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雨中父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二月十二。

    仲春卯月,萬物驚蟄。

    在這個春寒料峭裡,江面上寒風冷冽如刀,十萬山嶺消沉似枯墳。

    在陰邑江的岸上有一縣。

    那是個叫昌的縣。

    十萬山嶺的另一處深山老林裡。

    隆隆雷聲愈來愈近,山中狂風大作,黑壓壓的山林被狂風壓得劇烈搖晃。

    眼看馬上就要變天有一場暴雨。

    咔嚓!

    頭頂上空,一道閃電撕黑陰森森的恐怖長空,天地瞬間染成慘白色。

    閃電同時也照亮了山中矗立著的一座荒廢很久的野寺廟。

    寺廟外灌木叢生,這些樹木扭曲醜陋,老樹根破土而出,長滿青苔。

    透著原始。

    與幽深。

    這是塊四面高山的山凹盆地。

    破敗野寺廟就在盆地中央。

    野寺廟全是由黑色山岩壘建而成,但有種說不出來的古怪與彆扭,因為它的房樑設計很奇怪,中間低、兩頭高。

    而且只有門。

    並沒有設計用來流通空氣的窗。

    隆隆。

    隆隆。

    雷聲越來越大了,山林已經黑得幾乎看不見前路與來路,到處都是割手的灌木、荊棘。

    一身泥濘狼狽,已經在山裡迷路了一天,怎麼走都走不出去這片深山老林的晉安,很慶幸他終於趕在下暴雨前,找到塊避雨地方。

    晉安穿越了。

    他穿越到這個世界已有一天。

    誰能想到,他八九月份一個人跑去自駕遊有著眾神鄉之稱的崑崙山,卻意外穿越到了眼前這個寒春季節的陌生山林環境。

    噼裡啪啦。

    雨打樹葉,這天,終於下雨了,很快演變為滂沱大雨。

    “爹,爹,爹,快來,前面有能讓我們躲雨的寺廟。”

    “小寶,別跑太快,山裡雨天路滑容易摔倒。”

    一對雨中父子抱頭跑進這間野寺廟。

    “啊!爹,這裡怎麼還有個人唉!”

    一名十三四歲的半大小子先一步衝進寺廟裡,措不及防被晉安嚇得驚叫蹦起,他沒想到這深山野寺廟裡居然還有其他人在。

    “小寶,別亂跑,站到爹身邊…這位公子,你也是來這裡避雨嗎?”

    那位父親身子黝黑堅實,一看就是老實巴交的山民,雖然帶著濃厚地方口音,但晉安靠蒙帶猜還是聽懂了七八分,有點像貴川地區口音,但又不像。

    這對雨中父子像是進山砍柴的樵夫,身後揹著捆綁好的柴禾。

    身上的衣服是中式古裝,裡面是粗布麻衣,外衣則是禦寒的動物皮草。

    眼前這幕,就像是走進了古裝電視劇拍攝現場。

    晉安愕然愣住了。

    與此同時,咔嚓!

    頭頂又是一道閃電劃破天際,把野寺廟染上慘白色。

    同時也照亮了野寺廟裡供奉著的一座女子泥塑像,或許是荒廢太久的關係,泥塑像的頭顱已不翼而飛。

    也不知這座無頭野寺廟原本供奉的是誰?

    那對父子見晉安沒有開口回答,只以為晉安不善言談,於是謹慎保持距離的自顧自忙活起來。

    他們從寺廟裡找來些乾草,當作引燃物,然後挑選出未被雨淋溼的柴禾,那位父親動作熟練的拿出火摺子點火。

    不久,野寺廟裡燃起溫暖篝火,隨後拿出隨身乾糧。

    是凍得乾硬冰冷的烙餅。

    父子把烙餅架在篝火上烤熱,並就著竹筒接來的雨水吃起來。

    咕嚕咕嚕~

    聞著烤梅乾菜烙餅的香味。

    嘴裡津液分泌。

    晉安肚子很不爭氣的發出飢腸轆轆叫聲。

    晉安臉皮一紅。

    他在山裡迷路了一天,整整一天米粒未進,現在是又冷又餓。

    “小兄弟餓了吧,這裡還剩半張烙餅,小兄弟你若不嫌棄的話,先拿這半張烙餅墊下肚子。”

