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當愛已成往事(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1)

    石頭第二天就回家住了,過了幾天也沒有打電話給我,原本以為他和海峰的事兒應該是解決完了,老夫老妻的小打小鬧也都是正常。可是讓我和D都沒想到的是,今天下午石頭又一次敲開了我家的門,并且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

    “你這是怎么回事兒啊石頭?”我疑惑的問。

    “別問了,車里還有東西呢,快下樓幫我拿。”

    我和D折騰了兩次才把她所有的東西都搬了上來。

    “我想好了,安靜一段時間好好的想想,這段時間蘇芮你就收留我吧。”石頭對我說。

    “就算你倆鬧別扭,我這也不是你娘家,你這都搬我這兒來算怎么回事兒啊。”我看著石頭堆了滿地的大包小包,雖然嘴上沒什么好氣兒,還是動手開始幫她收拾著。

    “蘇芮你這說的是什么話,我娘家怎么情況你不知道嗎?我爸壓根不管我,我也不愿意跟著他,我媽當初我結婚時候她就不同意,要是現在知道我這情況,肯定馬上就給我接到廣州去了。”

    我怕石頭真生氣,趕緊勸:“姑奶奶,我說錯了還不行么,我家就是你家,你就只管住著,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石頭家里的情況我了解,認識不久的時候她就跟我和D說過,她父母感情不合,長期兩地分居,也許是為了她沒有離婚,但是這婚姻早就名存實亡。父親在沈陽附近的小城市做生意,雖然生意挺成功,但是給不了石頭除了經濟上的其他任何滿足。石頭的母親,在廣州一所大學教書,小時候石頭每年會去廣州兩個月,與母親共度假期。憑著石頭的描述,我對石頭的母親存有一個非常光輝的亦師亦母亦友,溫柔善良知性的印象,可惜的是,石頭對她的教授母親也并不親近,尤其是當她畢業以后,母親竭盡所能的勸她到廣州生活,可以通過關系給她找個工作,這讓石頭異常的抗拒,直至跟海峰結婚,徹底破滅了她母親想讓她去廣州的希望。石頭很多次跟我說過,他其實希望父母離婚,然后彼此重新組建更幸福的家庭,這樣看著他們幸福,自己也會覺得快樂。

    石頭住我的另一間臥室,我和D住一間。自從我從父母那搬出來之后,我家從來就沒這么熱鬧過。

    石頭正要把她的東西裝進柜子時候,看見柜子里面還有幾個大包。“這什么東西?石頭問我。”

    “哦,王迪的,沒拿走。”我輕描淡寫的回答,然后走過去要把那幾個包拿走好騰出地方給石頭放東西。

    “蘇芮我說你怎么回事兒啊,我說你腦子不好了你還犟嘴不承認,你自己看看你這是在干什么,你倆都分手一年了,你還留著人家的東西。”石頭瞪了我一眼接著說,“我看看這都什么東西,你這么舍不得扔。”說完從我手里搶過那幾個大包,逐一打開翻著。

    D也好奇的跟過來,看著石頭一樣一樣的翻出一年前王迪留下的東西:“西裝,腰帶,內褲,還有電腦,蘇芮,這電腦你賣了得了,其他的扔了。”

    “哎呀行了,別翻了,破東西有什么好翻的。”

    我有點覺得不耐煩,正在這時候,石頭聲音突然提高的八度,像是找到了什么寶藏似的:“呀蘇芮,你看,還有張銀行卡。”

    那是王迪經常翻看的一本地圖冊,里面夾著這張銀行卡。

    石頭壞笑著:“蘇芮你快下樓看看卡里有沒有錢,說不定今天讓我碰見小說劇情了,男主角離開時候把積蓄都留給了女人,哈哈”

    “得了吧你,他也不傻,要是有錢他能不掛失么?”我對石頭的話表示不屑一顧,但是還是伸手接過銀行卡放到了錢夾里。

    (2)

    我從單位回家的路上要經過海峰他們公司。我知道海峰在那家生產電子產品的公司做副總,也曾經去過一次他的辦公室,因為我一個剛畢業的表妹想進那公司,拖海峰給照料下。

    除此之外我就再沒去過海峰的公司。但是今天不一樣,因為石頭已經在我家住了一個禮拜了,我覺得作為朋友我有必要跟海峰好好談談。

    我到海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到了他們下班時間,正好碰見他在整理東西要往外走。海峰看見我似乎吃了一驚,然后多少也預料到我找他是什么事兒,臉上露出有一點兒尷尬的笑容:“蘇芮,你怎么過來了?”

    “看您說的,瑩瑩在貴公司高就,還不得多虧了您金總,我哪敢不常來拜訪。”

    海峰哈哈笑起來:“你們幾個女人啊,真像一個媽生的,成天說話都是一個味兒。走吧蘇芮,好好請你吃個飯。對了,顧西怎么沒來?”

    “放心吧你,上次吃飯的事兒D也根本沒放在心上。”

    說著說著,就到了一家川菜館。

    我只隨便點了幾個菜,就直接切入正題:“我說海峰,咱倆認識時間也挺長了,你能不能跟我撂句實話,咱石頭哪兒不好,你就鐵了心了想離?”

