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三個人的天空(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1)

    石頭剛一進門,就順手把包包往沙發一扔,一屁股坐在我新買的實木茶幾上。“德行!”,看著沙發上她的包包上面夸張的“LV”,我不屑的從齒縫里擠出兩個字來。

    其實我得承認,對于石頭,我是有著些許的妒忌的。這妒忌,不僅是她N多的LV和愛馬仕,還有她凸凹有致的身材,以及她那溫柔知性的教授母親。

    我還應該承認的是,說我新買的實木茶幾,其實也是有著那么點兒不要臉的。

    這話說來話長,半個月以前,石頭不知是中了哪門子邪,在商場里整來一套集搖滾、爵士、非主流,以及我說不上來名字的許多流行元素于一身的,渾身掛滿金屬的那么一套姑且稱之為衣服吧,套吧在身上來敲我的門。

    我剛泡了一杯速溶咖啡,端著杯子打開門的時候,杯子差點就被我扔在地上。你說這小區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交了那么多物業費吧,就連這打扮的都不攔下。

    “您這抽的是什么風?”經過幾秒鐘的平復心情,我斜著眼睛問她。石頭倒是若無其事,側身繞過我進到屋里,擺了個POSE問,“我像不像LADYGAGA?”

    這次是我剛喝了一口的咖啡差點噴了出來。想了想三十塊錢一盒的咖啡,一袋兩塊錢呢,再臟了身上二十塊錢的睡衣,有點兒太不合適,終于強忍著還是咽了下去。

    “你呀,還真趕不上時代了,”石頭邊說邊坐下,正在我仔細端詳著她身上的時代變遷時候,她又起身去冰箱拿汽水。

    就在她屁股離開沙發的那一瞬間,我的心開始流血,手里的兩塊錢的咖啡和十二塊錢的咖啡杯,一起掉在地板上。因為我親眼看著,她屁股上劃時代的金屬,刮壞了我那將近一萬大元的真皮沙發……

    說到這兒,親愛的讀者,也許您對事情,以及石頭和我已經有了一些了解。是的,一周以后,石頭送了我一套新的真皮沙發,第二天又親自搬來了這只實木茶幾,媚笑的靠過來:“妞兒,去年生日沒送禮物,今兒補上了啊。”

    自此以后,石頭來我家,總是把東西扔到沙發上,自己坐在那只實木茶幾上。對此我感到深深的內疚。我不斷反思,是不是那一天,我的反應實在是大了點兒,其實說白了,頂多也就不過是幾百塊錢修補沙發,還有十二塊錢的咖啡杯,以及兩塊錢的速溶咖啡那么點兒事兒,要是真因為這個失去石頭這個朋友,還真夠我遺憾半輩子的。

    我一直覺得應該就這個事兒向石頭道個歉,但是每次話到嘴邊,總覺得別扭說不出口。而石頭,似乎也除了坐茶幾之外,再沒別的什么行為或者語言或者表情讓人覺得有耿耿于懷的意思,于是久而久之,這道歉的念想,也在我心里淡然了,淡然到我能在網上把舊沙發賣了五千塊錢而并沒覺著有多少羞赧。

    (2)

    “D說明天要來沈陽。”石頭坐在茶幾上把玩我的向日葵相框。

    “哦”,我沒來得及思考,漫不經心的回答她,幾秒鐘之后好像突然反應過來,反問“你說啥?”

    石頭雙眼皮的大眼睛斜過來瞪我,沒好氣的說:“我就說,你應該去看看心理醫生,我就覺著吧,自從你和姓王的好上,你就不僅跟不上時代,新陳代謝你也跟不上,眼睛耳朵腦子全都活動緩慢。”

    石頭總是肆意污蔑我,仿若我從來不會生氣。“D不是說這個月要跟導師去參加個研討會來著?”我問石頭,以示剛剛她說的話我聽到了,關于什么耳朵腦子不好使純屬謬論。

    “她也剛知道研討會在醫大,更巧的是,她導師的女兒就在醫大念書,所以這次他倆也會在沈陽多呆一段時間。”

    “喲,那敢情好,石頭你還沒見過D吧,你先坐著,我去收拾收拾,然后咱倆出去買點什么準備準備,你那不方便,明天讓她住我這。”我說罷走進臥室開始翻箱倒柜找衣服。“再有你幫我想想,咱明天吃點兒什么,這么些年沒見了,得好好盡盡地主之誼。”

    “呵,我算知道什么叫距離產生美了,我跟你一周起碼見個兩三次,這多少年了,還真沒見你這么大方過。”

    “我說你能不能別這么句句帶刺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怎么個經濟狀況。”

    說到這兒,石頭突然沉默了,好像勾起了她什么回憶似的,直到我換好衣服出來,她仍然在對著我的向日葵發呆。

    石頭沉默的時候真的很好看。我想,石頭若是個啞巴,沒準會比現在更加惹人疼愛,就是因為這張嘴,太多優秀少年都對她敬而遠之。

    “走啊你”,我湊過去拍拍她的肩膀,她方才回過神來,站起身往門口走。正要穿鞋,她卻突然停住:“哎蘇芮,你該不是以為我來就為了告訴你這一句話吧?”