    那位中年男人父親,臉上皮膚帶著常年風吹日晒的黝黑與粗糙,他並未冷漠排斥外人,反倒是熱心腸的遞給晉安半張烙餅。

    晉安的確是餓壞了,感激道謝後,狼吞虎嚥的吃完了這半張烙餅。

    經過這件事,雙方關係拉近不少,晉安也大致瞭解到眼前父子的基本情況。

    父親叫王鐵根,少年叫王小寶。

    眼前這座山在當地並沒有名字,周圍有很多這種普通山嶺,而這對父子則是住在附近的山民,平常就以砍柴打獵為生。

    以往他們父子絕不會進山這麼深,主要是今天進山砍柴時,突遇一窩野豬搬家。

    山裡獵戶都曉得一句話,一豬二熊三老虎。

    野豬凶殘,成年野豬連熊瞎子和老虎都不敢去招惹。

    這對父子慌不擇路逃命,結果不小心深入山林,於是就有了眼前場景。

    ……

    聊著聊著,夜色漸沉,開始有濃濃睏意上來,三人靠牆角相繼睡著。

    也不知這一睡睡了多久。

    迷迷糊糊間。

    晉安聽到一些動靜。

    他睜開睏乏的睡眼。

    見是王小寶從乾草堆爬起來。

    孩童一邊揉眼往野寺廟外,一邊解褲腰帶。

    “小寶,你去哪?”

    王鐵根中途醒來,睡眼惺忪的喊了一聲。

    “爹,我去屙尿。”是王小寶的回答聲音。

    “那就在門口尿吧,別走遠了。”

    “嗯。”

    晉安不知道自己今天晚上為什麼很困,眼皮就像是灌鉛般沉重,很快又重新睡著。

    山中沒個時間參照物。

    晉安這次不知又睡了多久。

    ……他被王鐵根的焦急喊聲弄醒。

    “小寶!”

    “小寶!”

    “小寶,你在哪裡,你可千萬別嚇唬爹我啊!”

    晉安翻身驚醒:“王叔怎麼回事,我記得王小寶不是出去撒尿嗎?”

    “他一直沒有回來嗎?”

    王鐵根這時已經急哭出聲:“這事都怨我!不知為什麼我今天一睡就得很死,沒看緊小寶!”

    “剛才我夢到小寶一直在哭,嘴裡還喊著痛,哭喊著說這寺廟有鬼,泥像在吃他,他就快要被吃光了,叫我趕快逃命!”

    “等我醒來後找遍整間寺廟,就是找不著小寶啊!”

    孩子的走丟,把王鐵根急得方寸大亂。

    晉安吃驚。

    他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寺廟裡那尊頭顱不翼而飛的泥塑像。

    這次他再看無頭泥塑像,不知怎的,心裡一陣發毛,彷彿有人在直勾勾盯著他。

    晉安所在的那個時代不信鬼神,他深吸一口氣,大著膽子,抄起王鐵根放在地上的砍柴刀,大步衝至無頭泥塑像前就是一頓削砍。

    噗通。

    噗通。

    結果竟真從泥塑像裡掉出一條被牙齒嚼斷的少年手臂,還有顆血琳琳的王小寶頭顱。

    “小寶!”

    王鐵根一聲慘叫,撲到兒子頭顱前,抱頭痛哭。

    可晉安站在泥塑像前不敢動,臉上表情僵硬,因為泥塑像裡除了王小寶殘缺屍體外,還有王鐵根的半截高度腐爛屍體!看那高度腐爛程度,起碼死了有十天半個月!

    然而王鐵根現在就在他腳邊抱著兒子頭顱傷心欲絕痛哭。

    晉安涼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不科學御獸
作者 輕泉流響
這是一個以御獸為主流的異世界。 動物,植物,元素,死靈,機械……九尾炎狐,生命古樹,雷雲精靈,... (馬上閱讀)
180
我的師父什麼都懂億點點
作者 高樓大廈
“師父,星辰子說,他師父煉了個在天上飛的大舟寶貝,全天下只有他師父會,是真的嗎” “真的。”... (馬上閱讀)
180
電影世界穿梭門
作者 龍升雲霄
那一天,一道天雷劈下,王旭沒有穿越,他家的大門穿越了。 電影,電視劇,動漫,小說,遠古神話,這... (馬上閱讀)
180
天朝仙吏
作者 六戲
楚塵攜心中廟宇降臨大昌天朝,拜入道門。 內煉丹道,外修符籙 ; 誦... (馬上閱讀)
180
盜墓:開局青龍血脈
作者 智恩不暖
一覺醒來,葉浩初發現穿越到盜墓世界。 獲得了極品盜墓系統。 簽到就能獲得隨機物品 “簽到元代將...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