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盜 感謝龜仙人和繁花盟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用早早就起床,是做顧明珠另外一個好處。

    誰都知道顧大小姐大多時間都在睡,大小姐睡覺的時候誰也不會來打擾,萬一不小心吵醒了大小姐,大小姐會“頭疼”好幾日。

    這就給了顧明珠許多獨處的時間,以後她要經常出去,所以必須要讓身邊人知道她許多習慣,方便將來行事。

    不過顧明珠一晚上沒睡,一直在看從蠟丸中取出的紙箋。

    直到她試著將紙箋對著火烤了烤,紙箋上才浮現出了真正的圖案,那是一張簡單的輿圖。

    為何要藏這麼一張輿圖?

    寶瞳靠過來揉了揉眼睛:“小姐,奴婢的眼疾定然是嚴重了,要不然奴婢怎麼看不明白這是什麼。”

    顧明珠點點頭:“一會兒讓廚房用桑葉、甘菊、羚角尖給你熬水喝。”

    寶瞳捂住嘴巴:“奴婢這病是胎帶的,想必也就這樣了,小姐不用再為奴婢操心。”

    說到這裡,寶瞳向外看去:“小姐昨天看的那朵花開了,我去採過來。”

    那不知名的小花如同小拇指大小,虧寶瞳能看得清。

    顧明珠將輿圖重新疊好,這輿圖標註的地方離太原府不遠,她要先讓人去探探路。

    “寶瞳,”顧明珠道,“一會兒我們出門時,你將這輿圖送去老地方,不用說什麼話,他們會知道怎麼處置,那邊有什麼消息一併帶回來。”

    “小姐放心,”寶瞳道,“奴婢不會被人發現的。”

    她最喜歡做這樣的事,刺激的不得了,看到了許多不該看的,眼睛都跟著亮起來,照這樣下去,小姐多派她點這樣的活計,她就不用擔心什麼胎帶的眼疾了。

    “小姐,喝茶。”寶瞳將一杯茶端到顧明珠面前。

    顧明珠端起茶抿了一口。

    寶瞳忍不住道:“小姐從這上面定然看出什麼了吧?是不是很有問題?”

    顧明珠點點頭,除了這輿圖透露的線索之外,整件事都有些蹊蹺,周家女眷在官路上遇見受傷的商賈,又從商賈手中得到線索,這本身就很可疑。

    尤其她拿到蠟丸之後,覺得疑點就更多了。

    這種蠟丸裡藏書信的法子很是穩妥,小小的蠟丸可以藏在衣服裡,頭髮裡,更有甚者將它藏在身體中、穀道後竅內,只要傳信的人不將蠟丸拿出來,想要找到就要費一番功夫。

    周家走的那條官路,平日裡大約有幾十輛馬車經過,周家女眷遇到商賈時是巳時末,正是趕路的好時候,路上的行人不少,商賈能撞到周家求助的機會不太多,就算是巧合,周家管事看到一個渾身染血的人,首先想到的應該是保護家中女眷,如何能讓周如璋見到那商賈?

    周如璋是個內宅小姐,平日裡喜歡的都是女眷那些東西,又不擅長斷案,不會主動去向商賈問話,除非商賈說了什麼讓周如璋十分感興趣。

    她猜測那商賈說的大約就是:“我是從山西來的商賈,不小心聽到了賊匪說話想要報官,卻被賊匪發現半路被劫殺,我手中有重要線索,有了這個定然能抓住那些賊匪……”

    周如璋對崔禎覬覦已久,這樣的事送到她面前,無疑是瞌睡時有人遞枕頭,她自然萬分歡喜,想方設法也要將東西送到崔禎手上。

    崔禎欠她一個人情,他們之間就能有機會繼續來往。

    整件事巧合的地方委實有些太多了些,所以,這八成是針對崔禎設下的一個局,不過設局之人想要達到什麼結果,她尚不知曉。

    可惜周如璋不小心丟了荷包,線索沒能送到崔禎手裡,不過那些人既然要對付崔禎,還會再用出別的手段。

    崔禎想要查清楚這件事就要再多費一番功夫。

    ……

    “珠珠,”林夫人走進屋子,“等急了吧?娘這就帶你出去。”

    林夫人臉上滿是笑容,一雙眼睛中卻藏著憂愁,她剛收到京中的消息,和老爺一起籌備戰馬的官員畏罪自盡,御史上奏摺說,那官員是被逼著擔下全部罪名,至於為誰擔罪名,自然是他們懷遠侯府。

