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個叫昌的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山中月華稀疏,淒冷。

    相隔遙遠。

    望著蒼茫茫的淒涼四野。

    晉安糅雜孤獨與思鄉之情,有點悲從心頭起,低低輕嘆口氣。

    就見。

    他朝山腳下的盆地方向。

    彎身抱拳一拜。

    道士皺眉:“你沒事拜個吃人寺廟幹嘛?”

    晉安:“那對遇害的父子,生前是淳樸善人,即便死後也不曾想過害我性命,沒有想拉我當替死鬼。反而數次把我從睡夢中叫醒,提醒我寺廟裡有鬼,叫我趕緊跑。”

    “所以我這拜,拜的並不是寺廟裡供奉的鬼神,而是拜的王鐵根父子倆,感謝他們的救命之恩,可以說他們一共救了我兩次。”

    “如果有機會,我希望將來能有機會再返此地,為他們收殮屍骨送回村子,讓他們一家人團聚,不用做孤魂野鬼。”

    “好人不該受苦的。”

    晉安說到最後,語氣沉重。

    雨後懸月低得彷彿近在咫尺。

    古月懸空。

    老松樹下站著一老一少兩道身影。

    年長者的身上穿著五色道袍,腳上是雙青白十方鞋。

    年紀約摸在四十許。

    五色道袍雖陳舊,已經漿洗得有些泛白,卻乾淨整潔,並無皺褶,看得出來,其主人定然十分愛惜這件道袍,即便已經很陳舊卻依舊不捨得扔棄。

    這是位愛惜翎羽的潔身自好道士。

    另一人則是名更加奇怪的青年。

    細皮嫩肉,膚白齒白,年紀剛二十出頭。

    留著短寸頭。

    既像個商賈官宦家出身的清秀書生,又像個剛剛還俗的小和尚,有點不倫不類感覺。

    “有人來了。”道士突然沒頭沒尾的一句話,打破山月安靜。

    晉安茫然看看四周,天地蒼茫,黑夜下除了群山起伏的模糊不清輪廓,他什麼都沒看到啊。

    道士抬手指向山腳下一個方向,像極了一位月下仙人在指點迷路:“《廣平右說通感錄》中有門‘望氣術’,稱讀書人的元神,是文曲星下凡,又因為讀書人讀書是為了顯功耀祖,所以他們讀過的文章,便會字字閃耀光芒,從讀書人的百竅散發而出,如彩霞萬縷,如浩瀚景秀。因而古人才會常形容詩能成仙,文能成聖。”

    “就比如像詩仙,文仙那樣一等一才華的人,他們身上的光芒就能直衝雲霄,與星斗爭輝。”

    “即便是再小的小秀才,身上也能發出微弱的光芒像一盞小油燈,映照門窗,助人才思勤敏。”

    “一里外的山下官道,那人身上光芒有近丈高,所以我才說有人來了,來的人最少也是有功名在身的進士或探花。”

    晉安驚了。

    他回頭看看依舊深邃如墨的大山,黑夜給了他黑色的眼睛,讓他在黑夜裡什麼都沒看到。

    他感覺在這個世界待得越久。

    物理老師的棺材板就越來越壓不住了啊喂。

    晉安心中一動。

    滿眼期待問:“道長,那您看我是幾尺幾寸長啊?”

    身為一名在知識爆炸,互聯網海洋裡天天狗刨的人,金鱗豈是池中物,博覽過的群書那肯定比古人吃過的鹽巴都多吧,怎麼說也是金光萬丈纏腰吧?

    哪知,當晉安轉頭看向身旁道士位置時,那裡空無一人……

    只有身後的老松樹下,只有一具棄屍荒野的染血道士遺體。

    道士的遺體殘缺不全,下半身已經丟失不見,只剩染著厚厚血汙的穿著五色道袍的上半身,像是被什麼力大無窮的怪物給活生生撕碎成兩截,道士背靠老松樹但雙手結印,人走得很安詳,臉上沒有痛苦表情。

    奇怪的是,這麼濃的血腥味,居然沒有引來豺狼野獸窺覬…或許是跟手印有關?

    霜白色的月華照在深山老林的晉安一個人臉上,顯得有點蒼白。

    荒山野嶺。

    虎嘯猿啼。

    都是孤魂野鬼出沒。

    我特麼…晉安又雙涼了。

    ……

    兩天後的傍晚黃昏。

    一場春雷過後,隨著清明逐漸的臨近,天氣開始轉暖升溫,今天是個晴天。

    在陰邑江的岸上有一縣。

    那是個叫昌的縣。

    昌縣內很熱鬧,人聲鼎沸,有小孩跑來跑去的嬉鬧聲,有吆喝聲,有販夫走卒叫賣聲。

    “胸口碎大石,賣身葬姐……”

    “糖葫蘆,清脆甜口,含棒棒的糖葫蘆……”

    “祖傳手藝,可大可小可粗可長的捏糖人咯~”

    “娘,娘,我要舔狗!我要舔狗!”

