箋,上面似是畫著一幅圖,顧明珠一時看不明白,正欲仔細思量。

    “大小姐,”寶瞳道,“夫人回來了,定寧侯也進府了。”

    顧明珠一怔,定寧侯不是明日、後日才會到祖宅嗎?這倒讓她有些措手不及,剛剛安排好的一切,可能會因為崔禎的提前歸家出差錯。

    ……

    懷遠侯夫人林氏從知府家的宴席上回來,最終也沒帶回來太多消息,侯爺為朝廷籌備戰馬,不想卻遭遇了盜匪,讓那些戰馬數目足足損失了一半,朝廷追查無果,侯爺也被傳入京中問話,她留在山西打聽消息,如果能讓朝廷早些查明此案,也許侯爺就能少受責罰。

    沒想到韓知府也為盜匪之事一籌莫展。

    踏進院子,就有顧家管事迎上來:“夫人。”

    不管其他事,林夫人先問女兒:“珠珠怎麼樣?”

    喬媽媽笑著道:“大小姐在園子裡玩了好一會兒,還跟著崔四太太一起遊湖,方才剛回房。”

    林夫人臉上露出笑容,聽到珠珠好,她的煩惱也跟著去了一半似的。

    喬媽媽接著道:“定寧侯回來了。”

    林夫人早就聽說周家人會上門,崔禎回到老宅定是為了這一樁:“明日再見定寧侯吧。”想必定寧侯和周家有要事商談,她一時半刻也不會離開山西,不急於相見。

    林夫人快步走去住處,剛進院子,就看到一抹身影迎出來。

    “珠珠。”林夫人伸手將顧明珠摟在懷裡,低頭看著女兒的笑臉,她的煩惱一時全消了。

    母女兩個親暱地拉著手進屋,等林夫人換了衣服,顧明珠伏在林夫人膝上聽林夫人說話。

    林夫人叫來寶瞳,將顧明珠的飲食起居都問了一遍,手指輕柔地梳理著女兒的髮鬢,不時地低頭看女兒,總覺得女兒面容紅潤,現在比什麼時候都要康健,心中不由地感謝神佛保佑。

    這樣她就很滿足了,回來的路上她還思量,這場風波過後,就讓老爺遞摺子歸家,不再任什麼官職,他們一家靠祖上的田產過日子。

    “母親,”顧明珠的手輕輕地摸了摸林夫人的肚子,“要將弟弟好好生下來。”

    林夫人欣喜異常,她隨隨便便與女兒說的話,女兒竟然記住了,難道女兒的病也在慢慢好轉?

    她慌忙止住思量,不能奢望太多,也許是哪個丫頭多提了兩句,一會兒她問問寶瞳就知曉了。

    林夫人正要說話,伏在膝上的顧明珠卻爬了起來:“寶瞳說了,母親要多休息。”

    果然是寶瞳。

    林夫人點頭:“好,母親答應你。”她也希望這一胎是個男孩子,這樣等老爺和她老了,就能有人替他們照顧珠珠,她也就安心了。

    說完這話,顧明珠突然想到了什麼:“母親,我去沐浴。”

    到底還是小孩子。

    “好,”林夫人寵溺地笑著,“去吧,一會兒母親再與你說話。”

    “寶瞳,走。”顧明珠拉住寶瞳向外走去。

    看著女兒的背影,林夫人欣慰地點了點頭。

    走出林夫人屋子,顧明珠的眼睛變得明亮起來,她要慢慢地將自己“痊癒”的消息透露給父親、母親,欲速則不達,更何況現在許多事父親、母親不知曉最好。

    顧明珠回到房中,讓寶瞳吩咐下人打來熱水沐浴,她則快步走入套間拿起一張紙,仿照蠟丸中紙箋上所畫的圖,在紙箋上簡單畫一番,然後將寫好的紙箋疊好放入水中。

    墨跡在水裡暈開,最終模糊成一片印在那紙箋上,顧明珠將這張紙箋放入了蠟丸中,將蠟丸送入荷包的暗袋裡。

    蠟丸已經被她捏開,不過經過這樣一番安排,這蠟丸就像是不小心被破壞了一般,蠟丸壞了,其中的紙箋自然就暴露在水中。紙箋被水泡過,墨跡也就化開,上面無論寫了什麼就再也看不清楚。

    如此,她就能放心地讓崔禎尋到荷包。顧明珠並不擔憂周如璋看出端倪,因為她查看之前蠟丸是完整的,可見周如璋沒有將蠟丸打開過。

    “小姐要怎麼做?”寶瞳道,“定寧侯回到了崔家,他會不會尋這東西?”

