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艾柔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一章艾柔兒

    艾柔兒,一個簡單可愛的女孩,一個我深愛的女孩。

    第一次見到她時,是在學校的舞會上,她笑得甜美,說:“你好,我是艾柔!”聲音很輕。

    再一次遇到她,是在飯店的包廂。她推門進來時,把自己包裹在白色的羽絨服里,愈加顯得嬌小了。我們低頭聊天,她的眼睛像洋娃娃一樣笑著看我。

    也不知是不是雙魚座的女孩都是這個樣子,個子嬌小,漂亮的大眼睛,聲音輕柔,笑起來像一塊甜美的草莓蛋糕,會讓人有忍不住想要上去輕咬一口的沖動。

    她總是會在本子上畫一些可愛的娃娃,總是會冒出些五彩繽紛的幻想,偶爾會有些小懶惰,偶爾又會充滿熱情,喜歡夏天,相信單純美好的小幸福。喜歡坐在摩天輪里和我擁抱,喜歡取笑我那時被驚嚇的閉上眼睛的樣子。

    她說:什么是美好?美好是早晨可以睡到自然醒;是深夜可以吃大桶的冰激凌;是感到孤單時一個溫暖的擁抱;是感到快樂是一次放肆的大笑;是感到難過時一次痛快的大哭……

    她喜歡路旁的一個禮品店,喜歡那里的一切物品,喜歡牽著我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在里面閑逛。喜歡像孩子一樣,趴在櫥窗上,望著里面的彩色樹,仙女棒,可愛娃娃。

    她喜歡我送她的小熊王子,她說那是她唯一的伙伴。我問她那我在她心中是什么?她笑著沒有回答。后來她給小熊取了個名字叫做“王子”。

    她會對它說心事,講故事,偶爾還發一些任性的小脾氣。

    她喜歡看冬天里燃放的煙花,繁復的彩色花朵,在空中升起,綻放,繼而消失。

    她喜歡在咖啡廳找一個小角落,一杯咖啡,一盤水果沙拉,喜歡那明亮簡單的顏色。

    我喜歡拍她可愛的樣子,她不肯望著我的鏡頭,只是側眼看向他處,有人點了一杯卡布奇諾,泡沫上的那顆心異常刺眼。

    我手指微觸的瞬間,“咔嚓”一聲,那一刻有些恍惚。時間可以在我們身邊可以絕情的洶涌流逝,可在那個魔法盒子里卻被停止,定格。我想我把她的最美永遠的保存了下來。她卻問我:藏在那魔法盒子里的時間會不會過期呢?如同被我們放在冰箱里的鳳梨罐頭一樣。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問我:有沒有一個時候,你會盯著一樣東西,眼鏡毫無焦距的失神?那個時候,腦子里的思緒是發散性的,但是卻沒有一個集中點,是混亂與空白的分界線。處在這個分界線,你的大腦先于你的身體開始了一次奇幻的旅途。

    我擺擺手,不知道她說的什么意思,她笑我笨,然后咳嗽了一聲,我脫下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寬大的衣服,顯得她更加嬌小。

    她總是對我講同一個故事:一個女巫,對一個彩色、溫暖的城施了咒語,瞬間大地睡去,樹木死去,連天空都是暗暗的灰。住在里面的人們陸陸續續地離開,往日充滿快樂的城,變得空蕩、死寂了起來。唯一能聽到的就是風聲,它從耳邊陣陣吹過。

    她讓我閉著眼睛去聽,她現在講著的故事。

    她說:她向往著到達那座城市,然后騎著馬,扛著長劍一路斬妖除魔救出被困在城中的公主。

    我說:騎著馬的不應是你,而是我化作的王子。

    她看著我,然后倔強的搖頭:不行,如果是你,那公主即使被救醒,也很有可能會被你強奸,倒時她會更加傷心。

    我問她:那為什么要扛著劍!

    她白了我一眼:你不知道人家力氣小嗎!