    “不嘛孃親,我就要舔狗!”

    有頑童指著路邊的捏糖人攤子,在地上哭鬧打滾。

    人流穿梭如織的街上,既有無紋飾麻布衣的普通百姓;

    也有腰繫玉帶一塵不染或粉梅色雪狐棉衣的富家公子小姐;

    當然也少不了那些常年刀頭舔血的江湖草莽。

    這些江湖草莽滿臉橫肉,氣血旺盛,一身的腱子肉,每當目光掃過那些細皮嫩肉的富家公子小姐時,都是目露不善,就像是在挑選一頭頭待宰的大肥羊。

    此時快要天黑入夜,路邊酒樓飯館茶樓都已坐了不少人。其中一家門前掛著青竹幡杆寫著‘徐記茶樓’,一樓已坐滿大半位置,這些人裡有穿著長衫文人、有穿著員外服的員外郎、有帶著女眷的商賈…人們一邊品著採摘自清明前最嫩的新茶,一邊聽著說書先生講著最近發生在昌縣的新鮮事。

    民間有句俗語,明前茶貴如金。

    說的便是這採摘自清明前茶葉,芽葉細嫩,色翠香幽,味醇形美,是茶中佳品。甚至有的極品新茶需要妙齡少女口齒含芬採摘才能保留原始純香,不是一般人能喝得起。

    啪!

    隨著說書先生書中的驚堂木一拍,開始徐徐說書。

    “前日,咱們昌縣內出了一個奇案,叫‘雷公劈屍案’。就在這事已經成蓋棺定論時,村子夜裡突然來了一輛馬車。”

    “馬車上共有三人在趕夜路,分別是一車伕,一書生,一公子,三人想要在村子裡借宿過夜。其中有個公子身高八尺,寬也八尺,身軀凜凜,聽了村裡出人命的過程,竟然大罵村民們草菅人命,愚昧迷信。”

    “看似‘雷公劈屍案’,居然藏著案中案,在那公子破案後,還意外牽扯出另一件事關朝廷國事的大案!一具屍體裡竟套著案中案中案,讓人瞠目結舌!”

    “欲知此案詳情經過……”

    “下面且聽老頭子我為諸位看客緩緩道來……”

    “話說,昌縣西南角十里外有一個僻靜村子,叫上潘村,今天要講的事,就是前天發生在上潘村的一件離奇案子。”

    “上潘村有一婦人叫李氏,其夫李才良。二人雖無大富,但夫妻同心,勤懇吃苦,倒也算是小有家財,衣食無憂,且膝下育有一子。”

    “那天日昳(dié)時分,一天的農忙結束,李才良夫婦二人跟往常一樣,李氏先回家燒炊準備晚飯,李才良並未馬上回家,而是牽著田裡的老水牛,趕在天黑前送到同村下一家人去,以免別人錯過春季耕田插秧時間。”

    “在各地村莊,類似這種幾家人或一村人一起養一頭耕牛的事很尋常。”

    “但就在李才良還完耕牛準備返家的途中,離奇事發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冷宮簽到八十年,我舉世無敵
作者 女孩那麼可愛
 【編輯熱推,均訂過萬玄幻佳作】 穿越成羽化神朝太子,卻因為放走了敵對國家的聖女,... (馬上閱讀)
180
從觀想太陽開始無敵
作者 心如飄渺
妖魔亂世,詭異縱橫。 來到此世的李恆意外的發現,自己擁有觀想神通,可觀想事物顯化世間。 觀... (馬上閱讀)
180
我做古籍修復得天道
作者 落燈沙
古籍修復技能要求,“需具補天之手,貫蝨之睛,靈慧虛和,心細如髮。” 大周祥符五年,李相白穿越... (馬上閱讀)
180
鴻天神尊
作者 徐三甲
【火爆玄幻、熱血爽文】他曾經被父親打成廢物逐出家門,卻是史上最牛逼的天才。 神界女帝?那是我... (馬上閱讀)
180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
作者 孤雲飛岫
崔恆穿越了,系統告訴他這裡是一個高級仙俠世界。 仙王縱橫,凶獸遍地,大能們一言不合就會打爆星...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