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魔武獸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浩被挑起了一絲興致,有些尷尬又有些好奇的重新打量著白飛,那摸樣就好像第一次認識一樣。連帶著一旁的白思磊幾人也是有些愕然的相互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色。

    白飛面色淡然沒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一只豹子隱忍的時候也許可以容忍你無端的蹂躪,但是當那份耐性被磨合掉的時候,那張隱藏在嬉笑怒罵下的兇殘臉孔就會顯露出來。

    白飛不是豹子,充其量也只是一個被人侵犯領地的合趾猿。眼神中有著自私也有著對入侵者的咆哮。

    愛情是自私的,但是白飛絕對不會簡單的以為他那種最低級的狂熱追求也可劃分為愛情的范疇,但是被人找上門來指責,并且還是一個什么都不是的玩意兒,白飛就有些難以隱忍。

    “傻彪子,不要以為有個族長撐腰就可以到處逍遙。前幾天家族考核誰不知道那頭嗜血狼不是你殺的,可還不是被你父親強行壓了下來。非但不趕你出門,還破例讓你進入家族修煉成員的行列。

    你一個傻子,與我們為舞,我們都有一種自降身份的感覺。不要以為恢復了那么一點智商,還有一個徇私舞弊的老爹罩著,我們就得讓著你。其實不妨告訴你,你父親這個族長也坐不了多長時間了。”

    白浩絲毫不掩飾他的狼子野心,也許在他心中,他爺爺白心炎對族長一職一定是勢在必得了。

    “對族長有什么不滿你們可以去族長面前嘮叨去,在我這里高聲狂吠有什么用。白浩,我知道你爺爺神通廣大,但是我也請你帶一句話給他,十年前喪失神智一事我會永遠記在心里,不管要等多久我都會雙倍的討回來。”

    白飛的雙眼有些充血,他不愿因為白飛以前那些破事給自己找麻煩,但是這么長時間以來,白飛認為,不管是以前亦或是現在,白飛的所有事情都是他的事情。

    也許是不堪忍受白浩裝腔作勢的樣子,白飛直言相對,絲毫沒有平時樂呵呵傻笑的樣子。

    對于白飛十年前的事,白浩也略微知道一些。再次被白飛揭了出來,不由得有些慌亂。心虛的揮舞著雙手,急道:“胡說,你的事情和我爺爺沒有任何關系。”

    站于白浩身后的一位白衫少年,悄然的把一臉慘白的白浩拉了回去。沖著白飛溫和一笑,淡淡道:“白少爺不知道是否還記得小弟。”

    白飛微微一愣,這張寧靜淡泊,不著一絲微怒的俊秀臉龐,在白飛的腦海中反復搜尋了很久。之后淡然的搖了搖頭。

    “小弟白岳,算起來和白少爺也有些親戚。掄起輩分來,慚顏落個表哥的名頭。不知道白少爺是否還有記憶?”

    白飛搖了搖,歉然一笑道:“失禮了,小弟前些時候遭人暗算,好多事情記不大起來,還請原諒則個。”

    “好說,好說。其實我們幾人前來打擾還有另外一件事想要通知白少爺,按照大長老的吩咐,明日便是魔武獸魂契合的選拔,既然你已經通過了家族考核,那么你也有資格參選。”

    “哦,這么快?”所謂家族魔武獸魂契合則是一項古老的儀式。在白家的密境中有著無數上古時期洪荒異獸留下的魂靈,而這個所謂的契合儀式其實就是尋找與自己有緣的魂靈,使之與自身契合。魔武獸魂也有等級之分,自上而下可以分為:天魔獸魂、圣靈獸魂、戰武獸魂、戌鎧獸魂四級。

    憑借自己的靈魂感知能力和上天賦予的運氣,在秘境之中尋找到和自己休戚相關的獸魂,將會在以后的發展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而且每一個獸魂都有屬于自己的攻擊技能和防御技能,越是高階的獸魂其威力隨著修煉的提高也會發揮出強大的威力來。

    白飛道了聲謝,然后看了一眼臉色依舊有些慘白的白浩,信步而去。

    蹲于一旁滿臉期待神情的白東陽又一次失望的看到即將上演的好戲被攪了局,不免有些悶悶不樂。

    “白岳,你為什么要把明天選拔一事告訴他?”看著白飛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白浩有些不滿的質問白岳。

    “這也是大長老吩咐的,我想自有他的用意。再說選拔儀式這么大的事,即便你不說,他白飛也會知道的。與其這樣,不如賣個人情給他。”白浩言語淡淡,根本沒有把白浩的指責放在心上,一副老好人的形態。

    “明天就是魔武獸魂契合的選拔儀式了,怎么父親沒有通知過自己?”白飛一路走來,不斷地思考著這個問題。

    最后還是忍不住好奇,推開了族長白筱震的房間。

    “飛兒,你怎么來了?”白筱震的臉上自見到白飛開始就一直掛著微笑。

    白飛問候了一番,然后直接問道:“父親,為什么沒有人告訴我明天舉行的契合選拔儀式?難道父親不想讓飛兒參見?”

    白筱震滿臉慈祥,撫摸了一下白飛的頭,然后點了點頭,輕聲道:“我的確是不打算讓你參加,要知道每一次都有一些倒霉蛋狗血的契合了戌鎧獸魂,然后被逐出家族,任其自生自滅。父親所擔心的也就是這個問題。如果契合了其他獸魂,為父的確高興,可是一旦契合了戌鎧獸魂,那么就是說家族打算放棄你,到了那個時候,一切就由不得我了。”白筱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采,以及一種落寞的神情。

    自母親去世后,父親的生活似乎越來越是孤單。父親的心白飛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白飛一直不認為自己真的就那么倒霉,就能成為那為數不多的倒霉蛋。再說白飛隱隱有種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不適合修煉斗氣,這也是那個神秘的老人在一次談話中無意提到的。可是細心地白飛又怎能不知老人是在給他提醒。

    據說契合了魔武獸魂之后就可以在攻擊和防御上增加相當大的威力,所以白飛急切希望能夠契合到一個高級的獸魂,然后彌補自己在斗氣上的缺憾。

    最終的結果是白筱震退了一步,讓白飛參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08726_1_201-m
大龍掛了
作者 白雨涵
  有能拉出金屬的龍,有種田養花的精靈,還有一心想要騎龍的鄉下男爵。

  奇...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