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郝帥如同皮球一般撞在石壁上,只覺得背心一空,身體便撞穿了薄薄的一層石壁,落在了石壁內的洞穴里。

    可是僅僅這一下,便撞得郝帥一聲悶哼,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便忍不住噴射而出,星星點點灑滿地面。郝帥眼前一黑,幾乎暈厥過去,不過求生的yu望讓他仍然咬牙堅持著,用震得發麻的手臂勉強撐起身體,手腳并用地向洞穴內爬行。

    猩猩見自己到嘴的“白蟻”突然跑掉了,雙拳狂砸胸口,嚎了一陣,借此發泄它心中的憤怒,可是事后仍覺心有不甘,遂把中指塞進了郝帥棲身的洞里,像掏耳洞一般,狠狠的挖著。指尖巨大的力道,硬是將洞穴擴大了整整一圈,磨盤大的碎石,如同下雨般落下,驚得郝帥一身冷汗。

    被猩猩巨大的手指阻擋,光線無法照進洞穴,郝帥只好摸索著前進,漸漸的,他已經感覺到陣陣眩暈,手臂已經觸摸到了山洞的盡頭,而身后巨大的手指仍然在不斷接近著,石頭落下的聲音已經漸漸到了耳邊。終于,巨大的手指隱約停在自己身后,不甘地轉動了幾下,最后緩緩地抽了出去。

    此時,郝帥才終于松了一口氣,陣陣后怕,襲上心頭,冷汗打濕了他身上已經破爛的衣衫,好像如同剛從水里撈出來一般。

    靠在石壁上休息了一會兒,借著洞口照射進來的陽光,郝帥開始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洞穴里十分簡陋,成筆直的“一”字型,除了被猩猩剛剛肆虐過的部分,高度僅容一人直立。視線掃過墻角,發現墻角處,有一個落滿了灰塵的石桌,郝帥忍受著胸腔里傳來的火辣辣的感覺,扶著石壁,緩緩挪了過去。

    吹了吹上面的灰塵,飛揚的灰塵嗆得郝帥不住的咳嗽,再次咳出了一口淤血,郝帥覺得呼吸順暢了很多。而眼前的東西,也露出了它的廬山真面目——一本古體的線裝書!

    郝帥緩緩坐到地上,伸手拾起線裝書,吹掉上面厚厚的灰塵,藍色的封皮上,四個漆黑的大字映入眼簾:留待有緣。

    郝帥難以抑制心中的狂喜,因為這四個字,是正宗到不能再正宗的方塊字!郝帥顫抖著雙手翻開了第一頁,緩緩地讀出了里面的內容:“吾縱橫江湖四十余載,敗盡天下高手,得“刀狂”之名,然,亦因此得罪眾多同道。終于被仇家陷害,遭五十余名江湖好手追殺,一戰,五十余人盡皆授首。然,吾在此一役亦身受重傷,最后遭仇家所逼,縱身跳崖,淪落至此。吾知命不久矣,故留生平所修之無上武學,及洗髓丹一顆,以待有緣。

    ——刀狂蕭梁絕筆

    康熙元年七月初八”

    “康熙元年?竟然是比我還早穿越的杯具男!”郝帥暗道,繼續翻看,發現全書共分“內功心法篇、刀法篇、輕功篇”三部分,內含插圖,非常詳細,簡直是為郝帥這種小白量身定做的一般。

    想起洗髓丹,郝帥在桌子上一陣摸索,終于在厚厚的灰塵下找到了一個蠟丸。用衣袖輕輕地拭去上面的灰塵,郝帥用指尖捏開了蠟丸,一陣丹藥獨有的香氣瞬間彌漫在山洞之中。

    愣愣地看著這顆散發著檀香味的丹藥,郝帥第一個想法是:“這玩意兒該不會過期了吧?”

    第二個想法就是:“這個好像吃不飽!”

    第三個想法則是:“媽的,不吃老子就快餓死了!”

    想念至此,同意了肚子的抗議,郝帥將丹藥放進嘴里,胡亂咀嚼了兩下便咽了下去,口齒留香。

    丹藥落在肚子里之后,郝帥便覺得肚子里漸漸有了絲絲暖流,沿著自己的經脈緩緩流動,速度很慢,流過一周后,在丹田位置開始匯聚。漸漸的,熱流越來越壯大,游走在經脈之中,讓郝帥覺得微微刺痛,身上已經隱約有了細汗。然而,這僅僅是個開始!暖流越來越強,漸漸演變成了火山噴發之勢,經脈的流通的容量已經杯水車薪,大量的能量讓胖子覺得胸悶欲裂,丹田的位置也明顯有了脹痛之感,這樣下去,結局,只能是爆體而亡。

    這時,一道雪白的影子詭異地出現在山洞之中,正是罪魁禍首艾瑞達!看著郝帥身上熱騰騰的蒸汽,以及泛紅的皮膚,微微一驚,不過艾瑞達馬上回過神,從袖口探出一對好似嬰兒般白皙的手掌,輕輕放在了郝帥的背后。艾瑞達緩緩凝聚起了斗氣,身上發出了一陣青色的光芒,將已經漸漸昏暗的山洞照的如同白晝。

