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三個人的天空(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1)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D帶我去凱威吃火鍋。路上一遍一遍向我表示她的不滿:“剛來就吃自助的,你這不是打我臉么?”

    D現在正在學校的附屬醫院實習,每個月能有點兒意義上的工資,其實論金額也就算個補助比較靠譜,但是至少吃住都不用花錢,父母給的生活費也就可以適當奢侈一下,所以D說過幾次要請我吃個大餐。我并不是對火鍋情有獨鐘,而是以前聊天的時候D多次說過咱要是在一起就經常去凱威大吃一頓,吃到橫著出來再一起去江邊看月亮,我實在很好奇橫著的D是個什么模樣。

    拗不過我,最終D還是在抱怨中到了凱威門口。

    在結賬的時候我壞笑著問她,“疼不?”

    “啥?”

    “我說你被70大元打在臉上疼不疼?”

    “滾!”,D怒罵我,“你啥時候跟石頭學的,舌頭就跟長刺兒似的,沒一句話不扎人。”

    我看著D隆起的胃部,非常擔心她白色的淑女連衣裙會被撐壞,看來“橫著”的D,還真不是玩兒的。

    其實那天我比她吃的多,但是我每次去衛生間的時候,都吐出大半。自從大二時候節食減肥之后,身材好了,胃壞了,只要稍吃多一點就會嘔吐。

    我跟D說過這事兒,我相信她也一定記得。果不其然的,去逛完戶部巷,看完月亮,準備回去睡覺時候,D鉆進便利店買了面包和牛奶,漫不經心的和我說,“都吐了怕你再餓,你那胃得好好養養,總這么的也不是回事兒。”

    我當時突然的就感動了,覺得有這么個朋友真好,我因為減肥患了這病,連我媽都沒敢告訴。

    真的,直到現在我也覺得,作為一個女人,有一到兩個閨蜜,是多么的重要。請相信我,有很多的事情,即使是父母,抑或再親密無間的愛人,能給予你的幫助有時都不及一個真誠的同性的朋友那么及時,客觀和重要。

    (2)

    晚上D說了很多個明天吃喝玩樂的計劃,可是我剛一沾床,就睡著了,二十多個小時的火車,實在不是個輕松的事兒。

    后來的幾天逛了半個武漢,也吃了不少當地的小吃。不過我最愛的仍然是那條仿青石板路,裝修成漢代風格,遍布著各地小吃的巷子。我一直很想看看武漢的“紅燈區”,是不是真的還有濃妝艷抹的小姐在街邊風情萬種的招攬生意,但是我看見的只不過是一家又一家不算大的歌廳和酒吧,那里似乎只有晚上才會硝煙彌漫,白天像是卸了妝的舞女,倦容滿面。

    后來D實在找不出理由請假,只好去醫院實習了,我在他的宿舍里自生自滅,有時候突發奇想也去下他們醫院看看。

    那天他們挺忙,到了午飯時間都沒得閑。D說餓了,讓我去幫她買飯,我從包里順手摸出一袋牛奶扔給她讓她先喝著。

    我拎著兩份餛飩剛走到D他們科室走廊時候,正好看見她和一個醫生一起從電梯里出來,那袋牛奶被她裝在白大褂的衣兜里,鼓鼓的。我模模糊糊的聽見那不要臉的男人跟D說:“你的奶不好喝?要么喂我吧……”

    媽的衣冠禽獸,我在心里罵。頓時也不知道哪來的主意和勇氣,快跑兩步就從他們后面跟上去,結結實實的撞在禽獸身上,那兩份滾熱的餛飩,一點兒不客氣的全灑在男人身上。

    “沒事兒吧?”我和D幾乎同時問道。

    看禽獸那痛苦的表情和D有些緊張的樣子,似乎是比我預想的效果嚴重了點。我心里雖然也有點緊張,但還是自我安慰說燙一下肯定沒什么大事兒,況且這是醫院,出事兒也方便急救,更何況我這是見義勇為,就這不要臉的,這么對付他都是輕的。

    這么想著,我還真覺著自己特牛逼,往大了說也算是英雄救美呢,于是人也跟著飄飄然起來。

    后來D和我說,那禽獸的右胳膊上禮拜才手術縫了八針。

    (3)

    我在武漢呆了十天,臨走時候D給我帶了幾根特色的鴨脖回去,說可以路上吃,但是記得給石頭留幾個。

    我在車上吃到第四根的時候,做了極大的心理斗爭,我想要不要就說我怕壞,所以沒敢留下?最終我還是放下了最后兩根,這說明,我其實還算是善良的,至少,在美食和朋友之間,我選擇了后者。

    可是事實證明,我沒有把最后兩根也吃了真是個最失敗的決定。因為石頭在舔著手指頭啃完倆鴨脖之后,非但沒有感謝我,反而對我去武漢沒有叫她,并且美食只給她帶這么點兒非常氣憤,對我各種鄙視攻擊。

    關于鴨脖這事兒,石頭一直念叨了大半年,我都納悶怎么別的事兒她都沒有這么好的記性。

    而半年之后她不在念叨的原因是,她結婚了。

    婚禮當天收到航空快件,那么大一箱子,我都被震懾了,以為石頭有什么國外的親戚。結果拆開一看,愣了,那箱子里,竟然滿滿的,全是真空包裝的鴨脖……

    石頭結婚時候D因為正忙著一個課題抽不開身沒能到場,而這一份別開生面的禮物,讓所有人都驚喜萬分。

    因為這些鴨脖實在沒法消化,石頭萬分舍不得的,給每桌婚宴加設了這道特色菜。

    后來D電話里跟我說,這300只鴨脖,加上包裝郵寄,花了她一個半月的生活費。

    (4)

    想到石頭結婚的事兒,突然不由得想起今天她從我家出去時候那哀怨的眼神,還有她說到一半的話,怎么想都覺得放心不下,于是拿起手機按下石頭的電話。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這才反應過來,手機上顯示已經十二點半了。于是我也只好關機睡覺。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 深峻海洋
  夢斷澳門,嗟嘆人生!   澳門,合法賭博,賭桌上看似合理的規則,引多少國人前仆後繼。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