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變態考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飛。”

    一位須眉花白的老者,滄桑淡然的臉龐上精光內斂的雙眼掃視了一遍面前站立的十位少年,在最后一個個子稍高的少年身上微微多停留了一下,之后不動聲色的收回了目光。

    緩緩收起名單,平淡木訥的面容竟是沒有半點漣漪。

    “家族的規則你們也都清楚,我也不會重復給你們聽。現在我要說的話,你們給我認真記在心中,一字一句,都要絲毫不差。

    魔獸是隨機挑出的,要想順利通過,除了實力以外,你們也有必要祈求一下運氣。我所要強調的是,一旦進入籠中,你們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手刃魔獸,取出魔核。

    當然,你們也可以大聲呼救,祈求看管人員的救護,但是這樣一來,從今天開始你的名字將從我們家族中劃除。自此以后,將再也不是我們白家的一員。

    聽清楚了嗎?”

    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老者聲音洪亮,大有破天之勢。

    “聽清楚了!”

    十位少年不無二致的同聲回答,聲音稚嫩但卻略顯洪亮,有些膽怯但也不乏躍躍欲試。

    又重新打量了一遍面前的十位少年,目光最終停留在那個個子比較高的少年身上,淡淡道:“這位就是白飛,雖然他參加這項考核的時間比較晚,但這也是事出有因,其他人不可有何異議,提出一些干擾考核的問題。”隨著老者的目光,九個孩子的雙眼都集中在了那個少年的身上。

    少年名叫白飛,以十六歲的年紀和這些十歲的孩子們一起參加家族考核,是有些難以抹開顏面。不過所有人都未曾在他身上找到一絲一毫的羞愧,相反,劍眉星目精致五官下面,則是毫不掩飾的露出了一個戲謔的笑容。

    用白飛的話說就是那些個拿十歲孩童來進行這項考察的家伙們,不是瘋子就是二愣子。小小年紀就讓他們無所選擇的接受這血腥般的考驗。

    “這個家族的人都是變態!”這是白飛憑借自己一年多以來的觀察所總結出來的,自己認為最為符合的一句話。

    老者也似乎為白飛的厚顏感到了一絲的詫異,不過依舊是淡冷臉色,不著一點塵世情感。

    不遠處的屋檐下,一名深灰長衫的老人悠然的露出了一絲微笑,但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無法從老人的臉上看到半分的慈祥親切。有的只是隱藏在溝壑縱橫老臉下的陰險和得意。

    “主人,按照您的吩咐,一切都已經辦妥。他將會第一個踏進那里,然后面對他的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被魔獸撕碎,二是永遠逐出家門。”整個身影都隱藏在黑暗處的黑色人影,低聲淡淡的訴說著一件好似和他沒有任何關系的事情。

    老人點了點頭,嗯了一聲。然后那道黑色的人影就如同來時一般,悄悄地消失了身形,依舊那般的飄渺,那般的虛無,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白飛,你第一個。”

    老者淡淡的點著名單,抬頭重新打量了一下白飛,然后揮手一示意,兩個呆在鐵籠旁邊的男子熟練地打開了鐵籠。

    白飛微微一笑,兩個淺淺的酒窩掛在臉上,信心十足的緩步而去。

    “這個傻彪子聽說一年前恢復了神智,真的假的啊?”

    “嗨,這么大年齡了,和我們一起參加考核,真夠丟人的。”

    “誰讓人家老爸是族長呢,要是像我們一樣,就他一年前的廢柴表現,早就被趕出白家了。”

    “是啊,我們命苦,出身低微,只能憑借運氣和自己的努力了,要是我老爸也是族長就好了。”

    ……

    白飛早就可以做到默然不語寵辱不驚的對待這些個不知道嫉妒還是惱怒的家伙。自從自己的意識在這個地方醒轉的一剎那開始,這樣閑言碎語就從來沒有斷過。

    鐵籠是直徑十米的半圓,周身全部是精鋼所鑄,甚是結實。一直以來這里就是家族新一輩孩童邁出獨立的第一步,有時也作為練習場使用。

    白飛呼了一口氣,他身上的那股自信也是硬逼著自己裝出來的,他可不想在家族小美女白靈月的面前出丑。每每抬頭看到站于老者身后一襲紫裙的清冷少女,白飛就會有一種莫名的悸動。

    嬌俏可愛的面龐,精致細膩的五官,再配上那欺霜勝雪的冰雪玉肌,總能讓人浮想聯翩,血脈噴張。

    哐當。

    伴隨著清脆的鐵鏈撞擊聲,巨大的鐵門重重的關了起來。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白飛突然有種慌慌的感覺,莫名的一絲擔憂,不可遏制的爬上了心頭,白飛甚至清晰地感覺到了自己血液急速流淌而帶來的跳動。

    “飛兒應該沒事吧?”

