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相見不如懷念(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1)

    那天海峰開車,拉我和石頭一起去接機。其實一路上我都覺得他倆不像有什么問題的樣兒,儼然一對兒老夫老妻。

    D的導師一下飛機就徑直去了他女兒那,所以離老遠就看見D自己托著個小行李包,似乎再不是以前那個能把裙子撐壞的D了,瘦得甚至有些孱弱。

    去順峰吃海鮮。對于海峰的出席,我感到非常高興,不僅是覺得她和石頭之間的關系沒有預想那么嚴重,更重要的,本來我預算好為這頓飯花的十張毛爺爺肯定能省下了。

    “你們家王迪呢?”剛一落座,還沒等點菜,D先張嘴問道。

    我突然語塞,擺弄著菜單不知說什么好。其實一年以前,我和王迪就已經分手了。

    “你還不知道呢?早分了。”石頭搶過菜單,輕描淡寫的一邊點菜一邊向D解釋:“她腦子有病,自己拿三萬塊錢,就覺得了不起了,想把房子都寫自己名兒,最后完了,黃了,也傻眼了。”

    D顯得萬分驚奇,睜大著眼睛似乎還不能接受剛剛聽到的消息。

    “先點菜吧”,我輕聲說。

    在上菜的間隙,我能感覺到D一直在看著我,似乎在等著什么解釋。我于是喝了一口茶,重重的把茶杯放在桌上,抬眼看了看D和石頭:“其實,不是那么回事兒。”

    “那怎么回事兒啊?別他媽告訴我你們感情破裂,你不是成天跟我說,你跟王迪要是分開,你蘇芮名兒就倒著念么?”D似乎有點兒激動,或許是因為我這么久都瞞著他的緣故。

    “行了別吵吵了,結婚的還離呢,跟多大個事兒似的。”海峰見氣氛不妙,插一句想調節下。

    誰知道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石頭突然就摔了手上的杯子:“**說什么呢?結婚還離?離,**有種現在就離啊!”

    石頭突然發怒,我和D以及旁邊的服務員卻都亂了陣腳,不知怎么辦好。我真后悔剛才沒要個包房,因為我發現大廳里幾乎所有人的眼光都掃向了我們這桌。

    大約半分鐘以后,海峰把車鑰匙扔在桌上,自己起身走了出去。

    這頓飯吃得別沒有味道。因為海峰走了之后,石頭就掉眼淚了。

    “他可能是知道了。”石頭說完猛喝了一口啤酒。

    “他怎么會知道?檢查報告你沒收好?”D問。

    “我也不知道,最近他對我特別冷淡,甚至有一天我在看《媽咪寶貝》時候,他特別沒耐心,說我還看什么看,反正都懷不上。要是不知道,他不可能敢這么跟我說話。還有好幾天都是下半夜才回家。”

    石頭結婚兩年的時候,特別想要個孩子,但是努力了半年都沒見動靜,于是自己悄悄去醫院檢查,結果讓她傷心了很長時間—她成功懷孕的幾率不過10%。

    我只是沉默,D來的第一頓飯就吃成這樣,我實在是不知道還能說些什么,想到石頭和海峰現在這樣,想起王迪,更是覺得一陣心酸涌上來,差點也跟著石頭掉下淚來。

    不過雖然海峰十分沒禮貌的中途離場,我還是很堅決的認為他是一難得的好男人,因為當我吃完飯去結賬的時候,發現他臨走的時候就已經買了單。

    (2)

    剛吃完飯我的電話就響了,海峰的,告訴我剛才的事兒對不住了,代他跟D道個歉,等有時間再另外請我倆吃個飯,另外照顧著石頭別讓她喝多,早點兒回家。

    這也就更加堅定了我剛剛的立場,雖然海峰中途離場,但是還是個放到哪兒都發光的好男人。于是在石頭堅決的要跟D一起住我家的時候,我和D一起把她給攆回家了。

    明天早上我要上班,D也要去參加他那個研討會,于是回家之后也沒仔細想今天鬧鬧哄哄的事兒,洗了洗就睡了。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王迪跟楊過似的斷了一條胳膊,我就拼了命的給他找那條斷了的胳膊,找啊找,找了很久很久,最后發現自己頭發都白了。

    (3)

    今天周末,跟石頭約好了一起帶D去千山爬山。想到石頭向來沒有什么時間觀念,特意早早起來就給她打電話。

    果然,電話接通之后我只說了一句話,“親愛的,今天是周日”,然后就聽石頭那邊沒完沒了的自言自語,“呀,周日了,多虧你提醒我,今天去爬山哈,你等我,我得準備好防曬….”

