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當愛已成往事(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1)

    昨天晚上我和D都沒睡好,我是被腦子里亂七八糟的事兒鬧的,而D,為了照顧喝醉的石頭,硬是在她胳膊亂飛腿亂蹬的情況下跟她一張床睡了一宿。

    唯獨昨天宿醉的石頭,今天顯得神清氣爽,精神倍兒棒。

    驅車回沈陽的路上,D問我:“蘇芮,你有沒有正式點兒的衣服?”

    “怎么個正式法兒?工裝行不?”

    D瞪了我一眼:“不是開會穿,是晚宴穿,禮服就不用了,正式點兒的就行。”

    “喲,吃飯就吃飯唄,還晚宴。這又是哪一出啊?”前面開車的石頭哈哈笑起來。

    “行了,我拜托你倆可別拿我開涮了。這次研討會我師兄不是忙么,昨天才抽出空過來,昨晚上師兄打電話求我幫忙,說晚上姜教授要介紹他和他女兒認識,他不樂意,讓我去客串他女朋友。”

    “你導師?要把王浩介紹給他女兒?王浩讓你去救場?”……我總覺得這玩笑開得有點兒大了。一個是D暗戀這師兄好幾年,從武漢追到北京的,他導師就這么不食人間煙火一點兒沒看出來?再者,王浩就是不同意,也用不著非得讓D去扮演這假女友。明知道D是對他有意思,客串假女友,跟隔靴搔癢有什么兩樣,真不知道都安的是什么心。

    “嗯,差不多就是這么個事兒,但是我這次開會來沒帶什么衣服。”D說。

    我知道凡是跟王浩有關的事兒,D都擺在一等一的高度上,于是特別誠心的跟D說:“挑衣服的事兒,你找石頭啊!”

    “得了吧你,我好歹也是一知識分子,你饒了我別給我霍霍成LadyGaGa那樣吧。”

    我和D笑成一團,前面的石頭不樂意了,回頭跟D說,一會兒去我家,你想要梅艷芳風格就梅艷芳,想陳曉旭就陳曉旭,想杰克遜都成。

    “別說了,我慎得慌。”

    ……

    后來到了石頭家,她自己好幾個衣柜,就跟到了商場似的。D挑衣服、試衣服足足擺弄了兩個半小時,才在石頭的幫助下選定了一套黑色小禮服。又到樓下做頭發做了幾個小時,因為昨天的失眠,在等她做頭發的時候我睡著了,一睜眼睛發現天都漸黑了。

    眼前的D跟變了一個人兒似的,原來還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早上還是呆呆的高級知識分子,晚上活脫脫變成了時尚高雅美少婦。

    (2)

    我正睡得香,聽見外面的敲門聲,看看表,十點半。以為是D回來了,趿拉著鞋去開門,結果看見石頭腫著眼睛進來了。

    石頭脫了鞋,先是把手中的一個信封塞給我,然后進屋坐到茶幾上。

    “那錢是給你的,昨天房費是你付的吧?兩千夠嗎?”石頭轉頭問我。

    我突然覺得手上拿的信封特別的沉,里面好像裝滿了沉甸甸的嘲諷一般。眼前的石頭,明顯是哭過,卻到了這時候還想著要把錢給我,何況本身就是我們幾個一起去玩,我付錢也無可厚非。她賠我沙發,她還我錢,原來在她眼里,我蘇芮就只認得一個錢吧。想到這兒,我也覺得特別委屈,把信封又扔在茶幾上:“我不要。”

    石頭突然的眼淚掉下來:“蘇芮,金海峰說要跟我離婚。”

    “別著急,慢慢說。”看見石頭這副模樣,我也沒空再去想什么錢不錢的事兒,趕忙抽了紙巾遞給她,然后去冰箱給她拿果汁。

    “他晚上五點就下班,已經連續好幾天了都九點才回家。我每天問他都說工作忙,今天我就跟他說下不為例,再晚回家我就去公司找你,然后他說,離婚吧。”

    石頭的臉上掛滿了淚珠兒,我看得特別心疼,伸手把哭得微微顫抖的石頭摟在懷里。

    “我問他原因,他說這么長時間,感情淡了。我問他是不是知道了,他說知道什么,我說懷孕幾率小的事兒,然后他就回臥室,不和我說話了。”石頭接著說,眼淚鼻涕蹭到了我二十元的睡衣上,可是這一次,我沒有想躲開。

    后來D回來了,一起安慰了石頭很久,她才睡著。

    睡著之后D很小聲的跟我說:“蘇芮,你猜我今天遇著誰了?”