    端坐于樓閣上的白家族長白筱震輕輕放下手中的杯子,白飛微微表露出來的異樣,這個做父親的又怎么會看不出來。

    “放心吧,沒事。”站于族長身后的一個背部佝僂,面容堅毅的老頭,精光四射暗含狡黠的雙眼死死地盯著一處屋檐下、嘴角蕩漾著惡寒笑容的老人,心中沒來由的一沉,但還是忍下了那份擔憂。

    白飛向著籠子中央走了幾步,雖然有著一絲的心慌,但依舊是一副寵辱不驚的神情。嘴角掛著一抹淺笑,淡然的看著魔獸出來的地方。

    既然沒有退路,死也要有男子漢的風度。盡管白飛一直認為那些腦殘的尊嚴不過是屠戮群豪的劊子手,男人的本色就是要善于逃跑。

    嗷……

    兇猛的魔獸并沒有給予白飛多少的觀察和思考時間,棕黑色狼毫下一雙赤紅的眼睛,如同死神一般緊緊地盯著白飛。

    家族考核所要考核就是你的勇氣,其實所有的魔獸都是一級的,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但是如果不能表現出一定勇氣的話,即便是一級魔獸也足以讓你淘汰出局。

    這是白筱震這幾日來透露給白飛的一些相關信息,盡管他是族長,但最起碼他也是一名父親,同樣溺愛著自己的兒子,即便所有的人都認為他是一個傻子。

    白飛抽出利刃反手拿在手中,腳一踏地,頓時飆射而出。勁風呼嘯聲中,猛然一聲大喝,以無比迅捷的速度將利刃不偏不移的刺在了那頭如同狼一般的魔獸體內。

    本來打算欣賞一幕人獸大戰的白東陽,了無興致的切了一聲。之后,蹲下身來,撫摸他身邊如同肉球一般的黑狗,最終還不忘罵罵咧咧的:“白飛那個狗犢子,咋就這么順利呢?真想看看他被那狼崽子掀翻在地的場面。”

    黑狗也很人性化的抬頭汪了一聲,之后十分享受的躺在了地上。

    “沒那么簡單的!”站于屋檐下的老人,和站于白筱震身后的老頭同時發出了感慨,只不過夾帶于語氣之中的感情則是有著天壤之別。一個含著興奮,一個隱著擔憂。

    白飛一招便順利解決了魔獸,這讓他都覺得有些不踏實。愣是看著倒地不起的魔獸,沒敢上前一步。

    白飛的擔憂是正確的。就在所有人的激情從緊張到淡然最后到無味的時候,那頭倒地不起鮮血汩汩流淌的魔獸,突然間爬了起來。此時,雙眼中的猩紅更加的濃郁,就好似即將滴落的鮮血。

    白飛很識趣的發揮了他的至理名言:逃跑是本能,不是羞恥。

    “哇靠,好啊,踩死那個狗犢子,踩死他。”白東陽無不興奮地大叫了起來,那神情就跟看到白飛掉進糞池里是一個造型。

    白飛退得快,可是那頭魔獸追的更快,一道利爪驟然掃向白飛,激起大片塵土。結果被白飛輕松地躲了過去。魔獸似是被激怒一般,仰天嘶吼了一聲,然后本來兩丈長的身子,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瞬間變大,當又一次攻擊來臨的時候,白飛只是感覺到陰云撲面,勁風呼嘯。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飛了出去。

    “進階魔獸嗜血狼?”緊張的關切著白飛的白筱震,并沒有放過魔獸一絲一毫的變化。

    進階魔獸?怎么可能?

    多數人的心中都不由得為白飛捏了把汗。

    白靈月凝脂一般的面容上又多了幾分慘白。一雙美眸緊緊地鎖在白飛到處翻滾的身影上。

    但是白飛清楚不管這個是不是進階魔獸,這只能說是自己運氣不好,按照家族規矩,只能放手一搏了。否則被逐出家門,那就是天涯之大,卻無容身之地了。

    那名負責考核的老者抬頭看向了白筱震,雖然家族有規矩,可既然能夠打破家族規矩讓十六歲的白飛參加考核,就能再次打破規矩放白飛出來,依舊去做他渾渾噩噩的大少爺。

    白筱震兩眼緊緊盯著白飛和嗜血狼,根本沒有心情顧及他人看來得目光。一雙緊緊握起來的手由于用力而顯得有些發白,骨節處咯咯作響。手中的杯子早已被捏個粉碎。

    如果放棄那么白飛這一輩子就只能放棄修煉,成為一名實實在在的廢人了。但是如果不放棄,僅憑白飛武者級別的實力,是根本不可能有一線生機的。

    白筱震的心越縮越緊,臉色也越來越是慘白。

    但是此時,那處屋檐下卻傳出了一陣輕微的笑聲,不是那種開心的笑意,而是那種陰險到極致的嘶鳴。

    嗜血狼依然躥起了身形,鋒利的爪牙封鎖了白飛所有可以逃跑的道路。一個魔獸可以進化到有智慧的地步,那么這就不僅僅是一個魔獸那么簡單了。

    白飛一刻不停的咒罵著不長眼的蒼天,本就狗血的重生已經讓他很吐血了,如果再來個英年早逝,那他絕對要把上天詛咒一百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249200_21_78-m
奶爸的殲星艦
作者 繼續倔強
  曦曦( ̄︶ ̄)↗:我粑粑是超級大明星,你粑粑呢?
  伊伊╮( ̄▽ ̄)╭:我粑粑...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