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月是故鄉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繁星點點的夜空中,仿佛蘊含著絲絲寒光與幽幽的沉寂,但就是這樣一個夜晚,有一片地方卻格外的嘈雜。

    這是一家喧鬧的酒吧,四處飛出的是熟悉而又陌生的語言,孫鴻風坐在一個偏僻的角落里抬起頹廢的面龐,透過窗戶看著有些朦朧的月光。這輪冰冷的月牙,讓他感到的是冷血與落寞。

    他終于徹徹底底的體會到月是故鄉明這句老話,同樣的月亮,中國的月亮灑下的是溫馨的柔光,而美國的月亮卻讓自己覺得是無情的鐮刀,刺痛自己的心扉。

    一杯杯酒水不斷的灌入胃中,讓他已經有些醉了,他想再用醉眼看看這個地方,這個留下他無數艱辛與夢想的地方,然后毫無掛念的離開。

    “呦,這不是我們學校畢業的高材生嘛,怎么在這里鬼混啊?”幾個嬉皮笑臉的青年冷譏熱諷的朝著孫鴻風說道。

    雖然孫鴻風已經有幾分醉了,但是在這樣一個外語交雜的地方,偶爾飛出的幾句中國話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這些人,然后又自顧自的喝起酒來,就像這些人不存在一般。自己當年在家鄉混得可比他們牛多了,這些小混混他懶的理睬。

    而這些人卻不肯罷休,一絲怒色拂過了為首的一個青年的面龐,但是突然朝著門口的方向一望,又自顧自的找了個桌子坐下,再也不朝這邊看過來了。

    “鴻風。。。”一個聲音從門口的方向傳來,順著聲音現出一個身著白色運動服的青年。

    這個聲音孫鴻風自然非常熟悉,這是他在美國剩下的少數眷戀之一,他在沒有剩下的唯一的不會因為利益就背叛他的哥們。

    患難見真情,那幾個和他一起來留學的朋友卻把他當做墊腳石,無情的踩下,而他,一個在美國出生的華華裔青年,卻是在一直的幫助著自己。

    孫鴻風抬起頭看著已經走到桌前的兄弟,他只是淡淡的說道:“鴻云啊,不用勸我了。”

    這名叫鴻云的青年慢慢的坐下,朝著剛才嘲笑孫鴻風的那群人掃了一眼,直看的那些人有些微微發抖。

    然后十分鄭重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我說過司徒家永遠歡迎你,你的家在中國,我就不勸你了。”

    這個時候,有不少人驚訝的朝這邊望來,然后馬上又扭回頭各干各的事了,但是整個酒吧明顯的安靜了不少。

    孫鴻風抬起頭看著這位老同學,讓他猛的感覺到有種想哭的感覺,一幕幕畫面從眼前浮現。

    當時,因為名字相近,司徒鴻云主動地和自己交朋友,而自己是多么有所保留的和這位同學交往,只因為他是ABC,,雖然是華人,但畢竟沒有中國人親,可是一旦自己出事,面對朋友的背叛,在他身邊的卻只有這位同學。

    一行淚水不自覺的從他的臉上滑落,他有些激動地說道:“幫我向老師告個別,鴻風沒臉回去見他老人家,明天就別送我了,看到你,我就會有好多不舍。”

    司徒鴻云那冷峻的面龐不經意的有了些許的波動,然后拍拍孫鴻云的肩膀說道:“在我和老師眼里,你永遠是最優秀的,保重。。。”

    司徒鴻云轉身匆匆的離開了酒吧,但是哪怕是背影,孫鴻風也看到了一滴淚水的飄落。

    孫鴻風又呆呆的坐在桌前,眼睛有些迷離的趴在桌上,漸漸地失去了意識…

    一道陽光漸漸地撬開了孫鴻風的眼皮,他揉著惺忪的眼睛,看著窗外燦爛的陽光,猛然一醒,付完帳,匆匆地攔下一輛的士,一路飛馳的駛向機場。

    機場中,他急急的奔向柜臺,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同樣慌張的青年,他急忙扭過身,向對方道歉。

    這個時候,他看到了一雙怒不可遏的眼神,但是觸到自己時又突然有所緩解,轉而微笑的說道:“孫鴻風,呵呵,你也是這班飛機?”

    滿臉歉意的孫鴻風看到對方的轉變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也滿是熱情的說道:“嚴義,你研究生畢業了?是啊,咱大學都已經畢業三年了。”

    孫鴻風不禁有些感慨。

    這個時候嚴義馬上岔開了話題:“趕快換票登機,咱們坐一起吧”

    孫鴻風臉龐掠過一絲驚訝,他可知道這位老同學的家庭背景,怎么會和他一起坐經濟艙,但是他又馬上就想起來上大學時,這位同學本就比較節省,并不是那些紈绔子弟。

    表面上,孫鴻風只是點了點頭,和對方急忙的換票登機了。

    在飛機上,兩人說起了大學的事情,但是說的時候,孫鴻風臉上仿佛總壓著一塊烏云,而嚴義也馬上意識到了這點,于是就岔開話題聊了些其他的,實際上他本來只是想一帶而過,順便感激一下孫鴻風在大學對他的一些幫助。

    雖然孫鴻風有點像個悶瓜,并不愛說話,但是對于善于交際的嚴義來說,讓對方有說有笑卻是件很簡單的事情。

    漸漸地兩人聊累了,就各自躺在座椅上,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孫鴻風是真的累了,要不他也不會這么義無反顧的回家,縱使處處碰壁,美國天大地大,總能找到個容身之地,而且還有司徒鴻云這樣的好朋友。但是處處奔波真的很累,累了就回家吧,回到自己的祖國。

    終于可以放掉心中的所有包袱,盡管還是一無所成的回來了,這讓他對父母心中難免有些愧疚,但是這一覺是他這幾年里最放松的一覺。

    忽然感覺自己的頭猛然一疼,孫鴻風睜開了眼睛,而耳旁是一聲聲尖叫,孫鴻風自己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也馬上感覺到了事情不對勁。

    顛簸是正常的,但是這種劇烈程度,仿佛飛機馬上就要散架了。

    他馬上用一雙詢問的目光看向嚴義。

    嚴義仿佛剛剛從震驚中醒來,馬上說道:“剛才說飛機出現了故障正在搶修中,趕快把救生衣穿上。”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大部分旅客已經套上了救生衣,而其他的人也正在這劇烈的晃蕩中盡量保持平衡,然后艱難的穿著救生衣。

    孫鴻風腦子蒙蒙的,最近壞事連連,難道這也讓自己給碰上了?

    他馬上穿上了救生衣,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可怕。

    他是那樣一個不在乎自己的人,肯吃苦肯拼,他沒有怕過任何。但是不怕是相對的,面對死亡,他第一次感到了恐懼。

    漸漸地,飛機晃蕩的輕了一點,而當大家剛要松一口氣時,一道好像從地獄發出的聲音響起:“各位乘客,飛機因為故障原因必須馬上迫降,請大家保持鎮定,穿好救生衣,不要到處走動。。。”

    孫鴻風頭腦一片空白,聽到這以后,后面的話他再也聽不進去了。

    而這個時候,機艙內卻出奇的安靜,那是一種死神降臨般壓抑的安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496378_4_12-m
極品逍遙大少爺
作者 俺是老王
  【百萬追讀火爆熱銷】

  這是一個自幼被棄的大少爺回國折騰的故事。(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