    “也是,按照您這秉性,要是這點兒事兒,也就您一個電話的事兒。那還有何貴干?”

    石頭:“其實我吧,主要是想跟你說,我總覺得,我們家金海峰最近有點兒不對勁。”

    “你可得了吧啊,就你老公,一天被你管的大氣都不敢出一下,他要是敢背著你偷腥,我蘇芮名兒都倒著念。”

    “得了吧你,可別霍霍你那名兒了,以前你也說,你和...”石頭突然停住,似是知道這話會勾起我的傷心事。頓了一會兒,她又哀怨的說:“這次我也不愿意管你叫芮蘇,但是...哎,好了先走吧,路上再和你細說。”

    石頭的老公金海峰是我姐妹兒楊茜茜給介紹的,茜茜是我高中同學,宿舍頭對著頭睡了三年,睡不著時候互相抓彼此的頭發或者干脆鉆進對方被窩里說悄悄話,感情可見一斑,于是我也一直以石頭的第二介紹人自居。

    話說金海峰,可以算是一等的好男人了,雖然說不算富翁吧,但是月入過萬還是比較輕松的,更重要的是,從石頭那么些的奢侈品上來看,舍得給女人花錢,才是海峰最發光的地方。最讓人羨慕嫉妒恨的是,他對石頭的話,向來是言聽計從,這讓茜茜腸子都悔青了,我和茜茜無數次的表示,早知這樣,一定使出全身解數把這男人收入囊中。

    但是今天石頭說起海峰時眼神中的飄忽和哀怨,一直在我心底縈繞不去,我發誓,自從認識石頭,我從沒見過她像這樣的眼神。

    (3)

    石頭雖然說路上再詳細跟我說,但實際上一路上我們倆很少說話,似乎是各懷著心事。

    不知道為什么,石頭臨走時候那個眼神,讓我不由得,想起王迪來。

    類似我被王迪折磨得心智失常這樣的話,石頭說過許多遍。

    其實石頭當真是冤枉了王迪。一是她說話我聽見了,只不過是我的嘴巴反應稍微比大腦快一點,所以養成了這么個習慣,就是什么事兒順嘴先答應,然后再過腦子。而且我也并不覺得這是什么大毛病,就跟下雨先看見閃電后聽見雷聲差不多,所以,她說的眼睛耳朵腦子全都活動緩慢其實不成立。退一萬步講,就算這個真成立,也不能說是被人家王迪害的。我不是偏袒王迪,實事求是的說,王迪只是造就了如今這樣消費觀怪異的我,比如現在我雖然也跨入小資行列,但是還是只穿二十塊的睡衣,只喝兩塊錢的咖啡。

    我曾經無數次如次的辯解過,結果石頭不屑的說,“不要臉吧你,打雷閃電那是光速聲速的問題,別說你反應慢也是自然現象。”

    我于是更加氣憤,因為我從沒覺得自己反應慢。相反的,單位領導一直認為我夠聰明,一點就透,所以工作這幾年也一直是順風順水,沒見什么大的波瀾。后來我自己總結,發現我的嘴巴快過大腦這習慣發揮了很大作用。每次領導說什么話,總是話音剛落我就點頭,“明白了!”“了解!”“您放心!”配以真誠篤定的眼神,道別之后坐在自己辦公室再細細咀嚼老板都說了啥。

    我和石頭無數次在這個話題上爭論到面紅耳赤,一般的解決辦法都是石頭秉承著“能用武力解決的事盡量少費口舌”這個理由,槍桿子里出政權了。

    跟王迪,算算也有四年多了,那四年,每天為了個房子省,只要有公交絕對不打車,一周七天得吃八頓方便面,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才發覺,原來我其實也還算是賢良淑德。煮方便面臥兩個雞蛋,全都給他,即使偶爾一兩次盛到自己碗里,到動筷子的時候還是夾到他碗里。每次他都特別自覺,隔一天就去陽臺上換晾干的襯衫,基本上保持著領袖潔白,也就是說,每隔一天,我都肯定會在衛生間里給他洗襯衫,多數這個時候,他躺在床上鉆研他的炒股軟件。

    或許,也不過就是洗衣做飯那么點兒事兒,可是多少女人,一輩子也就是為了個男人洗衣做飯那么簡單。愛情的力量就在于,你已經為了一個人做那么多單調的事情,失去了那么多本來可以擁有的精彩隨性,卻還渾然不覺,并且心甘情愿。

    “下車!”幸好石頭這時候說話,不然搞不好我就會有眼淚掉下來。

    下了車才發現,有錢人還真是不一樣,我本來就是想去超市給D買點零食睡衣什么的,石頭竟然把車停在了卓展樓下。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