    然后我們兩個同時喝光手里的汽水,再同時沒心沒肺的大笑。

    她堵著我的嘴,不讓我打攪她。

    她說:到那時任何詛咒都會被解除,就像沉睡的公主被王子親吻,變成青蛙的王子被公主親吻,一切詛咒都將破解在哪一個美妙的瞬間。

    我告訴她,公主的首飾一定很珍貴,到那時別忘了偷幾件出來,咱們賣了后,便成了百萬富翁,所有的錢,我七你三。

    她不同意,撅著嘴說:我七你三。然后才醒悟過來,我又打攪了她講故事。

    我拉著她的手,帶她去公園玩。

    在空曠枯黃的草地中央,她將王子舉過頭頂,我們玩得瘋狂。我聽著她清脆的笑聲,躺在草地上,叼著根干枯的草葉,時不時地吹幾聲口哨,引得旁邊的漂亮妹妹圍觀,然后她便蹲下來掐我,我們笑著打鬧,身上沾滿草葉。

    我把她推到一旁,單獨給小王子拍照,她就是霸占著小王子不松手。還裝的特忸怩的說:沒有她在身邊,獨自面對鏡頭的小王子會有些孤單。

    她強迫著我和她去坐摩天輪。傳說摩天輪的每個盒子里都裝滿了幸福,幸福有多高,摩天輪就有多高;傳說一起坐摩天輪的戀人最終會以分手告終,但當摩天輪到達最高點時,如果與戀人一起親吻,到時就會一直幸福下去。她很多次都閉著眼睛等著我吻她,可是我一直也沒有吻,我怕我一張嘴就會吐出來。

    現在想來,我多希望與她再做一次摩天輪,我會先吐干凈再登上摩天輪,在最高處與她親吻,再也不松開。

    曾經我們也有過一張合照,當時只是在陽光下傻笑,忘記了牽手和擁抱。

    第二章分手了

    “你到底跟我去不去上海?”我怒吼道。

    “不去!”

    “去不去?”

    我的聲音太大了,引得路旁等公交的人都注視著我們。我看著她的臉,艾柔兒還是倔強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這丫頭怎么想的,死活也不跟我去上海。大學結束了,我向所有懷揣著夢的少年一樣,想著到上海創出一番響當當的事業,然后買樓,買車,風風光光的將她娶回家,讓她做我的女人。

    我甚至都買好了前往上海的火車票,兩張,我和她一人一張。我知道到了那一開始日子會過的有些苦,我盡可能得做足了準備,甚至專門買了本廚藝的書籍學習,我無法給她房和車,但我會一樣把她養的白白胖胖。

    可是我的打算全泡湯了,她不知為何不同意和我一起去上海。我有些急了,拽著她的手一遍遍的問到:“去不去,去不去?”

    當我再次看到她搖頭時,我忍不下去了。我掏出那張為她準備好的車票一點點撕得粉碎。

    那紙片從我手中脫落,被風吹得到處都是。那一瞬間她愣住了,然后眼淚就流了出來。可她又怎能知道,我的心比她更痛一百倍。我轉過頭故意不瞧她,鼻子酸酸的,趕忙將腦袋仰得高高的,不讓那液體流下。

    “你哭了?”死丫頭哪壺不開提哪壺,就不知道給我留點面子。

    “沒有,只是讓沙子迷了眼睛!”我也不知哪來的這么老套的說辭,隨口說了出來。

    “你為我流淚了我好感動!”艾柔兒天真的說道。

    “切,我才不是為你流淚,追我的美女那么多,哪個不比你漂亮。甭以為我喜歡你,我鄭重的告訴你,艾柔兒,我不愛你,你往后愛怎么樣就怎么樣,我再也不管!”

    艾柔兒搖了搖腦袋:“但是我還是喜歡你!”

    我真想抱她一下,我就喜歡她這份與眾不同的天真和直率。可是我知道,我現在該干什么:“我再問最后一遍,你去不去,求求你了,跟我去吧,放心我不會缺錢的時候把你賣了,我是個好人!”