    沒等她說完我就兀自掛了電話,因為類似的情況實在是發生頻率太高,等她說下去也沒什么用,況且石頭根本也不在乎你有沒有在聽,因為后面的話全部是她的自言自語。

    其實去千山,重點也并不是為了爬山,D在湖北讀了七年書,武當山去了好幾次,再來爬千山恐怕是沒什么意思。今天我們主要意在活動活動腿腳,因為自D來了,基本上我們仨每天的主要內容就是胡吃海喝,運動運動之后泡個溫泉,那肯定是再愜意不過。再者,石頭煞有介事的說,要上山去拜拜佛,她看以前的帝王都要定期去拜佛祈福,她也要為我們仨好好祈祈福。其實我心里有數,石頭要拜佛是想求個家庭美滿。

    下車時候,我和D才猛地發現,石頭居然腳踩著一雙細帶的高跟涼鞋,鞋面上星星點點的嵌著幾顆水鉆,陽光灑在上面反射出斑斕耀眼的光輝。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沒有要換鞋的意思。

    在我們上到頂多二百個臺階的時候,石頭就開始抱怨,“以前看見那么多抬人上山的,今天姐姐到這,怎么就一份兒都不見了?”

    “我說你省省吧,這才幾步道兒,人家抬人的也不能在這兒等客。”

    又往上走了半個小時,終于碰見倆小伙,抬著個簡易的木頭轎子,但是座位只能坐倆人。問了價,到山頂一人800。

    我和D聽了連連咂舌,簡直天價,于是我倆決定讓石頭自己花錢上去,咱倆慢慢爬。因為我從沒見過石頭穿廉價的鞋子,若是磨壞那鞋,800還真未必能夠這個損失。

    石頭態度倒是爽快,跟那倆干力氣活的小兄弟講:“這么著,老弟,你再給我聯系個你們同伴,我們三個人,2000塊你們幾個分,你看行不?”

    我和D快被她氣死,真不知道石頭小學是怎么學的,知不知道粒粒皆辛苦,兩千塊,就這么往外掏都不知道心疼?

    這世界當真就是這么不公平,比如這倆抬人上山的小兄弟,只能用自己的力氣來換錢,而有多少石頭這樣的人,僅僅為了省點兒力氣,就可以一擲千金。但是世界又是如此的公平,比如這倆小兄弟,只要每天碰見一個顧客,掙的錢夠養活一家老小,就能一整天都笑容滿面,又有多少個石頭,可以視金錢如糞土,卻要為了一個快樂,歷盡千辛萬苦。

    最終我和D還是堅持要為她省點錢,咱倆鍛煉身體順便看看風景,自己走上去。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石頭竟然打發走了那倆小兄弟,然后拖下涼鞋,瞪著我倆說:“行,你倆有能耐,我還不信這山你倆能上去我今天就上不去了。”

    然后石頭就這樣提著涼鞋光著腳丫往上爬。誰都知道其實她不是心疼這鞋,而是覺得穿高跟鞋實在太累。到后來我和D都看不過去,怕她把腳磨壞了,就把運動鞋給她穿,自己光腳走一會兒。

    終于,下午三點半,在我們仨的不懈努力下,在我們每上三百個臺階就輪換運動鞋一次的情況下,我們到了山頂。

    真的,認識八年了,雖然我們三個無話不談,幾乎沒有超過兩天不聯系的時候,但是我從沒有像這一刻這樣,覺得彼此間如此親切。在走不動互相鼓勵的時候,在輪換運動鞋的時候,在水喝光望眼欲穿的尋找售貨點的時候,我的心里漸漸盈滿了細如絲般的感動,仿佛看見了我們三個人為著同一個理想努力著的樣子,每一個人,都是這么可親可愛。

    到了山頂的平臺時候,我們幾乎同時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一邊大口喘氣,一邊四下張望周圍的風景。突然的,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黑色T恤,米色休閑褲子,身材高大肩膀寬闊,即使遠遠看著,也讓人覺得安心。

    他始終是這樣,在人群中雖不能太發光發亮,卻永遠會讓人感覺安穩和踏實。我很慶幸他沒看見我,于是馬上收回眼神,對著石頭和D說,“咱下山吧。”

    她倆顯然對我的提議不滿意,尤其是光著腳上來的石頭,轉頭瞪著我:“蘇芮我看你瘋了吧,上了好幾個小時,難不成就是為了下去?我跟你說,要是有賣帳篷的,姐今兒就在這露宿了......”

    “你們不餓我可餓了”,我正要想法兒繼續勸,卻發現石頭已經盯著剛才我看的方向出神。

    “王迪?!......”石頭吃驚的喊了一句。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生死尋人
作者 曠海忘湖
  我有一項特異功能——能透過接觸死者遺物而找到死者屍體。於是,我以此為職業,替死者家屬們「尋...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