    她能想到皇上因此必然勃然大怒,這些年勳貴的日子不好過,總會被人彈劾,仗著祖宗的功勳為所欲為。

    老爺平日裡已經很小心,沒想到這次還是被人算計。

    林夫人現在不知道自己離開京城來到山西到底對不對,她來山西之後四處走動沒有任何結果,如果留在京城至少還能陪在老爺身邊。

    老爺寫信給她,讓她不用擔憂,這些年勳貴屢屢出事,但只要不參與黨爭,不投靠任何一個皇子,不會引來殺身之禍。

    她知道這是安慰她的話,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

    生下珠珠之後,她一直沒能再有孕,這次好不容易喜事臨門,她也希望能順順利利為老爺添個兒女。

    想到這裡,林夫人拉住珠珠的手:“這次法會人很多,你要跟緊了母親,別到處亂跑。”

    顧明珠點了點頭,她求了好久才讓母親答應帶她去法會,這法會是專為女眷辦的,許多達官顯貴家的女眷都會前去。

    林夫人正拿不定主意穿哪件衣服,顧明珠指了指哪件淡藕色的褙子:“好看。”

    “好,”林夫人笑著道,“那就聽珠珠的。”

    這衣裙看起來十分普通,不會引人注意。

    ……

    法會就在太原城內的金塔寺,寺內金塔中供奉著太后娘娘手抄的佛經,平日裡就香火鼎盛。

    眼見太后娘娘的壽辰就要到了,此次法會也是為太后娘娘祈福。

    周如璋臉上施了厚厚的粉,卻依舊遮蓋不住憔悴的面容,昨日她將經過都稟告給定寧侯爺之後,侯爺竟然什麼都沒說,只是打發她離開。

    今天一早她遣人去問荷包之事,沒有任何的回話。

    周如璋捏緊了手,侯爺怎會如此的無情,再怎麼說他也是她的姐夫,都怪周如珺為周氏女眷丟了臉面,才讓她們被崔家這樣嫌棄,別人家的長姐都能為家中的妹妹撐撐臉面,周如珺倒好,差點搭進去整個周家,枉費了祖母含辛茹苦將其養大成人。

    周如璋跟著週三太太下了車,就聽到傳來一陣笑聲,她轉過頭就看到了顧明珠。

    那個傻子也來了,懷遠侯夫人也真敢帶傻女前來,就不怕傻女丟了顧家的臉面?

    週三太太和周如璋上前行禮。

    顧明珠如小孩子般隨意應付了一下,周如璋臉色頓時更加難看,胸口生出一股火來,卻又偏偏無法責難。

    這個傻子比長姐更可惡。

    顧明珠沒時間理會周如璋,她將目光挪去了寺門口,寺外有衙差把守,看來府衙也是怕出差錯,不過寺廟建在山間,常年香客絡繹不絕,賊人可以提前混進來藏匿起來,等待今日動手。

    進了山門,迎客僧將女眷引去後院歇息。

    “懷遠侯夫人。”

    女眷們開始上前見禮,跟著母親走了一圈,顧明珠就坐下來歇息,身邊傳來女眷們的低語聲。

    “這些日子山西不太平,希望法會過後能好起來。”

    “阿彌陀佛,佛祖保佑早些抓住那些賊人。”

    “那些賊人怎麼就盯上我們山西了,七年前就有人為了偷盜朝廷銀庫,燒了朝廷賑災用的糧食,許多百姓因此餓死,到現在那人還沒有抓到。”

    “七年前那賊人真是可惡,扮作了商賈開設粥廠,救濟流民,讓府衙對他少了警惕,他這才得手。”

    七年前的大盜……

    聽到這裡,顧明珠拿了一塊飴果放在嘴裡,飴果甜甜的味道彷彿能化開那抹湧起的苦澀,安撫著她的心。

    “我有一筆銀子,你出去幫我做件事,我就將它贈與你可好?名聲都是虛假的,銀錢才最實在,拿著這些銀錢,你可以將它們一生二,二生四,悶聲發大財,做個富貴閒人……”

    當年他們都去了,可如今她活了,他們也要跟著她一起活。

    七年前官府雖然沒有抓到張老爺,但是他揹著汙名,被人算計重傷,改名換姓奔逃,最終因為毒入臟腑,眼看大限將至,於是隻身刺殺了個貪官,心甘情願被抓入大牢之中,雖然如此卻一直沒有承認自己是當年偷庫銀的大盜,官府只當殺了個刺客,沒有將張老爺和山西的案子聯繫在一起。

    “我知道我活不長了,殺了那貪官我也不後悔,殺人抵命,我也當有這樣的結果,”張老爺笑得很豪邁,“但幾年前我沒有偷走庫銀,更不曾火燒賑災糧,我不能承認,我始終沒能弄清楚……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那樣的結果……如果你能出去幫我問問他,他害了我也就罷了,為何要害那些百姓。”

    她追問:“你說的那個他是誰?”