    海峰不緊不慢的說,“我就知道你來肯定是為了這事兒。珍珍這段時間在你家住我也放心。”

    “別廢話,那么大人了住哪兒都死不了,你就說你想離婚是為啥。”

    這時候菜上來了,看見我著急得要冒煙,海峰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先吃飯吧你,蘇芮你知道么,你就這樣特可愛,我估計當初王迪也就是看上你這一點了,什么事兒都特愛較真兒,我和珍珍這點兒事兒,你瞅瞅把你給急的,哈哈哈……”

    提起王迪,我突然就沒話了,“砰”的一聲捅開消毒餐具的包裝袋。其實也是,雖然石頭前兩天哭哭啼啼,但是現在卻在家吃喝玩樂,皇上不急我這太監倒是忙得不亦樂乎。

    于是我拿起筷子開始品嘗美味。

    吃到一半的時候海峰開始慢慢悠悠的跟我講他心里的想法,他說得特別真切,具體是怎么說的我記不清了,總之概括起來是這么一個意思:因為石頭家庭環境比較特殊的緣故,她特別缺少安全感,想要太多太多的愛,而他漸漸的覺得石頭對于感情的渴望像是無底洞,無論他怎么裝都裝不滿,她的不安讓他沒有任何空間。總之石頭的愛和渴望帶給他太多的壓力,他想要解脫。

    “那孩子的事兒呢?”我直截了當的問海峰。

    “你們總說什么孩子的事兒,那天珍珍也說,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兒!”海峰突然有點兒暴躁:“那天她說不容易懷孕,給我說愣了,要是有這回事兒倒是跟我說啊,真想要孩子就想辦法啊,你們可好,沆瀣一氣就把我一個人蒙在鼓里。”

    說實話我對海峰剛才的用詞還是很介意的,于是我們兩個就都沉默了。

    沒一會兒,海峰夾一只小龍蝦放在我的吃碟里:“對不起啊蘇芮,我沒有說你們不好的意思,我剛才是有點兒生氣,我是想說你們團結友愛來著。”

    “團結友愛用不著,但是你著實是誤會了,石頭懷孕幾率小這個事兒,我和D也跟你一樣是剛剛知道。”也不知道什么時候練就的這功夫,我竟然說這個謊的時候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海峰對此顯得十分驚訝,很明顯,上次他跟石頭爭吵石頭說出不容易懷孕這件事兒,他認為我們一起瞞著他,并且對此十分介意。

    后來海峰送我回家,路上對我表示了幾次歉意,又請我一定勸勸石頭,照顧好她,最后在我剛進小區的時候他調頭回去了。

    我知道,海峰說的勸,是勸石頭放手,看海峰的態度,這婚是離定了。

    跟海峰道別之后,我心里不知是什么味兒。我看著他們倆像一對兒璧人似的從戀愛到結婚,卻沒料到有一天我也會親眼看著他們走向這樣的結局。

    (3)

    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海峰的話。其實如果在離婚這件事兒上男人給出這樣一個矯情的理由,我通常是會嗤之以鼻的。我不認為“壓力”這兩個字能足夠拆散一場婚姻,更何況是愛的壓力。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在海峰跟我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卻信服了,甚至被打動了。

    我想如果不是我早一步認識了王迪,如果石頭和海峰沒有認識的話,我會不會,有一天愛上海峰。這想法把我自己都嚇了一跳,趕緊下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告誡自己再瞎想就扇自己倆嘴巴。

    關于今天我和海峰的談話,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訴石頭,更不知道應該怎么告訴石頭。正在這時候,石頭抱著枕頭過來了:“蘇芮,D,你倆能不能過來一個陪我睡?我想說說話。”

    我看D已經睡著了,于是自己悄悄的下床,去了石頭的房間。

    我把今天和海峰一起吃飯的事兒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石頭,沒有故意省略,也沒有添油加醋。

    石頭聽完之后輕輕的笑了,她對我說:“蘇芮,你知道么,我原本還等著小三出現,看看是誰把他的魂兒給勾走了。”

    我聽著石頭幽幽的像是自言自語的聲音,又是一陣心疼涌上來。

    但是石頭仍舊是輕輕的笑著,像是把一切都看淡了一樣:“看來,也沒有什么小三,只不過是我石頭老了,留不住他了。”

    “蘇芮,你相信嗎,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敗給時間,和年輕時候的自己。”說完這句話,石頭側過臉去,把臉埋在枕頭里面,我想,她是流淚了。

    我幾乎從來沒有聽過石頭說這樣悲傷并且酸味十足的話,她總是像只瘋狗一樣,恨不得看誰不順眼都上去咬幾口。所以今天聽到她這么說,我也覺得無比的難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變身丈母娘
作者 小豈子
  本書描寫的一個叫鐘文昕的男子和丈母娘唐秀麗變身以後的故事。   如果你是一個一窮二白的擁...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