    郝帥只覺得一陣清涼的氣流從自己背心的位置緩緩流入經脈,附近狂暴的能量,就好像沙漠里的人看見了水源,瘋狂的撲了過去。清涼的氣流如同烈日下的積雪一般,快速消融。而此時,丹藥的力量也發揮到了極致,郝帥的經脈疼痛欲裂,皮膚上已經滲出了絲絲血珠,而經脈中狂暴的能量,流經背部的經脈后,在融合了清涼的能量之后,漸漸變得平靜,沿著經脈回歸丹田。

    艾瑞達才收回按在郝帥背后的雙手,輕輕舒了口氣,面孔露出震驚的神色,喃喃道:“竟然吸了我近兩成的斗氣,得收點利息呢……”

    郝帥就在這么幾個小時內,兩次踏進鬼門關,心中后怕不已,不過這一番大起大落,也讓郝帥的心態改變了很多。從打劫劍圣艾瑞達未遂,然后被猩猩追得滿山跑,郝帥意識到,這已經不是從前的法制社會,而是一個強者為尊,拳頭大就是硬道理的世界。想念至此,郝帥緩緩睜開了雙目,映入眼簾的便是艾瑞達那張看似人畜無害的臉。看著眼前的艾瑞達嘴角漸漸揚起了弧度,郝帥心中暗道不好。

    還未待采取下一步行動,就看見艾瑞達不知從哪拿出一個尺余高的木桶,單手舉著,對著郝帥兜頭潑下,整整一桶涼水將郝帥澆得一個激靈,郝帥用右手抹了一把臉,憤怒的目光幾乎將艾瑞達點燃。

    “你媽B!!”郝帥暴喝一聲,一拳揮出,一股內勁由丹田而發,沿著經脈迅速竄到拳面,含而不發,只覺得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充斥手臂之中,不吐不快,帶著陣陣破空之聲,轟向艾瑞達。

    艾瑞達面色不變,手腕一翻,木桶翻轉著落下,在郝帥打中他之前,剛好落在后者拳頭軌跡必經之處,艾瑞達右手微拂,看上去很慢,實際上卻很快,在郝帥打中木桶的一瞬間,右掌剛好抵在木桶的另一側,不沾一絲煙火之氣。

    “砰”的一聲,在郝帥狂暴的力量下,木桶被打成了漫天的碎片,而郝帥的手臂,打穿木桶后,直直的落在艾瑞達右掌之上,而那不含一絲煙火之氣的手掌,在郝帥爆炸性的力量面前,卻如同磐石一般,紋絲不動。

    “呵呵,不錯,幾乎達到我肉體力量的極限了,嗯……大概有劍士三段的攻擊強度了。”艾瑞達眉目中閃過一絲贊許。

    “劍士三段?”郝帥收回手臂,茫然的問道。

    “斗氣職業中,分為劍士、劍客、劍師三個級別,而每一級別,又分為三段,每一段之間差距并不大,但是級別之間的差距,卻判若云泥。”

    “哦。”郝帥點了點頭。

    “雖然幾個小時內,從身無修為,直接修煉到劍士三段,這種速度雖然駭人聽聞,可是你也不要得意,大部分人窮極一生,都很難達到劍師級別,劍師就是斗氣職業的分水嶺。而你,要達到劍圣的境界,你才有打敗我的可能。”看著郝帥不忿的眼神,艾瑞達隨即一笑,道:“不過等你到了劍圣的境界,恐怕我已經突破成為劍神了吧?哈哈……”

    變戲法一般的拿出來一包干糧還有一個水袋,艾瑞達繼續道:“這些食物和水足夠你用一個星期了,你好自為之吧。”

    郝帥看著轉身走向洞外的艾瑞達:“看你這歲數,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我找你報仇的那天?如果到時候你死了,我一定買一把最好的鎬,刨了你的墳墓!”頓了頓,郝帥繼續放狠話,道:“不過你放心,今天你潑我冷水的事,我記住了,我一定在你有生之年打敗你,然后用滾油潑你,把你炸成人肉丸子!”

    艾瑞達忍俊不禁,站定腳步,背對著郝帥爽朗一笑,道:“我等著,哈哈……”

    “砰”的一聲,艾瑞達便在郝帥眼前詭異的消失了,爽朗的笑聲依舊回蕩在山洞中。看著艾瑞達剛才站立的位置上兩個深深的腳印,“原來艾瑞達一直都沒用用出全力,恐怕剛才那下,才是他真正的速度吧。”郝帥喃喃道。他知道,剛才艾瑞達并不是憑空消失的,而是因為他的速度超過了自己的眼睛,所以后者才有突然在自己面前消失的錯覺。

    郝帥默默握緊了拳頭,自言自語:“我相信,那一天,不會太遠!”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56256_1_62-m
巫界術士
作者 文抄公
  雷林帶著智腦穿越,成為一名貴族身分的巫師學徒,透過利用自身優勢,學習成為巫師,獲得術士的傳...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