    “除了你師兄還能有誰。”經過一天的折騰我已經很累了,連說話也是有氣無力。

    “小羅莉。”D擺出“噓”的姿勢示意我不要太吃驚以免吵醒了石頭。“原來她就是姜教授的女兒。姜教授老早就離婚了這我知道,但是她那前妻還真不是個一般女人,據說都不讓女兒要他爸一分錢,還給女兒改了隨他姓羅,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

    我強忍住才沒有因為吃驚叫出聲來,這個世界啊,還真是無巧不成書。我用了幾分鐘來消化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張口問:“那那天石頭給小羅莉一個巴掌,會不會影響你跟導師的關系?”

    D若有所思了一會兒說:“應該不會。”

    沉默了好一會兒,D又說:“還有,今天小羅莉并沒有提起你們家王迪。”

    我本想糾正她王迪不是我家的,想想又覺得沒意思,于是誰都沒有再說話。

    (3)

    我上班的時候石頭和D還沒有醒,我在茶幾上給他們倆姑奶奶留了早餐和便條,起身去上班了。

    等下班時候發現石頭和D都沒在家,茶幾上的早餐吃光了,只剩沒刷的盤子,還真是倆姑奶奶,我心想。去刷碗時看見我留下的便條還在,被昨天石頭拿來的信封壓住一個角,便條上面畫了個咧大嘴笑的小人兒,下面是石頭雞扒一樣的筆體:“小費收好~”。

    看著便條上那個只有石頭會畫的小人兒,我忍不住笑了。我想石頭并不是刻意用錢來諷刺或者挖苦我,也許她只是習慣了任何事她都要買單,以此表示她的友情這個相處模式。

    刷好碗屁股剛沾在沙發上電話就響了,陌生的號碼,接起來竟然是小羅莉。

    “蘇芮姐,我是羅麗麗,上次咱不是在千山碰見了么。”

    “哦,妹妹你好,有什么事兒嗎?”

    “我本來就想找你聊聊來著,昨天吃飯時候我問了顧西姐你的電話,這樣吧蘇芮姐,就在相約咖啡廳吧,六點半,我等你!”

    小羅莉說罷自己掛了電話。

    我卻有點兒慌了。電話里細聲細語的一口一個蘇芮姐,誰知道這丫頭到底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呢,那天我拉偏架她也不傻自然看得出來,搞不好去了就被她一個耳光扇過來也說不定。不去?越不去越顯得心里倒有鬼,萬一她只是想找我喝杯咖啡,而我倒爽約了,怎么說還是D的導師的閨女。

    正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門鈴響了,D回來了。

    于是我為了壯壯氣勢,硬是拉著D一起去了相約。

    結果去了之后讓我非常意外,照理來說,我是羅麗麗現任男朋友的前女友,算是半個情敵,D是王浩的假冒女友,姜教授又想撮合王浩和羅麗麗,這樣D多少也算是半個情敵,我們倆一起出現在小羅莉眼前的話,肯定氣氛詭異危機四伏。

    相反的,羅麗麗不僅沒有大打出手,反而看到我和D顯得格外高興。招呼我們坐下,之后像是老朋友一樣互相寒暄,大致是先問問我最近的生活工作,然后八卦一下D和王浩的“戀愛”歷程。過了好一會兒,正當我以為小羅莉果真就是為了聊天的時候,她卻笑笑的對我說,“蘇芮姐,其實我找你還有一件事兒的。”說罷從包里拿出一個信封來,信封里鼓鼓的,憑著多年來我對人民幣忠誠的熱愛,不用說我也知道里面裝了什么。

    “那天吃飯王迪喝醉了,后來我去結賬時候人家跟我說你已經買了單。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蘇芮姐,本來說好的我們請的。這里是一萬塊錢,你可一定要收著,不然王迪也會罵我的。”

    我看了看桌上的一萬塊,心里想這真是不知中了什么邪,昨天才因為石頭的兩千塊錢郁悶,今天又來個還大錢的。

    看見我發呆沒說話,D把信封拿起來放到我包里:“蘇芮你就收著吧,別讓妹妹為難了。”

    后來在我們出門正要分別的時候,小羅莉拉過我小聲說:“告訴石頭姐,那事兒我都忘了!”

    分別之后我一直為以我的小人之心度了羅麗麗的君子之腹而感到非常的羞愧,尤其是她最后跟我說石頭那事兒她都忘了,當時我真是打心眼兒里覺著這丫頭不錯。我和D說我一定得跟石頭說說人家羅麗麗不是她說的那樣的小狐貍精,正經一好女孩兒。D打斷我說,省省吧你,別給你個蜜棗你就當誰都是好人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