    張老爺沉默半晌才道:“算了,我已經到這個地步,沒有什麼放不下的,沒弄清楚之前我不想誣陷他,等到黃泉相會時,我再去問個明白。”

    沒想到重生後,她遇見的第一樁大事就與張老爺有關,張老爺就是他們口中所謂的“珍珠大盜”。

    父親在太僕寺任上犯了錯,被罰來山西督查戰馬,她也跟著來到山西,當年張老爺是在太原府出事,她也開始私底下尋找當年案情的線索,七年前的“珍珠大盜”案,讓整個太原府衙的官員從上到下換了個遍。

    “珍珠大盜”也因此在山西赫赫有名,無論是坊間還是官府都想要偵破這樁懸案。

    畢竟七年時間過去了,坊間有關“珍珠大盜”的線索很難找到,直到最近盜匪案頻發,盜匪的手段高超,行蹤詭祕,讓府衙束手無策,又有人開始提及“珍珠大盜”,就連坊間許多擅長偵查之人也開始認為“珍珠大盜”或許再次出現。

    無風不起浪,是有人故意想借“珍珠大盜”的名聲作案,還是刻意舊事重提,讓當年的案子再次浮出水面?

    她會找到線索,將一切查個清清楚楚,或許藉機能夠為“珍珠大盜”伸冤。

    法會開始了,女眷們紛紛起身前往。

    顧明珠站起身也要跟上母親,目光一瞥就看到母親坐過的蒲團上,有個亮亮的東西嵌在藤條空隙中。

    那是一顆珍珠。

    普普通通的珍珠,成色不好,並不值錢。

    七年前的大盜,只要偷走東西都會放一顆珍珠,以此證明自己的身份。

    張老爺將最後幾顆珍珠送給了她。

    那些珍珠在她死後或是被人撿走了,或是與她一起埋葬了,這都無所謂,珍珠是常見的物件兒,出現在哪裡都不會讓人起疑。

    除非珍珠出現在案發之地,那它就有了特別的含義。

    有人要借珍珠大盜之名害人,他們盯上的人是母親。

    “這是什麼?”顧明珠捏著珍珠舉起手大聲道,“我撿到了一個東西。”

    珍珠在她手上,“珍珠大盜”想要揚名,殺死握珍珠的人豈非更合適?如果那假貨真的在這裡,那……

    顧明珠露出笑容,躲好了,我來尋你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5 篇書評 我要發表
desireej

5
desireej
發表時間 2021-04-21 17:15
評分

經典必讀!很好看!

desireej

【第2卷】 第三百六十五章 他知曉嗎

4
desireej
發表時間 2021-04-16 22:02

好看!推薦!

leah

3
leah
發表時間 2020-09-26 16:16
評分

經典必讀!

金木水火土

眾人期待中的新書......靜靜的......上架了

2
金木水火土
發表時間 2020-07-17 11:18

如果不是偶爾看到書評還不知道, 之前小編還說要等8月哎.....以前還能在" 新書推薦" 尋找每月上架新書資料, 現在的" 新書推薦" 就是不斷把"推薦" 的書放上去, 有的書都巳放上去好些月了, 現在都不耐煩去找去看了, 請問, 能否改進一下, 或者加個每月新書上架表吧!

真的很抱歉,上架時間小編只能預估,還是要依主站授權出來的時間為主。
您的建議我們也會轉給相關單位做為優化參考!

Judy

1
Judy
發表時間 2020-07-17 02:09
評分

依舊好看啊!!!

本月排名
60
本月票數
2
3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姑娘她戲多嘴甜
作者 玖拾陸
溫宴重生了。 仇人還一個比一個滋潤。 不行,她得重新報個仇! 霍以驍:“怎麼報?” 溫... (馬上閱讀)
180
快穿之打臉女配攻略
作者 月土月土
推薦我的新書《霍少,你老婆又逃了》,甜甜甜哦!憑什麼一朝穿越,金手指就有了,嶄新的人生就有了?... (馬上閱讀)
180
林家女
作者 兩顆虎牙
誰說穿越必有坑?林汐覺得自己的穿越就不錯。 林家嫡女,隨身空間,還可以修煉! 這一身妥妥的女配... (馬上閱讀)
180
喜時歸
作者 月下無美人
謝于歸重生後做的最錯的事情,就是撅了自己的墳,盜了自己的墓,招惹了那條嗅到血腥就不鬆口的瘋狗…... (馬上閱讀)
180
異界生存守則
作者 樸零
     這是個法師不會對噴火球,施展禁咒需要六位大師鏈接法陣的低魔位面,交通基本靠走,通信...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