    “不去。”艾柔兒還是搖了搖頭。我真的生氣了,她想讓我怎么著,我已經這么低三下氣求她了,還是不去。

    “松開我的胳膊,別拉我!”我甩開她拽著我胳膊的手,向前面走去,我不管她生不生氣,也不去看她有沒有跟著,甩下艾柔兒就向前走去。

    前面就是馬路,我抬腳就過。忽覺得一只冰涼的小手在后面拉著我的手,拽了我一下。我知道那是艾柔兒,故意甩動著手,想要將她拋開。我遲疑的時間,一輛面包車就在我面前幾寸處風馳電掣的掠過。

    我愣住了,看到車帶動的風弄得我的衣服鼓起。她拉著我,將我拽出了路面。

    我驚醒后,看著我的手,腳,一把將艾柔兒摟在了我的懷里。沒經歷過的人,不會清楚那種感覺,我沒想什么,就想這樣抱著她,因為在這里,只有她是屬于我的。

    “你沒事吧!”

    “有事,我的心嚇壞了,我感覺那里面有些不屬于身體的東西存在!”

    艾柔兒白了我一眼:“你就瞎說,那是什么?”

    “你就居住在我的心中!”

    艾柔兒臉繃得緊緊的道:“就知道說些甜言蜜語來哄我,不過,我喜歡,呵呵!”

    女人天生變臉的高手,我的大學同學曾說過:“寧可相信男人這張破嘴,也別相信女人這張臉!”

    我也不知怎么想的,或許是還心存不甘,我將她額頭散亂的頭發攏到耳后,看著她的臉:“妹妹,跟我走吧,我會好好待你!”

    “不!”

    我剛熱起來的心又涼了下來,一瞬間的感動轉變成了莫名的凄涼。我牽著她的手打車去了運糧河。

    運糧河又戲稱為處女河。河水清澈,風景優美,是這鋼筋水泥組成的城市少見的自然景光。只是不知為何,無論怎么拆遷擴建,也和這里沒有關系。這里還像幾十年以前一樣,道路顛簸,難以通車。

    也正因為難以通車,隱蔽偏僻,這里反而成了情侶的圣地。小河邊,徐徐晚風,多少有些詩意。在男孩子的甜言蜜語下,那些熱戀中的女孩熏熏欲醉,自愿或非自愿的一夜間長大了,從女孩蛻變成了女人。我當初騙艾柔兒來這里,當然也有這方面想法。不過怎么說我也是個具備紳士風度的帥哥,所以在艾柔兒眼若流波、死活不愿意的情況下,我如柳下惠般坐懷不亂,守身如玉。

    哎,想著那時候的事,禁不住嘆息,我為什么就不堅持一下呢!

    我們都沒有說話,手牽著手并排走著。夕陽下那影子融在一起比我們更像一對戀人。她一直低著頭想著心事,我想她一定會撿到錢,但是沒有。

    我茫然的看著通紅的太陽:“我……”

    “我什么?”艾柔兒看了我一眼。

    “你……”

    艾柔兒實在忍不住了在我手背上狠勁的掐了一把,我疼得叫出了聲:“啊,你干什么?”

    “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在當今時代,24歲了還是一個處女是一件可恥的事情嗎?”

    我很嚴肅的說著,不露出任何流氓想法在臉上。艾柔兒停住了腳步,低著頭思考了一下,冷不丁抬頭很突兀的親了我一下。然后咬著嘴唇搖搖頭說:“就這么多了,剩下的等到你娶我時再給你!”

    我摸著嘴唇:“下回你再占我便宜,通知我一下好嗎,人家還沒做好準備!”

    艾柔兒被我惡心的,翻了下白眼。

    “你會等我嗎?”我忍不住問道。

    “嗯。”

    然后又是一段時間的沉默,用突然同時說道。

    “不許泡馬子!”

    “不許吊凱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100-m
欣與賢
作者 gil song
  西漢孝哀帝劉欣與大司馬董賢的愛情,世人們津津樂道的無非是兩人的斷袖之癖。可在真正的愛情裡,...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