    顧明珠道:“我將荷包丟入後院湖中,想必周如璋也會如此稟告崔禎。”

    對付周如璋容易,應付崔禎可就要花些精神,崔禎萬一安排更多人手去水裡打撈,發現荷包並不在,那就麻煩了。如果她早知崔禎會這麼早回來,可能會用別的法子處置荷包,現在說這些都晚了,她需要補上這一漏洞。

    寶瞳驚訝:“可是小姐丟荷包的地方在湖中心,除非乘船前去。”

    顧明珠脫掉衣裙換上一身黑色短褐,安慰寶瞳道:“我自有辦法。”這荷包不能隨便丟,一定要扔在她們遊船的地方,只因為這湖是死水,既然沒有水流,丟下去的物件兒就不會衝的太遠,否則會被崔禎懷疑。

    來到崔家她就知道會對上崔禎,如果連崔禎這關都過不了,那她就別想做後面的事。

    顧明珠避開人,一路到了湖邊,沒有遲疑她立即滑入水中,如同一條魚兒輕巧地向湖中游去,她要無聲無息地做好,不能被任何人察覺。

    崔禎帶著人走到湖邊,他看著平靜的水面,天已經黑了,就算要打撈也要等明日,可他卻不是個喜歡等待的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5 篇書評 我要發表
desireej

5
desireej
發表時間 2021-04-21 17:15
評分

經典必讀!很好看!

desireej

【第2卷】 第三百六十五章 他知曉嗎

4
desireej
發表時間 2021-04-16 22:02

好看!推薦!

leah

3
leah
發表時間 2020-09-26 16:16
評分

經典必讀!

金木水火土

眾人期待中的新書......靜靜的......上架了

2
金木水火土
發表時間 2020-07-17 11:18

如果不是偶爾看到書評還不知道, 之前小編還說要等8月哎.....以前還能在" 新書推薦" 尋找每月上架新書資料, 現在的" 新書推薦" 就是不斷把"推薦" 的書放上去, 有的書都巳放上去好些月了, 現在都不耐煩去找去看了, 請問, 能否改進一下, 或者加個每月新書上架表吧!

真的很抱歉,上架時間小編只能預估,還是要依主站授權出來的時間為主。
您的建議我們也會轉給相關單位做為優化參考!

Judy

1
Judy
發表時間 2020-07-17 02:09
評分

依舊好看啊!!!

本月排名
60
本月票數
2
3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農家小福女
作者 鬱雨竹
周家的四哥賭輸了錢,母親病重,賭場的人還想讓滿寶賣身償債。 村裡人都說周家的寶貝疙瘩好日子到... (馬上閱讀)
180
重生凶萌小符醫
作者 孤孤
重生回到六七年,啥?穿衣吃飯都要票?在這個混亂的年代,蘇茹發誓絕對不要再餓肚子! 手掌符醫祕... (馬上閱讀)
180
宮太太,恭喜你上位!
作者 楚韻
她招惹了全城最有權勢的霸道男人,次日才知道他是她的頂頭大BOSS。   本以為只是生命的過客... (馬上閱讀)
180
全能管家
作者 孤孤
她是落魄的千金,有著一世悲慘的遭遇。 好不容易還完債款卻一下出了車禍,再次回到十年前欠了一屁股... (馬上閱讀)
180
知否知否,紅樓可簽到
作者 三元肘子
都市白領林晴嵐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林黛玉從揚州去往賈府的船上,她的身份是林黛玉的庶女妹...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